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盛池说这句话时,一动不动看着尹延。
      柔和温煦的光线下,那双眼睛像是来勾人魂魄的,睫毛浓密纤长,眼尾略弯上翘,眸中含着几分春色,似笑非笑时,宛如有桃花飞舞。
      
      盛池的眼睛是真的漂亮,早已被歌迷们奉为微整范本。
      ‘歌坛浪子’四个字的由来,也是因为这双深情眼。
      
      针对刚才那句话,尹延分不清他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但被“老婆”两个字小小的刺激了一下。
      
      他目光不由自主往戒指盒上撇。
      原来戒指是要给老婆的啊,怪不得要亲自来拿,还有点羡慕,天王的老婆肯定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抱歉。”尹延抿了抿唇,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下意识看了眼盛池,“我……”
      
      两人视线再次对上。
      盛池弯着眼,仿佛一直在等他说话,但猝不及防被那双春风化雨的眼睛盯着,尹延脸颊不受控地又开始发烫,脑子也一下卡壳,忘记了后面该说什么。
      
      气氛逐渐尴尬,无措之际,连舌头也不听使唤,语序凌乱道:“我、我不是故意拿走你的老婆。”
      “…………”
      
      空气滞了一瞬。
      
      尹延几乎可以看见,盛池的眉心小幅度跳了一下。
      
      “???”
      尹延眼睛猛地睁圆。
      
      他刚刚说了什么。
      
      故意、拿走你老婆?
      拿走、你老婆?
      你、老婆?
      
      唔!!!
      
      尹延像被开水浇了头的乌龟,顿时坤直脖颈,绷紧整张脸,双耳发烫到想学乌龟把头缩进壳里,但他没有壳,只能窘迫窒息的接受尴尬。
      他发誓,没有比在偶像面前丢脸更睿智的事了。
      
      他希望盛池没有听见,或者听见了当作没听见。
      可并没有。
      
      因为下一秒,盛池慢悠悠开了口,有趣的、一字一句重复:“我老婆?”
      
      说完,就没忍住笑了,这一笑便没收住,连喉咙里都发出声带震颤的笑音,他皮相好,笑起来似春雪消融,让人怦然心动。
      
      这个时候,尹延舍不得打断盛池,解释自己的口误,他自暴自弃地想——让偶像开心也是一种能力吧!
      而且盛池生得好看,他就这样坐着笑,自己都能静静看他两小时。
      
      “打扰一下。”一位侍应生走了过来,距桌1.5米处停下,恭敬地轻声询问:“请问两位喝点什么?”
      尹延张嘴轻“啊”了一下,他是准备还了戒指就回学校的。
      
      盛池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拢,温声:“给小朋友来一杯macchiato。”
      
      尹延:“……”
      小朋友?
      
      侍应生离开后,尹延浅抿了下唇,说:“我大二了。”
      言外之意,我不是小朋友。
      
      如果坐在对面的不是盛池,他更想补充一句,我还有两个孩子在寝室等我带晚饭回去。
      
      听见他大二,盛池挑了挑眉,明显有些诧异。
      见他不信,尹延再次道:“真的。”
      
      尹延的五官轮廓柔和,发丝松松软软的,灯光下透着暖棕,眼神清澈透亮,是讨奶奶辈喜欢的外形。
      因此会给人一种年龄小的错觉。
      
      盛池笑着没说话,他眉眼轻敛,目光落在了桌上的戒指盒,拿起来,打开。
      一枚尾戒安静地躺在黑丝绒里。
      
      复尔合上,站起身,看样子是准备走了。
      
      尹延察觉到,立刻问:“你要走了?”
      
      “嗯。”盛池笑了一下,“你给我买戒指盒,我请你喝咖啡。”
      
      说完,盛池把戒指盒揣进兜里,掏出口罩,拉绳扣在耳朵上,遮住下半张脸,露出一双勾人的眼睛,那双眼还朝他弯了一下。
      
      见盛池真的要离开了,尹延心里陆陆续续一下浮出了好多想对偶像说的话。
      
      类似盛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期待你的新专辑。
      你要保护好嗓子,别熬夜写歌了。
      你在我心里是最棒的。
      上回感冒好了吗?
      我会一直支持喜欢你的。
      
      还有那句、从见面时就一直想问的。
      盛池,你还记得我吗?
      
      他想说的太多,一时又不知道如何说起,怕太过轻易言语就失去了力量。
      
      两人距离不远。
      盛池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尹延闻到一股淡淡香水味。
      有点暖意,就像某个早晨起来拉开窗帘,看见第一缕阳光破晓后浮动在空气中的味道,既清冽又有一种矜持而克制的温柔在里面。
      
      等那股味道在空气中渐渐消散,尹延突然意识到好多话这次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
      他倏地站起来,看向盛池离开的方向,正要喊住他。
      
      “盛……”
      对上盛池的视线时,“池”字就卡在嗓子眼里。
      
      四目对视。
      世界一下安静了下来。
      
      盛池并未走远,距他仅有两步距离。
      “我忘了问。”盛池眨了眨眼,笑着说:“你叫什么名字?”
      
      “尹延,延迟的延。”
      
      盛池偏头,缓慢道:“尹延。”
      
      嗓音从喉咙碾出,低缓沉绵。
      尹延忽然觉得,何德何能啊,他的名字居然从天王巨星嘴里念出来,发声部位可是天王的歌喉啊。
      
      不过“天王”并不在意,还奢侈的念了两次,并且说:“我记住了。”
      
      说完,又伸手轻轻揉了揉尹延蓬松的头发。
      
      “好好读书,下次见。”
      
      一瞬间,全身上下像被头上那只手支配,尹延的呼吸几乎停住,有股热气从脖子涌上耳根,差点就维持不住表情,连盛池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他愣愣坐回沙发,看着对面空荡的角落,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全是他的错觉。
      
      但发间的触感还存在着,所以不是错觉。
      尹延伸手揉了揉脸,感觉自己像是吃了两大匙绵密细软的奶泡,细腻香甜的味道直接侵入心底,整个人置身柔软雪白的浮云里,随着风飘逸的移动,然后——
      就这么被人打断。
      
      “您好,先生,先生。”侍应生端着咖啡,轻声唤道。
      
      尹延回神,看了眼出现不合时宜的侍应生,嘴唇的弧度缓缓下压。
      
      “感谢您品尝macchiato,请您慢用。”
      
      看着桌上的咖啡,尹延弯唇,端起杯,低头抿一口,眼睛慢慢弯起来。
      这咖啡是盛池给他点的。
      盛池还叫了他的名字。
      还说让他好好读书,下次见……
      
      嗯?
      好好读书后面一句是……下次见。
      下次见?
      下次?
      见?
      
      尹延眨了眨眼,还有下次吗,估计只是客气话了。
      
      喝完咖啡,尹延起身走出店外。
      
      下过雨后的空气湿湿的,像从地上挖出一块泥土混着草根的味道。
      
      与他对直的大马路边上,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坐在车上的男人远远看着这幕,轻搭在窗沿的手指骨节修长,白皙皮肤下微凸的青筋很有力量感。
      
      确定人上了车,他才收回视线,缓缓升上车窗。
      
      “哥。”助理邓等看了眼后视镜里的男人,问,“就是他吗?”
      
      盛池倚靠在座位上,车内光线黯淡,他眼皮懒懒耷着,下眼睑覆上一层阴霾,手指勾住口罩,往下拉,最后卡在下颌,唇角稍扬。
      
      他脸上表情已经回复这个问题了。
      声音带着笑:“走吧。回去帮我拟一份私人合同出来。”
      
      邓等无声张嘴,欲言又止,看上去他有好多问题想问。
      
      比如为什么哥你看了对方微博主页照片要亲自来拿戒指?
      为什么拿了戒指还要等人出来?
      为什么又要拟私人合同……
      
      到最后全部消化成了一个“哦。”
      
      *
      
      尹延以为盛池说的下次见,指的是让他好好学习,努力赚钱,下次买票去演唱会现场见面。
      
      却没想到,盛池的“下次见”来得这么快,就在第一次见面后第二周的星期六。
      
      秋日的灿阳,透过转角玻璃幕墙折射在午后的餐桌上,旁边放着一份合同。
      
      尹延愣愣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盛池薄唇轻抿,那双浅褐色的眸子因为光线显得更透明,像琥珀,它们一错不错地看着他,等待着回复。
      
      他刚才话里的意思是……
      “不好意思,”尹延双手互掐着,怀疑刚才自己幻听了,声线微颤,“您能再说一遍吗?”
      
      “可以,”盛池嘴唇扬起浅浅的弧度,“我说,想请你和我结婚。”
      
      盛池语气有多平静,内容就有多震撼。
      尹延觉得自己脑子再次哐当了一声,晕头转向的,他维持最后一丝理智,伸手狠狠揪了一下胳膊。
      嘶!疼!
      
      盛池目光打量着他的举动,也没问有为什么掐自己,而是直接道:“当然,并不是真正意义的结婚,我奶奶身体不好,她一直想我带着爱人回家,她能开心开心,第一眼见你时,我就觉得奶奶一定会喜欢你的性格。”
      
      尹延:“性格?男人也没关系吗?”
      盛池:“对,你可以放心,我们婚姻关系是假的,维持一年就自动解除。在结婚期间我会给你相应的酬劳。这是合同,你看看,里面可以增加可以删减,在最后一页签上字我们的婚姻关系便到明年的今天。”
      
      声音温和又平静,仿佛笃定他肯定会同意。
      
      盛池好像比上回见面又清瘦了一些,领口处露出凹陷嶙峋的锁骨线条,锁骨那儿有一粒迷人的小痣,光线下,有些惹人遐想。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颗痣迷惑到了,尹延感觉一阵醉酒后眩晕。
      
      和盛池维持一年的婚姻关系。
      这件事根本不敢细想,怕细想后自己会挂在这儿。
      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同意,但一定不会拒绝。
      因为他发觉自己竟然不排斥,也想不出任何理由拒绝自己的偶像。
      毫不夸张的说,他甚至有丝害怕,万一盛池清醒了,该怎么办啊?
      
      为了避免这种状况发生,下一秒他想也未想拿过合同,迫不及待翻到最后一页。
      提起笔签字。
      
      “等一下。”一道声音拦住他。
      
      尹延笔一抖,在纸页上点了墨,他抬眼看着盛池,有些慌张:“您后悔了?”
      “……”
      
      盛池明显一怔,但很快恢复如常,舔着唇笑:“没有,我想说你可以仔细看看合同内容。”
      
      尹延觉得没有看的必要。
      不过盛池这么说了,不看,会不会显得自己很饥渴。
      于是他强装镇静地翻了翻,实际上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过了几秒,尹延突然良心发现冒出了一句:“这会不会……太快了?您才见我第二次。”
      
      盛池扬了下眉:“闪婚了解一下。”
      
      尹延的心脏重重一跳。
      尹延:“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盛池:“你说。”
      
      尹延抿了抿唇:“为什么是我?”
      
      盛池看他一眼,意外沉默了几秒,眸子里闪过一丝令人琢磨不透的情绪。
      
      “……或许是因为,”他偏头想想,扯了扯唇角:“你是个好人。”
      
      尹延:“……”

  • 作者有话要说:  池崽,真的只是这样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