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青楼就是一些声色场所,头一次进去的一众少年难免都有些难为情,见到穿着露骨的女子都不免有些脸红和不自在,好在陈隽清只带了真源,陈一以及陈二,要是水宿在这里,陈隽清真不知道是遮他的眼睛还是耳朵,更别说是随夜了。
      日子过得很顺利,炎阳的国君赵真向陈隽清发出了邀请。自从暗池被天机阁剿灭,赵真心头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了,从知道天机阁的少主要开始历练了,他便一直在准备,一心希望炎阳能和天机阁的关系更进一步。
      日子一天天接近,赵氏皇族都忙了起来,为几日后的宫宴做着准备。

      这一天,赵墨然借着为天机阁少主寻找见面礼的机会,出宫胡闹,不但和他那些狐朋狗友去了青楼,为了突出自己太子身份的高贵,更是在酒醉之时带着一帮人去天机楼吃饭。可好巧不巧的是,这是陈隽清担任天机楼大堂主的第一天。
      “小二!把最好的吃食酒菜都给爷送到爷常去的包间,爷今天要好好款待朋友!手脚都麻利些!”赵墨然一边招呼人上楼,一边冲楼梯口的小二喊。
      正在看账本的陈隽清皱了皱眉,这人的嗓音怎么这么难听?想了一会便又接着继续看账本了,连头也没抬。
      过了一会,一声巨响在楼梯处响起,一名小二从二楼腾空而下,重重的摔在地上,当时就晕了过去,头一次当大堂主的陈隽清哪见过这种场面,赶忙示意别的小二上去将人扶起,还未等他上楼询问情况,熟悉的破锣嗓又响了起来。
      “既然将茶水弄得这么烫,是想烫死本太子吗?”赵墨然站在二楼楼梯口,居高临下的望着下方的陈隽清。见是没见过的大堂主便更加嚣张,慢吞吞的走了下来,抬手便打算给这位新大堂主一点教训。
      随夜见这胖子既然对少主无礼,抬手抓住了赵墨然的胳膊,一脚便将他踹出很远,坚定不移的挡在了自家少主身前,用实际行动表示若是想要动少主得先过了自己这一关。
      忽然,前面一直在一旁旁观的黑衣男子朝随夜袭来,掌风犀利,出招也是次次狠辣,几次都险些击中随夜命门,躲在一旁的五毒多次为自家圣子捏了一把汗。
      黑衣男子一掌击中了随夜,趁随夜不敌之时还欲攻击,却被陈隽清厉声喝住。
      “许赋表哥别来无恙啊,功夫真是日渐精进,小弟很是敬佩,没想到再见之时就出手打伤我了的暗卫,你们临渊阁的待客之道真是让小弟大开眼界,相信等我游历结束之后,去和舅舅说说此事,舅舅一定会夸奖你懂得变通!”一边说一边将随夜拉入身后,摸了摸随夜的手,示意他安心。
      许赋没有理会陈隽清的冷嘲热讽,退到了赵墨然身后,似乎刚才动手打人的人不是自己。
      柳青接到少主和太子打起来的消息就立刻赶了过来,这两位祖宗怎么就打起来了?这要是任何一位受了伤,可怎么交代呀!
      “哎呦!这不是太子殿下吗?怎么今个来了我们天机楼,哎呀!怎么还和我们新上任的大堂主对上了呀,大家都是朋友。这样,我们赔个不是,太子这一顿记在我账上,就当是我请太子和大家的,当个赔罪”柳青一边当和事佬,一边护住自家少主,站在了陈隽清身前。
      赵墨然到底还是惧怕天机阁的,这柳青是天机阁在皓月郡天机楼的楼主,卖她一个面子也未尝不可!招呼着许赋上楼,也就没有再管陈隽清这里的事了,这人既然是许赋的表弟,叫临渊阁阁主舅舅,怕也是个有背景的,自己再闹,说不定不但讨不到好,还会吃亏。
      被打伤的小二被抬到了后院,看了大夫,吃了几副药才渐渐稳定下来。柳青也没有责怪他,她知道茶绝对是不烫的,肯定是那太子为了出风头才会如此刁难。不过和气生财,她即使清楚事情的起因经过,也不能发作,毕竟是在这炎阳的地盘上。
      随夜被陈隽清拉回屋内,刚刚坐下就喷出一口血来,刚才的许赋的那一掌威力可不轻,这要是普通人,可能当场就暴毙了。他是靠着毅力才坚持着不在人前吐血的,身为天机阁的暗卫,少主暗卫的队长,他不能让他人看到他这个样子。
      “少主,我……”随夜有点手足无措,他没想到自己会在少主面前吐血。刚欲出言,却被陈隽清打断。
      “小夜这次受伤,我很心疼......以后,要保护好自己。”
      陈隽清早在随夜被许赋击中时,心就提到嗓子眼了,别人不清楚许赋的实力,他可清楚的很。
      许赋这个人就是个怪物,五岁时便可以单手举起一个成年人,是最早开始临渊阁圣子试炼的人,功力之强,怕是他父亲许尚诚都不是他的对手。要不是临渊阁的规矩是无论是谁都得从底层做起,估计他早就是阁主了。
      他的圣子试炼如今也只差保护炎阳的废物太子几年了,完成了这一单皇室委托,他应该就可以继承临渊阁了。
      虽然临渊阁的圣子试炼严苛,但是的确每一届阁主都是武功高强之辈,引领着临渊阁更进一步。而且每一届的圣女都会周游大陆各处,与各地交好,也为临渊阁赢得了不错的口碑。这种模式值得天机阁学习。
      看到随夜吐血,陈隽清的手蓦然收紧,在袖中握成了拳,转而又放松,从桌上倒了一杯茶给随夜,仔细的将随夜嘴角的血擦干净,又将随夜扶上床,掖好了被子。将随夜愧疚的话全部淹没在了茶水里。
      屋外的水宿听到队长受伤的消息急得团团转,他想冲进去看看队长的情况,但是他又害怕打扰了队长和少主,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门口来回踱步,将其他暗卫的眼都转花了。
      陈二在一旁的树上蹲着,一边把抛着手里的石头,一边盯着紧闭的房门,手里的石头越抛越快。其他暗卫也都蹲在不同的角落里,目光紧紧的盯着房门。
      就在水宿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不管少主和队长在里面做什么,他都要进去看看队长的情况,刚欲推门时。陈隽清拉开了门,安抚了一众暗卫焦虑的心情,留水宿一人照顾随夜,其他人则跟随自己进宫面圣。
      金碧辉煌的宫室间洋溢着雍容华贵,金色的屋顶,红色的墙,琉璃的瓦片,汉白玉的台阶,就像是收集了全天下的财宝一般。只是在宫门之外远远的望着就能感受到皇宫的奢华,更别说宫殿里面的装修和装饰品的极尽奢华。
      有天机阁少主令在,陈隽清一行人很容易就进入了皇宫之中,炎阳皇帝赵真知道天机阁少主要来见自己,连忙甩下纠缠着自己的妃子,到正殿迎接,生怕稍有怠慢,惹怒了这名祖宗。
      “草民陈隽清,拜见皇上”,虽说是拜见,陈隽清可没有一点要下跪的意思,直挺挺的站在正殿中间。就连身后的一众暗卫也没有跪拜,直直的站在自家少主身后。
      赵真哪敢真的让天机阁的少主跪自己,见陈隽清没有跪拜的意思,赶忙让陈隽清落座,吩咐了丫鬟太监准备美酒和歌舞。虽然赵真面上淡定无比,但是他对于这位少主的突然来访完全摸不着头脑,不过到底是上位者,什么风雨没有见过,这点气度还是有的。
      “草民今日前来是来同陛下辞行的,怕是不能参加陛下几日后的宫宴了。”说罢陈隽清就起身欲走,一众暗卫也站了起来。
      赵真连忙挽留,这祖宗前几日还答应了参加宫宴,怎么今日就来辞行了?
      “隽清贤侄且慢,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要离开了?前几日,不是还不急着离开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告诉朕,朕说不定能够帮你摆平。”
      皇帝的话正中陈隽清下怀,他现在正好有需要皇帝帮他摆平的“事”呢!
      “不知是不是草民理解错误,炎阳的皇室似乎并不是很欢迎草民呢!草民今日第一日当值天机楼的大堂主,贵国的太子殿下就来天机楼砸了天机楼的店,还打伤了草民店里的一名小二致其昏迷,更是指示人打伤了草民的暗卫......”一边说着,陈隽清还懊恼的低下了头,似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赵真哪知道自己那逆子既然闯下如此祸端!虽然大陆是三国鼎立互相制衡的友好模样,但是寒城的各大势力虎视眈眈,苍轮那一带十三部落的异邦人也时常不安稳,要是失去了天机阁的支持,炎阳很快就是成为众矢之首,后果不堪设想!
      “朕马上让这个逆子来给贤侄你道歉,炎阳皇室是非常欢迎贤侄的,都是那逆子胡闹,朕一定会好好管教他的,还望贤侄不要......额,被打伤的小二和贤侄的暗卫,朕一定会好好补偿,贤侄放心。”说罢,叫太监将太子叫来。
      正在府中和妻妾胡闹的赵墨然突然被传进宫中,正在气头上,刚欲向赵真埋怨,就见到今天和自己打起来的大堂主也在,便立刻收敛了神情严肃了起来。
      “儿臣参见父皇,不知父皇突然叫儿臣来......”赵墨然一边行礼,一边用余光扫坐在一边淡定喝茶的陈隽清,这大堂主出现在这里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来告状的吧?

  • 作者有话要说:  说实在的,我很不喜欢赵墨然这个憨包,人傻钱多,尽会添乱,但是我的朋友竟然磕他和许赋的cp???那我也没有办法,摊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