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1、第四十七章 ...

  •   听到夜寒的劝说水宿觉得有道理,但是他依旧想要进去,只好满怀希冀的盯着陈一,他们中的老大哥。
      “你想都别想,白叔气坏了才口不择言,没有证据的事你也信?他只要是我们的队长一天,便一直是我们的队长!别想这些有的没的!”
      陈一虽然嘴上不在乎,但是心中却很担心随夜。
      现在随夜最需要的就是陪在少主身边,后面也许就没有时间了,父亲早些时候向自己透露过队长的事情,但是表达的过于隐晦,他没有理解,现在结合白叔的话,他便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但是他并不认为队长是坏人。
      随夜现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应该他们一样有震惊,除此之外肯定还有很多情感,这些都需要他自己去消化,他们现在还是不要进去打搅随夜了。
      水宿见没人想要进去,一向惧怕队长的他不敢独自进去询问,只好继续扒在门口向里看。
      五毒躲在一边,也听见了白瑞呵斥自家圣子的话,一向嬉皮笑脸的人此时却一脸怒意,既然敢如此侮辱阁主和圣子,简直不知死活!
      五毒抖了抖手,一只小虫隐进了草丛里。

      此时的随夜心乱如麻,真源的眼神、白叔的话、伙伴们对他的看法,最重要的是少主醒来之后会如何看他!如果不是因为这几天太过得意忘形,被眼前的美满迷住了双眼,少主也不会中毒,白叔就不会口不择言的说出自己的事,自己就可以一直以这样的身份呆在少主身边。
      都怪自己,如果他没有直接拒绝沈珠月,而是缓兵之计,少主就不会有事,如果自己做事再牢靠一些,如果自己有能力......
      如果......
      如果......
      随夜的眼神突然犀利,没有那么多如果,沈珠月不是想要他回去吗,那自己回去就是了,但是她总得出出血!
      “队长,少主应该是无意间中了不知名的毒,我没有办法解这种毒,也没有办法缓解,如果我师傅在,他或许可以一试。”
      真源确信陈隽清是中毒了,但是验毒工具除了显示中毒,再无任何变化。
      一般采集血液验毒后,如果中毒,验毒工具里面的液体会先变成白色显示中毒,再显示主要成分代表的颜色提示毒药,如果没有中毒则没有任何颜色变化。
      真源望着白色的液体,脸色有些难看,无法提示主要成分就无法判断中了什么毒,茫然的吃解药只会更加害了少主,只得放弃般的将手里的验毒工具放下,抬起头盯着随夜。
      “队长,你知道你......”
      “不要再说了,我想想办法,你先出去。”
      真源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目光灼热的盯着随夜,苍白的脸上依旧透着不正常的红晕,相比起刚才要淡很多了,眼里满是疯狂。
      “不!你听我把话说完!暗池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被猎枭捡回来之前,我和我娘在苍轮草原流浪过一段时间,我娘被十三部落的人侵犯后有了我,因为我是十三部落和汉人的野种,她的家人觉得她丢人不许她回家,尚在襁褓的我被她带着去了十三都寻求暗池帮助,暗池的人的确给我们提供了帮助,但是我娘依旧因为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疯跳井死了。”
      “从那之后我便一直被暗池养着,我记得有一个一直穿着红衣的女孩很喜欢我的眼睛,也是她在暗池彻底解散之前将我送了出去,所以我才会被猎枭捡到,我从那时便发誓一定找到她报恩。”
      “暗池如果真的是魔教的话,为什么要一直养着孤儿?救助百姓?负责照顾我们这些孤儿的嬷嬷都是你父亲专门挑选出来的乳母,她们告诉我,何镜愁亲自找她们,吩咐他们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我们,如果对我们不好,她们也不会得到暗池的庇护!”
      “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十恶不赦的魔头?我到了天机阁一直在寻找暗池的信息,我一直想要找到那个被抓走的质子,我想要帮助那个红衣服的女孩,但是我没想到那个质子就是你!你知道你父亲有多伟大吗!”
      随夜听着真源的故事,心中震撼,真源来时便不喜与人分享过去,他只当是因为过去不堪,没想到自己与真源还有这样的关系。
      “够了!我知道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你不必再说了,但是我要求你对少主的忠心不变,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伤害少主,作为交换我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
      “你先出去,我想和少主单独待一会。”
      真源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这些事他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起过,种种心酸憋在心里无人诉说的感觉真的糟透了,终于找到宣泄口的他浑身都在颤抖。
      见真源离开,随夜轻轻的躺在陈隽清身边,此时的他像是总算找到了依靠的孩子一般,眼泪夺眶而出,一滴一滴的落在枕头上。
      随夜想要伸手触摸陈隽清的脸,想要牵陈隽清的手,却都止住了,现在的他有什么资格靠近少主呢?无论真源还是五毒、红面再怎么说暗池的好,自己的身份终归是和少主对立了,他永远都不配站在少主身边,他早该知道的,再这样下去,少主会因为他受伤害,想要和仇人的孩子在一起本就罪不可恕,更何况自己还是男子,在炎阳这样的行为是不被认同的......
      就让他再这样静静的看看少主吧,也许接下来的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以这样的身份看着自己的挚爱了。
      水宿趴在门口偷听,却什么也没有听清,真源说话时刻意压低了声音,水宿只听见里面似乎有人在说话,却听不清楚到底说了什么,还没等他往里面走,就看见真源走了出来还顺带把门带上了,期间真源还不满的瞪了一眼偷听的水宿。
      水宿自知做错了事,缩了缩脖子,不敢造次。
      所有人都知道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白瑞不知怎么的右手酸痛,青了一大块,似乎是撞到哪了。
      其他几个暗卫纷纷失眠,在屋里辗转反侧。

      第二天一早,水宿来叫随夜吃饭,手里还提着白瑞吩咐下人准备的参汤。
      “队长!你起来了吗?白叔让我喊你吃饭,白叔已经给何老写信了,何老应该很快就会来了,白叔还让人炖了参汤,让你给少主喂下。”
      敲了好一会门都不见应答,水宿有些奇怪的推开房门,蹑手蹑脚的往里屋走,却见到少主一个人躺在床上,身上盖着的被子被掖的很好,床头的凳子上放着的茶甚至还冒着热气。
      难道是去方便了?找不到随夜的水宿只好坐在床边,自己端着参汤给陈隽清喂,可是过了好一会也没见随夜回来,水宿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却说不上哪里有问题。
      陈二见水宿去叫人久久未回,寻了过来。
      “水宿!叫你去喊队长,你干什么呢!水宿!”
      听见陈二的声音,水宿在屋里回答:“我在这呢!我端着汤过来时队长不在,我就先帮他喂了。”
      陈二皱了皱眉头,任何暗卫都不能留下昏迷的主人一人独处,这是规矩,队长绝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怎么水宿来时却不见人?
      “什么叫队长不在?他干什么去了?”
      水宿也觉得奇怪,微微抬头思索道:“大概是方便去了吧,这茶都是热的,应该没走多久,很快就会回来了。”
      “你会把昏迷的少主单独丢在这去方便?你是不是傻!你怎么当时不立刻喊我们!队长也许有危险了。”
      水宿喂完最后一口汤,拿手帕细致的擦着少主的嘴,心里却打起了鼓,陈二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有问题了,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事了?队长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吧?那么厉害的一个人......
      陈二不给水宿张嘴说话的机会,跑出去找其他人。
      “不好了!队长失踪了!”
      “什么?”
      “?”
      ......
      正在吃饭的暗卫们和白瑞皆是一震,从天机楼掳走天机阁的暗卫,还是功夫不俗的暗卫,来者不善!再加上昨天的事,所有人都是心中都有了自己的想法。
      白瑞担心天机楼有内鬼,偷听到了自己昨天说的话,将暗池的圣子一事泄露了出去,才会导致随夜失踪,虽然他不喜欢随夜,但是随夜的确对少主忠心。
      其他暗卫则是担心暗害少主的人,趁着他们戒备不严掳走了随夜。
      “夜寒,你看看能不能追踪到队长的位置?”陈一相比起其他人更加稳重,虽然心中也慌乱却立刻思考解决方法。
      其他暗卫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渐渐安定了下来,都一脸希冀的看着夜寒。
      夜寒张开了手,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只小绿虫,碧绿的身体晃动着小触角十分可爱,小虫子原地转了一圈后径直缩回了夜寒袖中。
      “寻踪虫没有办法判断队长往哪去,掳走队长的人在离开前处理过队长的气息。”
      所有人都没想到寻踪虫既然不起作用。
      陈一的拳头捏紧,面色变得难看起来,对方这么熟悉天机阁的事情,不是一般人!
      白瑞站了起来,脸色有些发白,酸胀的胳膊更加不舒服:“我去看着少主,你们几个去找随夜,算了!你们还是呆在这吧,我给总部写信让他们派人去找。”
      白瑞此时隐藏在袖中的右胳膊已经肿大了一圈,但是他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他都没有留意到他的胳膊上长出了红色的疹子。
      “陈三,你和陈二还有夜寒现在去周围找找线索,其他人留下守着少主,确保少主身边至少有两个人守着,白叔你快去写信吧。”
      陈一并没有听白瑞的安排,自己制定了计划。

  • 作者有话要说:  要开始虐了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