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但凡是盛池的歌迷,就知道盛池在刚出道的时候,便一直戴着这枚尾指,五年不曾离过身。
      
      前几年的某知名匿名论坛里,一些发烧友已经为这个戒指的意义撕出了几栋高楼,连盛池出席活动,记者都没放过询问这个戒指,被追问多了,盛池便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歌不好听吗,一天都盯着我的手研究?
      
      尹延还记得盛池说这句话的模样,唇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尾音很自然的拉长,带着无法言说的慵懒,像羽毛扫在心尖上,看不出是生气了还是没生气。
      不过从那以后,没人再涛这枚戒指了。
      
      可现在,盛池的戒指掉了。
      
      虽然不知道这枚戒指的来历,但意义肯定重大。
      
      想着,尹延还是点开盛池主页,私信盛池个人。
      
      突然,手机振了一下。
      屏幕上方划出一条信息:【还没回来?马上查寝了,速归。】
      是他舍友,简亦鸣。
      
      短暂纠结的内心情绪被这句话打断,尹延才想起宿舍的门禁时间。
      
      今天跑出来看演唱会都提前让舍友帮自己打了掩护。
      
      尹延:【回了。】
      
      回完消息,尹延把戒指的事抛一边,在路边打了辆车。
      到了学校,他钻进小卖部里买了三瓶水拧在手里,快步赶回宿舍。
      
      刚走到门外,还没来得及进门,就听见宿管阿姨的声音。
      “尹延到底去哪儿了,买水能买二十分钟。”
      
      “真去买水了阿姨,不信你去查完其他宿舍他就回了。”简亦鸣在和阿姨周旋。
      
      “呵,这周你们宿舍都买了多少水了,每个人都轮番买啊,季临,别藏着通风报信,把手拿出来。”
      
      季临就坐在床中央,忙举起手以证清白:“我没通风报信,我和我爸说晚安呢。”
      
      门外的“爸爸”推门而入。
      看见宿管阿姨,尹延微微讶然了一下,随即神态自然道,“阿姨,你来查寝了啊。”
      
      宿管上下打量他一眼,看看袋子,又看看其他两人:“他真是去买水了?”
      
      “真的,以我室长的人格担保。”简亦鸣道。
      
      宿管阿姨将信将疑的出了宿舍。
      
      尹延跟着上前锁门,松口气,转身迎面砸来了两个枕头,尹延手疾眼快抱在怀里。
      
      “你特么再不回来我就瞒不去了。”简亦鸣道。
      
      季临说:“她怎么每次都抓小延啊,非要看见人才罢休,我上回半夜回来也没见她多说什么。”
      
      “你要长成小延那样,阿姨也绝对不放心你。”简亦鸣笑着说。
      
      季临“切”了一声,趴在床上:“对了,你见到盛池了吗,现场和网上有区别吗?不都是一个人唱的。”
      
      尹延的偶像是盛池,是寝室内众所周知的事。
      
      “线上和线下能比嘛。”尹延完全不避讳谈论偶像,“而且你不觉得去听现场,就像是你跨越了几千公里的距离去和偶像完成一个人生中最浪漫赴约吗?”
      
      季临是块木头:“浪不浪漫我不知道,就知道挺浪费钱的。”
      
      “你别和音痴讨论这个,他听音乐就跟牛嚼牡丹似的。”简亦鸣问,“你录现场视频没?我看看。”
      尹延:“……”
      
      短暂的沉寂后。
      尹延懊悔道:“我去,我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明明在入场前还提醒过自己要拍照要录视频,结果等盛池一出现,他忘完了。
      
      简亦鸣一时失语:“……理解你,第一次见偶像,激动到大脑缺氧都正常。”
      尹延顿了顿,反驳:“我没激动到大脑缺氧。”
      
      而且,他也不是第一次见盛池。
      
      快要熄灯了,尹延不再闲聊,拿着牙刷毛巾快速洗漱完,爬上床,整栋楼的灯卡着点就灭了。
      
      宿舍楼走廊习惯性发出几声抗议的哀号,舍友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扒某歌手的新专,尹延少见没参与,他现在也没心情参与,自顾自地打开手机,继续琢磨信息。
      
      忙活将近十分钟,他才将删了又删,改了又改的信息发出去。
      
      “您好,请问您找的戒指是这款吗?您看我如何把戒指给您呢?”
      还附带着戒指的图片。
      
      尹延盯着发出去的消息,反复看了五遍。
      
      盛池能看见吗?
      应该能看见吧!
      看见了就会回他消息,会不会见面?
      
      想到这儿,尹延脑子忽然一抽,像是被按了什么开关,猛地睁大眼看着天花板。
      
      “……你就吹吧,小延。”季临喊,诧异道,“你今晚怎么不说话,老简刚说他小时候和超模姜珂住同一小区,你信吗?”
      
      尹延现在满脑子都是——见面?要和盛池见面?压根儿没听见季临说什么,被喊了好几声,才回过神:“啊,什么?”
      
      季临:“你咋回事儿啊,我说老简吹牛皮,说自己和姜珂住一个小区。”
      
      尹延张嘴哦了一声:“其实,我和盛池也是校友。”
      
      宿舍安静一瞬。
      季临甘拜下风:“爸爸,真的,你才是爸爸。”
      尹延笑笑没接茬。
      
      季临自顾自叹息:“唉,事到如今,有些事瞒不住你们了,当年马云找我一起入伙阿里,但被我拒绝了。”
      
      简亦鸣调侃:“马云找没找你我不知道,但马上到十号了,你要还花呗这事儿我知道。”
      “哈哈哈滚。”季临笑出声,见尹延一声不响,“怎么了小延?现场让你失望?”
      
      尹延正满腹心思:“没怎么。”
      
      季临还欲问,便听简亦鸣道:“他估计是因为盛池的事儿。”
      
      季临:“盛池?”
      
      “十分钟前乐章官博在网上贴了个寻物启事,说盛池的戒指被偷了。”简亦鸣道,“现在都上热搜了。”
      
      黑暗中,尹延倏地瞪圆了眼。
      热搜?上热搜了?
      
      “哇谁这么没品啊,偷戒指。”季临权当尹延心情低落是因为这件事,安慰道,“别担心了,肯定会找回来的。”
      
      “……哦。”尹延声音极其不自在。
      
      他无比庆幸这会儿灯关了。
      不过,他有点无语:“乐章怎么能确定对方是小偷呢,万一是不小心和歌迷握手时扒掉了呢。”
      
      简亦鸣一通分析:“你想那枚戒指盛池戴了五年都没掉,偏偏唯一一次和粉丝互动的时候戒指掉了,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嘛。”
      
      说着,简亦鸣顿了顿,“就算不是小偷,那也是个痴汉啊。”
      尹延一懵,猛地坤直脖子,“怎么就痴汉了?”刚刚不还是个小偷吗?
      
      “握手都能把戒指扒拉下来,要使出多大劲儿啊,不是痴汉是什么。”简亦鸣说。
      尹延:“。”
      
      尹延黑着脸捞起手机,他要立刻,马上,一秒都不能浪费的撤回消息。
      
      谁知一上线就有一条新回复。
      尹延看见熟悉的昵称上显示+1,差点把手机摔地上。
      
      他盯着提示框看了很久,心跳如雷。
      小心翼翼地点进去。
      
      盛池SC:【对,是这个,是被你捡到了吗?】
      
      尹延顿时坐起身体,挺直腰背,还扯了扯睡衣对齐肩线,烫着脸慌忙打字。
      
      “是的,您放心我不是小偷,我现在就在隋城,我非常喜欢您的歌……”
      消息还没编辑完。
      
      盛池SC:【真的太感谢你了,我是盛池的助理,这枚戒指对他很重要,你在隋城吗?你看我们约个时间见面吧//开心。】
      
      尹延停顿片刻,脸上烫意尽散,取而代之的落空感。
      他四仰八叉的躺回床上,麻木地敲字。
      【嗯,你安排吧。】
      
      和对方约好时间,尹延关掉手机,翻身趴在床上,懒懒地阖上眼皮,是他白日做梦了,盛池怎么会亲自来拿戒指呢!
      
      *
      
      周五最后一节课结束,尹延把自己的课本交给季临,让人帮带回寝室。
      季临:“你不回宿舍啊?”
      尹延掏出手机,打开约车软件,说:“我有点事儿,一会儿回来,给你们带晚饭。”
      
      今天是他和盛池助理见面的日子。
      
      尽管来得是助理,尹延也不想比对方晚到,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见面地点定在银蝶咖啡厅。
      尹延距约定时间提前十分钟到,下车后,看见银蝶logo墙,他默默掏出手机百度“银蝶咖啡厅”五个字。
      
      看完介绍,只有一个想法,不愧是天王的助理,拿个戒指都这么有仪式感。
      
      银蝶内里装修以深色调为主,落座位置稀疏,白织灯切割出明暗的阴影,大概是因为刚下了一场雨,这会儿里面只坐了寥寥几人,极其幽静。
      
      尹延从兜里掏出戒指盒,根据助理给的信息找到座位,快走近时,才看见那儿有道清瘦的身影。
      
      他背对着光,穿着灰色休闲常服,低头拨弄着手机,从领口延伸出的侧颈线条很白,颈骨微凸,能看见薄薄布料里面瘦削的肩胛骨弧度,略柔和的光洒在他身上,有几分颓然。
      
      尹延脚步渐渐放缓,犹疑地眨了眨眼,这身形有点熟悉。
      逐步靠近。
      恰好男人抬起了头。
      
      尹延也在这一刻看清对方模样,整个人差点螺旋上天。
      
      店内冷气很足,光影交错在男人立体清晰的五官轮廓上,额前散落着细碎的发,发梢染上了浅浅的光晕,脸上是未达眼底的笑意,看似温和却有着明显的疏离。
      
      盛盛盛、池?
      
      一瞬间,尹延脑子短路,僵在原地。
      
      场面像定格在这一秒。
      
      未过多久。盛池重新敛下眼,而后仿佛想起什么,抬起眼,落在尹延脸上,定了定,又落他手里的小方形盒,眼中划过一丝了然,一双桃花眼染上潋滟的光泽,朝他微微笑了笑。
      
      尹延呼吸一滞,绷着脸,僵硬走过去,“……您好,我在网上私信过您。”
      
      听见尊称,盛池唇角扬起玩味的弧度。
      
      “我看见了。”清润的嗓音如一泓泉水,缓缓从他喉间流出,“坐下说吧。”
      
      平时只能在耳机里听见的嗓音,乍然在现实中出现,尹延的心跳不由停了半拍。
      
      他拘谨坐下,双手规矩放在腿上:“那晚,在演唱会上我一不小心把你的戒指……拿走了。”
      
      尹延手足无措把盒子放在桌上:“非常抱歉,我没想到这枚戒指对您这么重要,还让您亲自来拿。”
      
      盛池看了眼特意包装过的盒子,伸手拾起,拿在指间观赏片刻,又看看面前的男生,没说话。
      
      静等片刻,尹延以为自己哪句话说得不对,或者戒指有问题,不由自主抬眸,却意外撞入一道视线中。
      浅色眼底里倒映着光,比星辰还耀眼。
      
      盛池眸光闪了一下,漫不经心挑了挑眉,“这枚戒指确实很重要。”
      
      说着,将小方盒轻放在桌,指尖点在盒上,浅褐色的瞳仁藏着隐晦不明的意味,他舔了舔唇,话里含笑:“因为我妈说,这是要传给我老婆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崽,你老婆来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