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三朵娇花 ...

  •   谢初年这般吃饭委实不舒服,偶尔还要偷瞧一下席间是否有人看她,若是自家人便罢了,就怕在沈渊面前闹了笑话。

      冬白喂了谢初年一勺汤,速度极快地帮她擦干净嘴角,再把面纱放下。

      谢初年喝完回头,不经意间和沈渊对视,立刻将汤咽下坐正。

      沈渊弯了弯嘴角,看着一个八岁的娇娇女,竭力扮做端庄的样子,真是可爱。

      “小姐,这个鸡肉极为鲜嫩,尝尝。”春碧夹了一片肉送到谢初年嘴边。

      谢初年又看了一眼沈渊,见对方还在看自己,这口肉就吃不下了。

      她就不该来,在自己房里舒服吃肉不香么?

      因为发病,她中午就没吃多少,现在腹中饥饿,觉得这肉香格外勾人。

      谢元昉又敬沈渊一杯酒,沈渊的视线移开,谢初年这才吃到一口肉。

      饭毕,谢初年随着徐氏回院子,大哥二哥关心她的病,一路跟到门口。

      得了个治不好的病,谢初年并不想一发病就让全家人跟着担心,将两位哥哥劝了回去,徐氏又给她涂了药。

      养了三日,脸上和手上的红肿消了,皮肤又恢复健康时的白嫩,谢初年摘下了面纱,乐呵呵地出了门。

      再过两日,就是她九岁生辰,养病期间,她向母亲央求了好久,才求得一次出门玩的机会。

      只是为了防止她再发病,须得让人带着她,谢朗夫妇将三个儿子叫到跟前,问谁想带妹妹出门。

      谢元柏如今任翰林编修,知道小妹一直想出门玩儿,“后日儿子可告假一日,带小妹出门,一定保护好小妹。”

      谢朗夫妇知晓大儿子一向稳重,刚欲点头,谢元璋又说:“大哥如今有官职在身,若是让人知道,大哥告假一日只为了陪小妹出门,岂不是让人抓住话柄,说我们家娇宠女儿,还是让儿子去吧,儿子身无官职,向夫子告假一日便可。”

      听二儿子这么一说,谢朗夫妇又觉得甚是有理,还是让二儿子去吧。

      刚要开口决定,谢元昉又站了出来,“二哥说的对,但是再过两月便是八月秋闱,二哥还是安心备考,陪小妹出门一事就让弟弟来吧。”

      谢元璋一听,刚要反驳,谢元昉又说:“要是二哥中举,那明年春闱便可同沈大哥一起,若是不幸落榜,再学三年,到时候你可都二十多岁了。”

      一听弟弟这么说,谢元璋感觉胸口中了一箭。

      科举之路不易,能一路进阶中进士的都是凤毛麟角,多少人考到头发花白还是个秀才,他十七岁考上秀才已经不错了。

      可是沈渊和他年纪一般大,就已经中举,两相对比之下,他倒是落了下风。

      “而且,大哥二哥,你们和小妹年纪差距太大,想必也不知道小姑娘都喜欢玩儿什么,还是我带小妹出门合适,对吧爹娘?”

      已经失去陪小妹出门机会的谢元柏没想到,最后三弟还要攻击他的年纪,原本低落的心情,更是低落到谷底。

      谢朗夫妇看了看三个儿子,又对视一眼,好像小儿子说的不错。

      看着父母依然犹豫不决,谢元昉又说了句:“而且沈大哥初到京城,还没好好逛过呢,儿子和沈大哥聊得投机,不如带沈大哥一起去。”

      “行吧,后日就由昉儿带年儿出门,散了吧。”谢朗一锤定音。

      三兄弟出门之后,谢元柏和谢元璋对视了一眼,十分默契地一个拉住三弟的衣领,一个勾住三弟的双脚,混合双打出了口恶气。

      沈渊在丞相府这三日,徐氏让人收拾出一间书房,用来给沈渊读书用。由于从北地到京城,他独身一人,为了路上方便,并没有带多少书籍,徐氏又将小儿子的书全都给了沈渊,反正谢元昉是个不喜欢读书的,那些书在他那里只能蒙尘。

      正在书房整理书籍的沈渊,看见谢元昉鼻青脸肿的进来,讶然问道:“你怎么了?”

      “别提了,都是实话实说的代价。”谢元昉小心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疼得抽了口气,两位兄长小气的很,不就是说他们年纪大吗,就专门往脸上揍。

      “后日是小妹九岁生辰,到时候你和我一起陪她出门逛逛。”

      “我一路入京,已经许久未做功课,还是不去了吧。”沈渊婉拒。

      “别啊,京城好玩儿的地方可多了,少学一日也没什么吧,而且我身负重伤,要是有人欺负我小妹,我打不过怎么办?”谢元昉说完,捂着肚子佯装虚弱。

      沈渊瞥了一眼龇牙咧嘴的谢元昉。

      在丞相府,敢和丞相三儿子动拳脚的人没几个,再看谢元昉的样子,就是脸上难看了些,重伤定是胡诌的,不过对方盛情难却,他不好接连拒绝。

      再想到仅见过两面的小姑娘,那么娇养出来的人,多个人照看也是好的。

      “那好吧。”沈渊点头答应,谢元昉的重伤立刻痊愈。

      “就这么说定了,可不许反悔。”谢元昉懒得继续装样子,站起身摸着下巴,“那后日去哪里好呢,永昌街一定要去的,那条街最是热闹,两旁还有许多酒楼,可以直接用午饭……”

      沈渊笑了笑,继续整理那些书籍,任由谢元昉计划后日的行程。

      对于谢初年来说,可以出去玩儿一日,是她今年最开心的事,生辰那天,睁眼醒来,就看见春碧和冬白两人笑吟吟祝她生辰快乐。

      春碧拿来了新制的夏装,冬白为她梳好一左一右两个小髻,谢初年迫不及待跑出门去找三哥。

      “三哥我们什么时候走?”谢初年看见三哥便开口问,声音清脆轻快。

      看见小妹映着笑意的眉眼,谢元昉摸了摸小妹的头,“我们再等个人就走。”

      “等谁?”

      “沈大哥。”

      “……”谢初年没想到沈渊也会去。

      今天她没带面纱,要是沈渊看见她的脸,认出她来怎么办?

      不过那天她穿着男装,应该不会认出来吧。

      谢初年怀着侥幸心理,等沈渊出来,故作镇静地打了个招呼,“沈哥哥好。”

      “妹妹好。”沈渊再见到谢初年,和前几日墙头上的人一模一样,他也没提之前的事,就当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还摸了摸谢初年的头。

      一旁的谢元昉见状皱了皱眉,这是他的妹妹,又不是沈渊的妹妹,他这么亲密不合适吧。

      “咳咳,我们走吧,年儿,三哥背你上马车。”谢元昉上前将沈渊挡住,蹲下身子等小妹跳上来。

      “三哥,你今天的衣服是新洗过的吗?”谢初年原地没动。

      “当然是,要不是新衣服怎么能背你?”

      听到三哥的回答,谢初年才放心爬到他背上。

      后面的沈渊见状心想:“这小娇花。”

      三人上了马车,马车向永昌街驶去。

      路上,谢初年忍不住好奇心,掀开窗帘一个劲儿探头,比起沈渊,她更像一个没逛过京城的,这倒让沈渊有些奇怪。

      按理来说,生在京城,又是丞相之女,长到九岁了,不可能没领略过京城风光,怎么谢初年会这幅模样?

      谢元昉一直拽着小妹的袖子怕她受伤,也没注意到沈渊眼里的疑惑。

      到了永昌街,谢初年一下车,一眼看见了街边的糖人铺子。

      以往春碧和冬白也买过糖人哄她,但这还是她第一次亲眼看见糖人是怎么做出来的,新奇不已,非要在旁边看着。

      看完了还要买来吃。

      “诶,小妹,外面卖的东西可不能随便吃,你拿着玩儿就好了。”谢元昉付了钱,得到小妹绝对不吃的保证才将糖人交给她。

      买了糖人,谢初年转身就看到了风筝,脚下不停,又跑走了,谢元昉只能跟上。

      沈渊看谢初年像个小兔子一样蹦来蹦去,片刻不歇,反而是跟在后面的谢元昉累得不行,失笑摇摇头。

      春碧和冬白两人手里拿的东西越来越多,到了午时,几人进了一家酒楼,这才可以歇歇。

      谢元昉要了个二楼包厢,几人上楼的时候,又遇上个谢元昉的朋友。

      “沈大哥,你先带着小妹上去,我去去就来。”谢元昉被友人拉走了。

      进了包厢,沈渊和谢初年相对而坐,刚想拿起桌上放的杯盏,谢初年轻扯了下沈渊袖子说:“沈哥哥等等!”

      沈渊动作顿住,就见春碧和冬白两人,一个拿起水壶一个拿起帕子开始擦桌子。

      “……”沈渊虽然见识到谢初年的娇气劲儿,但也不能适应这般。

      “沈哥哥,你一看就是斯文人,爱干净。”谢初年声音软糯,笑着给沈渊戴高帽。

      “嗯,妹妹说的对。”这声妹妹被沈渊叫出口,一点不生疏,反而谢初年有点不好意思。

      没多久,春碧和冬白将桌面和茶盏都擦拭干净,谢初年亲自替沈渊倒了一杯茶。

      “谢谢妹妹。”沈渊语气温润,嘴角含笑。

      “沈哥哥不客气。”谢初年摆了摆手,忽然有点不敢直视沈渊的眼神,右手不自觉摸了下耳朵。

      刚和友人寒暄完回来的谢元昉,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两人哥哥妹妹叫得亲热,好似他们才是亲兄妹似的,顿时心里不是滋味儿,故而进门时重重清了下嗓子,可是小妹只是笑着看着沈渊,连眼神都没分他半点。

      这将他这个亲哥哥置于何地?

  • 作者有话要说:  谢元昉:“不开心,一点亲哥的待遇也没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