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山门 ...

  •   沐灵起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小孩在漱口,用仙门的清口果含水吐掉,便会自然去除口中的污垢。
      
      小孩的动作看起来一点也不显生疏,可以推测她失忆前应当是做惯了的。
      而清口果并不是普通老百姓能用得起的……
      
      沐灵暗暗记下了这个细节。
      
      “早啊!”小孩对外界的感知似乎极为灵敏,察觉到沐灵的视线便望了过来,沐灵笑着伸出了手:“要一起下山吗?”
      
      小孩似乎有些意动,往前走了两步,后来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踏出的脚又缩了回去,摇了摇头。
      
      沐灵也没勉强,用留影石给小孩录了个影,之后便御风下了青波峰。
      
      此时太阳刚刚升起,沐灵御风的速度不快,下山时可以看到内门外正在训练的新弟子,新弟子们都在专心训练,乍一眼看过去乌泱泱一片头,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沐灵这次是去见清旖门掌门赵韵诗。
      不同于沐灵外貌的清丽出尘,赵韵诗五官醲艳,长了张风情大美人的脸,可惜不苟言笑、是个让人害怕的修行狂魔。
      
      赵韵诗常年闭关,要见她需要纸鹤通传,掌门居住的千秋阁外的纸鹤是赵韵诗亲手捏的,丹砂结顶,羽翼生辉,姿态高雅,看过去几乎和真鹤没有差别。
      
      “沐峰主真是稀客!”纸鹤用柔美的女声跟沐灵打招呼,转身飞入阁内,没一会又飞了出来:“沐峰主随我来。”
      
      沐灵深吸了一口气跟在纸鹤身后,她每一次见赵韵诗都有一些发憷,不过就像是老师偏心学习好的学生,赵韵诗对修行天赋极高的沐灵也多了几分青眼,对沐灵倒是难得的和颜悦色。
      
      沐灵此次来找赵韵诗只为两件事。
      
      一是要请赵韵诗帮忙传信相熟的仙门,看能不能找到小孩的父母;
      二是想要请赵韵诗将这一届弟子执掌的位子给自己。
      
      弟子执掌是个吉祥物一样的活计,主要是开课给新弟子们说一些修行路上的励志鸡汤,因为象征性的意义比较大,一向是由门内地位、修为较高的修者来担任。
      
      沐灵所在的青波峰虽然是十二峰里最为势弱的,但好歹沐灵也是个峰主,除掌门之外,清旖门内地位最高的就是峰主。
      
      “我倒是有些纳罕,往年你总是不问门派庶务,怎么今年一反常态?”听完沐灵的来意,赵韵诗慢悠悠地合上杯盖,抬头看了沐灵一眼。
      
      沐灵装作没看到赵韵诗打量的视线,挺起胸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显得大义凛然:“以前一心修炼,如今修行已有小成,是时候为门派做贡献了!”
      
      沐灵这话半真半假,一方面她确实是因为自己功法已有小成才敢外出行走,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一批入门弟子之中有未来的天才弟子林清歌。
      
      沐灵的灵府之中有一本羊皮小册,沐灵将自己能记得的原书剧情都记在这本册子上,按照时间线,最近二十年魔族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蛰伏了起来,而林清歌也是在这段时间应运进了清旖门。
      
      林清歌只是沐灵看过的那本小说里面的一个配角,作者并没有花太多笔墨对她进行描述,沐灵只知道林清歌此时进了清旖门,但她长什么样、拜在了哪一峰,沐灵并不知道。
      
      像林清歌那般天赋出众的弟子估计会被各峰峰主抢破头,怎么也轮不到自己这破落的青波峰!沐灵便琢磨着成为弟子执掌,弟子执掌算是这届弟子的挂名师父,有了这个缘分,未来自己万一有难了,想来林清歌也不会坐视不理。  
      
      不过赵韵诗这态度……
      沐灵偷偷瞄了一眼赵韵诗,正好对上了赵韵诗似笑非笑的视线,沐灵不敢再看,眼观鼻鼻观心地站直了脊背。
      
      “既然如此,”赵韵诗嘴角的弧度加深,拍了下身旁的纸鹤:“把弟子执掌的令牌拿来!”
      
      纸鹤衔来了一块碧色的令牌,在赵韵诗的示意下,沐灵将灵力注入了令牌,令牌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紧接着赵韵诗的声音便响彻了整个清旖门!
      
      “恭贺青波峰沐峰主成为本任弟子执掌!沐峰主沐灵机敏毓秀,天资超凡……”令牌里面的声音不急不缓,真挚地拍着沐灵的马屁,沐灵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优点!
      
      赵韵诗掏出了一方水镜,水镜里是正在训练的新弟子,刚开始新弟子们听到声音都有些发愣,后来知道沐峰主不到两百岁冲击了化神,也不知道是谁带了头,弟子们一齐“哗啦啦”鼓起掌来!
      
      原来当弟子执掌这么高调的吗?
      沐灵脸上火辣辣地烧,这场景实在是太尴尬了!
      
      “弟子们看起来都很喜欢你。”
      好不容易令牌停下了播报,沐灵刚感觉自己活了过来,便见到赵韵诗又笑眯眯地看了过来——
      
      沐灵几乎是下意识心中一个“咯噔”。
      
      “还有一年门内新弟子才会评比,这批弟子天赋都不差,沐峰主可要好好准备,总得寻一些看的过眼的法宝,而且你是时候收几个弟子了……”
      
      ?!
      “法宝?什……什么法宝?”
      
      一旁的纸鹤好心解释出声:“沐峰主这些年来一心修行很少下峰,许是不知道,这几十年来,每一届弟子都会在入门一年后进行评比,各届弟子执掌都会从私库赠一些法宝给获胜弟子,以示嘉奖……”
      
      “沐峰主?”
      
      沐灵脑袋‘嗡嗡’作响,几乎已经听不见之后的话了!
      难怪赵韵诗这么大方把这个位置给了自己,原来这是个要贴钱的冤大头的位置!
      
      而所有人都知道,清旖门十二峰最穷的就是青波峰!不像别的峰主,别说多件法宝了,沐灵连一件法宝都拿不出来……
      
      然而如今赵韵诗已经通知了全门派……
      
      沐灵只觉非常后悔,肠子都快悔青了!她感觉自己再也快乐不起来了,几乎是宛若游魂一样飘着离开了千秋阁。
      
      “掌门为何将这个位置交给沐峰主?”
      纸鹤看着沐灵委顿的背影,飞到赵韵诗肩头:“宋峰主和吴峰主都想要这个位置,沐峰主还小——”
      
      “她是唯一一个招收了平民弟子的峰主,”赵韵诗似乎有些疲惫地扶了扶额:“其余人这些年过得太.安逸了,安逸到已经忘记了清旖门立派宗旨——”
      
      纸鹤轻声接话:“愿为世间女子寻一处安稳地……”
      
      “是啊!”赵韵诗低低一叹:“当年祖师奶奶血脉遭人觊觎,一举勘破天关自立清旖门,旨在庇护自强女子,而今凰炎血脉到我这里就到头了,但清旖门千秋万代,我总得寻一个妥当人来承我祖业——”
      
      “掌门正值芳华,”纸鹤飞到赵韵诗肩头,安慰般蹭了蹭赵韵诗的鬓角:“一切还为时过早——”
      
      “不早了!如今魔族生事,多事之秋,许多事都要早做打算,更何况,有些‘聪明人’早就谋划了起来……”赵韵诗轻嘲出声,视线扫过留影石上瘦削苍白的小女孩,不欲再谈这个话题,小心地将留影石放入一个布袋,挂在了纸鹤的脖子上:“把留影石给那几个门派送去。”
      
      纸鹤欲言又止,最后低低地叹了口气,振翅飞上了苍穹。
      
      风吹过,门口几点残红,赵韵诗倚在门边,背影孑然,神情几分肃杀,像是望着纸鹤,又像是透过纸鹤望着极远的地方……
      春日,尽了。
      
      *
      
      沐灵不知道自己走后发生的一切。
      
      她离开千秋阁后也不敢去新弟子那里晃荡,特意绕了个圈从后山回到了自己的青波峰,一回青波峰就开启了护山大阵,除非大能强行从外突破,否则谁也进不来。
      
      除了青波峰内的人,谁也不知道沐灵这段时间在干什么。
      
      而青波峰内的人,除了几个不算人类的缺心眼小傀儡,剩下的人类就只有沐灵随手捡来的小孩。
      
      “小孩,峰主把自己关在房里三天了!你帮我们去问一问看她到底怎么了…… ”
      七个傀儡在小孩身旁围成一团,不断怂恿着小孩。
      
      小七更是讨好般给小孩塞了一把糖:“小孩,我俩是好姐妹对不对?”
      ……
      
      果然有其主就有其仆,别的不说,这种一言不合就给人塞糖的习性这些小傀儡学了个十成十!
      
      小孩心中冷嘲:几个傀儡的态度看起来有些奇怪,眼睛闪烁,并不敢直视人……
      
      那女人还能怎么了?
      那女人成为了弟子执掌的消息已经通传了整个门派,估计是在躲起来偷着乐,顺便拿拿乔。毕竟成了弟子执掌,以后的好处多得是,光是弟子的供奉就有不少……
      
      然而心中这么想着,小孩却没有拒绝傀儡们的提议,她点了点头,迎着小傀儡们殷切的视线,装作胆怯的模样推开了沐灵的房门。
      
      房门一推就开。
      出乎小孩意料,沐灵并不是她想象中吃吃喝喝的惬意模样,沐灵躺在地上,眼神郁卒地望着屋顶,满脸颓丧。
      
      “小七,我又翻了一遍青波峰的宝库,我是真的穷得叮当响没有法宝给那些弟子啊!你们真的不能去陪那些弟子们三五年吗?三五年之后我一定会把你们赎回来……”
      
      小孩的脚步一顿。
      
      下一刹,沐灵便眼含泪光、满脸凄凉地看了过来,看到是小孩,沐灵表情一僵,脸上的悲伤瞬间消散。
      沐灵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眼:“你怎么来了?”
      这几天沐灵几乎都忘了自己还捡来了一个小孩。
      
      小孩此时全部明白了过来,之前估计是沐灵和小傀儡在斗法,自己只是被无辜牵扯了过来。
      
      可是这个女人不是到了化神期吗?傀儡要多少有多少,为何还要在乎这些小傀儡的看法?
      
      而且……
      堂堂一个化神期修者,这女人为什么会这么穷?她只要抛出橄榄枝,多得是人上赶着给她送法宝灵石……
      
      不过,这正好给了小孩一个机会。
      
      “我知道哪里有法宝,”小孩抬起头望着沐灵,僵硬地挤出一个笑,努力摆出乖巧的模样:“之前那群修者折磨我的时候,我在地宫看到了一个用仙术隐藏起来的暗门,里面藏着不少法宝……”
      
      “你能让我跟着你吗?”小孩面上胆怯,心中却胸有成竹:“只要你答应让我跟着你,我就带你去找那道暗门……”
      她不是缺法宝吗?只要答应了自己,便能解了燃眉之急,依照仙门之人的虚伪,这女人铁定会答应的吧?
      
      沐灵听到小孩的话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即目光猝然亮起,最后却是笑着摇了摇头。
      
      “小孩,”沐灵叹了口气,从地上坐起,摸了摸小孩的头,打算跟她解释清楚:“你是忘记了过往才会不想要回家,可你家里说不定还有正在等着你的亲人……”
      就像沐灵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明明修者不需要睡觉,沐灵却极为喜欢睡觉——只是因为只有睡着了才能在梦里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爷爷。
      
      “你现在先在我这里住着,要是舍不得我,以后找到了亲人之后同样可以时常回来看我,”见到小孩似是胆怯地垂着头不说话,沐灵又补充了一句:“我虽然穷,养你一个小孩还是养得起的……”
      
      小孩抿了抿唇,半晌才轻轻地点了点头。
      沐灵的反应一再超出自己预料,这种超出掌控之外的感觉让人心生暴躁……
      
      而以前自己暴躁的时候是干什么来着?
      小孩眯了眯眼,脑海里忽然一恸,就像是漆黑的天幕裂开一条罅隙,眼前划过无尽的血色,有零碎的画面在脑海里闪过……
      
      这是……以往的记忆吗?
      
      小孩愣在了原地。
      
      沐灵却以为小孩是因为自己的话伤了心,见状低低地叹了口气,唤小七进来陪着小孩玩。
      
      小七因为沐灵“不把你们送去陪弟子”的话变得十分高兴,不断地在小孩身边念叨:“我就知道峰主舍不得我们,毕竟我们是峰主养大的……”
      
      然而不同于往日,平素总是嫌弃它烦的小孩此时却根本没有搭理它。
      
      小孩低着头一直没有说话,然而不知为何,小孩有一刹那身上爆发出的气势让人无比心悸,没心没肺的小傀儡心口发凉,竟是突然就忘记了接下来要说什么……
      
      *
      
      这天晚上,小孩做了个梦。
      
      梦里的自己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强大暴戾令人畏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人在自己面前宛若蝼蚁。
      
      可是自己这么小,真的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吗?
      
      小孩若有所感,眼皮颤动,猛地绷直了身体,睁开眼时,眼底神情阴鸷,眼尾微微泛红……
      她感受着身体里流淌着的些微灵力,唇角勾起,意味深长地看了沐灵的房间一眼,飞身下山,身形快如鬼魅,偌大的一个清旖门,竟没有任何人感知到她的存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