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白梵路是被疼醒的。
      
      本来睡得正香,迷迷糊糊想翻个身,肩膀突然隐隐作痛,他条件反射要去开灯,手摸个空又跌回床上,后脑勺“咚”一声重重磕到下面的硬床板。
      
      白梵路眉毛眼睛都皱到一块,脑仁仿佛被震成个铜锣,铛铛响不停。
      
      “师兄,你醒了?快躺着别乱动……”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的声音。
      
      白梵路听见这话,乱跳的脑仁有一瞬间卡壳。
      
      他叫他什么?
      哦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应该是,这人谁啊?怎么会在自己家?
      
      白梵路习惯性眯起低度近视眼,偏头看去,只见来人长得倒是剑眉星目,但那一身白衣,长发高束,怎么看怎么像古装剧里执折扇的翩翩公子。
      
      然而还未待他搞清对方身份,更大的惊疑却接踵而至——他家好似遭了贼,四壁空空,什么家具家电都没有了,就连身下躺着的席梦思床垫,也在他睡梦中不翼而飞,只剩下光秃秃硬邦邦的大床板子。
      
      是个狠贼,连个枕头都没给他留下……
      
      白梵路猛地想起什么,急忙伸手往后脑勺边探,这一动不要紧,东西没摸到,牵扯到肩膀又是一阵更剧烈的疼痛,没忍住,白梵路眼里霎时被逼出两片水雾。
      
      方才是这陌生男子让他分神,现在才直观感受,右肩大片皮肤好似刚被滚水烙过,又痒又疼,烧心挠肝的疼!
      
      太疼了……怎么回事?
      
      “师兄,你伤口在渗血!”
      男子语气急切,抬起手来像是想碰他又有点不敢。
      
      白梵路两眼雾蒙蒙,只瞅见个人影在他视野里晃来晃去,晃得他晕且憋屈。白梵路眨了下眼,感觉一缕温热液体顺着脸颊滑落,视野才终于恢复清明。
      
      “师兄你……”男子看见那“泪痕”,先是一愣,继而脸色狠狠一沉,“该死!师弟怎下手如此之狠,师兄必定是疼极了,我这就去寻师尊。”
      
      人去如风,转瞬没影。
      
      白梵路本欲询问的话也在同时被腰斩,他又眨眼,眨了再眨,眨完还使劲揉了揉。
      他没看错,门还关着。男子确实是突然不见的,原地消失那种。
      
      白梵路抖着唇咽了咽口水,又抖着脚探了探床板边缘的纹路,再抖着不那么痛的左手摸了摸脑袋边上,手机没了,耳机线也没了。
      
      这是梦……
      一定是……
      
      白梵路深深吸口气,闭上眼,刻意忽略掉疼得他直抖筛的右肩,鸵鸟地逃避现实。
      
      正以为可以睡一觉大梦方醒时,忽觉一抹奇异香味淡淡萦绕上鼻腔,紧接着一股绵若微雨、凉如薄雪的气流缓缓覆上右肩,几乎是在转瞬,大半痛楚消弭于无形。
      
      白梵路惊讶睁眼,床边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站了一人。
      
      只见那人一袭青衣,长发垂地,银白发丝中夹杂着淡青,如瀑纵于身后,唯一缕垂于面旁,更衬得眉山瞳水、萱华谧净。更别提他周身似有仙气缭绕,此刻右手在半空几番勾勒,两缕如纱如雾凝成印结,似流泉翻涌……这种一百块特效,直叫白梵路看个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仙人啊!
      躺在床上,白梵路的虔诚地望着仙人移不开眼。
      
      然而他此刻有伤在身,人也虚弱,如此这般神情落在仙人和他身后去而复返的白衣男子眼中,却是另一种情绪流露。
      
      片刻后,仙人收手,负于身后。
      “墨儿现下觉得如何?”
      
      不愧是仙人,连皱眉都像极一句诗,秋声枫影下,眉蹙寒山风。
      
      声音也极动听,虽则清冷疏离,却于片语中透出温和细腻。职业病使然,白梵路喜欢听音断人,妥妥的声控,对仙人的好感度陡增一分。
      
      但,这声“墨儿”,确定是在叫他?
      白梵路搞不清状况,不敢贸然应答,只犹豫着点了下头。
      
      白衣男子见状,对着仙人一拱手,道,“师尊,师弟分明可以点到即止,却偏偏咄咄逼人,伤害师兄至此,实在难以服众,请师尊明察!”
      
      一番话说得字正腔圆,白梵路没听懂,但他却莫名觉得这台词有种诡异的熟悉感。
      
      “为师自有定夺,”仙人听了白衣男子的话,既未摇头也未点头,只道,“崇羽,你且先回去,下次莫要如此莽撞。”
      
      “……是,师尊。”白衣男子报了抱拳,似还有话说,却还是闭了口,依言退下,临去前看了眼白梵路。
      
      白梵路没留意那道视线,犹自揣摩“崇羽”这个名字,连接着前面的“墨儿”、“师尊”,以及二人方才的对话。
      
      “……师尊……?”
      鬼使神差,白梵路试着唤了声。
      
      仙人垂眸看向榻上的徒弟,略一颔首,“为师知晓。”
      
      知晓?白梵路懵,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喊这一声有什么意义。
      
      正寻思接下去该如何说,忽见仙人抬起左手,万千红光在掌心汇聚,迅速凝成一枚赤色丹丸,飘摇着缓缓落于白梵路眼前。
      
      异香扑鼻!
      
      方才那股尚且隐约的味道好似刹那间寻到来处,纷纷齐聚丹丸之上。白梵路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只见红光一闪,丹丸消失在眼前。
      
      与此同时,口中恍似含入一物,冰凉滑润,涩中带腥,腥中带甜,就像吃草莓咬破舌头那种味道。
      
      白梵路皱眉,咽喉一阵上反,却仍半被迫地咽了下去。
      
      见他吃下丹丸,仙人才淡淡道,“云湛之事,为师知你所想,便只罚他三日禁闭,以示小惩。”
      
      “如今按规矩,他代任掌门已成定局,为师现下领他至扶兮山,你且好生将养。”
      说完这句,仙人化烟作雾,翩然离去。
      
      丹丸开始在腹中运转,逐渐溶为丝丝热流,涌入四肢百骸,一股沉郁雄厚的力量似在某处上升、汹涌,又吸纳……
      
      白梵路却无瑕体会这种妙处,他听见仙人口中“云湛”二字,被惊呆了。
      许久,白梵路浑身一激灵,猛从床上坐起。
      
      云湛!
      
      他刚看完的小说《仙魔异闻录》里的男主角。这男主角有个白发师尊,凌青子。凌青子的二徒弟叫王崇羽,大徒弟则叫——白梵路,原名白墨。
      
      白梵路右手狠狠掐了一下大腿,肩膀是不怎么疼了,但腿很疼。
      不是梦,他穿越了,穿到了书中世界!
      
      白梵路站起身,游魂似茫茫然在屋里逡巡。不大的房间里,入眼皆是空旷,只在角落窗边摆一案几,墙上挂一字画,寥寥几笔山水,其中多处留白。
      
      手在案几上抚过,摊开的卷轴点墨也无,旁边还搁着笔,似乎将动未动。
      白梵路走到窗边,推开窗户,看向外面。
      
      玉峰顶上,琼林侧畔,烟岚尽处,凌绝之巅。
      这是书中对仙界四境的概括,白梵路遥望云海翻腾,感受仙风阵阵,内心一片惶惑。
      
      他真成了书里的白梵路?
      
      低下头,放在窗棂的右手细白,略无血色,一缕淡若游丝的绛紫带子若隐若现,浮于腕上。这该是书中原主被封印的法器苍堇,会随着主人内心变化而逐步幻形,如今这根丝带已经开始起了变化,第二缕隐有生长之势。
      
      原因是书中的白梵路在遴选代任掌门的论剑会上,被当着四山八门千余弟子的面打成重伤。
      
      而伤他的不是别人,正是男主云湛。
      
      想起这情节,白梵路就唏嘘不已。本来他接触这部小说纯因它被选做广播剧,而他是后期制作。结果当看见配音表第二位的角色名与他一模一样,白梵路就没忍住,熬个通宵把小说看完了。
      
      其实故事刚开始,小说原主倒是没让他失望,作为全书最大修仙门派的首席弟子,不仅资质修为过人,性格更是谦和大度,堪称全修仙界新一代弟子之楷模,师弟师妹眼中的偶像,师尊最寄予厚望的传人。
      
      只可惜这位大师兄样样皆好,就是眼神不太好,一片冰心独独看上男主云湛。
      
      这云湛是个白眼狼,自小被原主救回来,整日师兄长师兄短地跟着、撩着,享受了不知多少宠爱关怀。却在某天说变脸就变脸,不仅论剑时用仙器打伤原主,还当着原主面与女仙暧昧,甚至在原主被围攻时冷眼相看……
      
      原主哪受得了这波操作,心神动摇跌足无尽界深渊,失智沦为杀人大魔头,手下冤魂无数。云湛正好以此为由联合各大仙门以灭魔阵对付原主,令他承受粉身碎骨元魂尽裂之苦,含恨死于挚爱手中。
      
      通常来讲,剧情进行到这里,会出现男主幡然醒悟、捶胸顿足后悔莫及追妻火葬场,或者重生也很说得通。但白梵路抱着这样的想法,耐着性子往下看,却发现剧情居然出现惊天大逆转。
      
      原来书中的白梵路竟是货真价实的反派,被魔族大长老唤醒记忆后,隐藏魔族少主身份忍辱负重,只为仙魔大战中殒身的前任魔尊母亲复仇。
      
      而原主对师弟云湛也仅仅是利用,云湛之所以那样对待原主,是因为他火眼金睛早就发现了反派的阴谋,才故意设局逼其自乱阵脚。最后真相大白,云湛击杀反派魔族长老,成功拯救苍生,问鼎仙界至尊。
      
      所以……这不是一篇相爱相杀耽美文,而是一部大男主升级流爽文?
      
      白梵路梗着脖子撑到结局,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心里膈应得要死。
      
      书中原本温润如玉的大师兄后期继任魔尊,满手血腥杀人如麻,是彻底黑化了。不得不说,作者的文笔真是引人入胜,白梵路看着自己的名字不断出现在尸山血海字里行间,有种汗毛倒竖的感觉。
      
      但白梵路又特别不甘心,第一次看文受内伤,不能就这么算了。于是,在一众声讨男主渣男负心汉或作者窜频道骗感情的评论中,独树一帜出现了条为大师兄正名的评论。
      
      洋洋洒洒千余字,从头到尾历数了书里的梗,批评作者为虐而虐,并有理有据指出:就算大师兄本身是魔族,可他那么强大又自律的人,怎么可能假戏真做为情所困,色令智昏到滥杀无辜的地步。作者逻辑混乱,结局有强行黑切白、白切黑的嫌疑。
      
      这篇长评情真意切,代入感极强,底下果然蹭蹭蹭开始盖楼,半小时评论就被推上精评榜首。
      
      密密麻麻的回复中,有条绿色字体格外醒目。
      
      云中路人:你好,感谢长评。我看你叫俗世梵心,敢问身在俗世如何修得佛心呢?若你是白梵路,又能保持初心吗?
      
      对此白梵路一笑置之,看文而已,发泄了也就完,哪有那么多想法?再说,他本就是白梵路。
      
      原是为男神本命的剧才补了这篇无脑虐文,现在正好听听男神的声音回血。白梵路把小说的事情抛到脑后,美滋滋打开手机猫进被窝听广播剧。男神华丽的攻音听得他浑身酥麻,飘飘欲仙。
      
      他的男神本命拥有特纯特撩的帝王攻音,让人一听就想给他生猴子那种。不过,本命从没接过云湛这样亦正亦邪的角色,白梵路想不通他怎么肯接这渣攻的角色的。都说声优是怪物,真不知男神会用什么样的声线来演绎云湛呢?
      
      白梵路边听边想,酣然入梦。当他再醒来,就已经穿到这个书中世界。
      
      穿就穿吧,还不让他穿到受伤前,白挨那九级疼痛。
      
      终于理清思绪,白梵路长而沉重地叹,突然想找个镜子照一下自己。勉强接受穿越事实,好歹让他知道皮囊长什么样儿吧。
      
      这小说作者说来也怪,对每个角色外貌都多有描写,独独对大师兄的脸甚少着墨,只有一个情节,原主下山修行时曾有一次男扮女装,走在路上万人空巷,还差点被非礼,想来长相应是上上佳的。
      
      白梵路没找到镜子,正苦恼时,右手仿佛自明其意,堪堪只一动,便凭空画出一道符来,前方就此现出一面水镜。
      
      随着水镜生成,白梵路脑海突然响起滴滴两声机械音。
      “恭喜你,激活系统功能,奖励‘读者的脑洞’残片,欢迎来到《仙魔异闻录》的世界。”
      
      有穿书经历在前,白梵路这次比较镇定,倒是那个机械音似乎捕捉到他脑电波,无需本人开口询问,滴滴再次响起。
      
      “时空之门关闭,在完成系统目标之前,您无法回归现实世界。”
      “……”
      “你的设定目标为:不忘初心,坚守本真,维持不黑化到大结局。”
      
      听着这喊口号一般的措辞,白梵路万分无力地翻了个白眼,设定可真矛盾,他这个反派都不黑化转正了,那小说还怎么结局?
      
      “反派不止一个,只要男主最后消灭所有反派,大和平就算结局。”
      
      白梵路想起那个把原主当枪使的魔界大长老,懂了。
      
      “只要不黑化就算过关?”灵机一动,白梵路先确定这个问题。
      “对。”滴滴声很干脆。
      “剧情变了也无所谓?”
      “是的。”
      
      得到肯定回答,白梵路勾唇,那可就好办多啦!
      他本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心态向来乐观,适应环境也快,这时心里有主意,烦恼顿时去了大半。
      
      水镜里波光潋滟,渐渐显出清晰的画面来,白梵路先见到镜中人一身白衣,与王崇羽相似,想来这就是门派弟子的服饰了。
      
      而脸,熟悉到不能再熟悉,是他自己。
      
      “但这恐怕很难。”滴滴这时突然来了一句。
      “剧情走向有它的必然性和合理性。”
      
      听起来怪高深莫测的。白梵路却摇头一笑,水镜里的白衣人如墨长发微微掠起,随着这一笑风采卓然,清隽柔和的面庞隐约透出种非同凡响的惊艳气度,叫人暗暗心惊。
      
      随手一翻,水镜碎裂成万千光点。白梵路从光点中走过,胸有成竹。
      
      不是只要不黑化就好么?
      
      原主虽生而为魔,但本性不坏,且恩怨分明。全因男主刺激奸邪诱导才黑化杀人,既如此,那他就离那个蓝颜祸水远远的,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至于魔族长老嘛,少了一枚不听话的棋子,总还有别的辙兴风作浪,不然怎么当个称职的终极反派?
      
      天地之大,他现在就去找个好地方避世隐居,再趁机体验一把逍遥散仙的快活日子,坐等男主功成名就,岂不妙哉!
      
      想通个中关节,白梵路打算照方才施展水镜的方法,再施个什么瞬移咒下山。但略一寻思,莫名消失必定惹人疑心,为免旁生枝节,他得给谁留个信儿。否则估计人还没走远,整个仙门就该大肆寻他了。
      
      给谁留信儿呢?白梵路头一个想到凌青子仙尊。
      
      行随所念,白梵路随手一捏果真轻轻松松又是一道符咒,随即指尖稍顿,有点点墨迹纷扬镌于符咒表面。
      
      该找个什么理由……白梵路正待动动手指,外边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两三道白影从窗外掠过,速度太快白梵路没看清,但接着又有十余名弟子紧随其后,各个手中执剑,踏着气流往同一个方向去。
      
      白梵路微微皱眉,凭着记忆搜索剧情。
      
      论剑过后,原主被云湛所伤,幸得师尊救护。之后师尊带云湛去扶兮山灵泉阵接受考验,阵行至紧要关头,突遇魔物闯入。
      
      因云湛身在阵中无法脱身,师尊又才以仙法替原主疗伤,一边加持云湛闯阵一边抵挡魔物难以为继,正当关键时刻,原主不顾自己伤势,以身相护击退魔物……
      
      白梵路捏了捏鼻头,感觉不太妙。
      
      按书里描写的,他现在应该立刻上去揪住一个弟子,质问出了什么事,然后不顾受重伤,毅然决然赶去“献身”。
      
      当然,照后面的反转剧情,这魔物本就是原主自己招来的,贼喊捉贼,顺便演出苦肉计给男主看。
      
      白梵路默默关上窗。
      他不想演这苦肉计,肉疼。既然表面上是原主主动问才知道,那他不问,是不是就可以当做不知道?其他人也不会知道他知道……
      
      “砰!”
      门被一道气劲豁然撞开。
      
      王崇羽两大步迈进来,焦急目光瞬间锁定怔怔站在窗边、满脸写着无辜的白梵路。
      
      “师兄!”
      
      他话音刚落,外间弟子彼此招呼的声音无遮无挡,正透大开的门传来,“快!魔物闯入灵泉山,师尊和掌门师弟有危险!”
      
      啊这,还附带场景解说。
      
      王崇羽义正言辞,“师兄,你伤势未愈,千万别去逞能。”
      
      白梵路,“……”本来就没想逞。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点进来的亲,希望看文愉快~喜欢的话还请给个收藏吧,打滚打滚~谢谢!(づ ̄ 3 ̄)づ
    ————————
    接档咸蛋《穿成女装大佬男配》
    文案:
    别人穿耽美小说都穿男主或男配,再不济也是男路人,文斯穿书挺特别,穿成个和他名字谐音的助攻女配,主角攻的姐姐闻思。
    但很快,文斯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女配不是女的,而是女装大佬,患有一种名为“性别认知强迫障碍”的心理疾病,不得不以女装示人。
    而这个秘密,连主角攻都不知道。
    但文斯穿来了,他心理很健康,于是他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玩消失,回归性别男。
    系统:不可改变剧情,否则你会被送走。
    被送走意味着死路一条,文斯不得不慎重考虑。
    好在助攻女配虽然是攻受头号CP粉加世纪最强助攻,她戏份也比不上主角,总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用出场的。
    于是抓住这个时间,文斯换回男装,满世界旅游。
    不料一次偶然机会,竟被知名博主街拍发博,一炮走红,意外出道!
    从此后,所有人看他眼神都变了。
    包括他那个名义上的弟弟。
    “竟然瞒了我这么久?我亲爱的……哥哥,嗯?”
    #女装大佬口不对心戏精受×霸道总裁心直手快腹黑攻【注意是“手”快】#
    #攻受无血缘关系,伪骨科年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