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面具 mask - 下 ...

  •   (一)
      方思琪走到走廊,在这个陌生的单位穿来穿去,终于看到一个有窗可以通风的地方,她急切地冲过去,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样子就像一条濒死的鱼。
      她必须要找到他,和一个最真实的“李国超”作一场对话。
      方思琪解开手机,找到拨号区,她早已在两个月前便在通讯录删除了李国超这个人,可是他的每一个手机号她都不会忘。
      她的嗓子眼里突然又涌起一波灼人的恶心感。
      方思琪没有办法再与李国超这个人私下里有任何联系,她选择拨出了他的办公号码。方思琪还是给李国超留尽了退路,即便拨出他的办公电话,她心里也很清楚,接到的只会有两个人,一个是李国超,一个是那个与李国超同龄的有夫之妇。
      果然不出所料,一个女人接起了电话。
      “喂,你好。”
      方思琪平静地开口道,“你是李珊?”
      “是,你是哪位?”
      “我叫方思琪。”
      “哦,是你呀。”方思琪在她最初开口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慌乱,但也仅仅是一丝,很快便过去了。
      “让李国超接电话。”
      “你有什么事?”
      “让李国超接电话。”
      “你有什么事,你说就行了。”
      方思琪不知是自己的情绪受了影响,还是李珊的态度的确张狂,她竟然在电话中隐约听出了几分炫耀的语气,好像赢了些什么,又好像要赶走些什么一样。
      “我说,让你姘头接电话。”
      她听到电话那头的慌乱,“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同时传来三声“滴滴滴”的声音,像是录音?阻断录音?还是转警务室?
      方思琪听着那头的手忙脚乱,不禁笑了,“是要叫警务室吗?还是怎么?正好,等会警务室来了你们检察长也就知道了。”
      “你别在这胡说八道了。”电话里传来了忙音,那头挂断了。
      方思琪觉得这实在不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起码该有的心理素质,配上脑海中自动检索出的那张照片,不禁觉得低级。
      不过此等货色,竟还跟着李国超上演“红杏出墙”的刺激戏码,口口声声地提醒李国超自己为他付出的一切,甚至离婚时可能会被判为过错方,怪不得李国超突然和她玩起冷暴力,将她耍得团团转。
      方思琪突然很邪恶地就想逗她玩玩。
      于是再次拨出,“你到底想干什么!”
      方思琪按住内心的戏谑,佯装生气道,“你让李国超接电话。”
      “你别再找他了,你再怎么找他也没什么用了。”倒还挺“护犊子”。方思琪心里不自觉地嘲笑,傻女人,竟还以为方思琪打电话是想和她一样,用不吵大闹挽回“一坨屎”?永远不要试图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方思琪猜测李国超此时八成是不在她身边的,不禁临时起意,就想吓唬吓唬她,顺便杀杀她先前的威风,“不然,我让你老公,喊李国超接个电话?”
      “你别在这胡说八道了!”
      电话再次被挂断了。
      方思琪也觉得这场闹剧差不多了,心里的火也差不多了,再多实在没必要。
      转身准备回去的时候碰见了机构改革前的同事,她昨日便是找他,要到了李国超姐姐的电话。
      大概是看出她此刻的脸色和状态不太好,他从远处放慢风风火火的步子走过来,开口道,“没事吧你,怎么了,看着脸色怎么不大好啊。”
      她平复了下心情,冲他挤出一点难看的笑脸,“没事没事,碰着点小事,赶么就好了。”
      他继续道,“你看着就不大好,我今天太忙了,要的材料太急了,等有空我好好问问你。”
      她继续笑笑,“真没事儿,放心,我试着还可以。”一阵比他们的对话更加急切的手机铃声传来,方思琪低头看见一串陌生号码,本以为是工作,便很快和大哥挥挥手,“你快去忙吧,我接个电话,也一堆活。”

      (二)
      “喂,您好。”
      对方自报家门,是区县里平时工作上常常联系的也能称得上同事的人。方思琪还以为对方仍是要问近期工作上的事,不想对方却突然问她是否方便,要请示些私人方面的事。
      方思琪仍然没觉得有任何异常,直到那人开口,“你认识李珊吗。”
      方思琪觉得心中对这个陌生电话的疑问,瞬间明朗了。
      “知道。”
      “哦,她刚刚给我打电话呀,说了点事。我其实这几天也看到了你朋友圈,感觉你最近状态可能也不是很好。我大概知道,你和李国超两个人的问题应该是没处理好,我也可以理解你现在的心情。”
      “嗯。”她简单应一声,表示她在听。
      “但我还是觉得,不能牵扯到别人呀,我和李珊都结婚几年了。她刚才找我,说你污蔑了她很多事,说她和李国超什么的。其实我和李国超的关系也很好,我们三个人平时还经常一块出来吃饭。”
      听到这,方思琪的内心莫名对这个人生出了一丝怜悯,她不忍心对他有任何的敌意。
      “这么和你说吧,我说的事情,是我亲眼所见,李国超也亲口承认了部分事实。”方思琪向他简单复述了她在李国超手机上看到的第一句话,她没敢向他更细致地描述,也没忍心说得太过,只是客观陈述了那一句话。
      那人顿了几秒,向她确认,“那你怎么能确认那是李珊呢?”
      “我当时特地点开头像,翻看了具体的账号页,那个不能随意修改的微信号信息是,‘sweet-lishan’。李国超也,亲口承认过。”
      “啊。”
      电话里出现了空白,方思琪突然觉得有点心疼这个无辜牵扯进来的人,在平日的工作交流中,她能感受到,他是个很本分也很谦逊的人。
      “真是不好意思,我真的从来没想过这件事会牵扯到你,我根本不知道李珊的丈夫是你,甚至我从没真的想过要去找到李珊的丈夫。真的太不好意思了,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
      “没事,我也不好意思,日照太小了。”
      “是啊,日照太小了。”方思琪叹息了一声,这一切仍旧让她觉得震撼,“可他们干的事,也太大了。”
      “啊,那,我也希望,你们之间的事,还是不要继续牵扯到李珊了。我们,家庭内部的事,我还是想,我们自己内部解决,我再回去了解了解情况,拜托了。”
      “嗯,我理解。”

      (三)
      挂断电话,方思琪认真回想这整个事件,仍觉得一切都戏剧化极了。
      李国超究竟是一个怎样的魔鬼。而这个李珊,又是一个多么无脑的女人。
      只因方思琪看李珊拼命想把把李国超那样一个人护在自己羽翼下的行为太过愚蠢,便随口出言吓唬她而已,连这也分不出。
      她竟真的相信了李国超可能正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吗?她竟不是第一时间找到李国超,而是自乱阵脚地去联系自己的丈夫,主动把一切黑白颠倒,也直接暴露了一场黑白。
      方思琪分不清这是愚蠢,还是做贼心虚,她心里只是觉得一切都好笑,可笑至极。
      有人出来找她,她坐回会议室等着。
      她无聊地翻看着群内呼呼啦啦沸腾着的消息,聊来聊去,都单单薄薄的,自很多人口中,说着来自“林姓人物”所演出的同一剧情,曾用情至深、被前任绿、受过情伤、三四年未谈过、恋爱经验少、不相信女人、渴望被保护、没有性经验、爱情的奇迹……
      方思琪觉得自己终于渐渐逼近真相,李国超从前所有不可理解的行为和理由。他其实不过是编织了一个完美的情感陷阱,而后软硬兼施地套取了每个女孩子的成长经历、情感经历。再针对每个女孩子不同的心理弱点,精准地进行分析研判,量身定制地修改着细枝末节,最终烧制出一个华丽而坚固不可破的牢笼,给每个女孩子的精神世界,严严实实上了一道又一道的枷锁。
      这些女孩子都有一个共性,心理防线的巨大玻璃罩上是有空洞的。
      方思琪突然冲动得也很想加入进去,给那些女孩子们共同经历的虚假人物,添加进他的真实部分,让李国超整个人物形象,变得更加立体,也更加丰满。
      或者,她也只是同那些女孩子一样,太需要倾吐。
      方思琪觉得自己那一刻仿佛是跟着人一起跳大绳,她尽量自然地跳进早已成形的队伍末端,简简单单概述了这两天的经历。
      她尽力让自己跟上了节奏,看似出乎意料却也意料之中地,越说越亢奋,她的话语随着与她们故事的碰撞,显得越来越愤怒。
      她像个愤怒的铁球,不停摩擦、碰撞,摩擦、碰撞,先是有了光,而后有了火星,然后是摇晃的火苗,团成一只愤怒的火球,她熊熊地燃烧着。
      方思琪觉得自己几乎要爆炸的了最后一瞬,退出了微信。
      她需要继续工作了,会后,她还有一场交流,她需要给自己留出一点清醒的余地。
      她该下班了,会议还是没有结束,没完没了地工作,没完没了地交流。她急切地需要走出这扇门,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一路暴走。
      十一点五十六。
      她收到了从前科长的电话。
      “在外面开会。”
      “忙完来找我趟。”
      “好。”

      (四)
      会后,她匆匆赶回单位。
      坐在那间党员活动室的一瞬,她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词,圣洁。
      在这样奇怪的时刻。
      “太忙了,我这跑着回来的,第一时间就来找你,饭都没去吃。哥,你找我啥事儿。”
      她尽量像往常一样自然而又没大没小地与人说话,拼命想掩饰掉一切会让她看起来很反常的蛛丝马迹,她不想任何人,看到此刻她心底里遍地都是一场兵荒马乱的狼烟四起。
      “你坐下。”
      “哦。”
      “你和李,真分了?没有联系了?”
      方思琪用尽力气才能勉强平和地表示,“嗯,真分了,就假期他去图书馆找过我几次。”
      “他去找的你?”
      “嗯。白姐也天天在,怎么了。”
      “怎么两边说法不一样啊。”
      “咋了。”
      “人家那边怎么找我,说你一直纠缠他啊。”
      方思琪突然觉得可笑极了,荒唐极了。
      但世事有时就是这样吊诡。
      她本是想笑的,却不知是委屈,还是诧异,她本意上扬的嘴角在开口准备说话的一瞬间,掉了下来,瘪瘪地。
      她对这个世界感到无力,她甚至不知怎么会有这样的黑白颠倒。
      她情绪开始有些失控,她顾不得,但还是尽量清醒地剔掉那些更为阴暗的旁枝末节,将故事的主干告诉了对方。
      她所有的通话记录、微信记录、甚至微博私信都没有删,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证明。她相信,是非黑白,阳光下总能分辨得清楚。
      后来科长的电话开始一直不停响。
      他接电话的时候,她抽空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机,注意到有个未接来电,李国超姐姐。
      她才反应过来,科长的来电,那头也是她。那么,她似乎也没必要回了。
      她完全不知道李国超家人为什么突然也来找她,难道是因为上午打的那通电话?可她也并未真的与李国超对话。
      一切都真奇怪,就像那些对她来说同样不明所以的微博来客。
      她只惊讶于她从前的账号都已注销数月,那些姑娘若非常常搜索她,不会这么快在第一时间就找上她仅仅注册了十天的微博。
      可是大家平日都在做什么呢?为什么世界上的人都这么闲,可以匀给她一点点,也稍稍休息一下吗。
      她一上午可一点儿也没停下,从早上七点五十到单位打材料,后来出门去三个地方送材料,再回来放下车立马又出去开下一个会,除去中间开会那一小时她走了神,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真的得到了她的私人时间。
      方思琪心里只能想,呵,今天可真热闹。

      (五)
      她回了神儿,听到对方在手机那头提出加微信的申请,仿佛真有什么天大的事情一样。
      科长挂断手机,很快,她便听到几条微信提醒。
      他递过来,她粗粗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第一条,也是最新一条消息是,“她这样谁还敢要她。”
      上面几条也似乎是在骂她。
      方思琪不明,这世上做错事情的人究竟是谁,而她,到底做错什么了,竟还沦落到没人敢要她?
      从前排着队追她的人可多了去了,如今她顶多算是没好好珍惜加之眼神不好所以遭了报应。
      狼奔冢突,她只能想到这个词。
      她其实实在不想再和这家人有任何牵扯。
      再往上翻,方思琪注意到,最上面的一张长图,似乎是截屏的聊天记录,她点开,里面是邂逅群的聊天记录,她粗粗地略着,似乎截屏之内仍有截屏,是她们很多人在群内的发言,包含她的,作为佐证材料,支撑着邂逅群内的聊天——“李国超的生活大爆炸”。
      李国超被完完全全地曝光了。
      姓名、长相、身份、工作单位……或者还有更多,方思琪也觉得惊讶极了。
      她大概地瞥了一眼便没再继续看下去,这些肮脏的事情,她不想再继续脏了自己的眼。
      而这刻之前她完全不知道,在她同呼吸的这个世界另一个角落里,李国超已经被完完全全地曝光了。
      是的,李国超的面具,“哗”地一下,被连皮带肉地撕了下来。
      而方思琪,自己不知不觉扮演了其中最关键的一环。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