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2、第四十八章 ...

  •   五毒看着自家圣子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眼中满是心疼:“圣子,我们还是快走吧,他们该找过来了......”
      随夜咬了咬牙,和五毒离开了。
      ......
      清延王府。
      沈珠月在闺房来回踱步,自从随夜答应她要回来之后,她就激动的夜不能寐,现在天时地利人和,她的大仇将报!
      “夫人,圣子来了。”
      一个身穿奇异服装的男子不知从什么地方跳了出来,黑色的面巾遮住了他的脸,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有闪着紫色的诡异纹路。
      “知道了,你去回父王。”
      说完话,她平了平衣裙,款款而行,只是跟在她身后的侍女看着很是奇怪。
      清延王府并不比一般人家,随夜跟着五毒走了许久,险些绕晕。
      随夜的眼神里满是戒备,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从踏入清延王府开始,他就将身上的装置拉开,鞋子底部的小洞里留下特制的沙子,一般人只会以为是鞋子带来的,但是天机阁的人可以通过往眼睛里滴入特殊药水来辨认,是专门用来标记,以防迷路的。
      可是眼下鞋子里的沙即将殆尽,却还没到地方。
      他可不希望自己被带回暗池之后,被沈珠月□□起来,他还想用圣子的身份做些能帮到少主的事情。
      “为何还没到?”
      五毒听见随夜冷漠的语气,心中无奈又心疼,“就快了,王府有特殊阵法,走错一步都会绕的更远。”
      “你初次来,没有拿着符,我必须得带你走生路。”
      随夜大致知道五毒所说的阵法是什么,天机阁记载的符师从始至终只有一脉,道教的王祖。
      相传王祖从天而降,创办了道教,每一代符师都是一男一女,一个精通符咒一个精通阵法,几乎不出山,从来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在哪。
      清延王的府上有这种东西,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又或者这名高人就是符师。
      总算是到了中堂,这里的院子里站着许多侍女和小厮,每一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却安静的可怕。
      他们,怎么?
      随夜还在好奇,五毒却拉了他的袖子,冲他摇了摇头。
      “不该看的别看,这些人你没事别去沾染,要是‘生病了’我都不一定能治好。”
      随夜点点头不再看了,能让五毒这样忌惮的,大约就只有暗池偏门一脉的毒人了。
      “何随夜,本王的外孙,你真是和你父亲长得一模一样。”沈铭坐在主位,手里端着茶笑得很和蔼。
      清延王穿的并不奢华,普通的墨绿色衣袍穿在身上倒显得他阴沉了
      “王爷,我叫随夜,没有姓氏。”随夜不卑不亢道。
      “本王知道你并非真心想要回来当圣子,但是只要你能让你母亲开心,你做什么本王都不会管你。”
      沈铭笑眯眯的说着话,笑容却不再和蔼了,“当然,你的那些心思本王都知道,你最好不要尝试挑战本王的底线。”
      沈铭的微微抬头,不知从哪里跳出了一个蒙面的黑衣男子,用托盘托着一个符牌,上面刻着一个圣字,是为暗池的圣子专门准备的。
      “你难道不好奇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吗?”
      就在随夜接过符牌的同时,清延王再度开口,一记眼刀制止了企图张口的五毒。
      抬头看了看面前男人身上的紫痕,随夜心中有些痛楚,这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随夜抬头,冷冷的看着沈铭,等待他给自己答案,“你自己会说。”
      啪啪啪啪啪
      “真不愧是本王的外孙,有这样的胆量,不错!”沈铭一边鼓掌一边大笑,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本王其实不说你也知道个大概,天机阁不是记载的很清楚吗?暗池邪术——毒人,拿活人炼制而成,是天地不可容忍之邪术。”沈铭说着又饶有兴趣的看着随夜,转了转手上的扳指:“但是你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邪术吗?”
      “很久以前有一个毒师,他发现了毒素克制之法,相生相克相生相克啊!所以他拿将死之人炼制毒人,给他们强行续命,你眼前能看到的人有些已经活了上百年了。”
      “毒人是一种手段而已,不仅暗池有人会,世俗界也有,只不过你们不知道而已,用充满毒素的皮肤和□□换取漫长的寿命,是很公平的。”
      随夜从来不知道还有术法可以给人强行续命,“那怎么会被......”
      “那怎么会被说成邪术?很简单,失去部分神志,从此生长停滞,不能和亲近的人有任何肌肤之亲,即使同样是毒人也不可以,听命于炼制他的人,当然会被说是邪术。”
      沈铭又笑,细细的观察着随夜的表情。
      “父王!随夜!”
      沈珠月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
      沈珠月想要抱随夜,却被躲开了。
      “随夜,娘只是想抱抱你......你那时候那么小,娘天天抱着你......”沈珠月陷入回忆,脸上满是幸福,但是下一秒却脸色骤变:“陈奕!陈奕!都怪陈奕!”
      沈珠月面色癫狂,尽显狰狞。
      “月儿,已经过去了。”沈铭难得走动,走下来安抚的将她引到座位上。
      此时的沈珠月还没有完全缓过来,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是调色盘,不停的在变换。
      “你过来抱抱她吧,不然她会很难受的。”沈铭的语气与之前相比苍老了许多,可见他是真的很爱沈珠月。
      随夜回头看了看五毒,见他也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有些僵硬的走上去抱了一下沈珠月,下一秒就跳开了。
      大约又过了一会,沈珠月缓了过来,又变成了雍容端庄的郡主。
      “随夜,娘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你就安心和我回暗池,嗯?”她从袖中拿出一个小木盒,眼神中少有的祈求。
      随夜见到木盒,面上少有的露出了惊喜,飞身上前一把抓住:“我可以一直呆在这里,十三都我不去。”
      此话一出,在场的其他三个人面色都是一僵。
      五毒沉声提醒道:“圣子,十三都现在已经废弃了,王府现在才是暗池的总部。”
      随夜看了五毒一眼,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我要自己把药送回去,送完药就回来。”
      五毒看着圣子面色倔强,心中愧疚无比。
      “你怎么可以回去!我好不容易把你找回来!我那么辛苦!”沈珠月听见随夜要走,尖叫着说。
      沈铭也不赞同的看着他,“你娘花了那么大的功夫,你还是不要轻易离开王府比较好,药,本王会派人送过去的,但是你要一直由五毒跟着。”
      随夜:“我要自己去送,如果你们中途换药毒死了少主,我就算是死也会让你们后悔。”
      沈珠月听到这话几乎就要发作,沈铭却不是很在乎:“你别忘了,本王可以把你练成毒人,你想死都难。”
      五毒最终还是站了出来:“夫人,王爷,我愿意跟随圣子去送药,我用项上人头发誓,一定会将圣子安全的带回来!”
      沈铭盯着五毒看了一会,“好吧。”

      随夜拿到了符牌,在王府的走动就顺利许多了,虽然一直有五毒陪着。
      自从他回了这边,日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只要是见到他的人,无论是谁都毕恭毕敬甚至会用狂热的目光盯着自己。
      “我们什么时候去送药?”
      这已经是随夜不知道第几次询问五毒了,但答案永远都是,再等等。
      随夜漫无目的的练着匕首,这样如同深闺怨妇的生活不找点事情做,他真的会被逼疯的。
      沈珠月和沈铭不会叫自己过去和他们一起吃饭,大约也是知道自己不愿意,每次等他回去的时候饭菜都摆在桌上,他猜测是那些毒人送过来的,趁着他不在房里的时候。
      五毒每天和他呆在一起,倒是给他套出一些话来。
      现在的暗池分为三派:以五毒为首的虽然愿意重组暗池却不愿意通过极端手段报仇的,以红面为首只愿意报仇却不愿意重组暗池的,以及沈珠月的重组暗池踏平天机阁一派。
      五毒早就知道沈珠月找到自己会逼迫他回去当阁主,所以故意隐瞒了消息,不然自己还在青苍的时候沈珠月就会派人过来劫人了。
      “你再说一遍,我想听听你为什么答应她带我过去找她。”
      也许是因为无聊的缘故,随夜和五毒的话反而多了起来。
      “她说过,如果我不将你带过去,她就会把红面控制住,王爷手里的毒人很克制红面,红面的武功不是很好,我不能一直保护她,但是我可以一直保护你。”
      随夜耸耸肩,老家伙还挺痴情。
      “那红面知道你为她做的这些事情吗?”
      五毒眼神里有些黯然,“知道又如何,不会有其他的结果了,就当是我欠她的。”
      “少主那边的毒素有没有得到压制?总部该派人过来了吧?”随夜岔开话题,不再提五毒的伤心事。
      五毒最怕这个问题,连忙打岔:“要是有机会,我就带你回去送解药,王爷今天下午还喊你过去有事商量,我们现在走吧?”
      五毒手底下的人接到消息:天机阁的药师何明杰,在青苍死了,他随身的小徒弟被扔到天机阁总部门口,听说那孩子被断了手脚和舌头,现在都没有醒过来。
      他知道这是周笑嫣在泄愤,但是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阻止了。
      况且如若圣子知道何明杰死了,又该因为担心陈家小儿,闹着要回去了,到时候王爷和夫人又该为难圣子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有一个jian jin类似于关起来,还有一个是ti ye就是皮肤的汗液之类的,还有口水,泪水之类的,我真尽力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