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讨好 ...

  •   话说自从上次愿喜“不小心”伤到李屹川,这些日子痛定思痛,经常很是认真的和师兄弟们讨论师尊的喜恶,想将功补过,并且她是李屹川门下第一个女弟子,一群师兄们也乐意宠她
      傍晚,“失,失火了,,快跑”
      城内一家小小的客栈人声炸开了
      “唉,那好像是师尊的房间”
      “真的是,师尊昨夜和纪淮师兄讨论计划到深夜,现在正在午憩”
      “那还费什么话,救师尊啊”
      哗啦啦一群白衣人拼命往楼上钻
      喧闹中只有被认为失火的房间安安静静的
      烟雾缭绕,混杂着浓郁的桂花香
      “你干什么?”
      李屹川只着月白睡袍,身子斜斜从床上撑起来,不耐烦的揉着天灵穴,觉得英明的自己好像做了个不太智慧的决定
      愿喜喏喏的跪坐在一边,忍不住咳嗽“咳咳,我听牧为师兄说您喜爱这桂花香,曾赞它沁人心脾、高雅贵气,我就想着给您点上,您闻着心情也会开怀,可现在,,,咳咳,咳”

      “你现在还觉得它清新怡人吗”李屹川面无表情,看着满屋子几十个桂花香薰,闻的他喘不过气
      “师尊,您醒了吗,您房里着火了”一群人急的跳脚的在房门外大喊,听到允许才敢进来,进来后对着此情此景感到惊悚
      “纪淮,给我把这个丫头领出去,她来了几天了,你帮我教她一点本事”
      李屹川对着美人师兄柔和的开口
      落在愿喜耳朵里觉得他意思是:你帮我打她一顿
      那天愿喜扎了一下午的马步,练到头晕眼花,终于到晚饭间只因师尊亲切的一句“再接再厉”,七八个师兄弟静若寒暄,没有一个敢叫愿喜吃饭的
      夜里
      “啊呦,好饿啊”
      愿喜哆嗦着腿,捂着肚子哀嚎
      半晌,无人理睬
      她晃了晃别再腰间的配饰黄狗,问“阿西,你是不是也该饿了呀”
      某狗叹息一声,变换成人
      “我去厨房偷点东西给你”
      阿西看着愿喜虚弱的躺在床上,半死不活,有点心疼
      活该她讨好人不过脑子
      少吃一顿饭怎么把人饿成这样
      “我的好阿西,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愿喜满脸感动,矜贵的点了点下巴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主仆俩就在屋中大快朵颐
      有人敲了敲窗柩,三声不轻不重
      “小师妹?” 是张纪淮!
      屋子里一阵手忙脚乱“师兄,你等等我披件衣服”愿喜赶忙将食物藏进床底,阿西这胆小鬼一听见声音早早的变化回去
      张纪淮有些疑惑屋内嘈杂的声音,直到窗户里飘来了淡淡的饭菜香,心下了然,直接推开门,
      愿喜急忙拢住床帘,张纪淮没有看向那边一眼,径直把食盒放在了桌上
      “原是我这个大师兄白白担心,小师妹把自己照顾的很好啊”
      愿喜讪讪笑,而后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大师兄,你竟然对我这么好,你简直是雪中送炭,人家差点都饿晕了”
      晚上屋内的灯橘黄又温暖,小小的房间菜香四溢,毫不掩饰女孩脸上满面油光
      张纪淮忍俊不禁,抬手擦了擦愿喜鼻尖上的油水“好了,不是饿吗,我给你带了点心,多吃点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进镇呢,师兄先回去了”
      愿喜被他的温和哄的一愣一愣的,谁能想到在外威风八面的张纪淮竟然会对师妹这么好,同时也不忘记狗腿
      “好的,师兄我送你出门”
      庭院中,张纪淮刚走出门,又忍不住回头“师妹,今日之事也是你太过顽皮了,如今做了师尊的弟子,便要将心思用在大道上,认真学习本领,不要总是给师尊找麻烦”
      “知道啦知道啦!”愿喜不太想听这些,撒娇似的勾住了张纪淮的衣角,突然她眨了眨眼睛,来了劲头
      “唉,师兄,你唤牧为都是直呼名字,何故叫我师妹师妹,难道在你这里还当我是外人吗”
      张纪淮看着自己的袖子蹭上了油印,微皱眉头,却也没有动作
      “倒是个会挑事的,那你说该叫什么,愿喜?”
      “嗯,,,”愿喜随眼瞟了刚升上天的月亮
      “昭昭,我小名昭昭,师兄叫我小名吧”
      张纪淮犹豫着就要拒绝,这样叫太过亲密了“可男女有别,等再过几年这么叫就不大合适了,,,”
      “你是我师兄,长兄还如父呢,旁人只会觉得师兄是爱护晚辈,怎么会思虑别的,况且爷爷走后,怕是这世上无人唤我一声昭昭了”
      急转直下的语气,女孩背后是冷清的夜幕,晚风里她瘦弱又单薄,平时里俏皮的容颜泫然若泣,何处不怜
      张纪淮几乎立刻就心软,单手拍拍女孩的肩膀“好了,昭昭,我答应你还不行?你记住,做我宇阳宗的弟子不可轻易软弱,你有师门撑腰,师兄们关心,绝不是一个人”
      “昭昭听师兄的”
      愿喜腰间的黄狗小像抖了抖被煽情的出的一身的鸡皮疙瘩,暗自骄傲:少主的脸皮已经可以和他的狗屁媲美了,不过,昭昭?少主什么时候有的小名啊

      话说回来
      不知道司马泽一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那个妖怪开了口,
      有人在那井口周围设下巫术,让人神志疯癫,似痴如狂,不知不觉走到井边供它吸食,它借此一点一滴的控制那些孩子的思想
      愿喜猜想那应该就是在老板夫妻面前自称大师的家伙,怕是他和老板四岁儿子的死也脱不了关系,
      那人姓陶,又擅巫术,必定和离阳陶家脱不了关系,所以现在他们正暂居在离阳镇外的客栈里
      离阳镇
      这里气候多变,是人间和妖界接壤的地方,是巫术的起源地,由陶家掌控,很多巫法毒而玄之,门外人根本无解,所以它一直独立于仙人妖三界的控制之外,
      陶家接管这里以来,吸取三百年妖族入侵的教训,对城内妖物深恶痛绝、监察极严,用了雷霆手段,宁杀不放,才将离阳镇清理干净
      仙界早已与陶家立下约定,井水不犯河水,各有一套行事章法
      可是这次巫术竟然帮助妖怪控制人类的孩子,陶家内部一定出了问题
      “师傅,您那么神通广大,也会巫术吗?”愿喜穿着一套农家姑娘最简朴的素色长袍,日常捧脸歪头发问
      几个师兄弟装扮的如出一辙包括李屹川,毕竟他们没有确定目标,不能打草惊蛇
      李屹川用术法掩去了面容,换了衣服,衣服的袖口边缘处却还有精致的白鹤刺绣,拿着山水图的扇子靠在窗边摇呀摇,暗戳戳的好看
      愿喜内心很是鄙视
      仿佛没有听到愿喜的问话,李屹川继续侧耳听着张纪淮打探到的消息,眼睛盯着楼下形色各异、服装各式的人,有的狂野粗犷,满脸胡茬,有的尖嘴猴腮、无奸不商,每个人都像有自己的故事,街头闹声鼎沸,表演着难得一见的杂技,别有一番风味
      这离阳镇的外围都已经如此与众不同,城内又有怎样的风景,只是怎么进城呢
      “快去青黛阁,今日选婚节,听说连十三娘都会出面,陶家公子可太有福气了,去早点还能有幸一观芳容”不知是谁喊了嘹亮的一嗓子
      人头攒动,突然男女老少都往一个方向走
      张纪淮喃喃自语“九月二十号,竟然是离阳的选婚节到了”
      “选婚节是什么?从未听说有这样的节日啊”愿喜和牧为窃窃私语
      “这是离阳特有的节日,这陶家在离阳就和土皇帝没什么区别,每三年都会选取一些品德兼优的女子入城选亲,有点脸面的人家都翘首以盼,以入选为荣,不过陶家大公子早年身体不太好,都二十有三了,到现在才选亲”
      包间外的小二敲了敲门来送茶,听见他们的议论“是啊客官,这十三娘子冰肌玉骨、绝代佳人,是远近闻名的美人,陶家选亲她入选的可能性极大,客官远道而来不如也去见识见识这异地美人的风情!”
      牧为说道“还有这青黛阁可不是一般的青楼,大部分女子皆是白身,琴棋书画貌样样齐全,达官显贵挑小妾都是在这首选,不过再好身份上到底只是一个妓,何能进陶家的门”
      “哎,客官不明白了吧,这陶家大公子早就点过十三娘的牌子,对她青睐有加,保不齐两人已经春风一度了呢,有了陶大公子的喜欢,这身份也就不成问题了”
      “哦,是吗,这陶大公子倒是风流,我们难得来一回,正赶上,那不去倒是可惜了,,,”牧为暗示性的瞥了愿喜一眼,后者点点头
      看向了张纪淮,双眼神采奕奕“师兄,这样盛大的节日我从未参与过,就准了我们去凑个热闹吧”
      张纪淮有些无奈,正想开口,依在窗边的人“刷”的收了扇子,说道“当然得去,早听说离阳人杰地灵、不同凡响,师尊带你们见识世面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