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离开 ...

  •   “公子当真要娶我过门?”
      那“美”名远扬的十三娘子正半伏在青黛阁包间的矮桌上,吐语如珠,随意的捻着一杯酒正要饮下,她神态天真,面若芙蓉,眉心一点花钿,双眉细长如画,淡淡隐藏着哀愁的意思,像是被逼迫长大的孩子,长相一点儿也不妖媚,但妆容艳丽,招人的紧
      一口酒水饮下,她直直的看过来,杏眼圆溜溜的,异常灵动有神,似有水波一层一层酝荡开来,“莫非公子喜欢我了?”
      陶鹤虽从不自诩什么正人君子,却也是如今二十三未曾有过姬妾,那日来这青黛阁应酬生意,明知这人故意勾引,但还是一眼就看上她了,不知道怎么的就点了她的牌子,家教使然,他决定负些责任。
      而且,他是觉得她好的
      “此先我点了你的牌子,现在坊间传不少你我的流言非语,怕是你以后不好嫁人,而青黛阁也是有规矩,若是单独点了哪位姑娘的牌子,那人是一定要负责任的”
      “可公子你我并没有,,,”
      “无事,总归我该娶亲,对你,,,也不讨厌,你的身份不能做妻,你可愿意做我的妾”
      苒十三借着外头的日光端详坐在桌边的男人,英挺剑眉,乌黑深邃的眼眸,棱角分明的轮廓俊美异常,一身雪白的直襟长袍,衣服的坠感极好,映衬他淡漠的眉眼,那股温润的气质便流露出来了
      明明是求亲这样欢愉的事,这人却偏偏摆出一板一眼、正襟危坐的姿态来,倒像是和她商议什么国家大事
      苒十三从矮桌上起身,像没有骨头似的坐在陶鹤的腿上,轻轻的绕着他的头发,笑颜如花,露出可爱的酒窝,“那日公子点了我的牌子却只是不言不语的听琴,我想多逗你说几句话都不肯,我还以为公子是看不上我这样出身卑微的女子呢,如今幸得公子垂怜,能嫁与你,我求之不得”
      她将最后一句话换成了“你”,一下拉进了距离
      陶鹤推开了她,站起身,脸颊微红“还未过门,苒姑娘自重,如此,今日选婚节舅母问话你随意答上一二,我自会定下你,陶鹤告辞”
      陶鹤不知道他刚刚离开房门身后的女人就收敛了笑容
      这边李屹川一队人已经到了青黛阁,今日一楼设场,陶家也来了人高坐在二楼主位,刚好可以看清全场
      坐在正中的那位主,满头珠翠,打扮的精致华贵,一张脸保养的很好,没有半点皱纹,身上有着岁月沉淀下来的优雅从容,连身边的丫鬟穿的料子都是上好的,默然静置,很有规矩,怕是陶鹤有些话语权的长辈了
      找了不起眼的角落坐下来,愿喜拍了拍旁边看官的肩“坐在上头的是谁啊,陶家大少爷选亲,他怎么不来”
      那人嘿一声,回道“陶家大少爷什么样的人物,给他选几个妾室还用他亲自掌眼?真正有才有貌门当户对的都轮不着城外的这些姑娘,不过尽管不是正室,我们这儿的姑娘啊还是上赶着,毕竟只要能嫁进陶家,那是光宗耀祖飞上枝头了”
      他同桌的伙伴也加入进来“那高坐的是陶大少爷的叔母,十分疼爱侄儿,这才担了出山给他选亲的任务,看起来也是个挑剔的,估计眼睛挑剔着嘞”
      “出来了,出来了”
      这头议论着,一排排的小娘子袅袅婷婷的就站上了一楼空旷的台子上,按着顺序,声音娇柔的自报家门
      “哎,那个也太小了吧”愿喜指过去
      牧为顺着她指的看过去,小女孩只和愿喜差不多大,连眼神都懵懂,大概还不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牧为惊讶说道:
      “本地的世家大族都疯了吧,女儿还这么小就拿来做攀龙附凤的资本了,竟然也不要脸面”
      又转头来颇为真诚看着愿喜“愿喜你放心,有你牧为师兄在,等你长大,一定给你寻个如意郎君”
      愿喜从善如流“那我先谢过师兄了”
      张纪淮听了他这话,转过头来训斥“你和她说这个做什么,带坏了师妹”
      李屹川提扇子敲了敲牧为的头“怎么?光顾着看姑娘了,自己该做什么不清楚?”
      牧为“哦”一声,不情不愿的钻进了青黛阁的后堂
      李屹川接着又摇着扇子唤张纪淮过去,给了他一个布袋“纪淮,你把此物收好,看顾好师弟,,和师妹,为师有要紧事要去处理,在此你一定行事小心,这陶家出的事可不小呢”
      这人意有所指可偏偏不点破,像是存了要考验徒弟的意思
      “百年家族啊,终究是安逸的太久了”他似乎在感叹又放肆的笑着,平淡的面容都显的活色生香,他阔步向前走,几部之后在人群中消失了
      愿喜在他消失的前几秒刷了一波存在感“师父慢走啊,徒儿每日晨昏定省都会上香对着您的画像请安的”
      愿喜偷偷高兴,就知道这老狐狸没有太多时间和他们耗,恐怕一直陪着他们的都是不放心她这个新收的徒弟吧,这十几天借着练功明里暗里不知道试探多少次了
      牧为乐乐呵呵的回来了,看样子就知道是探听到了什么有用的东西“我们有机会进离阳镇了,我听这里的侍女说,十三娘子私下里一直都在托人找一样东西,并承诺若有人为她寻来,她可以答应那个人任何一样事情”
      “什么东西”司马泽一忙问道
      张纪淮摊开了手掌,牧为眼前一亮“对对,就是这个,落栀花的种子,我们芜园宝库里的珍藏,还真带来了”
      张纪淮哂笑道“还是师尊心有成算”
      舞台上生旦净丑粉墨登场,被选上的只是小部分,很快那十三娘子就上场了,一身柳绿薄裙,纯真的面容却有着妖异的风情,浅浅一笑连魂魄都快被勾了去,五官绝色,容颜倾城
      愿喜感觉她看上去怪怪的,但又不是妖怪
      台下观众倒是沸腾了,不时有人热情的喊着“十三娘子”的称呼,声声痴迷
      二楼主位的夫人端详了她半天,不露声色,也不知是喜还是不喜,过了一会,她和身边的丫头耳语一句,便把人留下了
      有一位穿着华丽却又落选的姑娘看不过去“陶二夫人,这人不过是这青黛阁里低贱的妓子,让她与我等同参选已是耻辱,你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人进陶家,况且她婚前不贞,伤风败俗!”
      陶二夫人皱了皱眉,很是不喜,也没有发作“这位姑娘,平白败坏别人的清誉可是失德,就我也不能纵容你,你说的可有证据?”
      那姑娘回道“证据?这大街小巷都传遍了,她蓄意勾引陶大公子,妄想一朝飞上枝头做凤凰”
      愿喜觉得这人真的脑子有问题,想要攀附上人家,这边又在含沙射影说陶大公子的坏话,那夫人能认同她才有鬼呢
      果不其然
      陶二夫人被气笑了,“哪里来的疯妇,红口白牙就诬陷十三娘子,她再不济,如今也是我为鹤儿预备的妾室,你是在讽刺我的眼光?”
      那姑娘也是急了,年轻气盛,一下想争辩个高低“夫人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觉没有贬低陶大公子,只是这苒十三品格实在不堪,怕她辱没了陶家门楣,如若您不信,可以看看她的清白还在不在”
      陶二夫人懂了她的意思,像离阳和周边城镇这样的地方,民风开放,对姑娘家的限制不是很严格,只是这青黛阁招揽生意凭的就是清白又有才华的姑娘,所以一般都会给姑娘点上守宫砂,向客人表示贞洁
      台下议论声大了很多,不少人对着陶二夫人和十三娘子指指点点,苒十三仍然敛着眉眼站在台上,看起来毫无波动
      陶二夫人面皮有些挂不住,还有点动心,苒十三的背景她也确实看不上,虽说鹤儿说过一嘴让她定下这个姑娘,但看他的态度想必没有多在意,不如就装作为难,剔了她出去,她自己的品格有问题也怪不到她头上
      想到这,陶大夫人看向了苒十三,柔声询问“话说到这份上,我也不能强录了你不顾我们陶家的脸面,姑娘不如委屈一下,自证清白,如果你是清白的,今天我一定为你讨回公道!”
      苒十三听着周围的闲言碎语,心里冷笑,这陶家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虚伪自私,以为这样就能羞辱的了她吗,脸面那个东西,她早就不在意了
      她盈盈抬眼,莞尔一笑“小女身份低微,怎么好让夫人您如此为难,再说小女清者自清,能为自己证明”
      仿佛这样的事没有让她感到丝毫羞耻,她还是保持的那副明艳勾人的样子,动作大大方方的,作势就要掀起袖子
      “且慢”一道低沉的声音传过来
      陶鹤从后堂暗处走到台上,和苒十三并肩而站
      陶鹤没有想到他已经打过招呼了,还会让她陷入如此难堪的境地
      见到他出来,众人一惊,有人小声讨论“这陶大公子怎么亲自来了,难道他对这个十三娘这么看重”
      有人接着说“你没听说啊,十三娘都有陶大公子的孩子了,他当然看重自己的子嗣”
      陶二夫人惊讶过后感觉脸一阵热,为自己刚刚那明显的放纵行为而挂不住
      陶鹤抬起右手示意安静,吵闹声平息下来,他说“叔母何时这样的好脾气,遇见闹事的人叫人赶出去就是了,什么时候我们陶家家事还需向别人交代”
      他看都没看闹事的姑娘一眼“还有,十三娘子是我要纳进府的人,容不得轻易诋毁,若是再有半点风言风语传到我耳朵里,别怪我和他过不去”
      刚刚还热闹的人群鸦雀无声,毕竟大家都只是来看个美人,谁会想得罪陶家这地头蛇
      倒是台下的一群大家闺秀们嫉妒的红了眼,只恨不对十三娘子取而代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