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百年后)七界入围·二 ...

  •   (七界)谁也不知为什么这届选拔突然中止了,梦岩没有给众人答复,上面也没有给梦岩答复。
      界中流言四起,老界主留下倚老卖老的门派主们面子挂不住,私下里对上任不到百年的东方阡陌是议论纷纷。
      (冥界)“少主,在七界的探子急书。”末了自顾自感叹道,“只要是七界的事,哪次不是急书。”
      冥七嗔怪道,“勿多嘴,让旁人听见定叫你脑袋落地。”说着打开了书信。
      少主启,今晨东方阡陌将若冰小姐从寒林救起,宣停了入围赛,界上流言四起。
      东方阡陌将小姐带至断情崖,想来小姐会收到很好的治疗和照顾,望能解少主忧思。
      “好,好啊,有她照顾我也放心了。”
      笑着笑着,运功时逆行的淤血咳出。跪在一边的护法人儿递绢布时才发现,笑着笑着少主便哭了。
      呵,真是可笑啊,明明是自己一手将她堆给对方,冠冕堂皇的骗自己是为了大业,最后呢,还是会很心疼她……
      (七界·断情崖)东方阡陌细细端详着若冰,和百年前的她何其神似,甚至已经可以确定是她的残魂余魄加以高人献其修为做辅助转世而来。不用说,这高人定然又是冥七。
      “不要,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上仙,上仙……”梦魇中若冰口中的上仙,难道是是那时候的冥七?
      不应该啊,怎么说也要两百余年前的事了,她断不可能活这么久,若真有人活着到现在,那……
      东方阡陌尚在沉思,迷迷糊糊中,被拽住了衣角,”冷,好冷……”越来越奇怪,明明是冰系又怎会感觉到冷?
      东方阡陌握着她的手腕探了探脉,如万年孤寂的死海一般平静,没有起伏,和失去生命的人别无二样。
      轻轻将她手放入被子,这可怜的孩子蜷缩起来和团子一般弱小,谁曾想这身体里是当年独挡一方的……
      不由多想,速唤来纸鹤起笔书信与冥七。

      偶然探脉于若冰,脉象全无,想来这应是步入黄泉之人,却存于世,问你冥少主可有此通天之术。
      想来答案为否,即此在下仅有另一种猜测,她大抵是上古时期浩劫后少数幸存者,落入万年轮回的冰神。
      故而通体冰凉尚且存活于世也无用惊讶。

      七界主亲启:小若冰确为冰神,通体冰凉为真,无伤无痛也未免太过夸张。
      神魂,魄在轮回辗转千年,冰神之力早已消耗殆尽。望鉴于七界老辈与苏氏直系死交甚好,将其好生照顾,不胜感激。

      东方阡陌在殿中来回走动,龙吟便看着,静静看着。她总有办法的,出乎意料的策略。
      “这是我破坏了入围规矩,理当要昭告天下。包括那些老头子的规矩,这界内肮脏不见光的角角落落,也趁这次一起扫扫吧。”
      她不是询问,只是告诉龙吟这件事。
      龙吟与世无争,到也恰好是一个谋划计策时倾诉对象。“也好,这界内不干净的地方,确实很多。”东方阡陌笑了笑,和龙吟聊天十分愉快。至于他那些破事,当做饭后闻趣倒是不错,是真是假又于自己何干呢。
      (七界主殿)次日,界内的大会便临时举办了。潦草至极的布局,甚至没有宴席没有仆从,空空荡荡,旁听人也只是站着。
      “什么情况,九宫我上次点的墨飞飞怎么不在?”
      “睁大你眼睛瞧瞧,我的宝贝乔儿也不在,连个侍女也没有,老子来听个屁啊?”
      “交床也没有,干站着么?”
      “番摊赌了一半筹码还没定呢风急火燎得喊过来,以为出什么大事了。”说是开会,却和早市一样喧哗。
      “真是聒噪,太久不开早会已然不记得早会规矩了么?”
      东方阡陌背后界主之印熠熠生辉,“切莫忘了,我才是七界之主。”先是知趣的楼主们三三两两的行了拱手礼,阁主和香堂主见此惶恐不安,扑通一下行了大跪拜礼。
      “且这样行着礼罢,我先宣个事,于昨日若珉山女子若冰通过入围,见其武艺出众又不失机敏,便收于我东方阡陌门下,成为我界第十五代直系弟子之一,顶上二徒的空缺,赠其冰尊封号。”
      很多楼主特别是元老级别的早已按奈不住,不顾命其行长礼之命。
      “您这也太过突然,这入围被中断尚不知胜负,又给其私人加试,是否太过偏袒?”
      中岛第三楼暗楼之主暗无湎站了出来。“暗楼主说的没错,多少优秀子弟在入围中莫名其妙被送回起点,何来的胜负?”赢楼主,赢郢,上岛末楼之主,传说于暗楼主私交甚好。
      中岛早就不干净了,于上岛尾部几个趋炎附势的蚂蚁聚集一起,下岛较为干净,但他界的草飘入那里扎了根生了果可能性也存在着。
      龙吟的话句句道破真相,东方阡陌带着几分薄笑,“首先,收徒向来是通过八境仙者的自由,何来不妥。其次我若是不收若冰为徒,尔等是否会一波一波源源不绝的向我推荐旁系子弟。
      或是门下弟子,或是权贵的公金枝玉叶,这些我一概不收。再者,若我执意要收她为徒,尔等又能乃我何?”此言一出,台下异议也分居为两边,口角争执不休。
      “稍作安静,我思索片刻,鉴于本尊心情不佳,现剥去暗无湎楼主之位,以不尊界主,私收贿赂,长期聚居恐予以谋反猜测,安于零岛。可还有人觉得我这徒弟收的不好呢?”台下再无人敢出声。
      这时一道晨光从推开的大门照到东方阡陌身上,“借过,借过,在下问个问题便走。”摇着扇子,擦过美人香肩,轻挑挑一个媚眼便抛了出去。
      若放在人间便活脱脱是个执跨子弟。东方阡陌皱了皱眉,台下再此掀起千层浪。
      “那是当年龙界主吧,你看他背后还有淡淡的界主印。”
      “对对对,就是他。当年听说被俘来七界时拒食数日,后想开了被受了个尊,却常年常年不务正业。”
      “真的是一代界主啊?这气场连我们大姐指头都没有。”东方阡陌走下,众人自行让开一条道,“你来干什么,想问什么?”
      龙吟将扇合起,正了正衣冠,伏在她耳边,轻声道:“且告诉我,那丫头是否姓苏?”顿了顿,“你又认识几个苏氏余孽?”言毕,又展开精琢的天下地形扇,不紧不慢地摇着。
      东方阡陌于他对视了片刻,僵持不下,实则心里溅起千层水花。
      龙吟眼里是青天飞上的一行野鹤,龙吟看来东方阡陌眼里竟没有七界众生,再次挂起了轻浮的笑。“打搅各位雅兴,龙某先行告退。”
      挥了挥扇子,架起云步,留下了残影。东方阡陌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摆出稍许威严,“她姓东方,叫东方若冰。”
      (两极)恶雪欺人,报信的年轻人跌跌撞撞,纵使生在这里出门也难免摔上几跤,更何况他喘着粗气一路奔跑。
      “报极主,七界新主贸然收了个小丫头片子,我们的人全部被退回来了。”令狐冲一脚将篝火踹散,火星子险些烧着少年凌乱的头发。
      “真以为自己是谁,生在温室的花罢了,不值一提。那个小丫头片子,可查清楚了?”“主关心的事,阿蛮不敢怠慢。”毛裹大衣内兜里藏着一卷羊皮纸。
      “这小丫头生于若珉山,叫东方若冰,由她姐姐带大。在一次战乱中她姐姐逝世了。故沦为流民,一路漂泊到七界,赶上入围,阴差阳错做了头魁拜入东方阡陌门下。”
      “好,好啊,真是一派冠冕堂皇之词。阿蛮你来猜猜,这丫头的身世经了几人手?”阿蛮有些迷茫,“主说笑了,阿蛮是个粗人怎么会懂这些东西。”令狐冲将纸扔入篝火,“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
      (七界·断情崖)冥七更了件藏色薄罗长袍,不失冥人本色也恰于七界着衣风格相近。
      “小若冰莫怪上仙狠心,东方阡陌也会好好待你罢。”后半句更像在对自己说。
      言毕将数十年修习所得封入若冰丹田,若受到致命伤害也可在一瞬间反击。
      “小若冰可千万别睁眼,见了上仙这般模样可会伤心。小若冰好看极了,若是伤了心落了泪,岂不要了我的命。”
      数年修为离体,眼底发青,瞳孔前是深色颤抖着的世界。
      “冥七?谁允你到断情崖来的,你还有脸来?你看看她,若不是为了你,她怎会变成这般……”不合时宜,万分不合时宜。
      只见那下意识的一道白灼日光劈了过去。换做平日,冥七会笑嘻嘻地闪开并反手一道暗光。而现在……这角度这速度避无可避。
      她硬生生吃下一记,背后崭新的袍子印上一道血迹,人踉跄一步,险些跪下。“你?你怎么了?”东方阡陌发觉不对,运功探测她体内。
      冥七强行吊起残余的真气,生生将汹涌澎湃的仙力挡在外面。冥七没有回头,挥挥手招了片乌云,意欲回冥界。
      “我七界不是你想走便走的地方,特别是我断情崖,记住你干的事情还有,你尴尬的身份。”冥七背后那道血印刺痛了东方阡陌的眼,也不知鬼迷心窍之下亦或是同情心泛滥了,竟将结界打开放其归去。
      “尴尬的身份么……”一口鲜血猝不及防喷出,自己做了这么多,是因为宿命还是尊崇自己本心呢?

      自嘲片刻,日光灼伤了后背皮肤,几度昏死又被疼醒。不愧是东方阡陌啊,出招准狠,仙力至圣至纯。
      (冥界)此间暗无天日,冥界处仅一地有光,便是冥七的空殿。
      殿名为空,连牌匾也没有,出落在南边富丽之地,显得格格不入。冥七御云都十分勉强,见到住处时再也无力支撑,呈抛物势度降下。
      “看哪,那是少主吗?”南卫杳拽着北卫烁,一脸震惊。“少主,少主?瑶儿赶紧去找涣姐,少主受伤了。”说着加起云将其运到殿内。
      “这,不可能啊。”已经探了三次脉了,涣还是没有开口定夺伤因。“涣姐你快说啊少主到底怎么了?”涣将冥七手轻轻放下,看着焦灼不安的杳,“也就几个时辰,少主失去了几十年的修为。换而言之,若非有人夺取,便是主自愿将这修为赠之。”三人互递了眼神,却也没有个所以然。
      “让少主好生歇息,我去禀告界主。”烁本为界主暗卫之一,战时出逃被尚且身为公主的冥七撞见,放其生路,做了空殿的北卫。
      “口直心快,做事能不能动动你榆木脑袋?少主做事从不禀告界主,你去上报界主定要仔仔细细将前因后果问个明白。到时你如何作答?”
      涣识得大体,本为凡间一亡国公主,一生从医未曾伤人。上仙见她可怜破格收入座下继续做个医者。
      “涣姐说的是,让少主好好睡觉吧,走走走我们出去。”杳儿正值豆蔻年华,稚嫩之气尚未褪去,便早早携带上几分懂事明理。
      房门吱嘎一声被关上,冥七单薄的身影渐渐暗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改文路漫漫啊啊啊啊啊(辛酸泪)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