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夜的第一道虹 ...

  •   对于这次见面,方思琪内心其实是觉得可耻的。
      她既盼望着他应下,又盼望着能有其他事情阻碍他。
      毕竟一切若在旁人看起来,她实在不该,和这个自己曾经动过心、且动得伤筋动骨的男人见面。或者,她这样,和李国超那样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她才刚刚和一个人闹成这副样子,便转头就可以去见别的异性。
      可同时她的内心又矛盾地真心认为,自己坦荡无比。他不再是秋的波。
      那时若不是与他之间酒醉后的争吵、分道扬镳,她怎会吸取了错误的“经验教训”,向李国超亲口承认,她其实从没真正谈过恋爱。
      没有人看得出来,从来没人看出来。她从来没承认过。
      她见他一面,只是很想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她需要以最快的速度,治愈她自己。
      这晚满城灯火熄灭以后,他带她去城市最寂静的地方看了荧惑星。
      他指着天上说,“你看,那个,那就是火星它还有个很美的名字,荧惑星。荧荧火光,离离乱惑。”
      她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哪个啊。”
      “就是这个,很亮很亮的。”
      “啊,看到了。”
      “其实它常常都在,但好多人都像你一样不知道,如果今晚我不指给你看,你就是不知道。”
      “对啊,我不认识它。”
      “现在就认识了,以后也还是会有人指给你看。美好的事物永远存在,有些人抬头看,就看到了。”
      “嗯,可还是心情不好,怎么办。”
      “人为什么会心情不好,就是因为心不够大啊。我就从来不会心情不好。你这样,每天早晨起来,你就大声朗读一篇文言文,或者闲着没事你就读,很大声地读,昂首挺胸地读,管用,回去你试试。“
      ”那看起来不会显得我很蠢吗?我妈肯定会受不了,说不定把我打出去。“
      ”那你就去公园,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声朗读。你看啊,就这样。“
      说完,他又开始大篇大篇地背诵文言文,他的声音明明很大,喝了点酒就一副蠢蠢的样子,可她似乎什么也听不见。
      她的脑海中仍是去年的那篇,“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她歪着头就只是看着他笑,笑着笑着,一抹眼泪斜斜地横过她整张脸。
      吓得他一慌,“你可别这样啊,你别哭。”
      说完便掏向他的兜,她还以为他是要小言地掏出纸巾或是旁的。
      不想就只是很“俗”地掏出他的烟来,还是从前极细极细的那种。
      他的指尖燃起她前两天晚上幻想过的,那种忽明忽灭的光。
      她突然像小野兽一样两眼亮起来,“给我一支学学。”
      他却突然板起脸,“不行,学什么学。”
      “就一口。”
      “不行。”
      她只得放弃,“哦”了一声。
      他指尖的烟光一支接一支整晚燃着。
      他继续开口,给她讲很多很多的山河湖海,包括十月一假期新发现的、甚是隐秘的好地方。
      她从前最爱听这些,可这晚她心事重重,听着听着就晃了神。
      他突然停下来,“算了,你不爱听。说点别的吧。”
      “想吃瓜。”她突然侧过头看着他,任性地提出新要求。
      “瓜不给吃。”
      “一看就是有瓜的样子,快给我说说,最近有什么新故事,让我乐呵乐呵。”
      ”那不行。这样吧,那我就给你讲讲我的初恋。“
      ”这段儿我知道,图书馆嘛,我天天去。“
      “我靠这你都知道,你小姑娘水挺深呐。怎么样,漂亮吧。”
      “漂亮,初恋当然最漂亮。不过这才哪到哪啊。我还知道她和我同一天生日呢。,你第一次问我生日的时候,我就知道。”
      “你行啊你,这当初功课没少做啊你。你还知道什么,给我说说,她告诉你的?”
      “那我不能暴露。我还知道,你上学时候的事儿。”
      “高考?”
      “嗯,挂着吊瓶儿。”她一脸骄傲地仰起脸。
      “哈哈哈哈哈……”
      他突然特别有节奏地,笑出传说中的爽朗声音。
      停下来的时候他与前话格格不入地来了句,“今儿妆不错。”
      “啥?”
      “比起上次在桥上突然碰见你,今儿这妆还不错。“
      “我上次那可是素颜,你走运了。”
      她突然话锋一转,想起了她的心事,“你觉得我三观不正吗?”
      他语气坚定地答她,“谁说的,你三观可正了,你是我见过三观最正的人。”
      他的话让她心里觉得温暖,这一年来,她对自己的三观一步步丧失了真正的感知。
      “可我如今只觉得自己三观尽毁。”
      “你还记得我当时曾经和你说过一句咱俩不合适吗?”
      “当然记得。而且我怎么问你,你都不和我好好说,说清楚。后来还直接甩给些乱七八糟的话,什么报复社会似的。我当时就因为这些可生气了,再也不想和你好好说话了。”
      “谁说的,不可能,我才没有。”他瞪大了眼睛瞅着她。
      “你喝多了说的。”她认输,“算了,你现在给我讲讲也不迟,怎么个不合适法。”
      “当时其实我试探过你,记得我给你讲过那个故事吧,你当时的反应,我就心想,这姑娘三观太正了,我可掰不歪她。我想找的妻子,是能让我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那种,咱还得让姑娘们互相都知道,谁也不背着谁,可你肯定不行。”
      “哈哈哈哈哈我看出来了,当时我就看出来了。”
      “那我给你讲个事儿,就我微博,曾经有一姑娘,找一闺蜜不知道怎么的扒到我微博,在底下吐槽我,说这只是我的‘冰山一角’。你猜我怎么回她。“
      “怎么的。”
      “我就回她啊,‘这只是冰山一角,那你想见见冰山吗’?”
      “哈哈哈哈你好过分啊!”
      “哈哈哈我可是个渣男啊,不过咱渣咱全都写在脸上。”
      “那你找着那么个人了吗?”
      “找着了啊。我其实快结婚了,差不多就这个了。”
      “那也还挺好。知道自己要什么,就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找到了,那就是幸福。”
      “嗯。这么再跟你说说吧。你有很多朋友吧,肯定慢慢都有很多人不再联系的。有时候你可能拿起微信,想给她发个,她也拿起微信,想给你发个,但太长时间不在一块,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都放下了。看起来你们一直不联系了,可你惦记着我好,我也惦记着你好,这份心意是永远相通的。”
      “嗯,知道了。”
      “以后再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他,‘我大哥是内谁谁谁’,我罩你你怕啥,再有人欺负你你找我。”
      “信你才怪,妹妹太多了。”她狠狠地嗔了他一眼。
      “看过彷徨吗?”
      “当然了。”她脱口而出应下了,细想又觉得一时还真想不起来,里面到底有哪几篇,于是低下头的时候偷偷吐了吐舌头。
      “别忽悠我了,你肯定没认真看。回去好好读读,什么都好了。”
      “哦。”她又一次偷偷踮着舌头。
      “太冷了,走,回家。”
      “啊,可冻死我了。”
      到家后,她第一时间去书架上翻出了鲁迅全集,找到彷徨,看见了第一篇文章——《祝福》。
      临睡前,她删了他的微信。她知道,再也不必相见。如他所言,有些人也许永远不会再联系。
      她似乎能听到自己心里所有严严实实的结,松松垮垮地,一下子都开了,声势浩大的样子,几乎真的发出了声响。
      她会永远记得,穿过秋日夜晚的稀薄烟气望向那颗荧惑星时,曾经有人告诉她,“美好的事物永远存在,有些人抬头看,就看到了。”
      她知道的,孽风和毒焰更虚空于新的生路,她也总会向着新的生路跨进第一步去。
      早晚会遗忘,早晚会过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