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百年后)七界风云·二 ...

  •   (七界·寒林)
      “你说七界有尊位于冥私交甚好?”
      冥七挑眉,笑而不语,这话貌似有丝丝不对劲。面前的人儿愣了一下,噗嗤一笑,“你可真是……”方才反应过来,“断不可能是我,仅看老一辈的事情,我便不可能原谅他。”折扇轻摇,腰间的流苏轻抚,这般干净的女子仿佛冰封百年,悠悠苏醒,恍然入世。
      “自不是你,龙尊龙吟,世尊梦岩,若冰,冰柠。龙界之事百年未休,龙吟便百年不闻世事,这你我都明了。若冰心思单纯,你可以选择相信我,我不会骗你,故暂排除她。最后二位,至上尊自当好好斟酌。”手指尖掩于宽袖里,微微颤抖,其实大抵已经明白了。
      只是冥界少主向来点到为止,从不多言。
      这寒林是悲喜之地,往生者于此去,新婚者与此聚,离散者于此乐,远行者于此侯。寒林或记下谁名字,无人时悄悄诵读,“我……希望闲时你能光临圣岛,我随时等候。”东方阡陌面颊微红,不知因着天冷或是什么云云。 仙袂乍飘,白雪一映,与昔年束着发髻,眼眸里荡漾着熠熠星河的小少主重叠,交错,最终融为一体,不由眼眶微红,泪痕从鼻翼边划过。
      言者不知,为了这句话自己已经努力了多少个春秋。都说父母债,子女偿,倘若父母不仁不义,子女要花多少岁月才可赎尽?
      “我是个闲俗之人,若不嫌弃,我便在七界多住上几个月。”
      “好。”
      “我很烦的,说不准经常在你们七界走动,那些顽固的保守派们又回去给你添堵。”
      “不会,他们管不了大局。”
      “我还会时不时叨扰圣岛……”
      “那便太好了,正想寻个人与我和龙吟对弈。”
      一切都像泡沫的虚幻一般,好在,我及时回头了,你也还在。
      (七界·断情崖冰殿)乌压压的一片厚重,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抬起头看见碎发尖上滴下一滴血红,落在地上,绽放出妖冶的魅花。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双手来回摸索,触碰到的软绵绵是自己唯一的依靠,抱住,抱住,千万别看,别看,什么都别想,心中一遍又一遍念叨着。
      你抓着我的尸体?连我的尸体都不放过?你到底,到底想干什么?
      明明是个老朽,却有一率左骑的魄力,喊的混沌撕成了碎片,云絮一样迅速散去,一只猩红色的瞳孔里印着自己,君临天下的自己,身后是白骨皑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相信我。唯一依存的地面塌陷,躯体开始了无尽的坠落。
      “啊啊啊啊啊啊!”若冰从塌上坐起,眸中的红底带着邪气默默褪去,只是冷汗津津,神色不安,一切仿佛只是做了场噩梦罢了。塌微凉,人未来,想着也可笑,上仙去叙旧又有何碍。未见上仙前悠悠岁月也未尝难熬,如今连片刻不见也这般煎熬。
      “送至此便好,切莫吵到若冰休息。”
      “好,她还年少,七界明为第一大界,坐拥掌事权,高堂受拜,威名远扬。实则中央力不从心,各岛内暗流涌动,分阁分殿走的走,散的散,全靠主岛苦苦支撑。这些她早晚要明白。”
      “你何苦早早将她拖入浑水之中。”挥了衣袖,推开门扉。
      若冰装作熟睡,脸上暖炉捂红的脸颊边发丝结在一块儿,上仙只坐在床边,盯着若冰许久,从鬓发到下巴,指尖到脚踝,若冰甚至觉得自己像是玉盘珍羞,在被上仙细细观赏,很快就要到品味阶段了。
      “上仙!你又愚弄我!”终是若冰憋不住了,睁开双眼,见到了久违的人儿。若这心上挂念着人,看着万千世界是她包罗万象的眼眸,闭上眼一颦一笑间倒映这人面桃花。
      “果然还是小孩子,一个人睡就睡不着。”上仙抓住若冰的小手,这一握便给予了万千安全感。
      “你真聪明,好像什么都瞒不过你。”若冰感叹着,掀开被物,拍了拍空余,暗示上仙躺下。
      “若冰叫我抛下事务早眠啊,”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泪痣弯弯,惹人心痒,“那便,恭敬不如从命,我的冰尊小殿下。”这中二的话出自上仙口中,却是说不上的珍重。
      本尊以神之身命你,今晚再此安顿。
      殿下,这不合体统。
      你在怕他?
      断无此事,既如此,妾身恭敬不如从命,我的神尊殿下。
      (七界·百圣阁)“冰心玉壶印百圣,淤泥不染为上尊。此间荡涤表本心,万年未变最初性。”冰柠静室里题的行云流水的楷书和污浊不入流的对话相对,是说不出的讽刺。
      “诗涵,我已经给了你百圣阁的分部主,你还想要如何?”冰柠扶额,一边嫌弃贪得无厌的家伙们带来的不便,一边毫不客气的收下昂贵的渡仙丹。
      “师尊,您看小冰尊如何?”诗涵回避了这个尴尬的问题,将锋芒指向初出茅庐便豪得尊位的小若冰。
      “不过时来运转之徒,为何谈她?”
      “我背后是整个诗家,手上有你要的缚仙索,地位,灵物,人脉,我都可以给师尊您双手奉上。我只要小冰尊的位置。”狡光闪过,面目从贪得无厌变得可敬可怖,一时间竟不知收下这徒是好是坏。
      或许是鬼迷心窍了,亦或是感受到东方若冰空降给自己带来的威胁。声音干涩难闻,颤抖的吐出了个音节,好。
      (七界·大殿)
      “冰柠频繁召开尊阶会议是着了魔么?”梦岩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瘫倒在交椅上。
      “谁说不是呢,尚且才一个月,召开了三次,当真是前所未有。”陌烟离瞥着拭剑的宇诺,附和了句抱怨,同时抱着莫名的希望,希望若冰能来,作为最年轻的尊主。
      听着一切的冰柠只是鄙夷不屑,心中默默盘算着,好在没有口角冲突。
      “她不会来的。”清列通彻的寒冰水声冷不防响起,点醒了陌烟离,惊吓到了位上高人。“冰柠,”龙吟缓步走向前去,“你师尊对你,很是失望。我与你师尊同辈,偶然也拿些长辈的姿态吧。”他顿了顿,目光与他声线相似,一眼万年,越过荒漠和沙丘,黄昏与昼夜,百年不变,万年终归。
      “要和同门好好相处啊。”
      不过时,殿内一片寂静,东方阡陌贵临,“冰柠,你好大的架子,一个月招数次尊会,劳神劳力,毫无用处。”一界之主愠怒中更加其威严。
      “徒冰柠叩见师尊,频繁召尊会属实惊扰各尊主清净,故再此首扣赔罪。”
      “感人肺腑,我险些要落泪了。”
      “冥七?”东方阡陌站起,自己从不会听错,那个极具辨识度的音色。
      上邪归位,玄与黑并排走近,上邪按奈不住的杀气却丝毫比不上冥七眼中的寒冷,“你想动若冰,我没记错的话,酒阁是百圣阁众多身后啰啰之一吧。”心上凿去的空洞,终归要用对方的鲜血填满,方才心安。
      在杀气压迫下,冰柠和傀儡一般无二,点了点头。
      “很好,那便由你代她和若冰道歉。”
      上邪化为刀形,冰柠的仙识回了本体,见了这像是要致命一击的架势,巨大恐惧下化出的招式诡异至极。
      “这招名为断心掌,学成后还没使用过,本想第一次使用留给东方若冰那个贱人,你们这么好,你便代她受了吧,哈哈哈哈。”神智不清了吧,当着师父面使用禁术也罢了,还以此为挟准备杀人,当真是晕了头。
      修仙之人触碰禁术者,会与体内真气相冲,若无法系统的好好管理,修行不到半月便会暴毙而亡。
      至于被七界发现的后果……这些冰柠根本不敢去想。
      甩出的招数势不可挡,退无可退,东方阡陌及时甩来的罩子也仅仅削弱巨大冲击的百分之一。
      疼,撕心裂肺的疼。炽热带风的掌波撕开背后原本光洁无暇的皮肤,两边肉向外反卷,碰到衣物后二次伤痛。在极短的一瞬间,难以忍受的剧痛刺激到神经。大脑所能反应的,也只有疼这个字。
      大概,会死了吧,一切太过突然。自己还没来得及教若冰完整的冥界基本招式,还没在那个不称职的父亲那里找到冥界的答案,还没,还没与若冰去过半天,纵使是半天,半天忘却身份,逍遥快活的日子……
      只是没想到啊,七界竟有人会断心掌。自己从不怕死,很久以前,我的命便应随着幽冥消逝的。可惜,自此以后再无人保护小若冰了。她还是个孩子啊。
      “冰柠!”梦岩站位最靠前,被真气波震的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身后的陌烟离和龙吟同时喊出了声,想迈步去查看情况,却抵不住脑海,心中的闷气。
      没有人顾得上宇诺,一言不发的他在乱中匿了身迹。
      想开口,喉部尽是铁锈味,“咳咳咳……照顾……好她,不用……管我。”
      断心掌,断命脉,震心肺,力功偏弱者不足一炷香气绝身亡,习武者调丹田气阻其扩散,撑不过寥寥数日,武艺高强者加丹药运气,数月后安然西去,无一例外,故为禁术。
      (断情崖)后山依山揽水的若冰一阵心悸,回品还阵阵绞痛,不知为何,上仙看似无瑕的美背隐隐出现的眼前,晃动着,渐渐淡去,“上仙,上仙……”自己奋力去追,伸出双手去够却握住了一片虚无。
      (七界·大殿)陌烟离软剑长驱直入,捅过了腹部,血如潮水般涌出,体内自愈系统彻底破坏,冰柠跪倒在地。“神界原罪尚能不厌其恶,弑杀同门陌烟离你可知是何等罪行”口气淡淡的,偏护与大任夹杂在一起,当真是矛盾至极。
      “回师尊,徒陌烟离愿自贬离阡陌行,用一生守寒林北结界,非师尊允不入重生殿。”不卑不亢,轻瞥了坐在地上运功助冥七续命的人儿,口是心非。
      “允,重生殿是你的便是你的。守寒林的事,你当真想好了么”
      “绝非儿戏。”
      “哎,次日我书信与重生殿。”带着叹息,若陌烟离当真去了寒林,这界上下又有谁能与自己对弈不分上下呢?不合时宜的考虑使得笔暂搁。
      白光微醺,星星点点如银河坠落,包裹着脆弱的人儿。连运气调息都做不到,一身纯正的修为算是废了罢。
      “何苦”东方阡陌问的轻不可闻,似呢喃于耳畔,却直叩门扉,激荡许久。
      “值得。”上仙隐去原故,不愿也无力回答的埋于心底,要是这样带入虚无倒也不错。
      背后血肉模糊处星点白光缝缝补补,不过几时皮肉已新生完好。东方阡陌长长吐出浊气,“外伤易好,内伤难医,你这伤不是一时半刻能治根的,少说也要三五载。”体内阵阵不适,大抵是大量真气流失引起的吧。说到底还是自己的自负拖累了她。
      “待她好些,三五天内我是回不来了。”
      强撑起残躯欲回冥疗养。
      “冥界才是你的家。”
      望着摇摇欲坠的御风,东方阡陌苦笑着,放出□□架着自己入寝。
      (冥界·北关门)若非气力不足,自己断不会选择北关入界。这里是老界主的直辖区,飞过只鸟都会被守卫捕捉到,了解孰重孰轻后直报于界主。
      “你们看,那是什么”
      “御风么领头你快来瞧瞧!”
      “大惊小怪的怎么回事”糙大汉甩了甩酒中的脑袋,睁开萎靡的眼,“那是,七少主,快,跪下迎接!”
      声音异常响亮,“恭迎七少主回家!”
      (七界·空殿)不到一个时辰,老界主,空殿护法都聚到了冥七塌前。界内最好的鬼医把着脉的眉,紧缩,“匪夷所思,少主当真是孤身御风而归”明明大小经脉加起少算伤了二十来处,御风当处处受阻,怎可能……
      “七儿怎么样了”
      “经脉断了近二十处,大多从背部被强力震断,丹田,心脉受损,虽护住了心房但施法运功怕是……不大可能了。”呕哑嘲哳,干巴嘶哑的声音让涣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当然更多的是少主的情况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实况不容乐观。
      “背部,断脉,丹田心脉受损,这不会,是断心掌”烁口直心快,容不得半点隐藏。
      “断心掌,好一个冠冕堂皇的宝地七界。”杯盏摔碎,碎片划破了手,鲜血顺着指缝流下也不知疼痛。踌躇片刻似忆起什么,挥袖愤愤而去。
      “让少主安心睡吧,她太累了。”
      睡着的梦里从不得安宁,迷雾从未散去,仅现的路歪歪扭扭通向远方。远方大抵是片极乐净土吧,这只是天真的期盼。
      十里红妆,马车从街头排到街尾,敲锣打鼓,接天的红灯上个个题了囍字。女子轻点唇脂,佼佼乌丝,玉带珠花,这般眼熟,冥七却不见面貌。
      “我苏冥夜得以娶冥卿为妻,实乃三生有幸。故再此对神界众神,众生发誓,待其如待己,顺其意,爱其人,善其一生。”厚重光阴前,伊甸里忘却被渐渐唤醒,那日大婚,属实如梦里一般无二,也难怪自己眼熟。
      高台上男才女貌,真神爱妻,妻美貌如玉,妻待真神,如遇三生,浓爱浓情,相偎相依。
      太阳乏了,光醺暗淡时,苏冥夜那张阴柔的脸贴近美人耳边,“你便是那个毁了神界的女人吧。”
      冷汗楚楚,美人眼里是难掩的恐惧,带动着声线颤抖着:“神主,不是我,是污蔑,断是污蔑……”
      “不是我,不要怀疑我”梦向来不分虚实,上仙一个人喃语在硕大的寝宫里被放大,回荡。“救我,救我出去……”
      (七界·断情崖)“既今日起,断情崖不与外界联通,内人不得出去,外人不得入内。”三时辰前的禁足令加之三队护卫加深了若冰的担忧。
      到底是在保护内里的人,还是在防着外面的人?加上方才看着书又一阵心口悸动,这几日且远不止一次,加重了若冰内心的担忧。
      “上仙这么厉害,不可能出事啦,出了事也有师父师姐他们,没事的没事的,别瞎想。”一遍又一遍安慰自己,摇椅微晃,从自语变为相信,一点点劝说自己入了梦乡。
      东方阡陌隐步悄入断情崖,看着缩成一团的小若冰,蹙了蹙眉,真是个惹人心疼的小孩子。
      “我把她送回殿里,你在此好好呆着,省些你所剩无几的真气吧。”□□也因真气稀疏时隐时现。
      “嗯。”
      (冥界·大殿)鬼车扬着九头威立于房沿上,“看着鬼车,本尊倒想起,七界神鸟钦原,镇界神兽白泽还于其同根而出。如今过了万代,鬼车视钦原为眼中钉,以捕杀白泽为乐,不由让本尊感慨万分啊。”
      座下大多都了解七界行径,明事理的人精都聚集于此。
      “鬼车如我大冥,正应当遏制七界之时,便应快速果断出手,若待其发展到如日中天之时,便再无还手之力了。”双代老臣兼冥世尊楚屹城依旧屹立不倒,靠着洞察人心的心和百年来耳闻目睹攒下的经验驰骋在暗流汹涌的大殿上。
      “楚世尊所言在理,东方阡陌对于我们这些老家伙来说和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一样,要动起真格来还没有个一百种办法玩死她?”
      “对啊,界主您放心啊。”
      “不过后起泛泛之辈,界主切莫挂齿。”
      案响,人起,那一声宣布备战让多少老人热血沸腾,心潮澎湃。冥界主也被盲目的武将们迷了心,做出了此生最最后悔的决定,“向中部七界开战,冥界上下开启备战模式。”
      将此消息颁布后,全街上欢天喜地,仿佛已经看见了稳妥的胜利。那给冥七探脉的鬼医走回本草堂,廊窄,屋小,人多,“今日不见客了,让他们散了吧。”眉宇间却是难掩的痛惜悲伤,明明这是场不归路啊!
      她磨墨书写,如今也只得盼冥七早日醒来,调养好身体,早日想开,决定掌管大权,才可免去这次战乱之灾了。
      赠冥少:布娘店中欢喜异常,店小二张罗百客,匆匆从宫回草房,沿街而过错当今日为佳节。
      叹前日应当往生者,不知奈何桥上又多了几人。不闻朝暮晨昏,不闻布衣朱门,来去这一世不过孑然一身。
      人事纷繁,不过弹指一瞬,冥少应能感同身受。
      君贵在与民同乐,知民疾苦,您若为君,必是明君。
      若能罢此战,保天下一处静谧之地,后世茶坊间也会留下芳名。
      我本杏林中人,观天下而得此感,书此拙作。 臣翕云书

  • 作者有话要说:  迟到的更新来了,懒癌晚期+学习压垮的作者本人删删改改一周多才完成这章。
    这章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重要事情说三遍)
    冥七:本少主断没有许过家室
    若冰:那我要做你第一个家室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