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签完合约,尹延回到学校,太阳已经完全落下,翡灿的暮光绕着整个学校,空气也裹着一层舒爽的凉意。
      
      和上周五见了盛池后的情况一样,脑袋是晕的,天旋地转。
      
      他进寝室就把自己砸去了床上,脸埋在被子里,感受空气越来越稀薄的感觉,听着自己的心跳,直到肺部残留氧气一点点耗尽,才翻了个身。
      
      尹延平躺在床上,一眨不眨地盯着天花板。
      
      越想平静越不能平静,只要一想到盛池对自己说结婚的画面,心里就压抑不住兴奋。
      
      他这会儿真想跑去天台上,问问到底是世界疯了,还是盛池疯了?
      
      或许是自己疯了吧,竟然鬼使神差答应了。
      
      自己真牛B。
      
      他伸手从枕头前面摸出耳机,点开手机歌单。
      
      播了盛池最早期的一首歌《阳光》。
      早期盛池的作词作曲极有灵气,带来的也是不同享受,如同波澜不惊的海面,偶然有一阵微风缓缓带起了涟漪,嗓音柔和又不失真情。
      
      主歌响起,尹延傻笑着跟随音乐哼唱。
      
      你就像阳光
      照亮我的世界
      无论我走到哪
      你都是我的是晴天
      我默默许下心愿
      你是否也能听见……
      
      恰是此时,寝室门被打开,简亦鸣和季临手里拿着复印资料回来,就看见这一幕。
      
      两人对视一眼。
      季临问:“他又遇到好事儿了?”
      简亦鸣:“上周五从外面回来不也是这样。”
      季临眼睛一眯:“有情况。”
      
      听到动静,尹延哼唱声戛然而止,眨了眨眼,坐起来。
      他取下耳机,掩住面上的欣喜:“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简亦鸣说:“在你浑然忘我的时候。”
      尹延:“……”
      
      “啧啧啧!”季临一边啧,一边坐过去:“今天又见谁去了?这么开心,嘴都快裂到发际线了。”
      
      “……”尹延从床上下来,模棱两可:“我一听盛池的歌就开心,不行吗。”
      
      季临一把将人拉住,按着坐下:“你肯定有好事儿,我猜不是脱单就是中大奖,先说说吧,出去见的人是男是女?”
       
      尹延想说他不是脱单,是直接结婚。
      但理智告诉他,这件事不能说,因为对方是盛池。
      
      盛池是艺人,背后不仅有公司管控,还有那群粉丝——尤其是在网上自诩老婆粉的歌迷,盯盛池的私生活就跟盯宝藏似的,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嗅出猫腻。
      
      就在三年前,有女粉丝穿着婚纱去乐章公司大楼下堵盛池,手里举着喇叭向盛池求婚,说自己每个晚上都听着盛池的歌入睡,不听就会睡不着,问盛池什么时候和自己结婚,她户口簿都带在身上了。
      不止盛池,连乐章公司的高层也是第一次见这种状况,最后叫来保安软硬兼施的才把人弄走。
      
      粉丝疯狂是一方面,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们都是男的。
      所以尹延潜意识里觉得,这事情传开对盛池会有很大的影响,
      
      盛池是他的偶像,他的偶像应该站在光芒万丈的舞台上坦坦荡荡接受人们的呐喊和敬意,而不是因为这类事去被挑剔和攻讦。
      
      不过季临向来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好奇心堪比猫。
      
      尹延决定透露一点点,反正季临是单细胞生物:“是男的。”
      
      “男的?”季临不信,说:“你见个男人都这么开心,谁啊?我和老简认识吗?”
      
      “你们。”尹延想了想:“算单方面认识吧。”
      
      “……那没意思。”季临瞬间失去八卦的兴趣,“我还以为是个漂亮妹子呢。”
      
      “欸?”尹延睁大眼睛,“男的怎么没意思了。”
      
      季临:“美女能处对象啊,男的干嘛。”
      
      尹延:“男女平等知道吗,你要这么说,就是在搞男女歧视啊。”
      
      “我哪句话有歧视了。”季临觉得好笑:“你让室长来评断评断,老简,你来说说。”
      
      简亦鸣比两人稍大几月,身兼室长,许多时候便唯他马首是瞻。
      
      “简哥。”尹延也道:“他刚才话里的潜台词是不是,和男的没得玩儿和女的才有得玩儿,这不就是歧视男同胞嘛。”
      
      简亦鸣在旁边听乐了,没做评断,反倒推波助澜:“那你先说,你是见谁去了?要是男的话——”
      
      简亦鸣拖长声音,歪头思考:“据我所知,我和季临单方面认识,还能让你开心的男人,只有盛池啊。”
      
      “……”
      一语中的可还行?
      
      见尹延愣住,简亦鸣开玩笑说:“你不会告诉我就是盛池吧。”
      
      尹延张了张嘴,还没否认,身边的人就大声替他反驳道:“怎么可能,小延要是能见盛池,我就表演开水洗吊好不啦。”
      尹延:“……”
      
      尹延表情复杂:“你对自己都……这么残忍?”
      
      说真的,他突然有点想看看季临是怎么用开水洗吊的。
      
      “别妄想了,我说的是私底下见面。”季临拍拍他的肩,“今晚枕头垫高点,兴许还能梦见你男神,记得在梦里替我打声招呼,对了,顺便要个签名啊,别激动的休克过去了。”
      尹延反驳:“你才会休克。”
      
      床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尹延拿起来看了眼,是一个陌生号码。
      寝室内信号不好,尹延拿起手机去阳台,还不忘回头道:“对了,记住你今天说的那句话。”
      
      “嗯?我说什么话?”季临摸摸脑袋,丈二和尚:“要我记住那句话?我刚才说了很多话啊……老简,想什么呢。”
      
      简亦鸣的视线从阳台上收回,眉头轻挑:“我在想那个男人是谁。”
      “嗐。”季临不以为然,“ 一个男人有什么啊。”
      
      “你觉得男人没什么。”简亦鸣表情淡了许多,“忘了徐风那个恶心的垃圾了。”
      
      安静一秒。
      季临神情古怪道:“艹,你把我也弄恶心了。”
      
      *
      
      尹延接起电话前,没想到电话那头是盛池。
      
      盛池的声音顺着电流传来,比平时更低沉:“明天我们见面吧,先花点时间了解一下对方,不然一起回去看奶奶的时候,容易露馅的。”
      
      外面天色黯淡,楼下路灯亮了起来。
      尹延背对着寝室,看着围在灯光上的飞萤,手指不自觉抠着栏杆,态度和语气与平时截然不同。
      他轻声确认:“明天吗?”
      
      “嗯。”盛池声音低缓:“有时间吗?”
      “……有的。”尹延小心地问,“需要我准备什么吗?”
      
      盛池似乎笑了一下,说:“什么都不用准备,明早十点,我让助理来接你。”
      尹延受宠若惊:“不,不用了,您把地址给我吧,我自己打车过来就可以了。”
      “嗯。”
      
      这话落下后,两边都沉默了一瞬。
      过了数秒,盛池轻声补充:“那你早一点过来,今晚早点休息。”
      
      尾音温柔得像风从心尖上拂过。
      仅仅一个瞬间,尹延脸就烫了起来,乖乖说:“好,明天见。”
      盛池:“明天见。”
      
      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尹延慢慢放下手机。
      他抬手捂住胸口,锤了锤,怒其不争道,你给我争气点啊,只不过是偶像而已。
      
      快要暗掉的手机屏幕又亮起,一条信息弹了进来。
      【少公馆49号】
      
      *
      
      第二天尹延起了个大早。
      洗漱收拾好后,他约了车去少公馆。
      
      少公馆是一个高档楼盘,目前达到了二十万每平的天价,房屋面积均在三四百平左右,住在里面的非富即贵,除了小区环境幽静,最重要的是私密性极强,对盛池这样的明星来说再合适不过。
      估计盛池提前和保安打过招呼,车顺利地开进了小区,弯弯绕绕许久,才找到49号。
      
      下了车,尹延走到电梯口,给盛池发消息。
      【我已经到了,电梯需要密码。】
      
      消息发过去不到一分钟,电梯便自动打开。
      电梯里有副玻璃镜面,尹延看着镜子里的男生,衣服满分,头发满分,精神……有点没睡好。
      
      他深深吸口气,走进去,随着电梯缓缓上升,心也慢慢提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来盛池家里啊,要淡定淡定淡定。
      
      待电梯门打开,他刚要迈步,谁料入目便是客厅。
      他微微一怔。
      
      客厅很大,家具很少却有种自然而然的高级感,房间整体色调是灰白色,那头是一整面落地窗,旁边还开了天窗,视野广阔又宽敞明亮。
      阳光从窗外洒了进来,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地毯上散落着曲谱,盛池闲适地坐在一旁,低头拨弄Bass。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面,尹延依然会被盛池的逆天颜值惊到。
      
      他穿着白色纯棉长袖T恤,K&K家的休闲裤,脚上是一双拖鞋,长腿随意支着,碎发落在前额,慵懒又恣意,整个人充满拒人千里的气场,有点儿像正在阳台上休憩的高贵布偶猫,矜贵散漫,而自己则是一只贸然闯入大猫领地的小土狗。
      
      听见声音,盛池拨Bass的手一顿,微微偏头。
      
      见到他,放下Bass,盛池起身走了过来,伸手打开鞋柜,拿出一双拖鞋,看电梯里的人一动不动,笑:“再不出来,就把你关在里面了。”
      
      尹延愣愣的收回注意力,局促地走出电梯,穿上盛池递来的拖鞋:“谢谢。”
      
      盛池转身去厨房:“吃早餐了没?”
      尹延:“吃了。”
      
      盛池:“那你先去沙发上坐,我倒点水。”
      尹延:“好。”
      
      听话的往客厅走,尹延坐在软软沙发上,等待的过程中,他忍不住打量了一眼屋内,地板大面积铺着地毯,靠墙立放着酒柜,三四张零散的椅凳,两张错落有致的茶几,一高一低,上搁着一台笔记本。
      房间处处透着冰冷,不怎么有烟火气息,和他的主人一样。
      
      尹延收回视线,又不经意撇见掉在茶几下的A4纸。
      他顺手捡起来,刚要放回去,却在上面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嗯?
      尹延心里顿时升起一丝好奇。
      悄悄回头看了眼厨房,见盛池没有出来,便快速顺览起来。
      
      内容非常简单,像一份自我介绍,只是有空格需要本人填充。
      
      尹延乍然想起,昨天盛池说要相互了解,估计就是这样了解。他不自觉划过上面的问题,忽然,不知看见什么,瞳孔微微震了一下。
      
      尹延气息顿住,指尖用力捏住纸页,怎、怎么还要了解……
      谈过几段恋爱?
      确定关系后,多久能接受接吻?
      湿吻的时候能接受吸舌头吗?
      …………
      
      露骨的问题让尹延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
      他们今天、要了解的、这么深入吗???
      
      

  • 作者有话要说:  不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