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遭温的泼猴 ...

  •   五行山山上山下,方圆二十里内寸草不生。
      
      唯独大圣左边,山根缝隙里有一株草种,五百年来,不管是旱年,还是雪灾天,年年生根发芽,惹得百里内的山神和精怪们,春夏秋冬各要过来看上一次。
      
      今年山坡上滚落一块巨石,斜靠在山脚,彻底把这株草种压得严严实实了。
      
      “往年这时候早抽苗了,今次一点动静也没有,估计是了债了。”
      
      “这么大雪,这么大石头,肯定连根也烂了。”
      
      “说来也算大圣爷爷的老邻居了,就是一直不开智,多少可惜。”
      
      负责看押的五方揭谛们拢着手嘀嘀咕咕。
      
      大圣嫌烦,挥手赶他们,“去去去。”
      
      这是有名的凶煞,差点翻了天去,五方揭谛不敢招惹他,走得远远的,自去抚琴煮茶。
      
      清净了。
      
      大圣头顶青苔,耳生薜萝,身体卡在山底下,只有头和手能动,望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雪山地,晃了晃脑袋,“你给我下来!”
      
      头顶上缩着的小鸮鸟跟着摇晃了两三下,牢牢抓着爪下的毛发不放,团成一团窝着暖和,死活不肯出来,“咕咕。”
      
      大圣笑了一声,“你这小山雀,等你开了智,知晓你大圣爷爷的威名,不把你吓哭了。”
      
      这样说着,倒也不去管了,他刀山火海里走过,不觉得多冷,趴在地上看山看天看云,到蓄够力气,又是一阵挣扎,挤开一点缝隙,又被金帖压得更紧,生根合缝,只够呼吸了。
      
      如此周而复始,冰雪消融,冬去春来,夏日酷暑,秋起风凉,常有山摇地动,猴子却被压着,依然不得翻身。
      
      虽是历时五百年,他这一阵挣扎,山欲崩,地欲裂,五方揭谛心惊胆战地跑远了。
      
      这个问:“这一阵动静比先前大了,可要回禀佛祖。”
      
      那个答:“要去你自己去,佛祖不烦我都烦了。”
      
      那个又道,“猴急猴急,他就这性子,且不管他。”
      
      五行山土地老儿五短身材,胖乎乎的行走笨拙,也没敢太靠近,站在山坡上只露出个头来,苦劝,“大圣,大圣,金帖越挣越疼,大圣爷爷且莫要讨苦吃,安稳待着,等唐朝和尚来,大圣自然就出来了。”
      
      大圣手乱摇,笑道,“不妨事,不妨事,你且去打听打听,那东土来的唐和尚,都走到哪里了?”
      
      土地老儿行了礼,这就去找其它山头的老伙计打听消息了。
      
      大圣脱力了趴下来歇息,它耳聪目明,千里外能见蝴蝶振翅,定睛去看,那山石裂出一条缝来,大圣识得是那株绛珠草生了根,挤裂了石块,称奇道,“造化,造化!”
      
      猴头兴高采烈。
      
      林黛玉将猴子的声音摒在外围,根系往深土里扎,鼓着劲秉着呼吸一直挣,茎秆循着风的方向,往上一点点钻,日复一日,不敢放松一丝精神,直至挤出一条缝隙,冒出头来,迎着风,轻轻呼了一口气。
      
      终于出来啦!
      
      这一次的生机格外艰难,林黛玉需要阳光,却受不得日晒,两个小叶片往里卷了卷,茎秆向着背荫处,专心致志地吸收着天地的灵气。
      
      “咦!你这小妖怪,倒也有些造化,这般艰难,竟是也冒出芽来了!”
      
      猴头手舞足蹈的,恰这石块就在他左手边,一只满是污垢的毛手伸过去,摸过两片小叶子,挠挠脸,又再摸,兀自高兴个不停。
      
      黛玉努力往山石墙那边缩,却是身无功法,半天也没靠出一厘去,反而是有个跳蚤,从猴毛里蹦出来,粘在了她的叶子上。
      
      黛玉:“…………!”
      这肮脏龌龊的泼魔猴!
      
      屋漏偏逢连夜雨。那猴头脑袋后冒出了只小鸮鸟,观望一二,震翅飞出,对准她头顶猛地一啄,跳蚤没抓到,把她叶子啄出一个洞来,本就不多的真叶摇摇欲坠,凄惨破败。
      
      猴头笑得捶胸顿足,“哎哟喂,喔呵哈哈哈,嗷嗷哈哈哈!”
      
      黛玉:“…………!”  
      她魂识本是灵根里带来的病弱,一口气淤赌着,一尽挖苦的话都先搁在心底,只等着花开挂果,她能开口时,再一吐为快。
      
      却也在心底渴盼念叨,那得道高僧唐三藏,可快些来,带走这遭温的野猴子罢,还她一个安稳,也还她一个耳根清净。
      
      黛玉盼星星盼月亮。
      
      一个月过去,黛玉长成了小苗,唐僧没来。
      三个月过去,黛玉长成了五行山脚下唯一一株绿色,牧童喂猴头吃了两回桃,唐僧依旧没来。
      六个月过去,极目望,远山叠翠,山花开了。
      
      她也要开花了。  
      黛玉从这日开始警惕起来,越发的努力,昼夜不停地吸收着日月精华,天地灵气,一朵朵开出绛珠花后,每日在心底拜求观音菩萨保佑,她能迈过开花结果这个坎,将来能更快地吸收天地灵气,早点脱离本体,回西方灵河。
      
      然而她似乎拜错了神。
      
      这一日清晨阳光正好,土地神喜颠颠来报,唐僧已到了大唐疆域的边界上,再有一日就能到五行山了。
      
      “桀桀桀,可喜我美猴王能出来了!”
      
      土地和五方揭谛连声恭喜,连那安了家的小鸮鸟都兴奋地扑闪着翅膀,啾啾啾喊着,替他高兴。
      
      它眉间堆土,鼻间凹泥,十分狼狈,还笑得眼睛咕噜转,黛玉正以他这‘美猴王’三字诗一首,兜头罩来一只毛爪子,一把揪了绛珠花。
      
      黛玉只觉天昏地暗,意识昏沉前只见那泼猴将粉色花别在了耳后,一颗猴头臭美地晃来晃去,高兴得不得了。
      
      第十次了!
      第十次了!
      这遭温的泼猴!
      这手贱的弼马温!
      
      林黛玉指着猴子,你了半天,一个字说不出,憋出内伤。
      
      那猴子无长性,带了一会儿花,拿下来甩甩晃晃,不到一盏茶功夫,劈手丢开了,“切!”
      
      花瓣扔在荒草砂石上,零落成泥。
      
      可恶!
      气死!
      黛玉吐了一口血,魂识直接翻倒在地,花木枯萎,彻底沉寂了。
      
      山石后面住了一个蚂蚁窝,不到米粒大的公蚂蚁领着队爬到大圣面前,不敢造次,先立着瘦腰身体,两只前腿拜了又拜,细声细语地问,可否把地上的花瓣搬走。
      
      大圣摆摆手,“拿走拿走。”
      
      “谢谢大圣爷爷!”
      “谢谢大圣爷爷!”
      
      蚂蚁头和兄弟们排排道谢,合力搬回一朵花瓣,倾了全巢之力,先哼哧哼哧擎举了一颗青果过来,孝敬大圣爷爷。
      
      “多谢多谢!”  
      
      猴头拿了枣子,手臂上蹭蹭,连枣带核一并吃了。
      
      大圣看蚂蚁搬花看到日头西斜,待听到马蹄声,支起脑袋来打了个长长的呼哨,欢呼雀跃,好一会儿又把几山的土地老儿叫出来了。
      
      土地不倒翁一样,小步快跑过来,笑呵呵拜问,“大圣有何吩咐。”
      
      猴子指了指旁边的石块,交代道,“山石下压的这株草,算俺老孙邻居,想是个有灵根的,观他进益,再得五百年方有自保之力,老儿照看着点,修为不济之前,勿叫他开花结果露了灵气,免得被神仙精怪,拿去当丹药吃了,看顾得当,它日俺老孙自会酬谢土地老儿。”
      
      土地们是颇喜欢这位大圣爷爷的,连连应下了,“小神听令就是。”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啦,欢迎宝宝们入坑。
    ps,新文还是幼苗,作者菌会努力更新,打滚求收藏,O(∩_∩)O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