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恐怖直立猿 ...

  •   大圣跳过去将师父扶起来。 
      
      三藏见了徒弟欢喜不已,又忙解释,“徒弟误会了,女施主是要救为师,徒弟快快带为师出去罢。”
      
      三藏甚是狼狈,靠在徒弟后头,恨不得缩成一团。
      
      大圣把师父挡在身后,狐疑问,“你这小妖,不是随刘太保东去了么,怎会出现在西边?可是暗中跟着我师父?”
      
      眼下不是吵架的时候,黛玉有再大的气也只好忍着,自己扶着栅栏踉跄站起来。
      
      “我也不知道原因,醒来就这样了。”
      虽然这话说了她自己都不信,但事实确实如此。
      
      大圣冷呵一声,“我听你狡辩,山间的精怪都说吃了唐僧肉,长生不老,你这小妖,可是打着这般主意?”
      
      黛玉怒目而视,“这可真就奇了,吃人的泼魔反倒指摘起旁人吃人来了,咳——”
      
      她是魂识里带着的病弱,本就是半残,这一通折腾,也只剩一口气吊着,说一句,咳三次,摇摇欲坠的。
      
      大圣想了想,道,“你在这守着,我先去把家当抢回来。”
      
      此妖虽暂无伤师父的本事,行踪却实在可疑。
      
      大圣跃下土坯,又回来,威慑道,“我师父乃得道高僧,面皮薄,你守就守着,可别偷看他,否则我不饶你。”
      
      黛玉被气得二佛升天,一张清丽的脸涨得通红,“我虽是闺中女子,却也识得几个字,读过几句书,知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你这——”
      
      那猴头说完话腾云驾雾飞出去了,显然是只顾着给他师父抢衣服收行李,根本没听她说什么。
      
      嚣张狂妄,不把人放在眼里!
      
      黛玉头晕目眩,急喘着气。
      
      这泼魔才是真正的祸胎孽根哩,她要是那如来佛,也想把它压在手掌心,把那颗晃来晃去的猴头做成真猴儿酒,暖冬时就着螃蟹一起吃。
      
      罢了,这泼魔不怀疑她,反而不正常。
      
      黛玉长长呼吸着,平复咳嗽,免得惊动了野人。
      
      须臾间大圣取了衣服来,三藏收拾停当。
      
      出了小山洞,外头遍地是死尸,鲜血染红了空旷的土地,脑浆迸裂,全都是稀烂,黛玉脸色越发地白。
      
      三藏见这触目惊心的修罗地狱,顿时怒目圆瞪。
      
      三人正待走,远处乌拉拉又跑出来十几个,把他们围住了,手里持着武器,呜呜呀呀怪叫着。
      
      《山海经》里记载了好几种野人,黛玉略读了一些,加上自己已经跑到一本书里来的经历,这会儿见到什么都不奇怪了,虽是心神慌乱,恶心想吐,也强自定了神,自地上一死尸手里捡了根木棍,学那些野人拦在身前。
      
      猴子一路杀将出去,三藏心里存了气,后见猴子随手一扔,一野人落地摔成血饼子,更是怒不可遏,“悟空!你凭地造出这些杀孽——”
      
      大圣催促他快走,“师父可不曾瞧见那山边堆着的谷子锅碗,衣服骸骨?坏人不死,就得祸害好人。”
      
      “你这猢狲,佛说——”
      
      林子里迷雾正消散,大圣不听和尚说话,拽着和尚往原路奔去,路上看见有一盘草苗,专治体虚咳喘,矮了身体薅了一把揣怀里,先一步把和尚推了出去。
      
      “跟上!这地方古怪,再不出界门,就要被关在里面了!”
      
      黛玉体弱,脚上穿着的软鞋只合闺阁里走一走,山道上磋磨一日,早已出了血,精神也不济,这时候哪怕咬牙撑着,也跟不上前头一人一猴。
      
      越急越乱,过坎的时候被枯木绊了一下,摔出去,试了十多次都没再爬起来。
      
      远处迷雾散尽,一蟒蛇往这边爬来,发出滋滋滋的声响。
      
      黛玉又惧又怕又绝望,心中悲愤,不能换个死法么,这也太恶心了。
      
      却听一阵风掠来,蟒蛇‘砰’地一声飞出去,砸得大地震动,她被什么东西晾晒衣服一样提溜起来,抖了抖,一眨眼被拉到了半空中。
      
      是那泼魔,竟是回头来救她来了!
      
      黛玉哑然,呆看着他毛头毛脸,想起自个先前还想喝真猴儿酒,惨白带泥的脸羞惭上红,血气往头顶冒,竟也有个失语的时候。
      
      脚下密林一望无际,异兽横行,瑰丽夺目的景色飞快地划过,黛玉一颗心快蹦出来了。
      
      “谢——”
      
      大圣变作了一只飞鹰,两只爪抓着小妖怪肩膀往上提, “走路还能平地摔,你这小妖怪,忒笨了!”
      
      林黛玉:“。”
      
      待大圣飞出来,山间迷雾全散了,森林恢复了几年前的原貌,天清气朗,藏在地底的动物们纷纷出来,欢欣鼓舞,鸟儿都唱起歌来了。
      
      几个山神守了一整晚,忐忑,战战兢兢地禀告,“大圣,还请大圣赎罪,小神看管不力,让鹰愁涧那条龙太子,把大圣爷爷的马给吃了。”
      
      “!”
      大圣将方才顺手收来的锅碗瓢盆衣服器皿拿出来,交代把东西放回村子里各家。
      
      大圣要送师父先去庄院人家投宿,再去找马。
      
      三藏开口就是一顿数落教训。
      
      黛玉头晕目眩地扶着树干,听得圣僧叽里呱啦一通埋怨,心说这泼魔号齐天大圣,与天高,与地齐,必然是个心高气傲的,又本领高强,哪里能受气。
      
      果不其然,三五句说不拢,猴头摘了佛陀帽,一个筋斗云,顷刻间就消失了。
      
      气得圣僧一个温润君子,悲怨不已。
      
      “这山高水长,没了马,我可怎么去西天呐。”
      
      三藏垂起泪来。
      
      黛玉本是愁自己,见他先哭起来,嘴巴张了张,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自前日随刘伯钦下山东去后,黛玉便发觉她不能离了三藏法师三十丈外,出了三十丈鬼打墙一般,磨破脚绕不出这个圈子,若要强行出去,浑身刮骨的痛。
      
      这是件怪事,但显然三藏法师自己一脑门愁苦,和他说也是无用的。
      
      唉。
      
      三藏垂泪了一会儿,收拾了东西下山。
      
      黛玉眼下又病又残,随时都可能昏倒,不能留在山上,强撑着神识,跟着法师一道走。
      
      两人在山下一户农人家歇脚。
      
      黛玉用松果换了井水喝,看农人家小孩子头上有包,知是蚊虫叮咬的,又借了把锄头,就在屋舍旁边的林子里挖了些驱虫的草药,连带着治跌打损伤的方子,递给了老爷爷,“请换些吃的。”
      
      老爷爷连连摆手,“不用,不用,粗茶淡饭,姑娘不嫌弃便好。”
      
      黛玉却不好意思不给,三藏法师是出家人,化缘是习俗定律,她却不是,身上有些值钱的物件,不好打秋风。
      
      老爷爷笑收了,多给她准备了一些穿用的。
      
      院子里有个胖乎乎的山神,冒出半截身体来探头探脑。
      
      黛玉起身出去问,“小胖山神,你可知那泼---神猴去何处了?”
      
      伍小胖是个五百岁的棉花精,被这凡人的容貌恍了神,发了一会儿呆,磕磕绊绊地问,“你这凡人,如何会知晓本神/的名字。”
      
      黛玉知他不是坏人,便也不说谎话,“我原是长在五行山下的植株,常常见山神与神猴说话。”
      
      伍小胖恍然,“原来是你,难怪问起大圣爷爷,也不枉大圣爷爷看护一场。”
      
      黛玉怔愣,“看护?”
      
      伍小胖喜欢和漂亮仙子说话,“有专门抓仙草吃的精怪和神仙哩,昨日大圣爷爷解厄,要西去,还叮嘱小神们,只管看护仙子潜心修炼,到可自保时,方能让仙子开花结果,如此虽是进益慢些,也不至于泄了灵气,引得精怪来,丢了性命。”
      
      伍小胖说着也替她高兴,“不曾想仙子借着佛光,得了大造化,恭喜啦!”
      
      确实是山神说的这个道理,黛玉心底已信了三分,却因实在震惊,忍不住问,“他不是吃人的泼魔么,怎会有这般好心?”
      
      伍小胖跳将起来,头顶的白棉花炸开了,飘得到处都是,“你这草,莫要胡乱造谣大圣爷爷,大圣爷爷喜欢吃桃,一口清气,哪里吃过人!”
      
      黛玉脸上火辣辣的,知自己误会猴子了,想先道声歉,“对——”
      
      小棉花精这时也不觉得仙草漂亮了,见大圣爷爷不在,一溜烟钻到土里去,别处找大圣爷爷。
      
      “。”
      
      用过午食,三藏辞别众人,要接着西去,手里捧着一件做好的虎皮裙,“这是贫僧做来给徒弟挡风的,不曾想他一直未回来,如今用不上了,留给小孩做个衣衫罢。”
      
      老伯劝他留下,“山间确实多精怪,法师失了徒弟,丢了马,还要西去么?”
      
      悟空也不知去哪里了……
      三藏答道,“也还是要去取经的,施主保重。”
      
      他心诚志坚,哪怕昨日刚刚被野人捉了去,刚出去就摔了一跤,也确实无一点悔意。
      
      黛玉站在篱笆旁,看了一会儿,知以圣僧的脚力,山林里,三十丈只怕要走出去小半个时辰,她可以先稍作休息,也要想想,怎样才能解了和三藏法师的束缚。
      
      她这样的身体,定然是走着走着就死了。
      
      可她要怎么办啊,黛玉心神惶惶,想像还在植株里时那般吸收天地灵气,坐下来静心冥想,却一点动静也无……
      
      老伯拿了些食物来,见小姑娘眼睛红的,安慰道,“姑娘可是挂心圣僧,放心好了,姑娘可不知那神猴,老头给他送过两回桃,他都记得哩,圣僧解了他的灾,救他出来,他定不会丢下圣僧不管的。”
      
      黛玉道过谢,从手腕上褪下了一对玉镯,“可否和老伯交换一些布匹,我得蒙神猴救命之恩,又身无长物,只针线上有些进益,想与他做一身衣服,全做谢意。”
      
      神猴出山时身上衣服都是烂的,三藏法师给做了虎皮裙,想来是缺衣服的。
      
      老伯听说要给神猴做衣服,乐呵呵地连连点头,“不要姑娘的东西,我老头正想给他做一身哩,姑娘能代劳,那再好不过了。”
      
      老伯就要去拿,窗户口却冒上来三个小脑袋,是附近几山的山神,伍小胖也在,“仙子要给大圣爷爷做衣服么,我们能找到好布料,给大圣爷爷做一身漂亮的披挂,仙子等着!”
      
      三个土地说完一下就没影儿了,老伯见家里来了这么多神仙,高兴得不得了,“这神猴可真本事。”
      
      老伯收拾东西去做事,黛玉时不时望向云头,也不知神猴什么时候能回来。
      
      “仙子!我们来了!”
      
      黛玉只见得院子里冒出好几团烈焰一般的红,连着金色的甲片朝这边奔过来。
      
      亮晶晶的。
      黛玉眼睛被闪得都要睁不开了,“这,神猴真喜欢这么亮眼的颜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