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十三章 ...

  •   大概被关了七天的南阳有些待不住了,七天的时间,足够邰盛传授知识,南阳也很认真的学。但毫无生机的重复,乏味的知识这可苦了南阳好动的天性。
      再新鲜的东西不比熟系的事物更令人怀念。
      “我要出去!啊~,出去玩!五花肉!桂花酥!……”南阳颓废道。
      [“我的教学过程有那么枯燥吗?”邰盛不解道。
      “没有,我只单纯想出去玩。”南阳解释道。
      “让你背的东西背了吗?让你记的东西记了吗?”邰盛道。
      “完全没问题,随时配合检查。”南阳信心满满道。
      “那我走?”邰盛道。
      “好,等等。你有什么法子让我出去吗?”南阳问。
      “没有!”邰盛。
      (邰盛表示:我不理解)]
      南阳坐在自己院子里的桃树下呐喊。
      “我要出去。”
      “我要出去。”
      “我要出去。”
      来自南阳无聊的,没用的呐喊。
      “小姐~别喊了,门口有人把守,小姐还是安心待着吧。你想吃什么跟我说一声就好了,这点要求还是可以办得到的。你想出去的话,没门。”芊冬端着一盘核桃酥道。
      “对啊,小姐,这有什么不好。芊冬做饭那么好吃。让我待一年,不成问题。”汐影道。
      汐影在一旁练木剑,一边说着自己的想法。
      从将汐影带在身边,南阳发现她有许多过人之处。比如饭量就比别人大,而且还不爱穿裙子。唉~活像一个假小子,要不是第二象征太明显,都怀疑她应该是个男子。
      经过这几日汐影已经被芊冬的厨艺完全收服了。这下芊冬也不算英雄无用武之地。至少现在大部分做出来的吃食大多进了汐影的肚子里,连南阳也是蹭着吃。
      “我不管,这里我不说待了19年,也有些年了吧,这…我能待着住?我要出去。出去!”南阳怀着不低头的态度道。
      看主子这么坚决,也不像待的住的人。芊冬提议:
      “要不请竹小姐帮忙,把我们约出去。”
      “好主意,这怎么办呢。”南阳想道。
      两人陷入了沉思。
      ……
      “暖暖!”竹悦。
      说曹操曹操到。竹悦带着一个丫鬟前来探望。
      “姐姐~我可真是想死你了。”南阳见竹悦过来,激动的恨不得跳到她身上去。
      “少来,当初你逃婚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当初你把花粉撒在数儿上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竹悦故作伤心道。
      “哈哈,那竹数怎么样了。”南阳心虚道。
      “还能这么样,前几天因为打碎父亲比较珍贵的花瓶,被关了禁闭呗,不过说真的,那小子和你一样顽皮。不知道以后谁家的姑娘会看上他。”竹悦道。
      南阳深有体会,不禁叹了一口气。感叹了一下竹数的悲哀生活。
      “先不说了,你赶快把衣服换上,我们出去!”竹悦道。
      “嗯?”南阳还没反应过来。
      只见跟在竹悦身后的侍女打开食盒,里面装着的是一套衣服。
      两人相视一笑。
      顺利通过门外的侍卫,南阳坐上了竹府的马车。
      马车内……
      “万分感谢,姐姐把我救出来可是有些事要我帮忙。”南阳想道。
      “你啊,你是伯父伯母的孩子,全府上下都疼你,再加上竹府是世交。你想要什么我们没给你弄呀。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不过眼下的确有一件事情要你帮忙。”竹悦道。
      “哦哦,义不容辞。”南阳自高奋勇道。
      “我还没有说是什么事,你就答应了你这性格,小心以后被骗呀!”竹悦打趣道。
      “因为是你,所以我才放心。讲吧。”南阳道。
      “嗯,最近大哥不知道怎么了,他对最近发生的那件案子十分感兴趣。整天与那铺头在一起。有时家都不知道回。”竹悦担心道。
      “铺头?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无面铺头’?!”南阳惊讶道。
      “算是吧。”竹悦道。
      “嗯,竹清是一个商人,他应该有自己的打算。不用管他的。”南阳想道。
      “但,但听哥哥的贴身侍从说……说看见哥哥和那个铺头抱…抱在一起,举止亲密!我怕……”竹悦皱眉道。
      南阳也不傻,竹悦现在认为自家哥哥是个断袖,对啊,亲哥哥喜欢男的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你想……”南阳道。
      “所以我怀疑,是不是因为你退婚的事让哥哥受刺激了。好妹妹你要不要去劝劝?”竹悦道。
      “这,万一你哥认真的,我岂不是棒打鸳鸯。你要先搞清楚。”南阳想道。
      “什么棒打鸳鸯,他们在一起是没有结果的。哥哥是长子,传出去多不好。”竹悦激动道。
      ……
      “吁~大小姐,到了。”车夫喊道。
      马车停在了竹府的后门。两人下车,路上商量对策。
      “今天哥哥回来了,在书房。你把握好机会问清楚。到傍晚的时候在后门等我,将你送回去。完美,行动。一定要记清楚时间啊,不然露馅可就不好了。”竹悦叮嘱道。
      说完便推搡着南阳往府里走。
      “好啊,合着我是一个工具人呗。”南阳无奈道。
      “安啦,安啦。回头请你吃五花肉。”竹悦知心道。
      “保证完成任务!”南阳笃定道。
      ……
      主子们有大事要做,剩下的小丫头们却热闹起来。在院子里聊起天来。
      竹悦带来的丫鬟揭下面纱。
      “芏夏!啊,我好想你。”芊冬激动道。
      “想我?我可都听说了,你和你们家小姐独自跑到乌州,有什么趣事说来听听。”芏夏道。
      南阳比竹悦小,两人因为是世交也玩的来,自然丫鬟们走的也近。
      “额,有些伤心事。等会说,介绍一下这位是汐影。三点水夕阳的夕,影子的影。”芊冬介绍道。
      “诶,好有个性的女孩子,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芏夏看着眼前长得漂酿又飒的女孩子追问道。
      “啊~这个就厉害了。”芊冬故意吊胃口道。
      “快说快说……”嗯,成功引起芏夏的兴趣。
      “我…我是小姐的救命恩人。但我好像失忆,记不清了。所以打算以后跟着小姐。小姐说报恩。我好像会一些武功,还能保护小姐。”汐影道。
      “哦哦,快说说。”芏夏迫不及待的问芊冬。
      “…………………………”芊冬叙述道。
      ……
      “姐姐,我来看你了。”
      一种熟系而令人作呕的声音传来。芊冬顿感不妙。
      “遭了,快把面纱戴起来。是表小姐!”芊冬急忙道。
      寻声而去眼见一袭粉衣,头饰简单。圆圆的脸胆显得十分可爱。但芊冬心里明白这是个大麻烦。
      “见过表小姐。”芊冬道。
      这位表小姐是老爷那边外姓亲戚。小时候有幸来过府上一次,那是小姐还小。这位表小姐不知道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竟把小姐往假山上推,差点受伤。因为年纪小之后就不了了之了。
      还有一次说是借住,住了半个月。可把小姐累的够呛。小姐干什么都要插上一脚。但那时已有十四五岁,再说不小心,就不怎么相信。
      后我和小姐讨论得出一个比较符合实际的结论。表小姐看上了竹家大公子!想踩着小姐上位!可惜没成功。
      (大致了解了)
      “听说姐姐这次乱跑出去,可把凤伯伯吓坏了,姐姐也太不懂事了。姐姐这次离家出走可是因为竹大哥,姐姐也不知道珍惜,竹大哥那么有才华,身份也不比其他公子差……”朱璃道。
      一言不合就说了一大堆。在场的三个丫头听傻了。何况现在情况不妙,小姐还没回来。怎么交流,怎么打掩护。。。
      朱璃没有注意到现场多多少少的尴尬。稍微发现“南阳”没说话,还带着面纱有些异常。就想直接上手摘了“南阳”的面纱。被汐影迅速阻止。
      “你想干什么。”汐影道。
      “啊,啊疼,疼……我就太久没见到姐姐。看她戴着面纱想摘下来。你是谁啊,一个丫鬟也敢对我动手动脚!”朱璃生气道。
      汐影松开手后,朱璃揉了揉手腕还不忘添油加醋道:
      “姐姐也真是不管管自己的丫鬟,说出去不怕丢了府上的脸面!”朱璃道。
      ……
      芊冬看眼看局势不妙,赶忙打掩护。
      “小姐最近受了风寒,不方便,脸上起了疹子。表小姐请回吧。”芊冬明显下了逐客令。
      但朱璃是谁,她想看“南阳”吃瘪。
      “诶,姐姐受了风寒吗!不会是在外面带回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这还不是要怪你到处乱跑。让大家都担心,以后可不能这样子。”朱璃故意道。
      “说够了没有,你得要搞清楚这里是凤府,将来何止是凤府,即使是将来家中产业也是有我的一份的,再怎么不济也轮不到你一个外姓人说教吧。”(南阳)道。
      在场的不仅是朱璃,芊冬也惊讶了。汐影竟然模仿出了小姐的声音!不能说是一模一样也是很像了。
      “你…凶什么凶,我还不是好心提醒你。再说了,以后你也是要嫁人的,凤家的产业还不知道在谁手上。”朱璃心虚道。
      “你的提醒我听了(我不改),剩下的你管不着。请回!”(南阳)霸气道。
      朱璃脸憋的通红,没了脸面自然就想走了。
      朱璃灰溜溜的走后。
      芏夏和芊冬激动了。
      “哇,汐影不知道你还有这本事。好厉害 ”芊冬惊讶道。
      “是啊,你学的也太像了吧。 ”芏夏夸赞。
      汐影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
      “也没有啦,我感觉我学的不像。主要是那个表小姐说的太难听了。我忍不住!”汐影道。
      “不,你比小姐还要霸气一点,唉,小姐就是太好说话了。感觉可以任人欺负似的。”芊冬担心道。
      ……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好像糊了…有点香。”芏夏打断道。
      “啊啊啊,是我炖的鸡汤。。。”芊冬赶忙到一旁,看看正在煲的汤,已经冒白烟。
      …
      沿着后门南阳看着熟悉的路,南阳认得,走的也快。
      来到竹清的书房门口。
      “啪”(暴力推开门)
      南阳暴力的将门推开,不料撞见了不该看的东西。
      “打扰了。”南阳说着要关门。想着竹悦怎么会担心她大哥会想不开,这不挺开放的吗。这大白天美人在怀。(唉,年轻真好)
      “唉,等等。南阳你听我解释。回来啊!快回来!”竹清大声道。
      南阳听到喊声,意识到有些不对,神情严肃的再一次推开门。
      “放开那个男人,让我来。”南阳玩笑道。

  • 作者有话要说:  1.别把感情看的太重,差点收不回来了都。
    解决方案:冷静个一两天,然后主动出去。事情远比你要想的方向还要好一点。
    2.我知道人要有善,因为你,我怀着卑劣的心看一个人。告诉我,你也不是那么的不喜欢他,那我这一腔的憎恨,该转入何处。多半是自作多情,我没你想的那么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