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番外2(一) ...

  •   这个番外我们来聊聊邰盛,
      在他的时代是灰暗的,那时有严厉的阶级固化现象。
      被剥削者很少有翻身的可能。(可以参考古埃及的种性制度)
      碰巧邰盛出身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算的上是一个皇亲国戚。
      哪有孩子生下来就是坏心,没有天生的坏人。
      在他的成长中虽少不了狐朋狗友但他还是保持着一个初心。
      直到他遇见了她,后又遇到它。
      ……
      青'楼里
      “走,小爷今天请客。给我放开了玩。”上官护醉酒狂道。
      看着眼前的酒醉的男人被一群莺莺燕燕围在一起。邰盛说不上鄙视,但以后万不可能和他一样。
      “好,全场由上公子买单。”店小二高兴道。
      “什么上公子?是上官公子!”上官护的贴身侍从小孙自傲道。
      “哦,是,是上官公子。全场由上官公子买单!”店小二重复道。
      玩归玩,闹归闹。总不能将自己的身体当成玩笑吧,男孩子要洁身自好。
      上官家是朝中大臣,在皇宫中还有位得宠的贵妃,是上官护的亲姐姐。这更加增大上官护嚣张跋扈,乱花钱的性格。
      以至于上官护即使是娶妻也不妨碍他出来玩。
      时间不过半旬,酒不过七坛。上官护便酩酊大醉睡在美人中间,邰盛看着同坐在一旁的唐笙相视一笑。
      “送他回去,不然他家的小媳妇肯定会闹的。”邰盛说道。
      “嗯,好。你来。”唐笙表明了要邰盛来抬他回去。
      “……我来就我来,小吉来搭把手。”邰盛道。
      “好的,公子。”小吉道。
      上官护身上的混着的胭脂味实在不好闻,再加上那酒气那就一言难尽了。
      夜色渐暗,月亮冒出头来,是那样的皎洁,那样的明亮。
      走在喧闹的街上,一阵风迎面吹来。
      “叮当,叮叮当,当”(铃声)
      邰盛停住步伐想,好似有些好听,这是哪的声音。
      又一阵微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与邰盛擦肩而过,同时铃声的声音好像更大了些。
      “小……少爷,跑,跑慢点!”
      …………
      其他的邰盛没注意,只当回过神来,往后一瞧依旧是热闹的街道,却不见少年的踪影。
      唐笙发现邰盛停下的脚步。
      “怎么了,怎么走不动道了。难不成看上了青'楼里的那位姑娘? ”唐笙道。
      “……我只是有点醉了,我不也喝了一点酒么。”邰盛解释。
      “那你叫小吉和小孙抬着上官不就好了。啧,你的酒量真不行。”唐笙道。
      接下来上官护就让小吉和小孙抬着。邰盛和唐笙并道走着。
      “说清楚,谁酒量不行。”邰盛问道。
      “你~不~行 ”唐笙玩笑道。
      “你信不信爷把你打趴下。”邰盛道。
      “我不和耍酒疯的人打架。”唐笙道。
      ……
      路不长,有人陪就行了。
      邰盛和唐笙将人送到府上,果不然上官护的夫人在府门口等着,好似有一段时间了。一眼看见上官护醉的不省人事,凑近闻了闻。身上的胭脂味无处可藏。
      刺鼻的很,夫人皱了皱眉吩咐下人将上官护送去洗澡。
      邰盛刚想走,但被叫住了。
      “这位是邰公子吧,果真是仪表堂堂,才郎英俊啊,”上官夫人道。
      “夫人有话不妨直说。”唐笙看出上官夫人的意图道。
      “这事说来也巧,我娘家有位小表妹,那日游湖就看到了邰公子,不知邰公子是否有婚配,有…心仪之人?”上官夫人敞开了说。
      “我不知道,不劳夫人操心,您还是看好你家上官护吧。”唐笙讽刺道。
      说着便拉着邰盛离开。
      邰盛不是默不作声,只怪后面酒劲上来就有点迷迷糊糊,走路也晕头转向的。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傻子。”唐笙对邰盛说。
      “嗯!是谁让你生气了,我帮你骂回去。”邰盛迷迷糊糊道,以为有人骂唐笙。
      “呵。”唐笙眼神里透露着柔情道。
      唐笙看着脸上因喝酒泛着的红晕,傻傻的笑着。
      “唐公子,我们要回去么。”小吉问。
      “不用,回客栈。”唐笙回拒。
      “哦哦。”小吉。
      …………
      另一边。
      “小姐…我们回去吧。老…老爷知道我们不好解释的啊。”桃子害怕道。
      “我说过多少遍,在外面,我们穿这一身装备,你得叫我少爷。”青雪叮嘱道。
      “…少爷,如果被老爷知道我们女扮男装来逛…逛青'楼,不得打死我们。我害怕。”桃子道。
      “怕什么。有你小姐在,咱不怕嗷。”青雪开心道。
      开心?怎么就不开心了。看着眼前大红色的帘子,有舞女在台上跳舞,身材婀娜多姿。一旁还有不停走动的美人,怎么不高兴。就是几位长得不太好看的客官在美人中间着实有些煞眼。
      “吆,这是打哪来的公子,长得水灵灵的,跟我说是看上哪位姑娘了。”妈妈桑热情招待道。
      “我们是来看花魁的。”青雪大言不惭道。
      妈妈桑一听来看花魁,便失去了之前的好脸色。
      “您还真是不巧呐,我们今天花魁已经出过场了,要想看呀得另外加钱。”妈妈桑一边说一边暗示青雪给钱。
      可是青雪没钱。
      “没钱!没钱你来我这干嘛?你不会是想白吃白喝吧。”妈妈桑眼见面前两位公子白白净净瘦瘦弱弱的,身上不会真没有二两银吧。想着搜身来着。
      可是还没捂热的男儿身怎么能暴露呢,青雪灰被溜溜的赶走了。这下桃子的心放下了一大半。
      出了那个风尘之地。
      “小…少爷咱们回去吧。你看这天都黑成什么样子了。”桃子道。
      “不不不,这里进不去我们可以换个地方。”青雪古灵精怪道。
      “…少爷!”生气的桃子。
      青雪无视了桃子,自顾自的走着。来到了药管,这里似乎比起以往有些冷清。
      “伯伯,我来了。”青雪大声道。
      “我就盼着你来呢。你看都给你准备好了。”关伯伯道。
      “嗯,好。”青雪答道。
      桌上放着一包,一包什么。打开来一看,哦~糖。
      关伯伯上个月为青雪母亲看病,青雪贪玩,就打起了药箱的主意。就那么恰巧吃了这糖。自此每个月都来拿糖,因为好吃。
      在回家的路上又一次与邰盛擦肩而过。这次邰盛被唐笙扶着走在内侧,准确的来说是和唐笙擦肩。但唐笙没有在意。
      一样的铃声。
      …………
      邰盛被唐笙带到客栈,你说为什么那么猖狂,因为客栈是唐笙家的家业,现在没点资产怎么在外面混。
      梦里邰盛梦道:大山里,烟雾弥漫。拨开层层雾霭。邰盛看到了一位女子,美丽的女子。正想那样,这样,这样,那样之时。扒开衣服,看见了平坦的胸,顿时清醒。
      醒了之后发现身边果然有一个人。
      唐笙!
      邰盛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低头看自己怎么没穿衣服。
      “我,我,你,你……我们可是兄弟,比亲兄弟还亲,你这样……属于乱lun啊。”邰盛急得有些快哭了。
      唐笙迷迷糊糊被邰盛吵醒,没听清什么。
      “吵什么,睡觉。”唐笙模糊道。
      “睡什么睡,再睡清白就没了。”邰盛生气道。
      “清白?”唐笙好像明白了。邪魅一笑。
      “我的清白才重要,你上有个哥哥。而我是独子,你这样是断了我家的香火。”唐笙笑道。
      “等等我身下隐隐作痛,难不成是我在下?”邰盛心中像是有万般的马踩过。
      “…不知廉耻…”邰盛有些说不出话。
      “咚咚”(敲门声)
      两人被敲门声所打断,也算是缓解尴尬。
      “公子,我进来了。”小吉道。
      小吉推门而入,看了一眼半'裸的邰盛,内心毫无波澜。自觉端着水盆放在架子上拧着毛巾。
      “小吉,昨天晚上你怎么能抛下我一个人呢。”邰盛生气道。
      “什么抛弃,公子昨晚有些醉了,于是唐少爷把您送到这住一晚,是你耍酒疯,要乱来。”小吉抱怨道。
      “啊~怎么个耍法。”邰盛尴尬道。
      “就…喝多了之后你就吐了,吐了之后就把衣服弄脏了。把衣服弄脏之后,你一边嚷着要把衣服脱了还一边…一边不小心坐到了仙人掌上……”小吉诚实的叙述道,但还是不小心笑了出来。
      “那这么说的话,难怪感觉不可描述的地方有点疼。衣服是我自己脱的?为什么老唐还在这儿,啊喂。”邰盛夸张道。
      “…这,我不知道。”小吉道。
      邰盛转头看躺在床上的唐笙,早就没了身影。扫视了一下,看见他早早的穿好了衣服。
      “那我们是清白的?”邰盛试探道
      “废话,我们是兄弟。”唐笙道。
      邰盛听到这松了一口气,便开心的穿衣下床。临走之时,留下一句:
      “好兄弟,不要乱开玩笑,我小心脏受不了。”
      ……
      “公子你这是跑哪去了,老爷和夫人正在找你。”陈管家焦急道。
      “找我干嘛。”邰盛不解。
      “听说是老太爷给你定的娃娃亲,人家找上门来了。”陈管家道。
      “娃娃亲?还有这茬!”邰盛惊讶。
      “嗯,人已经到了好一会了,快随我进去吧。”陈管家道。
      邰盛认路直接赶在了陈管家之前到了那。进门,眼瞧着一位老人和年轻女子,不过这女子带着面纱,一旁还站着一个丫鬟。好似有些眼熟。
      此人正是青雪,昨天跑出去虽然没有被逮到,但是都已经17岁了才知道自己有娃娃亲,心中还是没底。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主要原因现在世道比较乱,既定了娃娃亲还是早嫁进来好。
      邰盛父母自是知道这些,只是这么好个姑娘应该嫁给谁,是长子邰晟,还是次子邰盛。
      邰盛看了半天想着青雪用面纱挡着,长相肯定不错。于是便自高奋勇向他们提出:我娶!
      没想到邰极上来就来一句。
      “你娶什么你娶,婚姻可不是儿戏,你看你整天吃喝玩乐!哪有一家之主的样子。让你哥来吧。”
      邰盛一听有道理,但不同意。在自己一个人果断的坚持答应娶青雪。
      事儿就这么决定了(谁说婚姻不是儿戏的!)
      邰极想大儿子要接自己的班,不能耽误在儿女之情上。老爷子的约定也不能不实现。还是让小儿子来娶吧。
      反观邰母,反正两个都是自己的儿子,大不了,以后如果邰盛对她不好,把她当女儿养就是了。绝对不能亏待别人家的女儿(要相信老爷子的眼光)
      最后这件事情便谈妥协了。
      剩下的时间当然是留给两个年轻人了。
      院子不大,邰盛带着青雪转了几圈。
      “你为何要一直带着面纱。”邰盛先提起话题。
      “因为我长得不好看脸上还有痘,怕吓到人。”青雪扯谎道。
      幸好昨夜去见大夫,询问了一下易容之法,好下次又出去玩,更加不被人发现。于是便用到这个上面来了。
      “那你怎么不早说。”邰盛内心有点后悔了。
      “……”青雪不说话,为了装的更像点。
      邰盛忽然有了大男子主义“包容”
      “要不你把面纱摘下来,我看看。”邰盛道。
      “好。”说着便真的将面纱摘了。
      青雪现在的样貌和她先前描述的一模一样。邰盛有点后悔的神态被青雪尽收眼底。
      青雪暗想这门婚事估计就没了吧。
      “你放心,我一定会娶你过门的!”邰盛突然握着青雪的手,眼神坚定道。
      邰盛一时间想,女子爱美,如今她已经长得不好看了,再被退婚,岂不是更加可怜。而且除了长得不好看,其他都还行。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
      回去的路上。
      “你觉得怎么样。”青居中问道。
      “挺好的,邰盛这个人,讲义气!”青雪道。
      “讲义气有什么用,将来你们是要互相扶持,在一起生活的。”青居中道。
      “嗯,我知道。”
      “其实也挺好的,小姐这次特地扮丑,他虽然一开始受不了,但他还是答应,他不会亏待小姐的。”桃子补充道。
      “嗯,他要是以后他带你不好,你就跟爹讲,毕竟家里就你一个孩子,不疼你疼谁呀。”青居中宽心道。
      “你也知道,家里就我一个孩子啊。这么早就想把我嫁出去。”青雪道。
      “唉,现在世道变了,你一个姑娘。又没有哥哥或者弟弟保护你。还是要多依靠夫家。爹老了。”青居中道。

  •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今天日八月二十二日,是糖糖的生日,先说一声生日快乐,但我没有钱送礼物,所以加更一篇,你问我为什么这么大胆,因为我知道她不会看我写的小说。[来自作者的自信]
    (我也不知道这算什么,只是真心的祝愿某人)
    那么祝你健康快乐,早日脱单!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