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 第十一章 ...

  •   南阳在空间里玩的不亦乐乎。
      “原来草药有那么多趣名。”南阳兴奋道。
      “那可不,你感兴趣就行。”邰盛宽慰道。
      学习本来就是枯燥,没有偌大的决心,你凭什么技高一等,受人尊敬。
      药有上中下三品,分别对应君,臣,佐使,三品彼此相互配合,制约,以使药品发挥最大功效……(这就不详细了,毕竟不是专业的,但药不能乱吃!)(总归不要乱来吧)
      “咚咚、”(敲门声)
      “有人!”邰盛
      “嗯,听到了。”南阳
      南阳回过神来,立马感觉头昏昏沉沉的。
      “咚咚”
      又是一阵敲门声,不得不说这声音属实令人头痛。
      原来在门外的是赵铭。南阳来的时间长也不长短也不短,只是每次都赶那么急干什么。亏的好姐妹都没有时间聚一聚。
      赵铭在外面敲了好半天没声,以为南阳早早出去了。刚回头便看见了赶回来的芊冬和背着药箱的邹允。
      鸟叫声打破了尴尬,树也沙沙作响。
      “大小姐,主子昨夜着了凉,今天脸烫的不行。奴婢刚才去找大夫,方才赶过来。大小姐,有什么事情要找我们家小姐吗?”芊冬道。
      “哦,没有。先给姐姐看病吧。”赵铭不好意思道。
      三人都进去了。
      邹允打开药箱将工具拿了出来,有芊冬辅助。仔细的把着南阳的脉搏。
      ……
      “也没什么发烧罢了,开点药就行,这位小姐体寒有点重啊。病好了以后还要调理一下。眼下用金银花煎水代茶喝,不消一日,症状就会有很大的改善。菊花味辛、甘、苦,性微寒,有疏风清热、解毒、明目的功效。” 邹允道。
      “好,谢谢大夫。”芊冬道。
      芊冬礼貌性的将邹允送了出去。屋内剩下赵铭。
      “你让我多留心一点,这几天我也正巧打探了一些。那人贩子的窝都被端了,可是并没有依云的消息,之前你不是说有一块玉么,孩子吉人自有天相。应该还好好的。这几天我在看看,找不到也是他的命数。你不要太伤心。”赵铭开导的说。
      南阳现在没有力气辩解,干脆不挣扎了。转眼问邰盛有没有办法。
      “额,找人不是我在行的业务。我不行。”邰盛大方承认道。
      南阳好似也指望不上他。难道真的没办法了么。
      我们有我们想要守住的东西,但未来的规划如同光一般,很快以至于你来不及思考。于是我们决定,我们应该要强大起来守护我们的东西,可是强大容易吗?
      这是南阳为数不多的失去。再见一个悲伤又好笑的趣事。
      生病的南阳虽身体躺在床上,但一点也不打扰她的刻苦学习!像是定要把人体穴位,七方,十剂,阴阳研究个透彻。
      “额,你慢慢琢磨,草药在另一个屋里,慢慢找。我先去闭目养神。”邰盛道。
      邰盛也渐渐成为一个老师的角色,在上一次山洞探险之后,他密切的关注着从那儿带出来的东西。空闲时间也就翻翻书。看看那些值钱的玩意儿。
      邰盛手里拿着当日的墨蓝色牌牌仔细端揣摩,想他的出现可不是什么好预兆。随手从书架上挑了一本书出来。稍有兴致的看着突然一张纸掉了出来,嗯?
      “地图?”邰盛疑惑同时把它捡了起来。
      地图与那日江亓手上的别无二致。但也不是那么的详细,大致也就标出了东西的地方,而不是什么东西。邰盛也在疑惑。
      转而去翻那本夹着纸的书,书倒是一本正经的书,内容也是。那这有什么关联呢?
      邰盛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
      “pong!”
      一阵爆炸的声音混合着草药的苦涩。邰盛立马感到不对劲。闻声而去,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炉子已经破败不堪,地下留着黑漆漆的一片,再看南阳。衣服上也黑了一大半。可还是掩饰不住,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熟悉而又悲伤的气息。
      “我。的。草。药。”邰盛字字强调。
      “我上好的灵芝,你怎么说用就用,你拿来试验你好歹拿点便宜的呀。怎么寻常的你还看不上眼。”邰盛疑问道。
      “…就是因为时间太长,我看它那么干,以为是木耳。哈哈。”南阳道。
      “……”邰盛无话可说。
      “你这里的东西不多吗?干嘛舍不得一个灵芝啊。做人要大方一点么。嘿嘿。”
      “人。大。方。不。了。”邰盛有一点被气到了。
      南阳为了表决自己下决心的态度,转身就认真研究起来。可是身后的一股强烈视线让她感觉到不自在。
      “你别,你不是有事情吗?你要不多睡一会儿去。”南阳转头虚心道。
      “不用,我想了一想,教学应该从基础抓起。你忙你的,我看着。”
      接下来邰盛没有时间去研究那一张图,眼下只得把南阳看紧了。现在还不放心她一个人在里面试验。
      南阳生病的消息很快就通过邹允传达到了江亓的耳朵里。
      通过这么几天短短的接触,江亓似乎对南阳抱有好感。但是,毕竟身为男子,怎么可以随便进入女子的的闺房。就像我在意你,但我没有找到恰当的理由去接近你。(方式很重要)
      江亓意识到这件事,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着手开始查关于儿童走失案。有了前者的调查,后者似乎容易了不少。
      “属下还查到一件事情,当初在绞劫匪的时候,一个孩子被他们特别关注。是乌州齐家的孩子叫齐明。并且相关人士招供是齐家小妾出钱绑架那个孩子的。”棘龙道。
      “嗯,继续。”江亓道。
      “眼下那个孩子已经被孙解送回去了。因为齐家也算有些资产,官府还要回访,您看…要不要管管?”棘龙道。
      “我们不熟,既然你知道了,他可以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当地官府。少管闲事。”江亓道。
      “是。还有…二皇子来信。”棘龙把信递到。
      [江启
      听说你找到一物,先带回来给我看看。然后咱们再商量商量对策,话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你看我大姐怎么样?
      佬子 ]
      江亓看完之后毫不犹豫的将它烧了。
      “无聊。”江亓。
      “这几天收拾一下,准备走吧。叫邹允赶快医治。”江亓。
      “是。”棘龙。
      棘龙得了命令,便去实行了。(找邹允中)
      “主子说明天回去,你这好了没。”棘龙问。
      “额,差不多,要走也能走。话说你不是被主子派出去流放边疆了吗?”邹允道。
      “我过几天走,在你们之后。”棘龙道。
      “行吧。”邹允道。
      棘龙想现在我们内部消息都流通的这么厉害了吗?
      ……
      房间内。邹允看了看身后的病人。蛇胆已经入药,按照他的方子几日服用之后便可以好。但是这个毒他又是第一次见,还是放不下心。但是比起这个外来人,主子才重要,好吧。纵使有千万般的理由邹允还是选择走。
      江亓在这里的任务完成了,他该走了。这一次不算是怦然心动,只能说是萍水相逢吧。
      走之前他给南阳留了一封信,一封惊喜,一封回忆。
      江亓走了,但棘龙留下了,留下来打点一些事情,便又走了。
      至于他要打点的事,当然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这孩子才五岁啊,他父亲的小妾就动了这种心思。啧。”孙解道。
      “嗯,挺可悲的,亲娘没了 ,父亲再娶,又娶。直接给他送了两个母亲和一个妹妹。换成是你,你高兴吗?”棘龙问道。
      “你别拿我打趣,我还是从小一个人长大的。要不是主子拾了我,我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你。”孙解道。
      “嗯。”棘龙说着便迈开腿走了。
      “外,你去哪?”孙解。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棘龙耍酷道。
      (可恶!居然被他装到了。)
      ……
      两人谁也没说话,双双来到了齐府 。
      “两位是?”钟管事。
      “哦,我们是最近调查儿童走失案的,有一些事情要核对一下。这是县令的意思。”棘龙道。
      钟管事正好出来办事,遇见了前来拜访的两位。
      但好歹也办事这么多年了,钟管事看着眼前两个连官服都不穿的人。心中避免不少有疑惑。
      “不知二位可有证明身份的,老奴也得为老爷一家子着想。你这空口无凭,就想进这院子。属实有些难办。”钟管事客气道。
      “你这,不相信我们!爷可不是吃素的。”孙解暴脾气道,说着便要亮起刀来干架。(装腔作势)
      “慢着。”棘龙道。
      棘龙不慌不忙的拿出了牌子,亮在众人面前。
      钟管事认识那牌子,恭敬地将他们请了进去。嘴里不停的念叨道歉的词。
      “好家伙,你这东西哪来的?准备的还挺齐全。”孙解问道。
      “(审犯人的时候)顺手拿的。”棘龙道。
      孙解不仅感叹好聪明,还顺便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
      一行人路过前院,看到有下人正熬着药。
      “为什么我闻着有些不对劲。”孙解道。
      “正常。大户人家的病不一般。”棘龙道。
      ……
      “老爷,二位官爷前来询问大少爷的事情。”钟管事。
      “哦,那有什么尽管问吧。”齐云道。
      当初孙解把齐明送回来时齐云见过,所以态度也缓和了不少。
      “我们严格审问了犯人,结果发现好像是您府上有心之人所为。绑架那孩子。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棘龙明人不说暗话直接了当道。
      “岂有此理,竟有这事,简直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你快说是谁!”齐云怒斥道。
      看着齐云气的脸红耳胀,还拍着桌子。一看也不是会伤害自己的孩子。那么可以确定一定是有人有心为之。
      “那我就直说了,是您府上的妾氏苑熙。我们调查到是她用银子收买才导致了此事。”棘龙道。
      齐云已经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愤怒,抓狂等一切一切的情绪好似都显在脸上,又好似也没有。
      “话就说到这儿了,既然是家事我们也不必插手,只是那孩子才五岁呀。”棘龙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话,便离开了。
      他们走后齐云顿然醒悟怒吼着将那妾氏找来。
      走在回去的路上。孙解突然想到,
      “那味道好像是保胎用的药,嗯!府上有人怀孕不应该这么吧,那就是,主子怀孕了。好戏好像还没有结束呀。”
      “嗯,这家人好像误会有些多。”棘龙道。
      “那你现在就走吗?”孙解问。
      “不,那个人还没醒,再等个一两天吧。”棘龙道。
      “嗯。”

  • 作者有话要说:  1.
    七方:大方,小方,缓方,急方 ,奇方 ,偶方,复方。
    十剂:宣剂,通剂,补剂,泄剂,轻剂,重剂,滑剂,涩剂,燥剂,湿剂。
    2.不用担心,我已经做好了翻完一整本,《本草纲目》的决心。(如果这本小说能更完的话)
    我也是看书来的,所以大部分医理是摘抄,所以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不太需要较真哦。
    3.我实在忍不住了,这也是我更的第16个章节了。虽然不是没有人看,但你们至少能不能在评论区里面发一句话。“加油”也行啊!给我一点动力好不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