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收徒前神猴 ...

  •   刘伯钦与唐三藏一道上山。
      
      三藏拜了佛,揭了法帖。
      
      五行山山间佛光万丈,祥瑞万条,只听得‘砰’地一声巨响,山崩地动,连天也跟着摇晃,窜出一个猴头来。
      
      “师父,俺老孙出来啦!”
      
      猴子手中一晃,金箍棒杯口粗细,站在山巅,一棒砸得山石倾塌,三棒后五行山被平为齑粉,烟尘弥漫,有如云瀑雾海。
      
      众人都睁不开眼睛。
      
      三藏和刘伯钦俱赞叹,“好厉害的神猴!”
      
      眨眼间那猴子却到了近前,三藏又赞,“神猴竟是有腾云驾雾的本事,阿弥陀佛。”
      
      大圣拜了师父,对刘伯钦也唱了个大喏,谢过他的帮助,听见山石滚落间有女子咳嗽声,一个纵跃就拎出来了。
      
      五行山荒凉,哪里来的女子。
      孙悟空一双火眼金睛,看遍妖魔,却辨不出此女是人是妖是仙。
      
      没有妖气,没有法力,姑且称之为人好了。
      
      见不是要害人的妖怪,大圣把人放下,道了声失礼,跳到了一边。
      
      林黛玉扶着树干喘了一会儿气,方才山摇地动,她莫名得化人形,却似乎还是上辈子的病弱身体,被这猴头一拎,三魂七魄去了一半,半条命都没了。
      
      面前的和尚名为唐三藏。
      
      黛玉敬佩学识丰富的人,尊重高僧,给圣僧道谢,看向猴头时,胸腔里积压了快十年的怒气几乎要憋不住,只不过话没出口,手帕掩着唇先咳嗽个不停。
      
      刘伯钦看得痴了去,土地老儿岁数大,也见过些仙女菩萨,这会儿赞道,“这位姑娘好一个神仙人儿。”
      
      孙悟空围着女子转了一圈,怪道,“这气息俺老孙倒是怪熟悉。”
      
      黛玉想着她有意识的这十年,次次尽心修炼,次次功亏一篑,再看这猴,一脸怪模怪样,蹬时气血上涌,差点没直接蹬脚上青天了。
      
      孙悟空挠挠太阳穴,思忖这女子眼睛冒火似是想扒了他的猴皮,却也不想和一凡人女子计较,丢开不管,只催促道,“师父,快走罢,老孙早点送你上西天,一来一去半日功夫,明日一早老孙就能回花果山了。”
      
      林黛玉听了,笑了一声,“‘神猴’想是被山压傻了,脑子不甚灵光,说起大话来了,且莫要痴心妄想,踏实跟圣僧上路罢。”
      
      旁的不说,《西游记》这一书多许厚,半日光景肯定难回还。
      
      孙悟空朝她龇牙两三分,雷公嘴金晶火眼,端地凶恶,唬得林黛玉往后踉跄了两步,扶住树才站稳。
      
      黛玉面色发白,她自《显圣真君捉拿妖猴记》里知这惯是个会吃人的泼魔,想她上辈子病故,撑着一丝残魂要回本体,偏天降一座山,拦住去路,又碰上这泼魔,眼下带着这半残不残的身体,却如何在这有妖有怪的世间行走呢。
      
      只怕是寸步难行,不消几日,身死灯灭了。
      
      孙悟空:“…………!”
      
      三藏见那姑娘未出声,偏着头,瞧着山海落泪,有些慌了手脚,忙将丑徒弟揽在身后,告罪道,“贫僧徒弟长居山野,不知礼数,吓到姑娘了,还请姑娘莫怪,莫怪。”
      
      孙悟空藏在师父背后,往旁边探出个猴头来看,“你哭个甚,俺老孙可不曾欺弱,传出去败坏老孙名头。”
      
      三藏唉了一声,把猴头按回去,“徒儿,快把你的脸遮起来,莫要吓到女施主。”
      
      孙悟空:“…………!”
      
      刘伯钦这才回了神,羞惭,却是爽朗的汉子,替神猴解释了两句,又问她是哪里人士,怎会在此。
      
      如今只好走一步看一步,黛玉只说是走失的。
      
      刘伯钦见她虽是消瘦,说话举止却知书达理,年纪又不大,料想是哪个大户人家的闺中小女,便说先送她下山,再寻访家人。
      
      孙悟空藏在师父背后,没伸脑袋,只从师父肩膀后头升起半个猴头,一双眼睛两只耳朵,说道,“老孙看这樵夫是好人,你放心跟他去便是。”
      
      三藏与刘伯钦相处多日,也点头,“阿弥陀佛。”
      
      她信不信也无法,凭她一人,决计是走不出这山林的,黛玉朝刘伯钦道谢,又朝圣僧道谢,这就随刘伯钦下山了。
      
      大圣收了金箍棒,临走叫了土地老儿来问,“我那老邻居怎么样了。”
      
      平了荒山石,它日才能长成富饶地,土地乐呵呵地对着大圣爷拜了拜,“那草本属地灵,想是天摇地动觉着危险,已经走到别处生长去了,小神遍寻不见踪影。”
      
      猴子挠挠手,若有所思,给土地老儿道了谢,就此别过,要带唐三藏腾云驾雾。
      
      齐天大圣孙悟空素有担山赶月的本事,这时抓着唐朝和尚要起飞,却是重比五行山,半丈飞不起。
      
      “怪哉!怪哉!”
      
      大圣又试了几次,照旧不行,明白如来那老头是要这唐朝和尚一步步走到西天,方显诚心。
      
      “!” 
      也罢。
      
      唐和尚骑马,大圣在前头探路,走了有一日,经常他飞出去千里百里一个来回,唐僧挪不出半里地,只觉此去西天遥遥无期,失了耐心,自个在枯草地里滚来滚去,嚎叫不止。
      
      三藏安慰徒弟,猴头正撒泼中,听得一声虎啸,回首见一猛虎张着血盆大口剪径奔来,一跃跳起,棍棒下去,把虎头打了个稀烂,白得了一张虎皮。
      
      吓得三藏咬着手指连声道,“天呐,我的天呐,前两日刘太保打虎,还和虎缠斗半日,刚才孙悟空一棒子就把老虎打死了——啊!”
      
      这边刚打死了虎,那边天现了一片迷雾,方才还说话的唐和尚不见了踪影,马匹惊惧嘶鸣,行李也不见了。
      
      “!!”
      猴头念了个咒语,唤出土地,“老头我问你,这地界可有什么妖怪不曾?”
      
      羊山神名为羊羊羊,头有两角,下巴上一把长胡须,拜答道,“回禀大圣的话,此山自来有些古怪,青天白/日起迷雾,村桩常遭劫掠,每日一阵乒乒乓乓后,吃的穿的都不见了,有时连活物一起消失,短短不过三年,羊山牛山都荒凉下来了。”
      
      难怪山下那牧童来给他送桃时,说西边山里有厉害的鬼咧,大圣吩咐道,“你好生帮我看管着行礼,虎皮,马,少了一件,唯你是问。”
      
      羊羊羊连声应答,“是,是,小神这就叫兄弟们一起来守着。”
      
      眼见那迷雾就要消散,大圣一头闯将进去,迷雾里竟是另外一番景象。
      
      外头临近晚间,这里当空一轮乌金日,羊山荒凉险峻,这里树高木盛,灵芝地宝随处可见。
      
      也有许多长相奇怪的活物。
      
      山虎冒了长牙,山一样的熊,用爪节行走的巨形爪蹄兽。
      
      大圣一棍子打杀过去,惊飞了林间鸟兽,循着冒烟的地方走,踩上云头能看见凹地旁有一山洞,洞外平地上烧了篝火,数十个怪物围着火,搭着肩蹦蹦跳跳,口里呜呜呀呀一通乱叫。
      
      此怪物有手有脚,身体上下各两截芭蕉叶,勉强庇体,赤/裸着手臂,腿,肚皮,不穿鞋,长手长腿,脊背佝偻,牙齿粗/大,皮比老树根还糙,个头竟是有十尺高。
      
      里头有个怪物,袈裟穿成袍子,僧帽勾在那大头上,不知正反,不正是师父的家当么?
      
      那和尚也不知是被蒸了煮了还是吃了。
      
      大圣一晃眼提溜了一个大怪来,金箍棒压在这怪物脖颈上,厉声诘问,“我把你个老糙皮的稀毛怪,快还俺师父,否则将你这山洞踏成粉末!”
      
      “吱吱吱,呀呀呀咦,吼吼吼。”
      
      孙悟空:“…………!”
      
      他当这怪和他打哈哈,又问了几次,这怪吱吱呀呀的挣扎,大圣心急和尚,手一撒,大怪摔下树去,直接摔死了。
      
      又抓了一个,依然吱吱呀呀,只会几个音节,倒好像不会说话似的,手里拿着的那锤碰到金箍棒,一沾就碎。
      
      石头做的!
      
      孙悟空:“…………!”
      
      野人!
      
      也罢。
      
      猴子变作这群野人一般高,拎着金箍棒杀将进去,“师父!师父!你在哪!”
      
      黛玉被闹哄哄的声音吵醒,也是被脚上的水泡疼醒的,睁眼只觉林深叶茂,来不及慌张细想,寻着声音望去,立刻屏住了呼吸,悄声藏在树后头。
      
      隔着十丈远,不知发生了什么,只看得见许多人高马大的怪物,穿着玄奘圣僧的衣服,跳来跳去。
      
      怪物又从包袱里拿了许多东西,紫金钵盂装水喝,禅杖打松果。
      
      圣僧被捆绑着,丢到了山洞旁的小洞栅栏里。
      
      黛玉心跳很快,隐在怪物看不见的角落,深呼吸着让自己镇定,再镇定,循着机会一点点往栅栏边挪。
      
      “圣僧?圣僧?”
      
      三藏听有人喊,万般欣喜,终于有句他听得懂的话了,识得那压着的闷咳声,是白日里见过的女施主,喜极而泣,“女施主,你怎么在这儿,可有见过我徒儿悟空。”
      
      “先不说这些,我先救圣僧出来。”
      
      黛玉要进去救他。
      
      三藏想起自己被那群怪扒光,不着寸缕,连连阻止,“施主止步,止步,贫僧此时难见人,难见得人。”
      
      那时本隔得远,看不清,眼下听圣僧说,黛玉想起,胀红了脸,又知此时救命重要,心里着急,藏在石块后头左右看看,见草线上挂着一卷树皮,知这是那些怪人用来蔽体用的,先抱过来,用了大力气,扔进去,“圣僧先披一披,逃命要紧。”
      
      身体不济,这点事做得她气喘吁吁。
      
      三藏手脚都被捆着,披不了,又羞又气又急,出了满头汗,多少是生了些急智,身体滚了一圈,好歹裹上了一层,剩下是再无法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悟空,悟空,你在哪里啊,可苦了为师了……”
      
      黛玉怕野人过来,从栅栏的卡缝里钻进去,给圣僧解绳。
      
      她自来也不曾做过这种事,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聚精会神根本顾不上害羞,飞快地解了圣僧手腕上捆着的草绳,正要去解圣僧被捆着的脚,被一声暴喝吓得跌摔到了一边,喉咙发痒,差点没当场吐出一口血来。
      
      孙悟空握着金箍棒,怒目圆瞪似金刚,“原来是你这该火烧的草妖怪,好生不知趣,我原也救过你性命,你却来害我师父!”
      
      黛玉要被气死:“你这个遭温的野猴子,我是在救你师父!”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宝宝们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