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闹事 ...

  •   张纪淮带着愿喜找到苒十三房间的时候,她正和陶鹤说着话
      女声说“这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确实选的上好布料,花纹也是我找了独特的样子,亲手绣上去的,麻烦公子替我转交,道声谢”
      陶鹤拱了拱手“姑娘的绣工自然是好的,我代叔母多谢了,今日让你受辱的人我已经让人教训了,也感谢你不记恨我叔母,她也是太疼爱我”
      苒十三温婉的笑着“公子待我至诚,我怎么会在意这些小事,我只盼着早早的嫁与公子最要紧,我知道公子双亲早逝,陶二夫人就是您最亲的长辈,日后我过了门,定会替您尽心侍奉,我相信陶二夫人迟早会对我改观的”
      陶鹤叹气“难为你能理解”
      他顿了一顿,有些别扭“你放心,万事有我,不会再让人欺负你”
      对面的女人低下了头,眼角眉梢都是藏不住的笑意
      陶鹤出门的时候,张纪淮带着愿喜躲在暗处
      愿喜看到他手里拿的抹额,应该是给上了年纪的夫人做的,绣的是紫色鸢尾花,吉祥如意,当真是极好的寓意
      “外头的郎君既到了门口,怎么不进来坐坐?”屋里传来苒十三的声音
      张纪淮诧异,他特意隐藏了自己和愿喜的气息,连陶鹤都没有察觉,竟然被她给发现了
      两人进了屋,看到还有愿喜,苒十三微微惊讶
      愿喜问“姐姐,你怎么确定来的是位郎君?”
      苒十三看见张纪淮,脸颊微红,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石榴花“来这青黛阁的不是小郎君还能是什么,这位郎君还真是神仙样貌啊”
      张纪淮皱着眉头别开了脸“还能有你的陶公子好看么?你不用装模作样”
      或许是感觉到了无趣,对面的女人消散了媚意,一身柳绿色的衣裙配着她如花似玉的脸,暖如春天,神情却冷漠的让人冰冻三尺,不敢靠近
      愿喜想,她当真是很适合柳绿色的
      张纪淮对苒十三道明来意,对面的女人一听说他们有落栀花种子,激动的险些摔碎了手上的茶杯,可以看得出此物对她很重要
      “只要你们能给我,别说带你们进陶家,什么我都答应”
      张纪淮说“你不怕我们进陶家会对陶家不利?”
      苒十三神色有些好笑“你们会?宇阳宗什么时候也行小人做派”
      愿喜问“你怎么知道,,,”
      “这世上能拿出落栀”她撇了张纪淮一眼“又有如此气度的,还能有谁”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陶家选亲的结果基本落定,让人惊讶的是除了正妻,陶鹤竟然就只纳了苒十三这一妾室,一时间离阳镇内外无数女子都模仿十三娘子穿柳绿色衣服,眉心画一点花钿,就盼着得陶家大公子倾心
      进离阳镇这天,愿喜扮做小丫鬟,张纪淮和牧为佝偻了身形改变了面容扮做轿夫,光明正大、热热闹闹的就过了陶家在城门口设下的巫阵
      城内果然不同凡响,大街上卖的最多的不是杂货、吃食店铺,反而是卖赤朱铁粉、桑木白茅等巫阵之物,连带着整条街形成了阴暗又热闹这种怪异风格,不愧是巫术风靡的离阳镇,百姓中偶尔也能看见巫师扮相的人
      愿喜正想着需不需要装一下没见过世面的好奇模样,然后她看到了牧为
      “哇”“欧”牧为惊叹连连,眼睛瞪满了好奇,脖子扭长,却又要顾着轿夫的身份微弯着腰低下脸,呈现到别人眼睛里的就是装模作样的土包子,愿喜抹开脸,不忍直视
      算了,舞台还是留给年轻人吧
      一路跟着新娘子进了陶家内院,院有中心一颗高嵩粗壮的梧桐树,从上到下垂满了五彩丝,枝叶繁茂深处好像还有斑斓的动物藏在里面,树下供有香案,不知道在供奉什么,家仆婢女都绕开那棵树走,敬而远之
      苒十三的住处叫柳斜轩,进新房后愿喜也学着喜娘和丫鬟对着新娘子说祝福的话
      “白首不离,早生贵子”
      新娘子“嗯”了一声,愿喜隐隐感觉她周围氛围怪怪的,大概她成亲了,也是太激动
      新房内没有看见陶鹤,今天也是正室夫人进门的日子,估计他忙着在前院成亲宴客
      天色晚了,愿喜悄悄溜进前院,今天是陶大公子成亲大喜,几乎所有的陶家人都聚齐了,之前那个鸟人被逼供出指使他的陶家叛徒惯用铃铛术器,身材矮小,身上带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硫磺味道,正好今天趁此机会去看看
      没想到刚到前院,就撞上了伪装成家丁的张纪淮和牧为,
      张纪淮道“别去了,我和牧为都观察过了,铃铛这个术器太常见,光宴会上使用的客人就有二三十个,今晚很多气味嘈杂,也根本问不出什么硫磺味道”
      牧为抱怨“对啊,满鼻子的烤鸡肉香,问着问着就饿的走不动了”
      张纪淮道“什么时候还在想吃,师傅交的任务完成不了,你回去就等着领罚吧”
      他对愿喜说“我和牧为要花费一点时间在前院筛查凶手,你先安心在后院待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情况,有事第一时间发信号告诉我,记住,我也不指望你查到什么,把自己给我保全了!”最后一句话张纪淮加重了语气
      愿喜郑重点头“师兄且放心,我能保护好自己”
      有一位半百的穿着深棕色的老头路过,指着他们三就开始责问“那个丫鬟哪个院的?前院出大事了,你们三个还在这偷懒!”
      愿喜吞吞吐吐解释“奴婢是十三姑娘的贴身婢女,姑娘派我来看看大少爷在哪里,,,这么晚了,她很担心,可是奴婢初来乍到迷了路,这才找到两位大哥问路”
      老管家缓和了脸色“原来是新夫人的婢女,少爷还在前厅忙,今晚恐怕也是要陪着大娘子,让夫人早些休息,不必太担心”
      “是”愿喜瞥一眼张纪淮和牧为,低着头回了后院

      张纪淮和牧为跟着管家回到前院,这里同时正上演着一出好戏
      一个看着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被按跪在院子中间,旁边有位大娘大声吵闹,紧紧靠着她的是位凄凄惨惨脸上还有伤痕的女子
      被拿住的是陶鹤的表弟,叫陶彰泰,陶家的小少爷,平日里在家蛮横好色惯了,在大街上偶遇卖花姑娘长的漂亮,使手腕绑架了人家,污了人家的清白,过后又不认账,暗中以陶家的势力威胁,逼得那姑娘一家走投无路
      典型的强取豪夺,罪行令人发指
      那姑娘的母亲也算有本事,就乘着今天陶大公子成亲,各方有头有脸的都来齐了,带着女儿混进来,要个说法
      那妇人十分泼辣“可怜见的,我就一个女儿,才十七岁,刚到议亲的年纪,没想到就被这滚蛋给欺负了,还威胁我一家老小,要我们忍下他的罪行,要让他得逞了,天理不容!今天陶家要不给我们个说法,我就一头撞死在婚宴上!”说着就要网桌子角上撞,被人给拦住
      这下陶家的脸在这十里八乡都丢尽了
      当即老太爷震怒,叫人把陶彰泰压过来了,嚷着要打死这个孽障
      “小时候还看你聪明自律,是个好的,没想到越长大越不学好,你才多大就干出这样无耻下流的事,败坏门风,辱没门楣!不如打死了干净”
      前几个月还在青黛阁八面威风的陶二夫人此时也顾不得仪态“父亲不要啊,彰太还小,都怪我没有教好他,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以再改再教,何况今天还是鹤儿大婚,怎么能在这天打死他弟弟”
      老太爷沉思一会,但也没有松口“那就把他赶出去,我陶家没有这样的子孙”
      陶二夫人着急上火“鹤儿,为你弟弟说句话啊”
      陶鹤穿着一身大红喜服,身形修长,玉树临风
      他挡在陶彰泰前面,半跪下来,语气不慌不忙“爷爷息怒,表弟虽然行事荒唐,但罪不至此,不如打他三十丈让他长长记性,既然他欺负了人,当务之急,还要先好好补偿这位姑娘”
      老太爷看见这位陶家最优秀的子孙,缓和了神情,没有说话
      陶彰泰和陶二夫人齐齐变了脸色“什么,三十丈,大哥你到底是不是在帮我”
      “鹤儿,你弟弟怎么受的住三十丈”
      陶彰泰叫喊“我能补偿,我愿意纳她为妾、奉养她的双亲,她要什么尽管提,,,”
      老太爷瞪他一眼,立马吓的消声
      陶鹤站起身,恭敬的对着泼辣大娘拱手“夫人,是我管教不严,竟然教出这样的弟弟,事到如今我们只能全力补偿,给一百贯作为聘礼,尽快将这位姑娘迎接进门,您意下如何”
      那位大娘只得应下,却有千万个不放心
      “就算有了名分,可谁能保证他不会欺负我的女儿,把她折磨伤折磨死我都不知道”
      陶鹤道“那我许您每月十五都可以来看望女儿,她若有任何差池,您尽管来找我,我不会轻饶陶彰泰”
      他转向跪在地上的人,语含警告“听明白了吗”
      陶彰泰直不情不愿点头“我知道了”
      至此这场闹剧告一段落
      老太爷体力不支被扶下去休息了
      陶鹤向在场宾客徐徐俯身以赔罪“让各位看笑话了,我陶家人一向律己律家,这些年掌管离阳、驱除妖魔,才换得离阳如今的景象,陶家所做,不是各位三言两语就能轻易否定,今日来恭贺的,陶家款待,若是来干别的什么,别怪我不客气”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