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善堂 ...

  •   庆平城最大的善堂叫福禄安,太平盛世年间饥荒战乱都远离中原的城池,失去双亲的孤儿并不多,大多数是父母生下来发现残疾,或者家里女儿太多遗弃的。
      善堂内格外安静,只有细碎的动作摩擦声
      愿喜站在院中,牧为和老板进屋商量,其它人早已急忙去办自己的事了,个头高矮不齐的小朋友全都窝在一角,愣愣的看着她,仔细观察,他们神情惶恐,眼睛里闪烁着期待的光,但都像是长在了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被遗弃的小朋友性格都不怎么开朗啊
      “干什么呢,这是愿喜,在我们呆个几天,都过来啊”
      老板是城内富商,几年前发迹,可惜好景不长,四岁的小儿子失踪了,夫妻两便开起了这福禄安,也有为儿子祈福的意思
      小孩子们陆陆续续靠过来,看起来这家善堂很富裕,不仅房间很多,孩子们都被养的珠圆玉润
      认识过后,愿喜就被安置下了,牧为走时善堂老板对他千答万应才让他稍微放了点心
      晚间
      “咚,咚,咚,小愿喜,我是福禄安的老板娘,可以进来吗”
      “请进”
      因为愿喜是被牧为再三强调过是很重要的人,又给了善堂不少银钱,愿喜在这儿是被当做客人的
      进来过后,老板娘便端着食盒靠着愿喜坐下了
      女人四十左右的年纪,穿着时下最时兴的竹兰月影花纹,皮肤光滑红润,发髻一丝不苟的梳起,眼角尽是和蔼的笑意,观之可亲
      “好孩子,饿了吧,我给你做了栗子糕,来吃点”女人紧紧攥着愿喜的手,很是喜欢这么好看的小姑娘
      愿喜撑起脸摆出了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没有应答,也没有动食盒,表现的腼腆又孤独
      “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小小年纪家人就都没了,以后可怎么办才好”老板娘已经从牧为那儿知道了她的情况,应该也是想起了她走失了的儿子,一时感同身受,潸然泪下
      “啊”
      从院子很远的地方传来尖锐的叫声,老板娘突然变了脸色,想到什么又收敛住
      “外面怎么了”愿喜询问
      “我们这晚上野猫闹的凶,常三更半夜出来,见人就攻击,别是哪个倒霉的又碰见了。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吧,吃什么喝什么别拘束,和婶子说”
      老板娘安抚性的摸了摸愿喜的头,出门往院子深处去了
      愿喜熄了灯,约莫过了一刻钟,偷偷摸摸拿个根蜡烛和火石向后院去
      主屋很好找,沿着大路直走就是,愿喜贴在窗旁,隐藏着身形,听着屋子里的人细声碎语
      “刚刚是什么声音,井那又出事了?”
      “我去的时候又看见乔乔坐在井盖上,一边傻笑一边尖叫,吓的我拔腿就跑,哪儿还敢多看”
      “你就说邪不邪,乔乔的房门、窗子我都拿锁锁起来了,不可能从里面打的开,她到底是怎么出来的”老板娘的语气已经充满畏惧
      “我们停手吧,带着孩子们离开,求个平安”
      “你现在说停手,我们做了这么多不能白费,我们走了,儿子怎么办?”
      谈话到这儿,妻子声音弱下来,事情已经有了定论,夫妻俩渐渐歇下
      愿喜皱了皱眉,听着这件事不像是个善茬,她现在功法全无,插手实在不妥,可她想进宇阳宗绝不可毫无出众之处
      宇阳宗是四大仙门之首,有三位君上,一位是予破峰任孜彧,年过半百的老头,掌宗內事务,在门内说出的话无人敢置喙,;另一位是弈川峰王璟木,总着玉带白衣,善音善舞,风度翩翩,一副大方不羁的少年模样,宇阳宗全靠他收集消息;还有一位叫李屹川,听说三百年前妖王带领众妖在人间作乱,人间成了修魔炼狱,是他用计与四大仙门合力将其封印在伏羲山下,因此民间把他传的神乎其神,还有人供奉庙宇,虔诚供拜
      但坊间传闻说他容貌迤逦,见之忘俗
      叮玲玲,叮,,,玲,,,玲
      夜里的风传过来一阵铃声
      民间的阴阳术士一般驱鬼、看风水、送灵起阵做法时祭台上都要备上铃铛,久而久之这被视为不详,可极少的人知道铃铛还有一个作用,可以招魂。
      铃声的声音柔和但穿透力极强,代表家人呼唤在外流荡的鬼魂
      愿喜顺着铃声寻过去,在后院东南角看见一口水井,被一块大青石板压的严严实实的,铜色的小铃铛被系在井边四角,井缝中隐隐飘散出艾草的味道
      “啊”又是一声尖叫,从井中传来的,这次她听的更清楚了些,是一个男童的声音,只不过含糊不清,又像猛兽一样凶狠
      “阿西,出来”一只膘肥体壮的大黄狗闻声就从院子里的狗洞钻了进来,在夜色里显得尤其贼头巴脑,它转眼就变幻成十三四岁男孩的模样,那股气质又称的他古灵精怪
      他轻身下气的站在愿喜左手边,压着声音“少主,要下去看看吗?宇阳宗已经察觉这件事了,我们得尽快,凭您现在的力量对付这个怪物很吃力,但有我保证不会让他伤到您一根头发”
      远处的夜灯照到这处,少女的脸被微光笼罩着,夜风带起她的裙角,身姿玲珑有致,她温声开口“现在不能下去,等到明日午时阳光最盛的时候,在加上你的狗牙辟邪,我必不会有事,你帮我拖住老板和老板娘即可”
      阿西有些着急“我不在您身边我放心不下,现在时机不是正合适吗”
      “现在下去必然会惊动人,最迟明天中午,张纪淮他们就会赶到这儿,我要的是帮他们一个大忙,而不是主导查明这件事,喧宾夺主反而适得其反,还有,叫我愿喜,不必用尊称”
      “是”阿西顿了顿身子,“,愿喜,狗牙我一会儿才能给你”
      “怎么了?”
      “我,,我刷牙去”
      说完一溜神没影了
      愿喜一乐,这么熟了,现在倒是越来越矫情,凡间啊,那么点礼义廉耻都学来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