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收养 ...

  •   沐灵再次回到地面已经到了黎明。天边一线鱼肚白,林间清新的空气和地下的污浊血腥宛若两个世界。
      
      沐灵跟着男修进了地道,走过一段狭窄的道路之后见到一个地宫,地宫四面布阵,周围雕刻着凶兽,角落里密密麻麻堆满枯骨,枯骨中间几个戴着兜帽的黑衣修士正在做法。
      地宫正中央是一方血池,血池里泡着一个巨大的白茧,白茧里流转着妖异的血光,里面的东西似乎随时都会破茧而出——
      
      那四个失踪的女孩子像木头桩子一样立在血池的四个方位,手腕被划了一道,血液汇成一条血线缓缓流入血池……
      
      冲天的血腥味令人作呕,几个做法的修士一看到沐灵就攻了过来!
      
      那几人修为远不及沐灵,然而这是他们的老地盘,沐灵对战经验少,对方法宝频出,沐灵一不小心就被他们缠在了阵法里,僵持的时间越拖越长,眼见着那四个女孩的脸色愈发苍白,也不知从哪里突然跑出来一批蛇虫毒物扰乱了那些修士的步伐,沐灵急中生智,趁着这个间隙手中的鲛纱迅速变长,锋利如刀刃,“哗啦”一声,硬生生切开了血池中那个巨大的茧——
      
      围攻沐灵的修士们大惊失色,然而此时来不及了!
      
      白茧切开,里面并不是沐灵以为的妖魔邪物,而是一个苍白羸弱的年轻男子。那男子一双眼成了竖瞳,喉咙‘嘶嘶’作响,蜷曲着身体怨愤地望着沐灵的方向,不甘地沉入血池之中——
      
      茧内的男子一死,围攻沐灵的修士们也不再恋战,纷纷逃出了地宫。
      
      沐灵召唤门人将那四个女孩救回了门内,又费了点功夫毁掉了这个邪门阵法,帮老妇鬼在尸骨堆中找到了她的孙女超度升天,之后才重新回到了地面。
      
      地道里的阵法被毁,地面上葱翠的槐树一朝枯死,沐灵走了百米,才发现那个可怜的孩子昏迷在一棵树下。
      
      小孩紧咬下颚,双目紧闭。她的脉象十分奇怪,一股蛮横的未知力量在脉搏里横冲直撞,这种痛楚宛若千万把刀子切割躯体,成人尚且难忍,也难为眼前的小孩能够硬生生忍下来。
      
      “小可怜!”
      沐灵叹了口气,俯身抱起小孩。
      
      小孩的重量比沐灵想象中还要轻,沐灵望了小孩颤抖的眼睫一眼,唇角弯了弯,鲛纱逸开,踏风而行。
      
      化神期修者缩地成寸,鲛纱以飞快的速度从空中掠过,快得宛若一道残影。
      
      不知有意无意,鲛纱打着卷儿、若有若无地拂过小孩的脸庞,脸上的麻痒随着女子身上的清香一齐袭来,像是有一根羽毛在心尖撩拨,小孩抿紧唇、背脊绷紧成一条直线,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意志才克制住偏头的冲动。
      这种忍耐太过煎熬,甚至盖过了体内那种令人发狂的疼痛。
      
      “呵!”幸好这种难熬的时光没有维持太久,没多久上方就传来一声轻笑:“咱们到了,别装睡了!”
      
      小孩愣了愣,没料到自己会被看穿,木着脸睁开了眼。
      
      女人已经除下了脸上闹市两文钱一个的木质面具,面具下方是一张毫无瑕疵的脸,比小孩想象之中的更为年轻,也更为貌美。女人身后是一栋木质小楼,小楼后方是高耸入云的山峰,仙鹤、修士在山岳间穿行,雄浑的钟声在山岳回荡,此处的天空看起来似乎都要比外界更为澄澈。
      
      这就是无数人心心念念追寻的仙门吗?
      
      小孩看着眼前的景象,心底里却一点也没有自己以为会有的歆羡,脑海里几乎是本能地排斥着这个地方。
      
      “这里是青波峰。”
      
      沐灵将小孩抱入楼内,面不改色地施了个咒将房间的凌乱物品堆到角落,将小孩放在榻上之后,沐灵眼神闪了闪,半蹲在小孩面前,幽幽地叹了口气——
      
      “好饿!我昨晚打了一晚上架,感觉骨头都快散了架!”
      “我又不会做饭,孤零零一个人住在山上……”
      
      沐灵目光灼灼地盯着小孩腰间的乾坤袋。她当时抱着哄哄小可怜的心态将乾坤袋塞给了小孩,偏偏乾坤袋里头有不少沐灵心爱的辣味小食,小孩又身受重伤饮食不能辛辣——
      
      可惜小孩似乎没有听出沐灵话里弦外之意,她躺在榻上怔怔地看着天花板,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线。
      
      “小孩,”沐灵又凑近了一些,眨巴着眼睛,见迂回不成决定打直球:“你能把乾坤袋还给我吗?”
      “我帮你医好你的病——”
      
      女人的声音又软又娇,像是一条无骨的水蛇晃荡着游进人的心里……
      
      仙门的人道貌岸然没一个好东西,居然连送回去的东西都好意思要回去!
      
      小孩心中嗤笑,面上却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至于这女人口中的‘能治自己病’的事情,小孩下意识嗤之以鼻:她忘记了以往的记忆,不知道自己的来历,但潜意识告诉她,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根治她的病……
      
      小孩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女人兴高采烈地拿回了乾坤袋,一边说着“真乖!”一边献宝般端了一碗水来到她面前。
      “喝了这杯水,你就不会痛了——”
      
      真敷衍!
      闹市卖艺的骗子都要比她有水平!
      小孩一口饮完这一碗和普通泉水看起来没有差别的清水,只盼着这女人做完戏之后能早点放自己离开。
      
      可惜世事向来不如她所愿,女人见到她喝完水之后仍旧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怎么样?”
      
      居然还有脸询问!?
      小孩再次捏起了拳。
      她真是无比讨厌这种被人假惺惺怜悯的感觉——
      
      要是身体里的那个“她”现在出现就好了!
      “她”那么强大,有足够的实力杀尽这天下惺惺作态、欺世盗名的骗子……
      可惜昨晚‘她’刚出现了一次,估计下次出现又要过很久了!
      
      小孩心中暴戾的念头翻涌,面上却什么表情也不能泄露。
      她在人间底层呆了这么久,伪装已经成了本能。
      
      小孩抿起唇,下意识想要摇头,猛的却是瞪大了眼!
      
      就像是炙热的岩浆碰撞上了冰冷的泉水,‘咔哒’一声,丹田处传来细微的响动,身体里的疼痛竟开始一点点消退……
      
      “不痛了吧?”看着小孩那双瞪大的眼,沐灵得意地翘起了唇。
      这泉水是她从灵府之中取出来的。沐灵这具身体的灵根是水灵根,天生更亲近治疗,进阶化神期之后沐灵的灵府之中便生出了一口神光氤氲的小泉,一滴泉水便可以让凡人沉疴尽去,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疗伤圣药。
      
      沐灵又给小孩把了下脉。
      小孩体内那股横冲直撞的蛮横力量小了很多,估计再喝几次那股力量会彻底消失。
      
      “你这段时间就在我这住下。我让小七给你安排房间,你先去沐浴,我去给你寻一些吃食过来。”沐灵唤来一个木头小傀儡带小孩去洗浴。
      
      小孩似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喜讯震傻了,直到小傀儡到了她面前才反应过来。
      
      不像其他峰主喜欢有事弟子服其劳,沐灵之前害怕魔宫和沐国王室的人找来,深居简出并不敢收弟子,有什么事也都是驱动木头小傀儡干活,这些木头小傀儡里装了山林里飘荡的动物游魂,能说能跳和真人无异,只是心智像是几岁小孩。
      
      青波峰上有温泉泉眼,沐灵将楼盖在了泉眼前方,顺势将泉眼挖大盖了几个温泉池。
      
      修者耳聪目明,沐灵可以清晰地听到温泉旁边小傀儡一惊一乍的声音。
      
      “哎!你头发好乱啊!身上好多泥巴,你是从土里长出来的吗?”
      “哎!你居然是个女孩子!哪有女孩子身上有这么多疤?好难看!”
      “哎!小七没有嗅觉,你告诉我,你身上是不是很臭?是和臭鸡蛋一样臭呐,还是臭鞋子一样臭……”
      ……
      
      “闭嘴!”
      沐灵正要阻止小七二愣子一般的缺心眼发言,一个声音却先于沐灵响起。
      
      许是太久没说话,小孩的声音有点沙哑,不像寻常儿童那般清脆。
      
      原来这小孩不是哑巴啊!
      
      可惜之后沐灵再没听到小孩开口,无论小七再怎么念叨小孩都不再说话。
      
      没多久,洗干净的小孩一瘸一拐地从屋后走了出来。
      
      小孩五官生得很精致,只是瘦得有些脱了形,一张小脸只有巴掌大小,纵然刚刚泡了温泉,脸色仍旧带着病态的苍白。
      
      “三天内伤口不要碰水。”沐灵给小孩上完药,抬头正对上了小孩看过来的眼。
      小孩之前总是垂着头,眼神空茫,然而此时她似乎终于放下了心防,眼眸里带了一点点探究的光,像是黑夜中亮起的一点萤火。
      
      是之前太绝望了吧?
      
      沐灵有点心疼。
      
      她之前只是顺手捡了个小可怜并没想好后续,直到现在才开始为这孩子考虑往后。
      
      沐灵摸了摸小孩的头,放缓声线:“你叫什么?”
      小孩的发质细细软软,像是刚出生不久的小兽,摸上去手感十分舒适。
      
      “不记得了。”小孩身体颤抖了一下,似乎不习惯被人触碰。
      
      “你家人呢?”
      “也不记得了。”
      
      “你记得些什么?”
      
      “我一醒来就躲在一块石头下,那个男修抓了我和很多女孩给血池放血,别的女孩都死了,我的血却怎么也流不进那个池子,男修说我是怪物,留了我一命让我钻进树洞给他开地道的机关——”
      ……
      
      小孩寥寥数语勾勒出惨痛往事,也不知道她先前在那男修手中吃了多少苦。
      
      沐灵心中愈发怜惜,看着小孩低垂的侧脸发起了愁:小孩什么也不记得,怎么才能帮她寻找家人?
      
      “你不能收养我吗?”小孩抬起头,漆黑的眼眸一眨不眨地望着沐灵:“我会听你的话的!”
      
      沐灵一愣,移开了视线并没有答应。
      
      “你先别想这么多,今天先好好休息。”
      小孩刚刚脱离苦海,很容易对救了她的人产生依赖,所以才想要留在自己身边。
      
      听闻门内牵机峰徐峰主极擅相面占卜,沐灵打算等徐峰主过段时间出了关便带小孩去给他看看,说不定能帮小孩找到亲人……
      
      小孩垂下了头。
      
      果然是不想带着自己这个累赘啊!
      她一点也不意外沐灵的回答。
      若是一个时辰前,即便是没有家人小孩也会编一个家人出来好诓这女人送自己下山,然而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能缓解自己疼痛的人,潜意识告诉小孩,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巴住这个女人!
      
      小孩咬紧下唇,心中划过万般念头,面上却乖巧地跟着那个恨不能将其碎尸万段的傻傀儡去了卧房。
      
      “峰主说要我对你好一点,”傻傀儡咧开嘴‘嚯嚯’地笑,还是乐呵呵的二愣子模样:“小七守着你,帮你打扇子。”
      
      小孩没有理睬小七。
      她用被子埋住半张脸,闻着被子里熟悉的香味,皱紧了眉。
      这个地方处处都是那个叫做沐灵的女人的痕迹,让人极其不自在,而她还必须留下来。
      
      该怎么让她改变心意呢?
      ……
      
      *
      小孩原本以为在沐灵的地盘上自己是睡不着的,不知不觉中却睡了过去。
      
      时间一点点流逝,月上中天,床帐内的小孩突然睁开了眼,眼睛又一次变成了红色。
      
      想起白天经过的写着“清旖门”几个大字的山门,还有沐灵端过来的那一碗水,小孩低低地笑出了声: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倏的却是笑容一顿,目光落在床头。
      
      夜明珠光晕如水,打扇的小傀儡趴在床头,床边满满一堆——小孩前一晚尝过的、甜得腻人的糖果。
      
      ……
      

  •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