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百年后)七界风云·一 ...

  •   (七界·断情崖冰殿)冷冽的真气包围着床上方才情绪过激人儿的躯体,平缓柔和,流水般修复着上仙的内力。塌上人儿本应是金枝玉叶的少主,深身居高处,享受着冥界众人的跪拜。如今未痊愈的内伤加之过于激荡的内力,整个人一下憔悴了许多。
      “以前若遇这般,你一个人可如何是好。”若冰收起真气,看着随时会倒下的上仙,双眸涣散,愣了许久,渐渐才有了焦距。
      “也不只是我一个人,硕大的空殿里还是有四方护卫的,有机会给你介绍下他们,他们每个都……”自知不笑时多给人几分压迫的恐惧,故强打起笑容,牵强的扬起嘴角。
      “你笑着说这些话时真难看。”若冰钻进上仙怀里,望着床顶,不知从何时起上仙发现若冰格外依恋自己,晨起发觉枕边人不在会难过,短暂离去办事后归来会拉着手不放,晚上公文多时磨砚静候,想必是安全感缺失的让人心疼。
      自己不在的那些年,她的经历也无从得知,像是心上缺失了一块,被风吹着颤颤的疼。
      “下次受伤别瞒着我,我……我会心疼的。”心疼,多简单的词藻,熟悉的感觉,上仙一时间竟不知作何回答。
      半晌,缓缓叹了口气,抚摸着她软软的头发,微微垂眸。
      小若冰呐,你这话当真是戳痛了一颗自以为坚若磐石的心。心疼我吗?可是,你蹙着眉我便担忧不已。
      上仙常常叹了口气,从痛苦中挣扎出来。再相似也终归是喝了孟婆汤,入了轮回的人呐,不复从前,不复从前了。
      东方阡陌御风而来,结界感应到远远的便开了条缝,“还不算太坏,”自言自语道,御风快速通过。
      降了风,缓步慢行,民间素有传言这断情崖一草一木栖神明,镜花水月洞别天,如今布满了厚重的俗世气息和再熟悉不过的负重前行,若不说是仙界宝地,还可能被误以为是某位朝中重臣的府邸。
      “至上尊贵临。”门口侍人长呼一声,惊破了房内安逸的氛围。上仙起身披上外袍,领口未翻,转身为若冰着屐更衣,仓促间响起一片窸窸窣窣。
      “我只是来瞧瞧你和若冰好些没,用不着如此慌张,对吧,都是老朋友了。”
      戏谑的语调让若冰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上仙,你和她以前认识啊?”
      东方阡陌叹了口气,“你不应当唤我师父么?”若冰挠了挠头,师父两个字卡在喉口吐不出来,只好再次无视了她。
      “我和她……确是旧识,这其中万般渊源有空再与你细谈。”好在上仙还愿于自己说,每日看着清秀绝俗,灿若星辰的眼眸,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痛楚亦沧桑,自己从未知晓。
      “吃力不讨好,我亲自给你们送些药物却全然被漠视了。”
      “没人让你来断情崖打搅我和若冰生活。”
      “你若要和她生活去你暗无天日的破地方去,在那里没人管得着你们,再者,这硕大七界我又何处不能去,去不得?”
      “断情崖现在是若冰的,怎么说也得和主人打声招呼吧。再者,我断不可将其带去那地方,你是明白的,又何苦说这气话。话又说了回来,堂堂七界界主进这小岛居然鲁莽的攻打结界?”
      “我击打结界?荒唐,分明是这结界自己开的。”
      东方阡陌从不作假。
      上仙惊异地回头看了看若冰,互换了下眼神,若冰对自己点了点头。上仙一口气提于胸腔缓缓吐出,点头表示东方阡陌得到了若冰的首肯,自己自无异议。东方阡陌像个孩子打赢仗一样得意的笑了。
      (冥界·匿名殿)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花非花,雾非雾,只留得人如是,冥地的一切向来是如此耐人寻味。
      雾霭状的气物溢满静悄悄的殿内,子时已到,已是界内宵禁时间,第一波巡逻人员也开始走动。约摸十分钟,殿左侧不起眼的济公像动了,一道光从像边探出,照出了对面神像约摸轮廓。方形暗道里人影探出身,后面是冥界主。
      “多谢界主款待,看下正是宵禁时,您看?”
      “当然当然,且随我来。”冥界主侧身让道,客套的打紧。那人背后独一无二的印记在雾霭中微微发光,涣细细辨认着,大抵轮廓像七界人不假,但多的金边勾勒代表着什么,涣不知,只能默默记住回头请少主掌掌眼。
      (七界·圣岛)最后一波整修已经完工,东方阡陌环视着这个陌生的地方,圣泉溪瀑纵横,千年古木上依旧是露珠晶莹透亮,天高远而纯净,云绵密而灵逸。
      寻找当年圣界辉煌历史的足迹,那种景在人易改的感怀,百年的沉淀后,难表情怀,千年间是非与过,竟惹起一片愁情,终在一处可见断情崖处停了脚。
      “在这里再造座亭子,提名为揽月。”东方阡陌赏玩着茶盏,漫不经心道。
      “揽月有什么好的,本界主赐名临渊。”面目与东方阡陌如出一辙之人挥袖自立。
      “揽日吧,揽月文绉绉的,叫旁人以为哪家小姐的后寝赏地。您这真凤之身用这也太小家了。临渊,渊为深水,这往下看只有九天圣泉,属实不应景。”龙吟席地而坐,对东方阡陌□□们的斗争毫不在意,准确些是看了太多次早已木然了。
      “龙吟你可真是一次比一次让我对你愈加欣赏了啊。”□□收起,东方阡陌磨墨准备书写,“且慢,你是否忘了界里还有谁?”东方阡陌抬头,与龙吟相视一笑。
      (七界·半时辰后)“你们……你们太高估我了,我这……”龙吟和东方阡陌双双架着上仙,身后是小冰尊,俩人尚处于懵逼状态。“谦虚了谦虚了,想你不问世事这么久,按你说的愚钝,怎么说这琴棋书画也当样样精通了吧。”东方阡陌笑着放下上仙,打开圣岛结界。
      “此处为揽日庭,此庭非亭子的亭,而是椿庭的庭。”说完又暗自懊恼为什么举椿庭,明知冥界情况。
      “你们要我题字?”上仙并不介意,懵懂才反应过来,早知不与他们出断情崖了。
      提笔,落笔,一横,一勾,协调之力凝于笔端,丹田之气挥毫于宣墨间。上仙行的是篆书,婉转缠绵,鸾翔凤翥间力透纸背。提笔,收起,放置于案,“不愧是冥七少主,在书法上造诣非当世人可及啊,一骑绝尘,对,一骑绝尘。”龙吟感慨万千,也不知是否太过敏感,上仙竟错以为龙尊一语双关。
      “过奖了过奖了,不过提笔行书,世人皆可,哪有什么一骑绝尘,太高抬我了。”
      第二日,由冥界少主冥七亲题的庭名掀布了,一天之间关于她的传闻再次沸沸扬扬传遍了七个界内。
      (妖界)万年道行入妖者,传说中颛顼之子,此为魑魅魍魉。比这类高一等为魁魃魈鬾,分别为划分为妖却已有神资,主掌兴衰的神明;旱魃鬼怪,杀龙吞云、行走如风,所到之处赤地千里;山鬼之首;小二鬼,八灵为之震慑,况鬾蜮与毕方。余下者或厉鬼或冤魂万年不去,聚在妖界禁地处。——妖物分化等级录。
      “你说什么,冥界少主题字了?在何处,为何人?”妖界少主妖魅造成大器,妖老界主在收复禁地时遭遇到万鬼同哭,散尽一身修为才保住禁地不被打破,重修了边禁,书下继位亲启后魂飞魄散。
      “是的,少主,为七界主新住所一处雅致所题。”妖魅自幼倾慕于一战芳名留千古的冥七,只可惜妖界自古便是女人当家,纵自己拿着横槊举了故鼎也不会有人觉得惊讶。
      “好,记得留意七界活动,若有任何机会定要牢牢把握。”书中把她写的太过嫡女天降了,自己设想着她应当别剑倾酒,笑于忘相之交,率百骑策马同游,共赴猎宴。
      “但少主,冥于七关系微妙,妖于七又世代交好,我们若贸然瞻仰冥少主的大作会不会冒犯了七界?”门客中有人善意提醒。
      “无妨,都说这人间宰相肚里能撑船,她东方阡陌一介至上尊,若连这点胸襟也没有,那便也不配再与其交好了。”
      侍人了然,“少主英明。”
      (七界·断情崖)“看不出来上仙题字竟如此出神入化,这么多年下来,我连皮毛都不如。”若冰坐在案前,咬着笔尾,看着自己方才写的丑字和上仙少的可怜的红圈圈,更加郁闷。
      “书法是需要时间来奠基的,若冰你还小,自然写不出风道韵故。”上仙温着酒,温的恰到好处。
      “可是,上仙你和师父应当同龄啊,你们的字却截然不同。”加上做神的岁月,我提笔写字的日子少算也有个千年了罢。风云变化,世事无常,生死离别不过常态,虽表面可以掩盖,但这字和镜子般鉴着真面,瞒也瞒不过去。
      “若冰,有些事到了恰当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若冰点了点头,她从不逼问。上仙一个人走过孤寂这么多,寒露沾衣,凄清惆怅的往事,自己又何必再让她重温。
      “上仙,我还有一事想问你,如果愿意你便回答,不愿意也不要勉强。”若冰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上仙那道看似致命的伤疤。“好。”
      “上回替你换药时见着你身上一道看似致命的伤疤,从胸口到小腹,能告诉若冰这其中的前因后果吗?”上仙温酒的手微微颤抖,很快被她掩盖住,“本来只是一道在战场上被划伤的疤,后来……”

      圣浴节为七界节气里最简洁的时气,界内大大小小温泉数百个,分好归属地后各阁,楼,崖,殿主带下属前去。节气内不必早朝不必宵禁不必上供,被界内人称为:佳节 ——七界民坊录
      (七界·圣岛)“真想记录一下这历史性的一刻,宇诺师哥居然真的存在。”冰柠语调古怪,陌烟离听了皱了皱眉。
      “真让人不悦,耀武扬威的样子给谁瞧呢,若我重出,你还有首徒的位置么?”宇诺拍案而起,反怼回去,陌烟离握住茶盏,还是不出一言。
      门外侍人长唤,“小冰尊到!”陌烟离紧皱的眉才舒缓些,“上仙你放心,我不会出事的,就算出事也有上邪,放心回去休息啦。”小若冰踮起脚才够得到她飘逸的散发,只好故做成熟的拍了拍上仙肩膀。上仙点了点头,目送她进去。
      “冰师妹可叫我好等,侍人唤时本尊便起身等候了,却不知妹妹进个门需五分钟。”陌烟离生生将茶盏捏碎,血顺着指缝留下,扔向冰柠。
      “够了,别每次见面都阴阳怪气,宇诺你不敬,若冰你不护,向师父哭诉我们孤立你,当真可笑。”陌烟离已经许久没动气了,本也非天天见,数日不闻窗外事,殊不知这娇蛮跋扈的性子越来越膨胀了。冰柠深知她的修为只会在自己之上,断不可能比自己弱,强行摁下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忍下了这口气。
      “界主到!”白衣卿相,如九天谪仙一般,让人觉得看着一眼都是亵渎。“冰柠,若冰,陌烟离拜见师尊。”小若冰瞥着陌烟离的样子恭恭敬敬行了个大礼。
      “起来吧。圣浴节即到,我负责将大体区域划分,若有不合理处在座私下处理。”挥袖高坐于凤座上,看着小若冰装模作样的行礼忍俊不禁的笑了笑。
      “百圣阁人数最多,大多数在中岛,便将中岛所有温泉划分给你们。重生殿和断情崖一东一西划分上岛十处,余下的便给人间和圣岛。可还有疑问?”今天的东方阡陌格外咄咄逼人,一身界主之气压抑不住的笼罩在四个人头顶,身旁,脚边,处处可感。
      “无,徒陌烟离先行告辞。”
      若冰学着拱手弯腰。“徒若冰也先告退了。”倒走几步便一个踉跄,“小心。”急切的语气让若冰不由自主抬头看了看,高台的人儿面不改色,也许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几日后·上岛日月泉)“上岛有凝泉,花漾泉,洛水泉,子兮泉等等其中凝泉为上古冰神落下的眼泪凝结而成。眼下您身处的日月泉地处极佳,吸日月之精华,故界主赐名日月泉。”十四个侍人坐在泉边,为首那个滔滔不绝的介绍着。“上仙,你确定下水真的不会对你的伤口恢复有什么不利?”上仙白泽的脸下藏在水里的躯体遍体鳞伤,任谁见了也止不住阵阵心疼。
      “真的没事,放心吧。”水波荡漾,硕大的断情崖划分区域只有他们两人,从日月泉开始走马观花一般到区域边的解忧泉,打打闹闹一派欢声笑语。
      “你快乐便好。”只言片语间落尽了寂寞。东方阡陌喜静,佳节也仅仅俯瞰这张灯结彩,繁弦急管的盛世荣颜。东荒大漠轮回数年,看淡了太多太多,生,死,离,别不过世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自己也不过可有可无看戏的观众之一。
      一纸书信不合时宜的送到,上仙甩干自己湿漉漉的手,拆开信。
      冥少主亲启,属下知您与小冰尊相交甚好,但下面内容请少主一人默读。圣浴节前四天,巡逻时亲眼目睹一个七界人将兵防交于老界主。背后的界印大抵如下。
      金边勾勒,这是……尊位的界印。

  • 作者有话要说:  上仙身上的那道长疤渊源深的很,本来想在写个番外丰满下人物,结果一写就6000字开外了(捂脸)
    那就只能等到神界副本开启再谈这事了。
    (我开始码字了,开始了开始了)
    上仙:已至午时,为何还未起?
    司某人:昨日可被折腾坏了,这青丝日渐减少,可不得好好休息。
    上仙:休息?那我何日才可见我的神尊殿下?
    司某人:(打了个激灵)明白明白明白!安排安排安排!
    ——————————————————————
    等这波改完下篇准备用自傲若冰视角写(捂脸,loli的视角)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