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十二章 ...

  •   得知真相的齐云怒气冲冲的将苑惜找过来当面对质。
      这样的生气连在一旁的钟管事也忍不住打颤。
      “这件事是不是你干的!”齐云怒道。
      “老…老爷,听…听妾身解释。”苑熙。
      可见她被齐云周围的气场吓到了,以至于话都说不清。
      齐云生气不能说是理所应当应该也是必然。想想哪一个父亲希望自己的孩子被拐走。甚至是自己身边人干的。
      “解释!?人家官府都亲自来问了,这肯定整个衙门都知道。你有什么好解释的。蛇蝎心肠!”齐云仍怒道。
      这件事情大也不大,小也不小。至少波及到了大半个府上。
      当场的还有现任主母阿莲。
      “张莲!你说你好歹也是在家里管账的,苑惜那么一大笔开销你怎么也不查查!”齐云怒道。
      看苑熙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齐云也很理智的分析源头。
      “这…老爷怎么又怪到我头上了,以前有好几次我向你上报苑氏那一屋的开销大,您说随她去,这次我虽然知道她花钱,但习以为常哪还管她干什么。再说谁能想到…她会收买人拐走明儿。”阿莲为自己辩解道。
      事道如此也怪不得身边人,只能从犯事着身上找答案。
      “在给你一次机会,你要再不说,家法伺候。”齐云道。
      苑熙一听家法伺候瞬间有些紧张。家法伺候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要鞭刑还要跪祠堂的,事件的严重性不想而知。
      “不,不老爷,我…我现在腹中还怀着孩子家法会要了孩子的命的!”苑熙惊恐道。
      “呵,你也知道自己孩子的会没有,你不伤心……等等,什么!你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齐云恍悟道。
      “就上个月…老爷喝多了…就来了我房间…”苑熙解释道。
      “有这回事!?”齐云疑惑。他上个月的确是喝酒了,醒来再自己的卧室,衣服也没穿难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自你嫁过来的第一天我就没有碰过你,况且那天我是在自己的房间醒的。床上还没有落红,最有说服力的是那郎中说我不举!所以不可能。不可能。”齐云道。
      苑熙听到齐云已不能人事,心咯噔了一下,像是着了魔一样。狂叫到。
      “你也知道,我自打进府你就没碰过我,你知不知道我也是真心爱你的,我虽然是那些名门贵族送来冲喜的,但我自打跟了你就下定决心对你好。可是你充耳不问。慢慢的我这颗心凉了。我想好好过的,我想……”苑熙哀怨道。
      听了这此齐云的心有感触,但拐儿之痛不可免。
      “这和你买通人贩子有什么关系。”齐云依旧问到。
      “呵,能都有什么关系,不是我干的是……”苑熙。
      话没说完便应声倒地,可能是气火攻心。
      “报,老爷。在后院小门发现被绑的钟佣。”仆人来报。
      大家正疑惑,突然一个少年般活力的声音传来。
      “额,对不起。打扰了,据可靠消息当初的交接人正是这人。”孙解道。
      此人正是钟管事的儿子钟佣。钟管事有私心暗地里将钟佣当做接班人培养,所以让气血方刚的钟佣目中无人,平日里没少借这个身份在府上霍霍,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最后竞胆大包天在一次醉酒之后强要了苑氏,又因为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开始对主子有设计。
      于是便有了之后的拐卖事件。
      钟管事也是现在才知道,后也是连连害怕,一上年纪也不知怎么办好。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万般哀求下也没用。
      这一场闹剧,犯法者依法处置,参与者仁至义尽。波及者从宽处理。
      苑熙好似是波及者,那钟佣也是借她的名号招摇撞骗。腹中胎儿本无辜,便罚了一处院子了给她养胎从此再无瓜葛,只是每月会给银两罢了。
      钟管事血仇在这,无可避免地将他辞退了,遣回老家。
      …………
      至此事情告一段落。大人们的故事要等孩子们长大后才能讲出来。不然小小年纪接受不了。
      后记:在他不意气风发之时,她却一见钟情。奈何身份低微,只因他一眼便想私定终身。所“幸”被达官贵人看在眼里,有意撮合。但是吧,事与愿违,她有意,他无情。已入府两年未指染分毫。
      (酒嘛,大酌伤身,不可贪杯。贪杯误事,更误人。)
      ……
      “唔,舒服。”南阳道。
      在床上躺了两天的南阳终于可以下床活动了,舒展了身子。虽然空间是空间,但现实却令人熟系。
      芊冬不慌不忙的走进来,看到坐在床边的南阳高兴道。
      “小姐你醒了,有没有好些,要不再睡会。对了,江公子留了一封信给你,然后他已经出发去宿州了。”
      “哦。”南阳内心有一点失落,但还是好奇信的内容。
      芊冬将信递给南阳。
      [南阳收
      抬笔不知从何处说起,但看你的样子好像也不太记得,嗯,小包子长大了。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当年的小哥哥和大哥哥。石念也长大了,还算英俊。己走,勿念。
      亓 ]
      “额,大哥哥。不愧是大哥哥,长大之后依旧很帅气嘛。我好像也有一点想小哥哥了。”南阳想道。
      南阳少女心思,呆呆的盯着信有些时间了。
      “小姐,小…姐?”芊冬叫道。
      南阳听道叫声才缓过神来。
      “啊?怎么了。”南阳问。
      “额,没有。刚才看小姐呆呆的所以喊了一声。对了,小姐的救命恩人伤快好了。去看看么。”芊冬问。
      “救命恩人,哦,走看看去。”南阳先是愣住,后反应过来。奈何是“大病初愈”身体机能没赶上,走路还要芊冬扶着。
      在路上芊冬已经透露那个“美男子”是个女孩子。
      南阳的心好似更兴奋了,但是怎么和她解释呢,毕竟凭一己之力把那么大条蛇处理掉也是个高手。唉,愁死人了。
      怀着忐忑的心来到她的住处。芊冬一回生两回熟,熟练的打开门。两人进去后发现床上的人早以醒来。
      那人坐在床上呆呆的,多半有些神志不清。
      “你还好吧。”南阳先提出疑问。
      “……”
      “外,能听到我们家小姐说话么?”芊冬大声道。
      “嗯!小姐,难道你就是她们说是我救了你的那个,小姐?”
      “额,姑且你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南阳问。
      “名字…我叫影…汐影。”
      “吸引?”?南阳想好奇怪的名字。
      “是三点水夕阳的夕,影子的影。”汐影道。
      “哦哦,嗯,你识字啊?”南阳惊叹道。
      “嗯,我就只记得一个名字了。”汐影道。
      “额,怎么回事?”南阳在一旁悄悄的问芊冬。
      “哦,邹大夫临走前说以毒攻毒可能会有后遗症,大概是这个吧。”芊冬解释道。
      看着眼前的人南阳若有所思。
      “要不等你好了之后,就跟着我吧。也算报了救命之恩嘛~”南阳道。
      “好”汐影。
      (芜湖,成功收获跟班一枚)
      又过了几天,芊冬硬是没有查到汐影是哪来的,当地的人都不知道。于是汐影顺理成章的跟着南阳。
      人贩子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可是依云依旧没有消息。南阳在这也算遇到了不少事儿。家里人担心的不行。不回去一趟,实在说不过去。
      “真的要走嘛。”赵铭有一些舍不得。
      “嗯。娘亲担心我了,父亲也强烈要求我回去一趟。”南阳道。
      “好吧,记得来多看看我。”赵铭道。
      “嗯,好。”南阳道。
      府外的马车已经停了许久,无聊的马忍不住嘶吼,抬起身体扬着蹄子。
      “老实点。”汐影拉着缰绳道。
      这里不仅要感叹汐影的身体素质好,加上邰盛的调理身体已经好了一大半,但也没记起什么。
      不过南阳发现汐影武功高强,颇有大侠风范。但是她失忆了,也不好追问。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保护南阳的安全。
      因此汐影的装扮不同于芊冬的衣裳,更加便于男性化,简练,清爽。毕竟为了方便行动嘛。
      “好啦,你不看看马车什么时候来的,你也该让南阳回去了。”赵夫人道。
      赵夫人也不舍得让南阳回去,但可怜天下父母心。自己也是一个当妈的人了,怎么会不知道呢?
      她也没有理由阻拦。更何况哥哥已经在信里讲了她好几次。唉,亲妹妹终究是比不上亲闺女。
      两人依依不舍,终于还是坐上了马车。
      ……
      坐在马车内,芊冬又开始担心了。
      “小姐,你一声不吭的走了,又一声不吭的回来了,那怎么跟老爷夫人讲啊?”芊冬道。
      “不知道。”南阳。
      “听说这次回去,表小姐来了。你注意点,到时候老爷爷在那说你,我也没办法……。”芊冬道。
      “哦~”南阳想当年自己年少无知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耍了,此仇不报非君子。
      “嗯,这个表小姐怎么了?”汐影忍不住发问。
      “也没什么,前几年她来过我们府上一次,但是处处针对小姐,反正就让人感觉很不舒服。感觉有心机,但是我们家小姐在家最大,怕什么。”芊冬轻描淡写道。
      “哦哦,这次不一样了,这次有我在她还能欺负小姐。”汐影励志道。
      芊冬笑了笑想到汐影还是太年轻了。
      女孩子的友谊总是那么的奇奇怪怪。
      梧州离孟州还是有一段距离的。途经一家客栈,有消息称,宿州一位老爷家发生了一件命案,死状啊极其恐怖。好像还惊动了衙门有名的捕头人称“无面神甫”。
      “这么惨啊,那这神甫真有那么厉害。”A
      “那可不,当地的凤府凤老爷子还亲自招待过他呢。”B
      “他这神甫的名号怎么来的?”A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近几年的命案都有他参与,然后听说他还是关键人物。”B
      “真有那么神奇?”A
      “…………”
      …………
      …
      南阳在一旁小心听着。
      “我爹,还有这层身份。我怎么不知道。”南阳道。
      “额,小姐您贪玩。那一次他到府上来确实略有耳闻,但不过很快就走了。也没那么夸张。”芊冬道。
      “哦~哎呀,芊冬还是一个万事通啊。”南阳打趣道。
      “那……为什么是无面?”汐影问道。
      “额,这个不好说,还是听说啊那捕头长的可帅了,但整天就是一张脸。喜怒哀愁都看不到。”芊冬道。
      “哦哦”汐影半知不解道。
      芜湖,有人陪伴,果然感觉时间过的飞快。南阳到家了。
      凤迢在府门外焦急的等着。南阳也是看见爹了,恨不得直接从马车上跳下去。
      “爹~我回来了。”南阳有些撒娇道。
      “回来就好。”凤迢肉笑皮不笑道。
      “爹,想我没。娘呢。”南阳张望道。
      “来人把小姐送回自己的院子好好看着。”凤迢突然冷漠道。
      “…………”南阳想有这么玩的吗。

  • 作者有话要说:  1.世间为情字难解,如相思难解,愁字难解。心态放好了,就不难解改难受了。路还这么长,不要因为一个小坑就难受一辈子。他不知道,他也不值得。心是要留给爱你的人。
    2.每天都是一个恋爱小技巧。
    比起古代我们拥有更多的自由,所以不要执着种好一棵树,它能不能成树它心里清楚。
    3.
    盂州
    [凤]
    凤南阳:女主
    凤迢:女主父亲
    墨兰:凤夫人
    凤依云:养子(后)
    [竹]
    竹溏:一家之主
    竹笙:竹溏的妹妹
    何禾:竹溏之妻
    竹清:长子
    竹悦:次女
    竹数:幺儿
    4.老头不好吗?sky……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