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第四十六章 ...

  •   “我和那平乐公主聊了很久,你不好奇我们说了什么?”
      “少主想说自然会告诉我。”
      “唉!都怪我这张脸太容易招女人喜欢,那平乐公主想要嫁给我,你说她是什么想的?我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了,既然来勾引我这个有妇之夫~”
      “少主不曾娶妻,何来有妇之夫一说?”
      “我现在可不就揽着我的夫人嘛~”
      随夜这才反应过来陈隽清是在调戏自己,顿时羞恼的将陈隽清揽着自己的手挣开,却不觉得解气,对着陈隽清的侧腰就是一巴掌,力道不大倒像是真正夫妇之间的嬉闹。
      这一掌之后,陈隽清却脸色一变,摇摇欲坠就要倒下,吓得随夜连忙扶住他,揉着他的腰道歉。
      “少主,你怎么了?我现在就带你回去找真源,你坚持一下!”
      陈隽清看着自己的小孩手忙脚乱的扶着自己,还抚摸安慰着自己“受伤的腰”,准备抗自己走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噗~
      焦急的随夜听到笑声,这才迷茫的抬起头,却发现自家少主现在看着可不像受了伤的模样,憋笑憋的脸都红了也没忍住,顿时有种被耍了的气恼,羞红了脸连忙撒开陈隽清。
      路过的少女看着随夜的表现,心中很是喜欢。
      陈隽清刚想安慰气鼓鼓的随夜,伸出手就要搂他,却感觉身体无比沉重。
      “随......”
      伴随着眼前突然失去的光亮,没说出口的话也随着陈隽清栽倒在地上的瞬间消失了。
      咚!
      背过身的随夜听见身后不正常的声响,以为又是少主在开玩笑,接着却听见路边一名蒙面少女的尖叫声,身后也传来人的惊呼。
      啊!有人摔倒了!
      快离他远点,指不定是有什么问题!
      他怎么突然就摔倒了!
      随夜这辈子都没法忘记当他转身的时候,看到刚才还生龙活虎和自己开玩笑的少年,这会却倒在了地上,一向注意形象的少主扑倒在地,脸上还沾着泥土,一向视若珍宝的头发就像海藻一般随意散落在地上,一点也不像和自己开玩笑的模样。
      “少主!”
      此时的随夜哪里顾得上保密身份的事,连忙蹲下将陈隽清抱在怀里,颤抖的拿手试探陈隽清的鼻息,当感受到还有气息时,随夜的眼泪夺眶而出。
      “让开!让开!都让开!”
      虽然自己比少主矮了一些,但是眼下没有犹豫的时间了,随夜背着陈隽清就向天机楼的方向冲刺而去。
      方才还好好的,突然就倒下了,也许是暗器也许是中毒,眼下找到真源才是最保险的。
      一路上的人群见到随夜都纷纷避让,生怕惹上祸端。
      “白叔!白叔!快叫真源!真源!快把真源叫来”
      冲进大堂的随夜望着人群大吼,此时大堂的里人在他看来都带着虚影,每一个人都长得一样,挨个辨认是不可能的,只有立刻找到白瑞才行。
      有些小二见有人冲进大堂吼叫,刚要上去驱赶,却看见一直跟着白楼主的小李冲了过去。
      “公子,你快随我来,白楼主在后院,在和其他公子聊天呢。”
      抓住救命稻草的随夜也顾不上分析眼前的人是谁,跟着他向后院冲,曾经几步就能到达的后院,此时却那么的遥远,随夜心急如焚险些被门槛绊倒。
      “公子小心啊!”
      小李见随夜差点摔到少主,想要伸手扶陈隽清,却被随夜大声喝止。
      “不要碰他!我没事,快点带我去找白叔!”
      小李知道这些暗卫对自己主人都是绝对忠诚的,现在随意触碰少主也许会被暴怒的随夜打伤,就作罢了。
      “公子快些,前面就是了。”
      “楼主!楼主!”
      小李心中也焦急,一是少主看样子是受伤昏迷了担心少主安危,二是和暴怒的暗卫呆在一起担心自己的安危,他听说有一个保护主人的暗卫在其他同伴被屠杀之后,一个人杀了所有追杀的人,最后就剩一只胳膊了还拿着剑杀人,身上脸上到处都是血,最后主人只是轻伤,养了没多久就好了,而他一个人杀了几十人的功绩,至今被天机阁流传。
      当然其他人都只是知道那个暗卫的功绩而已,白瑞还和他讲过内幕,那名暗卫护送主人回去的时候,不允许郎中以外的任何人触碰他的主人,郎中的妻子想要帮忙换药,险些被他一刀砍死,还是郎中冲出来他才停止。
      所以白瑞专门提醒他,见到天机阁的暗卫,能不招惹就不招惹,自己不过是白楼主手底下的人,他们要是伤了自己,白楼主也没办法拿对方怎么样,要有眼色保护好自己。
      从那之后,他便知道主人受伤的暗卫都是疯子,这时候去招惹他们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刚才其他小二还想去驱赶,他要是去的晚了指不定大堂会多好几具尸体。
      白瑞听见小李的声音,以为是大堂出了什么事,正要起身去看,却看见小李带着随夜冲进了院子,随夜背上的少主脸色苍白,软塌塌的靠在随夜肩上。
      “随夜!少主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才出去没一会就这样!你就是这样保护少主的!”
      其他暗卫拥上前,忧虑的看着自家少主,真源察觉随夜现在状态很暴躁,拉着他的胳膊往里屋走,还小心翼翼的护着陈隽清。
      其他人还想上去帮忙,却被真源制止了,现在这么多人聚在这反而会害了少主。
      “你们先散开,我和队长守着,别围着他!”
      “都滚!”
      还想上前的其他人听见随夜的怒吼,缩了缩脖子,队长好久都没这样疯狂了,还是听真源的比较好。
      白瑞才不管随夜是不是生气了,冲进屋子继续对随夜数落。
      “你作为少主的暗卫队长,你既然让少主昏迷着回来!作为暗卫就算是你死了,你也不应该让少主受到任何伤害!”
      “我看陈奕还是高看你了,你根本就不配当天机阁的暗卫!我现在就写信给阁主让猎枭来回收你!”
      “我都说了暗池没一个好人!更别说何镜愁那老贱人的种!少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陪葬!”
      话音刚落,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虽然真源在检查陈隽清的身体,心思却一直关心着这里,当听见何镜愁这个名字时,他愣住了,这个名字他再熟悉不过了,暗池阁主何镜愁!
      “白叔,你说什么?队长是何镜愁的儿子?这是什么意思?”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白瑞一脸尴尬,虽然已经商量好不许外露,但是自己一时心急既然说漏了嘴,这下可麻烦了。
      “我还有事,我先写信和阁主联系,真源你好好治病,今天的话不许外露。”
      “你!好好反省你自己的失职,我走了。”
      临走时白瑞瞪了随夜一眼,面色古怪的拂袖离开。
      被戳破身份的时候,随夜就一脸错愕的看着白瑞,他没想到白瑞会当着真源的面说出这样的话,现在自己的身份暴露,天机阁愈发不能留了。
      “队长,白叔说的事你知道吗?是真的吗?你是暗池阁主何镜愁的儿子,你是暗池的圣子,当年被带走的质子就是你!”
      “我看了很多暗池的记载,当年天机阁消灭暗池的时候带走了暗池的圣子,但是没有任何他的记载,我一直想要寻找蛛丝马迹,没想到却是你!”
      “队长!你知不知道你父亲做过什么!”
      此时的真源面色说得上狰狞,因为激动眼白里红血丝尽显,皮肤展现不正常的红晕,手上为陈隽清检查的速度也放缓了许多。
      “啊!真源,你快看看少主怎么了,白叔可能是记错了,你快看看少主!”
      随夜内心很慌,只能这样干涩的转移话题,但是心中却忐忑的如坐针毡,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少主,对,少主,检查,检查。”
      真源的状态十分诡异,癫狂却又理智,要是平时的随夜早就注意到他的异常了,但是现在的随夜满心都是自己身份暴露了,以及少主到底是谁害的,在他心中其实早有答案,大约是自己的母亲......
      在门口守着的其他人也听见白瑞的怒吼,皆是面面相觑,白叔说队长是暗池阁主的种?
      水宿不敢想象队长既然有这样的身份,虽然这些年白叔对队长一直不喜,但是他们总觉得是因为白叔性情古怪的原因,喜欢谁不喜欢谁都是全凭心意,现在看来白瑞不喜欢队长八成是因为那件事。
      水宿想要进去一探究竟,拉了拉陈二的袖子示意他陪自己,“你陪我进去问问吧。”
      “我不去,我怕队长杀我灭口。”
      水宿想想刚才队长的状态,心中更加害怕,此时的队长的确有杀人灭口的可能,只好转头求助似的看向夜寒,可一向宠溺他的夜寒却拒绝了他。
      “队,长现在,应,该,不想,见,我,们,我们,给他,一,些空,间,真,源还在,救少,主。”
      听到夜寒的劝说水宿觉得有道理,但是他依旧想要进去,只好看向陈一,他们中的老大哥。

  •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我觉得暴露身份比较稳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