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小贩一眼就看出来红衣少年的身份非富即贵,连忙招揽道:“这位少爷,我这里的面具可都是我自己手工制作的,每个都只有一个,都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
      “这两幅面具我要了”陈隽清随手甩了一个元宝出去,将两幅面具收入囊中。
      小贩还是头一次遇见这样出手阔绰的客人,连忙将元宝收了起来,刚欲道谢,哪知人早就没了踪影。
      陈隽清将金色的面具递给随夜,示意他给自己戴上,自己则微微倾身,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使原本就所剩无几的距离又缩短了几分。
      随夜微微垫脚专心的为少主系脑后的系带,这在其他人路人眼里则像是在热情相拥一般。陈隽清就着这个姿势,用眼神一遍一遍的描摹着随夜的五官。
      等随夜系好带子后才惊觉姿势不妥,快速的收回双手,转移了视线。忽视了少主的目光的异样。
      陈隽清轻笑着将银色的面具为随夜带好,期间用手轻轻的滑过随夜的鼻梁和眉眼,最终则是用小指缓慢的擦过随夜的耳廓,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系好了面具,还不忘顺了顺随夜的头发。
      人群中,两名男子携手而行,即使戴着面具也难以掩饰他俩的风采,在一朵朵烟花绽开中留下令世人难忘的背影。
      躲在人群中的五毒老儿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朝陈隽清扔过去几只毒虫。这陈姓小儿好大的胆子,既然这样对圣子,简直和他那不要脸的爹一样惹人生厌!
      自从暗池覆灭之后,五毒就一直奔波于各国之间,一边联系暗池的旧部,一边寻找一个人,哪知道人没有找到,既然找到了当年被陈奕那无耻老儿掳去的圣子,圣子在天机阁手里,暗池的行动也大大受限。
      想当年圣子被掳走的时候,才刚刚满月,一转眼都是少年的模样了。现在想来自己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圣子了,万幸的是陈奕那老匹夫把圣子照顾的很好。
      五毒自从在天机楼被随夜救下,就一直躲在暗处观察随夜。然而这几天的观察之下,五毒都快要被气死了!好你个陈奕,既然掳走我们圣子给你儿子当暗卫,简直是无耻至极!那个叫陈隽清的小儿既然还对圣子动手动脚,还贴的那么近,简直是无耻至极!和他爹简直一模一样,不愧是陈家的种,陈家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为了更好的看看圣子,五毒将自己的任务分配给了下面的人,自己则一直躲在暗处观察陈隽清一行人。这次花神节他跟出来,一路上将陈隽清的行为看在眼里,好几次就要脱手的毒虫,被他又收了回去。教主说过,不可冲动,不可冲动......
      欣赏完烟花之后,意犹未尽的随夜继续牵着少主前进,虽然性格清冷但是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少年,对于这样的景色还是头一次见,不免有些激动。
      “吃百花汤圆咯,花神节才有的百花汤圆咯,错过了可就只能等明年嘞!”不远处老板的叫卖声引起了随夜的注意,空气里弥漫的甜蜜之意十分沁人心田。
      就在随夜不知如何开口时,陈隽清已经掏出了元宝,示意随夜上前。
      “老板来两碗汤圆,一碗多加糖。”在不起眼的位置坐下后,陈隽清率先开了口。
      胖胖的老板收了钱,麻利的装好了汤圆,就端了去。正欲解释找不开时,其中一名少年摆了摆手,示意不用找了。
      陈隽清尝了一口,皱了皱眉,默默的放下了手里的汤勺,将碗推到了随夜跟前。随夜从小就分外嗜甜,这玩意想来他是会喜欢的。
      随夜虽然从小在天机阁长大,几乎所有山珍海味都吃过,可是这普通的汤圆却分外好吃,比起那些山珍海味来说要美味很多。
      一转眼碗中的几个汤圆就吃完了,正当随夜准备开口再要一碗时,眼前竟然多了一碗,中间的汤圆被咬了一口,花朵做成的内馅流了出来,将清澈的甜汤染成了淡粉色。
      在陈隽清的注视下,随夜风卷残云的吃完了碗里的汤圆,就连甜汤也喝的一口不剩。
      “我们去放花灯吧?将心愿写在花灯上的那种......”陈隽清将自己的手帕递给随夜,放在桌上的手蠢蠢欲动。
      虽然没有任何应答,但是他知道,这是同意的意思。
      花神湖周围围了不少贩卖花灯的小贩,湖边不少男男女女正在放花灯,湖面上漂浮着朵朵光点。
      挑选了两盏荷花模样的花灯,二人开始写心愿,默契的谁都没有打扰对方。然后一齐将花灯放入了花神湖中,随着湖水,两盏花灯汇合在一起,然后一起流入了下游,淹没在其他花灯中。
      结束完这一切,二人又随便的在集市上逛了逛。随着夜幕的降临,人渐渐变得稀少,街上热闹的情景渐渐散去。
      水宿这边从迈出酒楼就不太平。水宿叫了陈二他们,陈一嘴上答应了,到了要出门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要去喂马,果断选择了爽约,陈三干脆就不去。
      真源答应要去,但是见到陈二和夜寒之后就一直黑着一张脸,似乎是谁欠了他元宝。
      陈二见到真源之前还兴高采烈的要去放花灯,见到真源来了之后,也冷着一张脸。
      夜寒则是站在一边无所事事的望着不远处的花灯,好像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好不容易四个人出发了,路过卖糖人的小摊时,水宿还没有来得及挑选自己心怡的糖人,陈二和夜寒已经买好了糖人递到水宿手里,真源瞥了一眼一手一个糖人的水宿,还不忘嘲讽一句,这么大的人了,还喜欢糖人这种幼稚的东西,真是幼稚至极!
      傻呵呵的水宿有了糖人又哪会生气,左手的舔一口,右手的舔一口,全然没有把真源的讽刺听进去。这要是平时,他绝对会难过的用一种可怜巴巴的模样望着陈二求助。
      糖人的事刚刚过去,路过一家卖汤圆的小铺子,水宿还想尝尝,可是手里的糖人还没有吃完。
      这次真源则打算去尝尝特色的百花汤圆,陈二也有些心动,跟了上去,水宿只好也跟着过去,可怜他一边眼巴巴的望着别人碗里的汤圆,一边啃着糖人。
      对面的陈二看见他的可怜模样,既然还绘声绘色的形容汤圆的美味,馋的他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真源默不作声的吃着碗里的汤圆,快速吃完之后,就闪身离去了,似乎是不愿意和水宿三人待在一起。
      注意到真源离开的水宿有一些黯然,以为可以多呆一会的......
      看到真源离开的陈二满意的撇撇嘴,将手里的碗里推给了水宿。
      真源离去之后,三人一边逛街一边欣赏花灯和烟花,也算是安宁了一会。
      到了花神湖,水宿一眼就看上了一朵栀子花模样的花灯,陈二则推脱不喜欢,要买荷花模样的花灯而和水宿吵了起来。
      等陈二妥协后,那一盏栀子花模样的花灯已经被买走了。水宿难过的再也不想和陈二说话了,委委屈屈的去找夜寒诉苦。
      夜寒早就在他们吵架的时候就悄悄离去,买走了水宿心怡的那一盏栀子花花灯,等水宿来找他时,则像变戏法一般,从身后拿出了那一盏花灯,看着水宿欣喜的模样,只是摸了摸他的头,什么也没说。
      陈二将一切看在眼里,撇了撇嘴,转身去买了两盏花灯,一盏荷花模样的,一盏栀子花模样。
      将栀子花的递给了夜寒,便低头只顾专心的写自己的心愿,全然无视另外两个人在做什么。
      放过了花灯,三人总算是了了一个心愿,正当三人打算打道回府的时候,水宿似乎看到湖对面有两个戴着面具的人身型很像少主和队长,正欲去寻找,那两人却又消失不见了。
      回到酒楼的水宿将自己带回来的糖人和汤圆分给了陈一他们,转身去寻找少主,等他到了少主门前,里面亮着的烛火分明表示二人并未离开。
      将糖人和汤圆放下后,径直就退了出来。难道是自己今天看错了?不应该呀。
      再一次看到百花汤圆的陈隽清不动声色的将它推给了随夜,连带着金黄的的糖人。虽然糖人看着很好看,但是早年猎枭给每个孩子都带过,甜的简直过分,只有随夜和水宿喜欢,最后几乎所有的糖人都被他们两个吃了。
      到了就寝的时候,陈隽清以往都会留一两个暗卫在屋里,但是这一次,他遣退了众人,吩咐所有暗卫回房休息。
      就在众人都已经睡熟的时候,陈隽清则悄悄的离开了屋子,脚步轻盈的飘身而去。
      在一众暗卫中数随夜功夫最厉害,但是只有少数人知道,其实陈隽清的武功在随夜之上。
      轻车熟路的到了花神湖,蜻蜓点水一般的在花灯之间来回寻找着什么。
      几个时辰之后,就在即将天明的时候,他像是如获至宝一般,将两盏花灯从水中捞了起来,飘然而去。
      他前脚刚刚进入自己的房间,随夜就前来叫他起床了,他将两盏花灯快速的收了起来,起身去开了门。
      就这样安静的过了几日,陈隽清迫于无奈的熟悉着天机阁业务流程。
      上午看账本,下午转转天机阁名下的青楼,时不时去当地的拍卖行看看。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两个儿子总算有亲密互动啦,呜呼呼~开森。这里的百花汤圆后面还会有剧情哦,请记住这个百花汤圆,认真脸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