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八章 面具 mask - 上 ...

  •   (一)
      方思琪永远感谢“夜的第一道虹”在这个时候再次出现。感谢他陪她说过的那些话,也感谢他曾在她的生命中一闪而过。
      想到这天晚上他临下车的时候,突然不再和她用开玩笑的语气说话,“那时候我遇见你,就觉得你人很好。可我是个渣男啊,一直以为你会碰见个好人,怎么也没想到后来你会碰到这些事。咱渣咱都大大方方的,可这个人,是真渣啊。”他顿了顿,方继续道“你路上慢点。”
      方思琪不禁记起当初写下的那句“这一退,就是一辈子。”
      一语成谶。
      方思琪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她永远不想破坏它。所以她相信他所说的,美好的事物永远存在。
      她想到那时与他最后一次见面,临别时她十分坦然地告诉他,“其实我能遇见你,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那时她并不渴求更多真相,关于这个人,她的文字永远都只想记录美好。
      方思琪终于清楚地感受到,为什么李国超,从始至终都在介意那个人曾经出现在她的生命中。
      好多时候,方思琪还是觉得他和她像极了。他们都追求坦荡,方思琪是坚持正义、善良的轴坦荡,而他是好便好、坏便坏的硬坦荡。
      在这一点上,表面耿直又洁身自好,实则懦弱而猥琐肮脏,将一个真实的自己常年埋在阴暗角落里腐烂发臭的阴阳人李国超永远都不如。
      只是方思琪大概永远也不会想到,这晚她彻底释怀后,睡前的最后一点小习惯,改变了这段本已完结的狗血人生最终走向。便如同由于李国超最后的纠缠,让一段本已终结的感情突然浮尸水上。
      一切都是天意罢了。

      (二)
      方思琪有爱记录事情啰里吧嗦的毛病,从小就有。
      经历的大事小事,她总能找到自己感到有趣的点,而后随手找个地方敲打出来,自言自语。
      年少时是□□空间、□□日志、又慢慢转移到自己的□□留言板,后来是朋友圈、备忘录、锤子便签、pendo,认识李国超以后,慢慢开始拾起多年不用了的微博、豆瓣,也用过绿洲,她被李国超要求着不停地注销,她又不停地注册新的。所以这晚,她习惯性地点开,舍弃了她目前已使用了快两个月,但已被李国超知道的微博,而选用了9月28日最新注册的微博账号。
      那个刚刚注册不过十日的账号里,只有一个粉丝,叫做“新手指南”。对方思琪来说,这大概就是她自己的树洞,她终于可以畅所欲言为所欲为,她太需要发泄了。
      出于从前与李国超在这些社交网络上隔空对话的习惯,方思琪实名制地记录了事件,依然是与李国超对话的语气,但她知道李国超不会看到,也不会有别人看到,除了“新手指南”。
      她发泄了自己全部的愤怒,间接暴露了李国超同事、和前任的个人信息,真实姓名。
      后来她认真回想,整个事件唯一的bug,大概就是她当时注册后,修改为早期使用的微博昵称,不过是“为了忘却的纪念”。
      因李国超每次与她“分手式教育”后,都要求她不得与朋友交流二人的矛盾,如果想说,就用这些账号记录,他都能看到。并且间接要求她,必须与他一般对这段感情“念念不忘”,否则她便会迎来分手后仍旧会继续的反反复复的争吵——“从前的爱都是假象”,他“会再次受到伤害,不再相信女人,以后都不会幸福了。”
      她已经习惯了这种“表演”,用以发泄自己的情绪。
      所以她还是相信因果报应,人作孽,自有天收。
      李国超给她培养出来的习惯,最终成为了他自己的坟墓。

      (三)
      她只是万万没想到,那些女孩子,竟然还是会找到她。
      当初三月、五月分别在微博上和李国超“大战一场”的女孩子,最先来找到她。她记得,那场闹剧,最终被李国超在微博环境里,将她塑造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解决了。
      起初她坚定地拒绝了她的“好意”,礼貌性地简单回复了她,“不必了,谢谢。”
      方思琪这段时间的工作本已分外忙碌,从早上去修改材料,赶着时间打印,盖章、分装,再去三个不同地方送材料。
      后来那女孩持续给她发来私信,她仍是委婉拒绝,“不好意思,我现在工作时间,很忙,你们可以自行收集这些证据。但我工作时间是不允许分心的,也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
      直到后来陆陆续续,有之前三月同样在微博出现过的女孩子,和有她看见过最近几个月常常在李国超微博“粉丝互动”榜上出现的女孩子。
      她一条条点开了那些私信。
      又一张张打开了那些微信聊天记录截图。
      包括李国超包含两个微信号完整账号信息的页面截图。
      她注意到其中李国超用小号频繁发出的“哥哥”。
      这是李国超最近几个月特有的“毛病”,除了他,没人会对女朋友称呼“哥哥”,这是个太奇怪的昵称癖好,她其实几乎已经可以确认了,这个人的确就是李国超。
      她再次捕捉到,同样的四五号,李国超也在向其他女孩子表示自己身体不舒服,在发烧。
      看到更恶心的聊天内容,她突然很想呕吐。
      她同意了那个发来这部分截图的女孩子提出加她微信的要求,而后建议,还是我加你吧。
      二维码,扫描,对方很快通过验证。
      几乎同一时间,方思琪被拉进了一个群。
      工作很忙碌,她实在抽不出时间细看,只好草草看了结果,大概群内一共四个人,除开起头的,也就是最初找到她的那个女孩子,有三个人都是李国超的“女朋友”。
      不同的是,除方思琪以外,没人知道李国超的真实信息。
      李国超给她们以不同的名字,好在都是同一个姓,姓林,共同拥有的是他的微信小号,多年来的昵称都是“林”。
      方思琪和他的多数聊天也在这个账号上,甚至她发现他与同事的聊天记录,还是在这个微信小号上。
      这几乎算是他对外“爱情大世界”的窗口。
      在她们面前,他是一名伪装成“林老板”的林姓人民警察。
      有的人面前是真实年龄90年,有的人面前是虚构年龄96年。
      同样的角色人设是,受过情伤、恋爱经验少、不相信女人、渴望被保护,同时,没有性经验,以及,爱情的奇迹。

      (四)
      方思琪看着屏幕上一张张聊天记录,其中最引起她注意的一段是,10月5日,8点多,他和其中一个女孩子“学”会了什么叫“生米熟饭”。
      而他到达她家的时间是,18:36。
      她翻出了李国超在那天给她来电的通话记录,下午6:07,呼入电话,通话时长,30分钟。号码来自他的工作号。
      也就是说,李国超与方思琪是18点37分挂断了电话。她有一瞬间甚至可笑地松了口气,也许是假的,她平时通话时就是没有网络信号的,发不出去吧。
      方思琪很快想到了他的第二只手机,是了,他的另一只手机登陆的,才是他的微信小号。
      这一切都太荒唐了。
      如果说方思琪8号那天看到的一切令她觉得三观尽毁,那么眼下她所看到的这一切,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让她残存的三观瞬间灰飞烟灭。
      他是如何能,一边在向她求复合,说“到家了”准备与她挂电话的最后一分钟里,一边用伪装着的变态心理和另一个女人撒娇道“见见你,想要……”
      不止一个。绝对不止一个。
      那天下午他的对桌同事也在问他,是不是又有别的人了。甚至拍了一张撞车的图,他还问她,人没事吧。
      方思琪几乎抖得不成样子,这一切都让她觉得世界在炸裂,疯狂地炸裂,她的脑子里一幕幕也都在炸裂。
      她脑海中突然再次浮现出那张充满学生气的脸,他满腔抱负的样子,他饱读诗书的样子,他正直善良的一切话语,他敏感脆弱的所有表情。
      他也曾大晚上突然跑到她楼下等她很久,只为送个从外地学习时带回来孔夫子的小娃娃和书签给她。
      他在下雨天冒雨出来找她,为她一缕缕地擦着淋湿的头发,无奈地问她“我究竟得是有多喜欢你啊。”
      他在飘满大雪的夜晚跑到她单位楼下,只为她加班到深夜还能有一份零食大礼包。
      他常常在突然降温的天气里陪她去福申糖水铺,只因那一碗姜撞奶最是好取暖。
      他也曾在她来大姨妈疼得直不起腰的时候,伸出双手一顿狂搓然后突然捂住她的肚子。
      他甚至会在深夜隔着电话给她读很多很多她喜欢的诗,然后告诉她,以后不要再一个人读海子,如果想读,就让他读给她听。她告诉他她最爱读的其实是顾城,和周梦蝶。
      他教她读资治通鉴、读论语,好多个晚上他都一句一句地教她,因她看文言文最是头疼。
      ……
      方思琪直到此刻都觉得难以理解,读书,究竟给人的精神世界里留下了些什么。她只想到文以载道。
      她以为正直善良的人,她所眼见的一身正气,甚至直到她所以为的“最终结局”,她也只当一切都是道德问题,而绝不是眼下魔鬼一样的变态与疯狂,完全丧失了人性。作为一名公职人员,起码的自我约束在哪里,甚至连做人最基本的自我约束都丧失了。
      那些捏造出来林超、林俊超、林浩然等等诸如此类的化名,以虚假身份在社会上以极恶劣手段玩弄女性,甚至同时包含其中的那些已婚妇女,疯狂破坏着一个又一个家庭,这些行为又究竟意义何在?这是犯罪,这甚至绝不是一场普通的暴力犯罪。法律和法治未来若真的掌握在这样的人手中,社会到底是什么?

      (五)
      她的脑海中止不住地回放。
      他从始至终每次吵架都在批判的,她是个三观不正的人,她性格不好,太爱笑,看起来很不稳重。
      他告诉她这个世界上谁都不准信,父母以外,她只能相信他一个人。
      他对她讲过,他要好好学习法律,研究法律,因为认真研究你就会发现,现有的法律仍旧有很多漏洞,我们完全可以实现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与缝隙,而实现无形的犯罪。他甚至给她举例子,“甚至可以做到无声无息杀了你,而我不需要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他抱怨她从来都不懂得维护他,他要的是那种无条件地信任和维护。哪怕以后结了婚他若犯罪,她也必须做到无条件地维护他、爱他、等他,他说就要到这种程度才算。她反驳道,若是上升到违反法律,那种维护一定是要分情况的。他一如既往地批判是她不正常。
      他甚至最近不久还刚刚给她讲过,他发现单位有个男同事把老婆送进了精神病,原因是他的老婆发现了他出轨,他就让所有人都觉得是他老婆疯了,然后关进精神病院关了足足一个半月。
      他告诉她这个社会太复杂了,有很多阴暗面她都接触不到。他当时举了个十分不恰当的例子,说比如曾经就有人假借他的名字他的身份去社会上骗了很多小姑娘,后来闹得很厉害。可这次绝对不是,那些人甚至纷纷发来了他的照片。名字和身份可以假冒,那么他的脸呢?画皮吗?
      ……
      这一切都让她觉得后背发凉。或许他也曾经经历过一次如今这样的大规模爆发,只是最终被他以别人冒充,完美地从一个加害者将自己转为受害者。
      是啊,他总是这样,一副脆弱无辜的样子,也常常逼她保护他不是吗。方思琪突然被自己的这个猜测吓到了。

      (六)
      她的回忆一下子又拉回到最初,她大大方方在同事问起时承认,在一起。
      同事惊讶极了,表示从一开始就觉得他各方面条件都不是很好,问她看中什么了。
      她很轻地说了句,那些都不重要,咱又不缺些什么,所以只是看中他淡泊,什么都淡淡的。有上进心,但不是野心。
      她兴高采烈地向所有的同学好友宣告她母胎单身的终结,大家开玩笑说她找这么个人简直是浪费了这么多年,明明各方面都没什么过人之处的人,配不上她。她解释道,可他正直善良,老实本分,待我也好。
      后来其实很快她便发现自己看错了。
      他常常觉得深陷基层仕途无望,她也只好劝他,人最重要的价值是“有一分光发一分热”,只是向上走,而不是将全副精力都局限于眼前的困境;
      他总是追逐一些关于名利的东西,但凡谈起一个人,总是先谈起人的父母职务,而不是这个人的人品性格亦或其他。每每谈论起她身边的朋友也是如此。
      他缺乏独立生活的能力和魄力,三十多岁的人依旧伸手问父母要钱,月月拿着母亲的工资卡仍需六七十岁的父母为他还着部分信用卡,他甚至对此引以为荣。她告诉他乌鸦反哺。
      他常年在微博上混迹在一个叫邂逅的相亲交友群中,并在其中还是一位略有人气的“牛奶老师”。方思琪跟着他进过几次,那里面鱼龙混杂,社会上各种中低层人群都有,无论再怎么抛开有色眼镜看人,她也感受不到正经气息和气质。
      他对人生、对感情都没有什么责任感,一次次随口提出分手。她在3月前问过几次,考虑多久了,决定了?得到的答案无一不是,没考虑多久,就今天,刚才。常常是上一刻正在十分平常地交谈着些什么,下一刻突然就生气,而后满是痛苦地说一句分了吧。
      起初她还总爱问为什么,理由也无一不奇怪,要么是她对他太好,让他有压力,要么是他们感情太好,急需冷却,要么是她三观不正。甚至最夸张的一次是,与她签了份协议,双方约定暂时分开到年底,只因他觉得她未来也许会出轨,所以必须在这之间找个男人来试试她对他的忠诚度。
      一切不寻常其实她早就已经发现。
      李国超的脸,这一刻完完整整地浮现在她脑海中。他的白发此刻在记忆中分外眨眼,方思琪不禁想到,李国超常常指着自己的白头发四处问人,我老了吗?其实我脸还可以吧,看起来像学生,怎么才能治好这些白头发呢。
      他的眼神看起来的确无辜而清澈,只是可惜了此刻。
      他半头的白发衬得他整张脸仿佛一张年久失修的墙皮,初时只因她轻轻触掉了干裂的一角,剩下的整张破旧墙皮便如同雪崩一般哗地一下坍塌崩落,露出最丑陋、也最血肉模糊的真相。
      一切都完全失控了,一切都完完全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不得不在前日评价为“匪夷所思”的基础上再次更新话语权,她将此次事件描述为,“匪夷所思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或许这一年来,方思琪只在10月8号那天下午,才真正见识过李国超的真面目。他老实本分的面具下,究竟藏了一张怎样恐怖扭曲的面容。而当时,她竟将这真实错当成了失控,一次次地替他掩盖,清洗着自己的脑。
      方思琪狠狠地甩了甩自己的脑袋。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觉得恶心至极,恶心至极,当真是恶心至极。
      她知道自己再没有办法在这间会议室里坐下去,她几乎就要失态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