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番外一·少时上仙篇1) ...

  •   我姓冥名七,是这冥界唯一的少主。
      冥少主,七少主,七儿……几乎所有世人都这般唤我,唯有若冰……她唤我上仙。上仙,呵,也是可笑,一个生来混浊肮脏之人又怎配这般称呼。

      我年少时七界内动荡不安,于是父亲便将我送去七界,明为学习两界之所长,实是与七界交好,若真开战七界也可帮衬下。
      顶着这样身份的我入了中岛,虽贵为上宾,衣食无忧,但私下连下人都窃窃私语,仿佛我连他们也不如。
      日复一日,不厌其烦,说着,我只不过是个质女。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喊我,冥少主。

      不久后,其余五地也将直系子女送至这里,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危机。我,太渺小了,一旦两界交恶,我会如草芥一般被碾碎。

      食不知味,就寝难寐,惶恐了数日。直到一个很普通的一天,我遇见了东方阡陌,一个典型娇生惯养的小公主。

      晨曦还未出,月光淡淡得撒在花园里前后摇摆的秋千上,一切是那么的祥和。嘭的一声,是个人影□□入园落在地上,我赶忙坐起,跑去拉她,是一个和我一般大小的女孩。

      我从未遇见这种情况,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办,以至于晃了神。“你是谁啊?我在七界从未见过你。”见着面前这孩子也面目清秀,发髻虽歪歪扭扭,挽正了定不失华贵,衣服布料也不是普通人家可以消费的。

      “你没见过我?怎么可能,我爹爹是七界主,每年祭天仪式我都在他边上。除非,你不是七界人?”她绕到自己背后看袍纹,“果真不是,也难怪了。你是哪界人啊?”

      我明显感觉太阳穴处青筋跳了几下,子时七界唯一的少主脏兮兮的和流民一样翻进我一个质女园中,若是被七界主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想。

      我在此处身份本就尴尬,再蒙上冤屈的话……也不知会给冥界带去多大的麻烦。“我,我是冥界七少主,我叫冥七。”她的眼睛在晨曦里似乎格外亮堂,本准备开口道明利弊也咽了回去。

      “冥七,我们便是朋友啦!”她黏糊糊的手拽着我进了屋,我的房间,坐在我的床上,丝毫不介外。
      她开始絮叨自己如何和父亲吵架,被罚在宫中禁闭思过一周,这才压不住性子撒起脚丫子便从高岛跑至此处。颠来倒去倒来颠去也不知累,我打了个哈欠,实在不想再敷衍这名身在福中却不自知的小公主。

      大概是上天听见我的祈求了,“说了这么多好像我打扰你睡觉了哎。”我点了点头,我的公主殿下您才发现。“天还没亮,你这里应该不会有我父亲的人,我便在你这里住一夜啦!放心我会经常来找你玩的!”仿佛自己有通天本事一样。

      我苦笑着将她弄皱的床单铺平铺好,去柜中取了备用枕头和被子。安顿好这个不速之客自己也劳累过度睡着了。
      这一觉便睡到日晒头顶了,我发觉身下又硬又冷,睁开眼才发现,我已裹着被子掉到床下,罪魁祸首大字型躺在床上,嘴里还喃喃着父亲是坏人云云。

      我有些愤怒,抢走了被子,折腾了她足足十余分钟才将她晃醒。“你赶紧回去吧,你父亲他们会担心的。”可能也是为了自己不被牵连,我单纯的想着让她赶紧走。
      “哦,来人啊。”她睡眼朦胧,动作迟缓才反应过来不是在自己宫中。
      “啊对,我要回去了,但是我会经常来的,我们是好朋友啦!”我目送着这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缺心眼的小公主一步一跳招呼了引路仆从回高岛。
      我常常叹了口气,压根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什么会经常来,什么做朋友,对于我这般身份来说都是无用的事。长叹了口气,换了个插销将大门再次关上。
      我在七界呆了1年3个月20余天,她陪了我整整一年有余,后来每每想起也感到不可思议。
      她带着我去高岛听夫子讲经,去她辉煌的宫殿里斗花斗草,有时入海底寻书上画的奇珍异宝,有时也煮茶六博论七界……那是我人生第一段极其快乐的时光。
      鹅絮如梦,盛开满街,在七界第二个冬天,我接到了冥界招我归去的书信。
      没有解释,印了我父亲的界主印,签了落款,我便按此照做了。冒着大雪赶至冥界已是2天后,我不敢懈怠,直奔大殿寻我父亲讨个理由,讨个我为什么擅自离开七界的理由。
      那一日,我见到了地狱。

      无数黄泉之下的幽魂怨气冲向七界大殿,中岛,民间,无辜的七界百姓们在冲击下魂飞魄散。
      那个美好的宫殿轰然中塌,我却只能看着,静静看着,没有做出举措,也做不了什么。父亲至始至终未告明我缘由。
      经此一战,我再也没机会见她,冥七两界相互制衡,互不干扰。
      只后来听七界流民传言,七老界主仙逝了,尚在幼年的东方阡陌不得不长大,料理起七界大事。那个眼睛里有光的孩子,从小仰望的星星悄悄陨落……
      大概也就人间三四个春秋,我终于被应许出冥界,赴往东方阡陌继任七界之主的大宴。
      这是百年难见的大事,也是取代七界地位的最佳时期。我明白,父亲明白,各大界主自然也是怀揣着心思。

      良辰吉日,冥界参宴礼队浩浩荡荡的拥进七界大殿。我站在队列前,甚至是仰视坐在高处那位。
      那位既陌生又熟悉的朋友只瞥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以表谢意,旁边侍女将我们引至上宾席入座,我才得以机会细细看她。
      曾经还是微胖显可爱的圆脸,扎着歪歪扭扭的双边冲天发髻。现如今披下长发,凤袍加身,圆脸瘦成了v字,少了几分稚气,尽留下成熟稳重。
      “感谢各位界主,散道,仙友对阡某继任的重视,在这里对到场的所有朋友致以衷心的感谢,在此略备宴席供各位解乏。”
      一套说辞行云流水,冠冕堂皇,我在心中默默评论。
      我一向不喜宴席,吹捧夸耀,阿谀奉承的人在眼前飘来飘去,时不时给我斟上几杯,不喝也怂恿着我。大抵因为我是父亲的爱女吧,否则我这般懒散不适这世界的人,又怎会位居于此。
      宴到半载,七界各大门派主陆续到场,东方阡陌一一问好,礼貌得体不失礼数。
      很多是我打过照面,七界老界主的心腹,在夺得大权几年里,她将他们一一提拔上去,这样的心思,怕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人。
      灯火葳蕤,夜色深邃,在这无聊的宴会我已呆了整整四个时辰。“七儿,过来,这是新七界主,听闻曾经你寄居与此时与你相处甚欢,还不过来叙叙旧?”
      那时候听见父亲这般唤我,就如推搡着我的恶魔,应也不好不应也不好。我缓缓起身,微微低头,“七界主,别来无恙。”她笑的更加灿烂,“别来无恙,冥少主。”她的笑深不可测,想来当时的我也单纯,竟丝毫没有察觉她的心思。
      后来再见,便一直寻刺于我,起初还没觉得有什么,长大后,经历了事后才明白,我这无知年代给她带去的梦魇,胜于她给我带来的千分,万分有余。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年少上仙,大概叛逆期那种(叛逆期一直就没过!)时期的视角。(没想到吧没想到吧)东方阡陌和上仙之间是有渊源的,(我已经忘了小若冰了)hhhh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