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那个人找到了吗?任务都没有完成就在这里瞎起哄,要是伤了小清清的手下,惹了小清清不开心,我要你们好看!”
      五毒老儿饶有兴趣的望了望天机楼的方向,看来是时候准备一下了,这么快时间就已经到了呀!抖了抖衣袖,几道灰影被甩了出去,消失在草丛里。

      陈隽清这边已经被柳清迎入了店内,将行李放下后,陈隽清就要开始面对这次游历的第一项考验了:对账本!
      其实这是早些年天机阁的某一位阁主的戏言,历届游历都是到达各国的天机楼,然后和君主见面,达成友好的关系,再看看世间景色也就可以了,几乎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这名阁主酒过三巡同自己的暗卫队长感慨,如果连个账本都没用看过就算游历结束了,那算哪门子的游历,接下来的每一届的游历都会有看账本这一项。
      对账本是一件很枯燥无味的事,又是炎炎六月,燥热的天气,对于我们少主来说简直是一种酷刑,他宁愿顶着酷暑和随夜在校场跑步,也不愿意看这些账本。
      陈隽清遣散了其他暗卫,留随夜一人在跟前打扇,这样燥热的鬼天气,要是留水宿在屋子里,估计自己就更没有对账本的耐心了,光他的碎碎念就能把自己烦死!
      屋里静悄悄的,随夜不知疲惫的为少主打扇,就好像这样炎热的天气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一样。整个安静的出奇,同外面洋溢着的花神节的气氛格格不入。
      花神节是炎阳特有的节日,相传花神下凡后对于炎阳的花朵很是欣赏,所以愿意庇佑炎阳的子民,只需要在花神节这一天,把自己的愿望和期盼写到花灯上,再把花灯放入花神河里,花神就能收到炎阳子民的祈愿。
      炎阳国的水土十分肥沃,花朵在这里会开的更加鲜艳,所以炎阳有一种特殊的美食:百花汤圆。只有在花神节期间才会有,只有在花神节期间,才能收集够一百种花,做成百花汤圆。
      虽然天机阁就在炎阳境内,但是天机阁不屑于庆祝凡世的节日,所以对于陈隽清一行人,过花神节还是头一次。
      花神节在傍晚举行,到了傍晚,人们则会观赏花灯,向花神祈福,祈求来年炎阳能够依旧风调雨顺,气候宜人。
      陈隽清烦躁的看了一天的账本,这游历真是太变态了!天机阁应该是了解世间各种机密,售卖情报,拥有最强大的暗卫系统的组织,为什么阁主还要学会看账本嘛?
      虽然我们少主大人几欲撕了账本出去看花灯,但是游历的本意就是磨砺少主们的心性,使少主快速成长为能肩负责任的阁主。
      游历的长短往往取决于少主的意愿,最快的阁主历时三个月完成了游历,而有一位不一样的少主,为了躲避责任,和爱人游山玩水,游历进行了一年又一年,直到这位少主的孩子出生,才迫于无奈完成了游历。
      “少主,少主,外面的花灯真好看,有人说等一会还有烟花嘞,你快和队长出来看呀!”水宿在屋外高声呼喊,要是其他暗卫做出这样逾越的事,断然是要被少主责罚的,只有水宿敢如此胆大包天。
      陈隽清的暗卫团里总共有七人,分别是陈一、陈二、陈三、水宿、真源、夜寒以及队长随夜。陈一他们父辈就是天机阁暗卫,他们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会是暗卫,名字也是陈奕亲自取的。
      随夜是陈隽清的玩伴,从小就在天机阁,养在猎枭手下,是最晚开始暗卫训练的一个;真源和夜寒则是猎枭外出时在外面捡的孤儿。
      猎枭是在十三部落的地界捡到的真源,应该是有异邦人血统的缘故,真源的五官与中原之人有一些差异,真源有一双蓝绿色的眼睛,而且皮肤也白的异于常人。
      夜寒的身世则扑朔迷离,夜寒是被老虎养大的,猎枭在森林里见到过他三次,每次都有小虎仔在他周围,以为是十三部落的人,驯养猛兽。直到看到夜寒和虎仔一起生吃母虎找到的猎物,他才明白这是个被野兽养大的小孩。索性就带回了宗门,养在膝下,和随夜做伴。
      只有水宿不同,水宿是少主自己带回来的。
      有一年澈月来了客人,七岁的陈隽清趁着阁内事务繁忙,偷偷从狗洞溜了出去,不但自己溜出去玩,还带走了随夜。
      没走多远,就在五里外的三花湖边看荷花,一个不慎随夜竟落入了三花湖内。陈隽清此时还不会水,在岸上急得忘记了呼救,一个小乞丐跳入了水里救起了随夜,但是因为随夜在挣扎过程中踢到了小乞丐,随夜被陈隽清拉上了岸,小乞丐却沉了下去,等大人救起来时已经奄奄一息了,而这个小乞丐就是后来的水宿。
      陈隽清把昏迷的水宿带回了天机阁,请求猎枭救他,猎枭禁不住随夜的恳求,安排人救了水宿。
      水宿被就醒之后忘记了之前的事,自己姓甚名谁,为什么成为乞丐,今年多大统统不知。
      陈隽清恳求猎枭将水宿留下,随夜也附和自己可以多一个玩伴,猎枭这才答应。这次事之后,水宿见到水就害怕,更别提游水了。
      随夜和陈隽清苦练多时游水,直到陈隽清学会了,随夜都没有学会,随夜学游水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夜寒到天机阁之后一直不肯吃饭,猎枭眼瞅着这娃娃到自己手上之后比在那野兽窝里瘦了一圈,想着实在不行就送回去,总不能饿死这娃娃的时候。
      水宿和夜寒竟然成为了朋友,别的人送的饭他都不吃,只有水宿送的饭他会吃。久而久之猎枭也就放任这娃娃的奇怪癖好不管了。
      夜寒刚开始连话都不会说,还是水宿一个字一个字教的,但是不知为何即使后来夜寒学会了说话,依旧话很少,有时甚至几日也不会说一句话。
      虽说这几个小娃娃是一起长大的,但是谁都没有随夜和陈隽清关系要好,随夜刚被带来天机阁的时候还没有断奶,和少主喝着一个奶妈的奶长大的,和亲兄弟一般亲密。
      随夜小时候还会奶声奶气的叫陈隽清哥哥,长大了......就不会了。大抵是觉得羞耻吧。
      “水宿,要玩你带上他们去就罢了,休得再来烦少主!”
      随夜打扇的手顿了一下,呵斥道。
      听到呵斥的水宿耸耸肩,转身就去招呼陈二他们了。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按照队长的死脑筋,能出去玩才怪呢!
      陈隽清被扰乱了心绪,放下了账本,有些苦恼的揉了揉眉角,似乎是累坏了。
      “随夜......我们......”
      还不等陈隽清说完,随夜就知道了少主的意思,快速的收拾了桌子上的账本,并找来了披风。专业的暗卫可以通过主人的一个眼神或手势了解主人的心意。
      陈隽清对于水宿的打扰可谓十分满意,这账本他是一刻都看不下去了!
      一切都准备就绪后,陈隽清带着随夜告别了柳清,两个少年离开了酒楼。此时正是用餐的时候,柳清分身乏术,匆匆叮嘱几句,转身便继续忙去了。
      离开酒楼,外面已接近傍晚,不少花灯已经被挂了起来。花灯的样式很多,什么模样的花都有,一盏一盏点亮了整个天空。
      “随夜,你记得皓月郡的地图对吧?”拿着一串糖葫芦的陈隽清突然转身望着随夜。
      “是的,少主。”
      不明所以的随夜,将视线从少主的脸上缓缓的转移到了少主手中被咬了一口的糖葫芦上。
      就在随夜盯着糖葫芦发呆的间隙,一双修长白皙的手缓缓的勾住了他的手。
      陈隽清乘着随夜发呆将自己手中的糖葫芦喂到随夜嘴里。
      “我没有记住地图,为了防止走散,你可要牵好了......”一边说着还将交握的手调整成十指相扣的模式。
      不远处的少女们看着如此俊俏的两名男子,刚欲送出牡丹花,可还没有鼓足上去的勇气就看到这一幕,黯然的收回了牡丹花。
      花神节这一天,未婚的少女可以赠送心怡的男子牡丹花来表达爱意,若是男子收下了则表示自己也心怡送花的少女,若送花之人并非心怡之人,便会委婉的拒绝牡丹花。
      确认随夜没有挣脱的意思后,陈隽清扫了一眼不远处聚集在一起黯然的少女,满意的牵着随夜离去了。
      虽然天机阁没有过凡世节日习惯,但是天机阁靠收集和贩卖情报为生,怎么会不知道花神节这个规矩呢,身为少主的陈隽清当然是知道这花神节习俗的。
      随夜是第一次过花神节,不免被周围新奇的玩意吸引目光,这边看看,那边瞧瞧,很快就由陈隽清拉着他前进,变成了他拖着少主前进。
      就在随夜被不远处挂满各色花灯的巨树吸引的时候,陈隽清则被身边的一个小贩地摊上的面具吸引住了目光,小摊上的金色镂空面具做工虽然不算精美,但也很有特色。
      最令他心动的是:这样的面具不仅有金色的,还有一副银色的,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样,即使是放在一堆面具中,依旧一下就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 作者有话要说:  我觉得,要是我在大街上看到两个帅哥手牵手,我一定会激动的不要不要的,然后希望他们能够一直幸福的在一起,嘿嘿~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