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初遇 ...

  •   金秋八月,天高气清,丹桂飘香。
      
      “你们去孤慈坊再寻一寻,若有合适的苗子便带上,申时我们启程回山。”
      人声鼎沸的茶楼里,女子的嗓音清脆悦耳,宛若幽涧溪流淌过,似乎连周遭郁燥的空气都在这一刹变得清凉。
      
      小二循声望去,窗前坐着一个装扮素淡的女子。女子玄色幕篱遮面,身着白色大袖衫,衣服上用淡金色绣线绘着繁复纹路,腰间系着一块氤氲神光的碧色门牌。
      近些年来仙门入世,小二见过很多仙门修士,知道这并非自己可以窥探的女客,正要垂眸,便见女子举手饮茶,十指纤纤如玉,幕篱掀开……
      
      惊鸿一瞥,小二怔在了原地——那是他连做梦都无法想象的丽色!
      
      这是宏安城最高的酒楼,这三年来魔宫休战 ,人间也开始逐步恢复元气,今日恰好是人间的追月节,纵然还未入夜,楼下已然热闹非凡,随处可见各类摊贩,行人摩肩接踵,车水马龙,可以想见入夜后的繁华景象。
      
      这是现代世界看不到的盛景。
      
      沐灵点了几个招牌菜,将菜单还给一直低着头的小二,视线在楼外某一处掠过,目光微黯。
      
      不知不觉间,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百多年了。
      
      沐灵原本是一名普通大学生,自小父母双亡被爷爷奶奶抚养长大。沐灵记得那天自己原本是想去敬老院看望生病的爷爷的,然而不知怎的一觉醒来就躺在一张雕花刻叶的大床上,有个面白无须的古装男人站在床前阴阳怪气地望着她:“魔宫使者半月后就要来了,公主的嫁衣可要尽快赶制……”
      
      沐灵闲暇时喜欢看小说,结合情境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是穿书了,而且好巧不巧穿进了沐灵看过的一本热门狗血小说里。
      
      这本叫做《霸道仙君狠狠爱》的小说讲的是沐国公主沐灵和仙界大能白君昊之间的狗血虐恋故事:
      因为天赋好容貌佳,沐灵被妹妹嫉恨,设计献给臭名昭著的魔王晏琪,在魔宫中沐灵认识了仙界卧底白君昊,两人暗生情愫逃出了魔宫,之后经历一系列失忆、替身、带球跑的狗血情节,在沐灵流掉了三个孩子,灵根被毁,差点毁容之后,白君昊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死缠烂打追回了沐灵……
      
      沐灵不想发展原剧情和pua男白君昊上演虐恋,也不想嫁给血腥残暴的魔王,在度过穿书初期的惶恐和悲伤之后,沐灵干净利落地收拾包袱逃了婚,远走拜入了隐世门派清旖门门下。
      
      虽然目前清旖门声名不显,熟知剧情的沐灵却知道,清旖门以后会培育出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力挽狂澜杀死魔王!
      
      在这乱世之中,只要不暴露身份,苟在清旖门中是最安全的!
      
      只是拜入清旖门后沐灵才知道清旖门对修为要求极高,整个门派都在宵衣旰食地修炼,沐灵又害怕被魔宫和沐国王室的人找到,更是卯足了劲修行,爆发了惊人的修行潜力:十年冲刺金丹期,三十年突破元婴期,一个月前更是一举从元婴冲破了化神期,成为了清旖门中除掌门外修为最高的弟子,即便是对上了魔王手下的魔将也有一战之力。
      
      沐灵这次下山是被掌门委派招收新弟子。
      
      孤慈坊是宏安城专门收赡孤儿的场所。
      不像其余修者喜欢去豪绅氏族招收弟子,沐灵专门招收贫家子弟或无依无靠的孤儿,倒也寻了几个好苗子。
      
      这次下山已经一月有余,沐灵喜爱热闹,原本是打算过完追月节再回山门的,只是……
      
      沐灵的视线再次在城外的某处掠过,微微抿起了唇。
      
      ……
      
      很快去孤慈坊的弟子们就回来了。
      平素老成稳重的领头弟子脚步匆忙地走在最前,一脸焦急——
      
      “峰主,有四个女孩没有找到。”
      “那四个女孩都是杂灵根,资质平庸,进了清旖门也是外门弟子,不可能是其余门派抢人……”
      
      一入仙门断绝尘缘,沐灵给了这些女孩几天时间让她们和家人道别,原本是约好今天客栈在会面的……
      
      发生了什么?
      沐灵想起这群女孩的家人听到她们被仙门选中时候的狂喜模样,觉得不太可能是这些人家突然反悔。
      
      几乎是下意识的,沐灵抬头看向了城郊的血色云层。
      这是只有元婴以上的大能才能看到的异象。魔门狡诈常在人间设置各种陷阱,一般修者即便看到了也会视若无睹。
      沐灵知道自己的弱点:修为虽高,却缺实战,心中很想过去看看,然而她作为峰主,身负护卫几十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新弟子之责,并不能随意走开。
      
      希望这些弟子的失踪和这血色云层没有关联……
      沐灵叹了口气。
      
      不知何时起了风,下午的太阳炽烈,却像是怎么也穿透不了那厚积的云层。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追月节的庆典正式开始,城内锣鼓喧天,火树银花,城门大开,游人如织,灯影幢幢。
      
      沐灵收敛气息,入乡随俗拎一盏花灯,戴了个面具,手拿红签,一边放出神识寻人,一边被人流携裹着往城外走去——
      
      沐灵查了一下午也发现了一些线索:据那些女孩的家人所说,那四个女孩均一大早就离了家。而且宏安城不是第一次有女子失踪,近些年来宏安城已经陆续丢了不少身世可怜、尚未婚配的年轻女子。
      
      沐灵抽丝剥茧,找到了这些失踪女孩的共同点——在失踪之前,她们都去了城郊的东林祈福。
      
      东林是城郊东面的一片树林,背靠护城河,恰好就在那片血色云层之下,那四个失踪的女孩要进城,途中必要经过东林。
      
      沐灵不欲打草惊蛇,乔装一番随着人群到了东林,便发现此处的地势阴晦,极容易聚集煞气,是邪魔最爱的地势。
      
      东林外飘荡着不少鬼魂。
      大部分鬼魂见到人群都躲起来颤抖如筛糠,唯有一个老妇模样的鬼魂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在人群中不断张望穿行……
      
      沐灵寻了个僻静处,拘了那个老妇鬼前来问话。
      
      “仙子,我确实看到了四个小娘子进了林子,”老妇神情慌张:“她们看不见我,我拦不住她们——”
      
      验证了自己的猜测,沐灵并没有放松警惕:“你在东林外鬼鬼祟祟,想做什么?”
      
      “仙子能带我进东林吗?”老妇却对着沐灵跪了下来,哭求道:“我要进东林寻我的孙女,可这东林里有妖魔,我们这些鬼进不去。”
      
      “前段时间老婆子病得要死了,我孙女瞒着我去了东林祈福。”
      “东林往里走,大约百米,有一株中空的槐树,传闻写下自己的生辰八字和心愿放入树洞里,妖魔便会在丢签条的人里择人做交易,我孙女命苦被妖魔挑中,妖魔治好了我的病,我孙女却不见了!老婆子上吊舍了这条命,可我孙女也回不来了……”
      
      沐灵四下望了一眼,东林周围布下了隔绝鬼魂的阵法,这老妇当然进不去。
      
      是谁布置了这个金丹期以上的修士才会的阵法?
      沐灵的神识扫过了方圆十里,并没有发现那些失踪女孩的踪迹。
      
      沐灵想了想,索性将老妇的魂魄收起,敛了身形坐在大槐树旁边的高树上,在这蹊跷的林子里守株待兔。
      
      宏安城内很多人都听过东林的传说,年轻人胆大,恰逢过节,很多人都簇拥着来到槐树下,玩笑打闹着往树洞里丢签条。
      
      沐灵看着这些古代作死的秀恩爱对象写下的酸臭签条,感觉十分牙酸。
      
      树下的人来了又去,恰恰一个人生百态现场,有富人嬉戏打闹,却也有满脸凄苦的女子,攥着签条就像是攥着唯一的希望,恭敬地将签条放入树洞之中——
      沐灵叹气,悄悄地在这些女子腰间塞了一些银钱。
      
      直到月上中空,林子里才重新安静下来。
      
      沐灵百无聊赖地躺在树上,也不知过了多久,几只乌鸦猛地从沐灵背后“哇哇”怪叫着飞起,树林深处亮起如豆灯光……
      
      来了!
      沐灵挺直了脊背。
      
      那点灯光逐渐靠近,是一个提着灯笼的中年男修,那修者衣着寒酸、面相刻薄,修为刚到炼气期,显然是个小喽啰。
      
      “别磨蹭,赶紧给爷开门!”
      男修手中牵着一个黑影,一路对着黑影连打带踹,走到近处时,一脸嫌恶地将黑影踹到了槐树底下——
      
      黑影砸在树上闷哼了一声,好半晌才扶着树颤巍巍站起来。
      
      沐灵这才看清楚这黑影竟是一个孩子!
      这孩子实在是太瘦了。蓬头垢面,瘦骨嶙峋,衣服灰扑扑地罩在身上,一条腿无力地耷拉着,露出来的肌肤新旧疤痕交错,脖子上系着一根紧勒着的绳……
      
      这男修根本没把这孩子当人看待。
      
      见小孩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男修又不耐地啐了一口,上前抓住小孩头发往树洞里塞,竟要将小孩活生生塞进树洞!
      小孩应是极痛的,血液顺着干皲的树皮淌了下来,身体被弯折成不可思议的角度,整个人血肉模糊,却因为忌惮着男修,连呻.吟都不敢发出……
      
      畜生!
      沐灵捏紧了拳。
      
      男修很快就将小孩塞进了树洞。
      
      洞内‘咔擦’一声,槐树裂开,中间一条阶梯通到地底,沉沉的死气从阶梯尽头蔓延出来……
      
      这地方果然另有玄机!难怪遍寻不见人,原来是被藏到了地下。
      沐灵却顾不得观看那地道,使了个障眼法将一块石头幻成那小孩的模样,赶忙将小孩挪到了另外的地方。
      
      也幸亏沐灵转移及时,男修紧接着便跳下地道,勒紧了血肉模糊的‘小孩’脖子上的绳索,眼神狠厉:“小怪物你活着也可怜,以后用不上你了,我今晚就送你一程!”
      
      ‘小孩’软绵绵地倒了下来。
      男修踹了下‘小孩’的尸体确定断了气,之后才迈步往地道里走。
      
      沐灵悄无声息地从树上滑下,飞速地为藏在树后的小孩把了下脉——
      小孩的脉象极为古怪,而今却不是为小孩治疗的时候……
      
      “别怕!”
      沐灵轻声安抚着小孩,小孩面容脏污,望着沐灵的一双眼充满了警惕。
      
      “我不是坏人!”沐灵飞快地将吊命的药丸塞进了小孩嘴里,又心疼地将乾坤袋塞到小孩的怀里:“你再撑一撑,先吃点糖,等会姐姐就回来救你!”
      
      顾不得看那孩子的反应,在地道阶梯即将关上的刹那,沐灵飞身追了过去——
      
      *
      
      槐树再次合拢,风吹散了女子身上的清香,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
      
      血团似的小孩挪动了一下,再抬头时浑身气势骤变,宛若瞬间变成了另一个人。她缓缓倚着树干坐了起来,抬头望向月光,神情阴鸷,眼睛里一点点洇上了血色……
      
      世人欺我、辱我,苍天从未善待我!
      
      乌鸦怪叫着在小孩身旁盘旋,密林里窸窸窣窣传来动物爬行的声音,蜈蚣、蝎子、蛇……密密麻麻铺了一层。
      
      疼痛又一次从骨子里渗了出来。
      
      小孩捏紧拳,操纵着毒物们顺着地道爬进了树洞。
      
      她吃力地从乾坤袋里掏出一颗糖放入口中,糖果香甜的味道在舌尖绽放,顺着血水流入喉道,竟有一种别样的快意!
      
      乌鸦早就告知了那女人的存在,不知那女人是敌是友,所以小孩才强忍着推迟报复计划,任由那个男修如往日一般折磨自己。
      
      “会回来救我?”
      小孩面无表情地扯了扯干裂的嘴角:“可惜你也回不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