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永历三年,天机阁血洗魔教暗池,一时间魔教众人鸟兽散尽,至今未有重振之意。
      炎阳,江夏,天机阁总部。
      烈日炎炎的校场上只有两名少年并排躺在草地上,其他的暗卫已经离去,一个身着红黑锦衣,一个则是纯黑的夜行衣。
      锦衣少年如瀑布般的黑发随意的用发带束了起来,棕色的瞳子干净又澄澈,英俊的面庞上挂着能迷倒一众女子的微笑,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
      黑衣少年的头发则是一丝不苟的束了起来,即使是面无表情也无法隐藏他的眉目如画。
      “随夜,你要一直在我身边。”
      陈隽清动了动,纤细修长的手虚握了一下。
      声音消散在了风中,声音的主人也没有迎来期待的回答。
      暗卫的职责就是保护主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知道,但是他也不愿如此。何况他心里有了疑虑......那老东西的话,真是不中听。
      明日就是游历的日子了,是天机阁少主成为阁主之前的必修功课,虽然只是到处走走看看比较轻松,但是总有几届因为事端导致伤亡,最严重的一次甚至导致那一届少主惨死。他不希望出事,无论是自己亦或者他人。
      猎枭远远的望着两名少年,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是时候让他们自己去闯荡了,只是最近那些人有点异动,希望阁主只是多虑了......随夜,随夜是个好孩子。希望接下来的路不要出什么岔子。

      另一边,是一片美丽的蓝雪花花海,随着微风的吹拂,发出沙沙的声响。
      陈奕在庭院里负手而立,面色凝重,此次游历结束,他......也就解脱了吧.
      一旁的侍者远远的看着阁主,无人敢上前打扰。
      明日便是少主游历的日子,今日阁主在庭院里望着蓝雪花已经一天了,想来又在思念夫人了,这时上去打扰,阁主肯定又会大发雷霆。
      “阁主,一切都准备完毕了,沿路的楼主也都传来了消息,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突然出现的猎枭打断了庭院里诡异的安静。
      也就只有猎枭大人敢这样了吧,周围的侍者因为猎枭的到来松了一口气。
      “知道了,都下去吧......”
      眼前的人已经不再是以前意气风发的天机阁阁主了,他的心随着夫人而去了,猎枭深深的看了他的主人一眼,转身离去。

      次日,陈隽清等人坐上了游历的马车,渐渐驶离了众人的视线。
      直到马车驶出江夏郡,陈隽清都没有等到陈奕的出现。
      他失望的放下了车帘,车内的气氛变得有点凝重。一旁的随夜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他默默的将自己的手放到了陈隽清的手背上,这是幼时少主安抚他时常做的。
      感受到手背上的温暖,陈隽清偏头望向少年,竟撞进了一双星瞳之中。反手握住了手里的温暖,冲随夜投去安抚的微笑。
      一旁的水宿望着自家少主和队长,想笑又不敢笑。他早就和陈二说过,少主和队长气氛怪怪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其中的情谊......这如今手都牵上了,陈二还和自己打赌是什么真挚的友情,骗鬼呢!
      “水宿!”
      随夜出言打断了胡思乱想的水宿。
      “到,队长有什么事?”
      “滚下去!”
      就在水宿摸不着头脑的时候,陈隽清明显的看到随夜耳垂红了。罢了,大抵是害羞了吧。
      “你去与其他人同乘吧,随夜与我一起。”陈隽清摆了摆手。
      水宿一脸疑惑的下了车,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轰我走?可怜巴巴的看了看少主和队长,下了车。看来终究还是错付了......
      马车里闭目养神的陈二感受到有人靠近马车,警惕的睁开了眼,手也按到了腰间的短剑上。水宿掀开帘子时一眼就看到了陈二警惕的神色,委屈唧唧的坐在了陈二的旁边,简直不要太可怜。
      陈二只好认命的放下手里的短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又怎么惹队长生气了?”一边说还一边捏了捏水宿气鼓鼓的脸。
      “我才没有,明明是少主和队长......都那样那样了,我就是想笑嘛,哪知道队长突然让我滚,我这次可什么都没用说,也什么都没用做。”
      陈二扶额,上次少主和队长体能锻炼的时候,少主差点摔倒,队长出手扶了少主,本来也就很平常的一件事,水宿这个二货看到了不说也就好了。
      哪知道这个傻子既然找自己说队长和少主有什么,还学少主和队长牵手,结果队长就在他背后,任凭自己怎么使眼色他都看不明白,害得自己也被连累受罚!
      这次估计又做了什么惹队长不开心的事情吧,真是个傻子......
      “好了,好了,没事的,起码你这次没有受罚,队长没有让你追着马车跑已经很好了,看开点。”陈二安抚的摸了摸水宿的头,这傻子什么时候才能聪明点啊,光有武功,不动脑子可怎么办啊!
      马车另一边的真源把二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厌恶的撇撇嘴,两个男人腻腻歪歪真恶心。
      夜寒全程不做声,默默的削了一个苹果,递给了水宿。接到苹果的水宿冲夜寒甜甜的一笑。这一切在真源眼里变得分外刺眼。
      陈二将真源的表情看在眼里,脸色有点不好看,生气的哼了一声,也削了一个苹果递给水宿。
      接连收到两个削好的苹果,水宿完全忘记了就在不久之前还被队长骂的事,安心的吃着苹果。
      马车内的气压逐渐降低,而单纯的水宿则丝毫没有感受。
      水宿的离开,马车之内就只剩随夜和陈隽清了,陈隽清依旧牵着随夜的手,尽管随夜挣扎着想要抽走,却也耐不过陈隽清,只得作罢。
      二人就这样牵着手,什么也不说,随夜尴尬的望向窗外,而我们的少主则把玩着手里的手,摸摸指腹,戳戳手心......
      “少主,就快要到皓月郡了。可否放开我?”
      就在随夜低头看着二人牵着的手时,陈隽清无声的笑了,真好,就像小时候一样,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内心还是有自己的。
      “到了再说,我还是手冷,你再给我暖暖怎么样?”调笑的摸了摸随夜的手背,手依旧紧紧的抓着不放,全然无视外面的炎炎酷暑。
      “好吧。”
      江夏郡离皓月郡并不远,半天车程就到了。而陈隽清等人离开江夏的途中,陈奕和猎枭一直就在暗处跟着,远远的看着曾经的小小少年们独自踏上自己的征程,而自己这些老东西也差不多是时候隐退了......
      前路漫漫,少年们只能靠自己了。

      抵达皓月郡已经是傍晚了,天机阁负责的产业很广,最出名的就是天机楼,而此时正是用餐的好时机。
      一进入皓月郡,马车就直奔天机楼而去,颠簸了一路,人和马都有些疲惫了。
      陈一刚停下马,一个人便以极难看的姿势躺在了马车前,似是碰瓷一般。
      刚下马车的随夜看清了地下躺着的人穿着破烂,似乎是一个乞丐,正要将人扶起,一名小二就冲了出来,正当这小二续足了力,准备重重的给乞丐来两脚的时候,随夜快速捡起地上的石头向小二的小腿弹去,制止了小二的动作。
      “你为何要对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如此?即使是乞丐你也不该如此!”陈一厉声喝到。
      受到呵斥的小二刚想反驳,但见来者不善,到嘴的咒骂又硬生生得咽回去了。
      “这位公子,这个臭乞丐来乞讨,我们柳清管事好心给他吃的,他既然......既然调戏管事,这才惹得管事生气,要我教训一下这登徒子。”小二局促的搓了搓衣角。
      了解到事情经过的陈一一头黑线,竟有这种事,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尽管如此,随夜依旧还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名老者被人殴打。
      “你既然已经将他赶出酒楼了,此事就作罢吧。”
      随夜说着还弯腰扶起了老者,善意的为老者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柳清注意着门外的动静,心中气极。这老不羞每次来乞讨自己都给他吃的,以为是个老年无人供养的可怜人,即使身上恶臭无比,自己依旧还是会给他一些吃的。这次既然出言要自己跟了他,真是!真是好大的胆子,简直是不想活了!
      见有人制止了小二的行为,柳清从柜台后走了出来。刚欲出言教训,余光瞥见一行人中一名少年腰间的腰牌,竟是天机阁的金腰牌!
      笑盈盈的迎了出去,不着痕迹的将小二挡在了身后,这可是少主,休得再说!
      “原来少主已经到了皓月郡,柳清不知少主已经到达天机楼,有失远迎,还望少主海涵。”说罢还不着痕迹的在身后挥了挥手,示意小二退下。
      “柳清管事的手下性格还挺有特色,是个性情中人。”就在陈隽清和柳清交谈之际,老乞丐已经谢过了随夜,悄悄的离去了。
      老乞丐从转过一个小巷,迅速的翻身进入了一个小院,同之前的病弱模样截然不同。
      “五毒大人,是否需要吾等去教训那名对你不敬的伙计?”等候多时的侍卫从小院一颗不起眼的树后走了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是新人一方砚台,希望大家多多指教,有什么bug的话,可以在评论指出,我会修复的,fighting~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