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大意 ...

  •   第二日午时
      “汪汪汪”一条大黄狗在老板娘外出买菜回来时直接冲过来咬了她的腿一口,老板娘“哎呦”一声,愿喜觉得这一口的程度可以说是伤筋动骨了
      还没有确定老板娘是否参与这件事,阿西的做法有点,,,甚合她心意!
      老板和邻居大张旗鼓的就抬着她往医馆跑,愿喜从厨房找到一截麻绳,来到井边,抬头看看天,大太阳照的人温暖无比,直接就开始移动青石板,心情甚好
      “什么宝贝在里面啊,我帮你晒晒太阳,去去霉气”
      “轰隆”井盖被打开
      这口井深不见底,艳阳天也照不开明,下三米后就漂浮着青灰色的水雾,夹杂着浓郁的艾草味道,铜色的铃铛叮当叮当作响,像是在警告
      下到井底,无疑是口枯井,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地面大概修整过,踩着很平坦,连杂草枯枝都没有
      突然一只手死死的攥住她的脚腕,力气很大,她的骨骼吱喳作响,一阵剧痛
      不对,按照之前的种种迹象表明这里面应该是老板家藏他儿子尸体的地方,估计学来了什么邪门歪道为他招魂,用小孩子的精气和血肉来供养。但若是这样,阿西的狗牙完全可以令它敬而远之
      除非,抓住她的是另外什么东西
      愿喜抬起另外一只脚狠狠的跺到那只手上,同时借助绳子和井壁向上爬,将事先准备好的火折子扔下去,那怪物怕火,即刻就松开手
      借着光源,怪物的模样显露出来,那确实就是一个孩子,外露的皮肤僵硬发黑,指甲坚硬锋利,他阴恻恻的看着愿喜,血红的眼睛里都是渴望的凶光
      愿喜眼尖的看见他脖子后的皮肤褶皱
      怪物反应过来迅速展开攻击,愿喜努力向上爬,有点懊恼
      大意了,早知道带阿西一起下来,她的命赔在这可就太得不偿失
      突然
      有一只手拎住了她的衣领,直接把她甩出了井口,
      愿喜一身尘土趴在地上咳嗽,摔的龇牙咧嘴、眼冒金星,谁啊,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缓和了几秒,她的视线渐渐清晰
      不大的院子里,站了一群人,张纪淮带着一众师兄弟终于发现不对查到了这里,看的出来一路上是风尘仆仆,美人师兄神色疲惫但风姿依旧姣然若月,他第一时间来查看愿喜的情况,发现没事松了一口气
      但愿喜的视线落在了另外一个人身上
      他端站在沥色的井边,身姿挺拔肃立,五官极其俊俏,一袭雅青色长袍,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坠着一枚白玉佩,双手懒散的拍了拍,明显很嫌弃愿喜身上沾染的艾草味。
      “小姑娘家家得爱干净,不可以乱钻洞”
      愿喜有些恍惚,抬手揉了揉眼睛,视线却没有离开他
      他侧目训斥,肌肤光洁如玉,在阳光下像绸缎一样微微发亮,一双黑宝石般的剪瞳,泛着流光溢彩,薄薄的唇瓣张张合合,明明在训话,却淡漠的不带半分情绪
      绝色盖世,烨然如神人。
      那怪物从井中跳出看见他也是一愣,随后发凶的挥爪过来,直指咽喉
      他即刻后退,没有让怪物碰到他一根毫毛,简简单单的吩咐下来:“纪淮,上啊”
      张纪淮和其他几位师弟迅速挡在他身前
      明明有能力却让别人动手,在一旁悠闲看戏
      冷漠恶劣,性子活像公子哥
      事实证明以多欺少确实效率高,这怪物没挺几个回合就被按在了地上
      “你们在干什么,疯了吗,放开我儿子”
      老板和老板娘他们从医馆听见消息赶回来了,一见到这情形目眦欲裂,疯狂撕扯按住怪物的弟子们
      那怪物这时候倒也聪明,不再呲牙勒嘴,反而眼含泪水,夺眶欲出
      “你们好好看看,他不是你儿子,他是妖怪,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愿喜大声提醒
      李屹川看了她一眼,挑了挑眉
      按住怪物的弟子听见提示仔细观察,果然在怪物的背后发现了开裂的皮肤,一把揭了下来
      “啊”凄惨的叫声过后老板夫妻俩惊呆了
      眼前的不是他们乖巧可怜的儿子,而是一只人头鸟身的妖怪,五爪锋利,见事情败露不在伪装,面目可憎。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幺儿呢,你们把他弄去哪儿了,大师明明告诉我,只要我用稚童的鲜血供养我儿子的身体,再配上他设下的招魂阵,我儿子一定会活过来”老板几欲崩溃,颤颤巍巍的捧起他儿子的皮,抱头痛哭,痛不欲生
      “蠢货,还看不出来吗,你们被骗了,这妖怪是想不劳而获,利用你们食人,可笑你们还信骗,也不知害了多少人”
      司马泽一一语指出真相,丝毫没有顾及老板夫妻的感受
      “不不,我们没杀人,大师原话是要用活人供奉,只是我们夫妻不忍,一直是好吃好喝的养活着那些孩子,只是定时要放他们些血……”
      愿喜有些奇怪,“可是,这里的小孩子瞧着木讷,不像单单被放血”
      张纪淮朝牧为使了个眼神,牧为直奔室内,片刻回来点了点头,“没错,那些稚童神情呆滞,精气被吸走大半,再晚就要成痴呆了”
      再然后,老板和老板娘被送去了官府辩黑白是非。
      “小姑娘是谁啊”李屹川漫不经心的询问,手无聊的把玩着腰间的玉佩,
      那玉温润剔透,那手素白修长,精致的让人不敢触碰,
      他问的是愿喜,却看向张纪淮,在得知愿喜来历后点了点头
      他不在意这样的事
      “如此,事情就交给纪淮你处理了,师傅我信任你,但我芜园没有女弟子,她也实在不方便”
      “是”张纪淮有些犹豫,但没有丝毫异议
      “那,南星,是不是可以还给我,那是爷爷就给我唯一的东西了”愿喜适当提醒
      “南星?”李屹川终于反应过来他漏听的重要信息,从张纪淮手中接过南星看了半晌
      确实是百年难遇的宝物,这宝扇上面的花纹似是什么古老的咒符,只怕另有玄机,只是暂时看不出来,这扇骨娇小玲珑,触手光滑温顺,好东西!
      “罢了,看你除魔降妖颇有天分,我宇阳宗也是第一大宗,气度超然,我变收你为徒,以后你在芜园里安心学本事吧”
      某个男人话锋转的很快,且面不改色
      愿喜站到他跟前,笑容单纯,盈盈叩首“谢谢仙君”
      突然,那个叫乔乔的孩子从屋内冲出来,举着尖刀向愿喜冲过来,“啊,去死吧”愿喜被吓到了,眼疾手快往李屹川怀里扑,“仙君救命”

      李屹川下意识的把她揽在了怀里,僵硬着,竟不慎被刀子划到了手掌
      司马泽一用刀鞘打晕了乔乔
      “师尊!”李屹川受伤,张纪淮和一众弟子们吓了一大跳,“你干什么”司马泽一把愿喜推到一旁
      “师尊,我看此女用心险恶还一无是处,不如拿了南星,就把她留在这里也好”
      “师尊息怒,她是一时情急才连累了您”牧为为愿喜求情
      “对,对不起”当事人诺诺开口
      “都闭嘴,这点小伤,碍不到我”李屹川捻搓着手,对刚才怀里瘦小柔软的触感还有点陌生,若是百年前,他可能真的会听司马泽一的话将南音据为己有,不过如今为人师表,这样的事可真做不出来了
      张纪淮上前查看乔乔的情况“师尊,这孩子双齿紧咬,身子发抖,大概是被妖魔给控制了心智,恐怕其他的孩子都不同程度的被影响了,如若不管,必成大祸”
      “呵”李屹川轻笑了一声,“倒是好手段,喝血吸灵气不算,竟然妄想控制人类,这里都是孩子,以后长大了那还得了,这事背后一定有人谋划,我们得好好查查,就从他开始”
      李屹川指向被按在地上早已奄奄一息的鸟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