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逆子你可知罪?身为一国太子,既然做出打砸酒楼打伤百姓的事来!朕看这太子你是不想做了!那不如朕现在就下旨废了你!”赵真坐在高位高声呵斥道。
      赵墨然被一句知罪吓得不知所措,立刻跪倒在皇帝的脚边,一边认错一边恳求赵真不要废除自己,没有任何太子的威严。
      赵真看着自己没有出息的儿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自己的腿痛哭,而天机阁的少主则气宇非凡的坐在那淡定的喝茶,不免对这平常娇惯的儿子有些失望。
      “知道错了还不向天机阁的少主道歉!真是个逆子!”赵真咬牙切齿道。
      赵墨然这才惊觉,原来眼前的这人就是天机阁的少主,自己既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得罪了天机阁的少主。
      “赵墨然有眼不识泰山,今日多有得罪,还望少主海涵,我在这里向少主赔个不是,希望少主能够接受。”赵墨然冲陈隽清拱了拱手,偷瞄到赵真的神色有些放缓,果然父皇还是偏爱自己的。
      赵真也不会真的废太子,只是说说而已,这歉也道了,相信陈隽清应该气消了吧,毕竟就是个小二和暗卫,都是下人,因该不值得将炎阳和天机阁的关系闹翻吧?
      陈隽清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将茶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发出了“叮”的一声脆响。
      “接受太子殿下的道歉也不是不可以,起码得给我点实际的认错态度吧,既然我的暗卫吐了血,那太子殿下也要还一些回来,陈一......”
      接受到指令的陈一脱手一颗铁珠,向赵墨然射去,正中他的胸口,硬生生的将他逼出一口血来。陈隽清满意的笑了,朝赵真拱拱手。
      见陈隽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打伤自己的儿子,赵真的微笑开始挂不住,气愤的向大太监吼道:“来人!把国库里最好的补药送去天机楼,将焦太医派去天机楼医治受伤的小二和暗卫!要是治不好就要他焦芩提头来见,为了补偿天机楼的损失,再送去黄金百两。”
      “不知少主对于炎阳的诚意满意吗?”赵真咬牙切齿的说道。
      陈隽清的目的达到了,满意的点了点头,草草的答了谢,便招呼暗卫转身离去,全然无视跌坐在地的赵墨然。
      赵真即头疼又无奈,要是太子识趣就不会有今日的事端,自己既然被一个黄口小儿下了面子,真是......丢人现眼!转身拂袖而去,全然不管受伤的太子,这个逆子得好好敲打敲打了!

      受了委屈的赵墨然直径就去了皇后的宫里,炎阳的皇后是从澈月嫁过来的公主,背景是她最大的倚仗,所以即使她再娇惯自己的儿子,皇帝看在澈月的面子上都要好好审视审视。
      沈皇后正在喝茶,见她的宝贝太子哭着进来,华丽的黄色衣袍上还有血渍,好不狼狈。
      “母后的乖乖,怎么如此狼狈?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许赋呢?怎么没见他跟着你?这衣服上怎么还有血?不会是哪个贱人将血溅到你身上的吧?本宫杀了他!”沈皇后心疼的将赵墨然拉到软塌上坐着,用帕子将他的眼泪一一抹掉。
      赵墨然哽塞着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到陈一将自己打吐血的时候哭的更厉害了,说完还不忘观察沈皇后的脸色,见沈皇后面色大变,赵墨然很是满意,这样母后就会帮他教训那个不知叫什么的天机阁少主了!
      既敢打伤自己!虽然对方是天机阁的少主,炎阳惹不起天机阁,但是自己贵为一国太子,在自己低头认错之后既然还使唤下人打伤自己,不过是打伤了两个下人,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乖皇儿,你附耳过来,你这样这样......”母子俩商量着怎样才能出一口恶气,屋内的太监和丫鬟眼观鼻鼻观心,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陈隽清这边刚到天机楼,小二就来禀报一个名叫焦芩的人奉旨来医治伤者,将人请了进来之后,陈隽清便将其他侍卫都遣散了,只有自己陪在跟前。
      “焦太医,他伤的怎么样?严不严重?该吃什么药?”陈隽清追着焦芩问道,生怕遗漏了任何细节。
      “回少主,这名暗卫伤的并不重,只要稍作调理,不日便可康复。我开一些补身体的方子,少主只需命人每日为他煎药,相信不出五日,就会痊愈。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去看看那位昏迷的小二了,虽然听说已经稳定了,但是为了焦某的项上人头,我还是再去看看比较好。”说罢,拱拱手,转身便离开了。
      “水宿,进来!将这个方子给我验一验真假,若是真的便将药给我抓回来,若不是,便将那焦芩给我......”抬手将药方递给了水宿,转而将随夜的手放入了被子里。
      “少主,我没事,不用如此兴师动众。”随夜偏头望向窗外,避开了陈隽清的视线,最近的少主越来越奇怪了,同水宿有的一拼。
      知道随夜是不适应了,陈隽清什么也没说,摸了摸随夜的头就转身离开了。刚刚拉开门,趴在门上的水宿就跌进了屋内,以脸着地的姿势倒在了陈隽清面前,抬起头时,脸上还挂着两行鼻血。
      陈隽清哑然,他早就习惯水宿的突然袭击了,笑着让水宿进去陪随夜,转身出了门。躲在门后的陈二见少主没有阻止水宿,轻声叫了两声少主,然后指了指自己,露出了“诚恳”的微笑,收到暗示的陈隽清笑着点点头,离开了。
      水宿既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说明药方没有问题。而陈隽清早在水宿蹑手蹑脚靠近的时候就发现了他,既然焦芩开的药没有问题,那他也该准备准备忙去了。
      看到水宿和陈二进来的随夜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两个活宝怎么来了?
      陈二和水宿围在了床前,陈二谄媚的掏出一个纸袋,“快吃吧队长,刚买的糖糕,我和随夜刚才出去抓药的时候买的,嘿嘿,可别让少主知道了,不然又要说我们了。”
      陈隽清从小被猎枭忽悠,吃药的时候吃甜的东西会影响药效,猎枭这么说就是为了看陈隽清被苦到的表情,而年幼的陈隽清却信以为真,在其他人吃药的时候也不允许他们吃甜的东西。
      最后知道真相的陈隽清还尴尬了很久,都是年少无知惹的祸啊。
      之后无论谁吃药都会说陈隽清不让吃甜食的事,每次都会惹得众人哄堂大笑,陈隽清也不会放在心上,跟着众人一起笑。
      陈二将少主进宫打伤那废物太子的事绘声绘色的讲给了随夜听,逗的一旁的水宿哈哈大笑,而随夜这才知道少主离开的那段时间里既然进了宫,还当着炎阳皇帝的面打伤了今天闹事的废物太子!
      他知道陈二绝对没有一句话是造假夸张的,这种事情一听就知道是少主能够做的出来的事情。少主护短和睚眦必报的性格,谁都没有他清楚。
      自己开始暗卫训练的时候已经满十二岁了,是所有暗卫中最晚开始训练的人,可是自己一去就顶替了陈一的队长之位,难免惹得陈一不快,就在训练的时候故意找自己的茬。
      其实也无伤大雅,但是有一次闹过火了。陈一在和自己切磋的时候将自己的脸颊划伤了,虽然也不是很严重,但是不知怎的被少主知道了,少主很是生气。叫陈一和他切磋,那拳脚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只往陈一脸上去,没一会功夫,陈一的脸就肿得如同猪头一般。
      哭笑不得的随夜,只好低头吃糖糕。该高兴的是:少主既然大费周章的为自己报仇;但是令他担忧的是:这炎阳的皇帝要是借此机会,做出对少主不利的事,可如何是好啊!
      随夜连着喝了几日的补药,胸口的闭闷之意也消失了。奇怪的是,这几日的药就像是小孩子熬的药一般,时常不是水多了就是水少了,甚至第一次的药还有一点焦糊。不过好在每次都有甜食,不是蜜饯就是糖糕。

      宫宴之日如期而至,陈隽清只带了随夜和水宿二人入宫,将其余人都留在了天机楼。
      “少主,少主,炎阳的宫殿真的好豪华啊!不愧是皇室,不知道等会的宫宴有没有好吃的,如果有的话,我想吃香酥板鸭,但是如果有糖醋鱼就更好了,我还想吃......”一路上水宿都在絮絮叨叨,而陈隽清只是笑什么都没有说,随夜干脆就坐到外面赶马车,水宿话多起来,谁都受不了。
      因为有皇帝的特殊照顾,陈隽清可以将马车驾入宫内,直接到御花园也无妨,其他的受邀人员则只能坐侍卫抬的软轿。
      随夜停好马车之后轻轻掀起了帘子,“少主,到了。”说着还伸出了自己的手。
      陈隽清扶着随夜的手下了马车,顺势就牵着不放了。水宿在马车里将这一切看的一清二楚,就在他兴奋的差点叫出来的时候,少主的眼刀硬生生的将他即将出口的笑声堵在了嘴里。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最开始起名字的时候随便起了个焦芩,后面我就忘记这个“芩”的拼音是哪个了,然后我就一直复制粘贴,捂脸哭泣,吃了没文化的亏。
    猎枭很宠随夜他们几个,尤其是被他从外面捡回来的几小只,唯独不宠少主,但还是看不惯吧,邪笑,嘻嘻嘻嘻嘻嘻。
    随夜的药是我们少主亲手熬的,很不错吧?是个好老攻,认真脸。
    这里陈隽清看到陈二狗狗祟祟的趴在门口,又指了指自己,意思就是我也想进去陪队长。
    我的两只小可爱,陈二和水宿都好可爱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