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百年后)七界入围·一 ...

  •   百年前
      (七界)远处三尊殿分布在数十个相通的小岛上,从高处日月潭到低处云雾缭绕之中若隐若现。
      普通仙人们则在主岛上安居乐业,抬头是日月星辰,七宥鸟衔着贵信飞过人群又直上云霄。
      华灯初上,七界一年一度的仙缘节恰好与新生考核一同,本就不宽阔的石板路上显得更加拥挤。
      街边小贩卖力得吆喝着,酒肆小二屈膝弯腰,谄媚笑着为客官再填三两。
      “若冰,考核时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暴露你的属性,你的冰系不入五行,一旦被发现……”冥七一身黑衣,于这佳节格格不入。
      拽着早已经目不暇接的小若冰,不放心的再次叮嘱。“竹蜻蜓!”冥七的话仿佛只在脑边徘徊几秒,脑中是那灵巧有趣的小玩意。
      “喜欢么,喜欢边拿一个。”冥七无奈的笑笑,哪能怎么办,宠着吧。走到摊前,“客官看上这竹蜻蜓了吧,小娃子最喜欢了,三文钱一个,小本生意,自家做了卖的,这竹子新鲜的,你看……”摊主絮絮叨叨得说了很多,直到上仙利索的将三文钱拍在桌上,才低头哈腰的包好放在小若冰手上。
      “身在这七界中,也活的不尽人事,七界,七界,当真是个好地方啊。”看着摊贩苦于生机,低头哈腰,与朝生暮死的凡人一般无二,只是时间长些罢了。
      回了神,是小若冰在拽自己衣角,“上仙,你刚刚说了什么?我不是故意没听见,这佳节太过嘈杂,我也就……”小若冰比着街边乐器,生怕上仙不小心。
      “哦,没事。我只是输了,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暴露自己属性。”
      若冰听了失望地放下手,嘟囔着:“你只会告诉我低调,低调,我也没有炫耀过。但是为什么你从来不告诉我为什么我在五行之外呢?”
      这话小若冰已经说了上万遍,冥七也闪烁其词,含糊不清的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记不得是在哪本书上看到过,小若冰想来格外合适 。

      冥七送若冰到门口,看着七界两个大字的牌幅,仅存的一丝丝年少气盛还是忍不住用禁术将牌匾击落,落在地上撞的四分五裂。
      “上仙”一旦她走了,唯一能喊冥七叫上仙的也只有她了吧。
      “没事,好好考。”上仙看着捅的篓子,笑的格外灿烂。
      “来人啊,牌匾碎了!”几个一两境的小仙惊慌不已。冥七一笑,挥了挥手满意的走了。
      (冥界)冥界落于黄泉之阴,是轮回转世的唯一中转,阴气极重,她坐在奈何桥旁,看着灵魂像蜉蝣一样,透明脆弱不堪一击。
      而冥界主是没有灵魂的,故不入轮回。但是他们也会死,死后归于冥墓,一个不见阳光无人问津的阴重之地。
      “每天都看轮回,轮回有什么好看,凡尘人生来便注定了何年何日逝去,带不过来,也带不走。”

      还准不准备接手大业了?”冥主对其颇有微词。
      “父亲。”面对冥主,她只微微低头。
      “十二年了,我也没逼你做过什么,但是现在你必须要振作起来。上代冥主在呼唤我,我该走了,冥界你要早日接管。”
      摇晃的双腿幅度慢慢减小,她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男人,有一些想笑。果然,王是没有名字的。
      “呵,王权真的让你快乐么父皇?不惜牺牲我母后和13位少主命”有些话,她从来不开口。
      面对的男人已经没有当年意气风发的风采了,剩下的是岁月打磨后屈服于命运的老人。“七儿……”“你不要叫我七儿!”
      老人叹了口气:“冥七……我不想你等到那一天,猝不及防的变化以及……无尽的苦崖,你会承受不住。”“那是我的事,用不着您费心。”
      她长扬而去,却没有回头看一眼:冥界鬼灯里,最大的那盏越来越暗。
      (七界)小若冰抱着上仙的鬼步剑,却没考虑到她小小年纪抱着上古十大邪剑之首,会带来多少是非。

      “小姐,您看,那可是鬼步剑?”梦氏浩浩荡荡队伍里,落在末尾的几名女子窃窃私语道。
      “鬼步剑名列十大神剑前列,有这三态变化以及绝对的忠心,书上说,它会跟随每一个轮回里的宿主。更可怕的是,它有自我意识。你知道这有多可怕吗!就相当于它和人,和仙一般无二,而且……”

      “请各考生将佩剑放至于剑阁门口,我们会送到通天阁,由他们为在座各位保管,不用担心。”龙吟躺在白玉塌上,看着梦岩卖力办事,台下小白纸们一届一届来了又走,堕落入魔的数不胜数,留在七界的又有几个,不禁轻笑。
      又想到龙界盛世之况也不过如此,如今……也已物是人非。
      上邪为罕见的三态剑,由5名上古神魂凑成自由体。在放上禁盒里时鬼步化做人身将盒打碎,显然,它不受这禁盒的压制。
      “鬼步!”小若冰跑上去,却忘记这剑是那么强,更是已经对上仙认过主了,怎么可能听命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孩。
      但,上邪直直的面对她,跪了下去,表示愿意绝对服从。“你……”纵使有疑问,还是先继续考试的好,若冰手背朝外手心向内挥了两下,鬼步低头归为剑态,不再反抗。
      台下议论纷纷,“我还以为那是假货,这这这特么是真的!”“看见没,鬼步那邪货居然听这黄毛丫头的话,赶紧的查查这丫头什么背景。”
      “看吧,我赌对了,这确实是鬼步剑!”也是花季少女,雍容华贵的紫色镶金长袍,光腰上那枚玉佩就抵得上普通人家小半年的温饱了。
      “是,小姐博学多才,小的愿赌服输,老爷让小姐抄的书,小的为小姐代劳。”
      台下闹哄哄一片,台上小若冰一句也听不进去,闹出这么大乱子,一时不知所措,愣在原地,好像没有上仙在身边自己好像什么都做不好。
      “下去吧,好好考。”龙吟难得开口,真是个有趣的丫头。
      已过晌午,百人考生进入七界北边的寒林。那里曾是龙界领地,每块地下都有深至千丈的冰海,让人防不胜防。“你们看,前面那是什么?”人群中有人大喊。
      高耸入云的塔,以及前路断崖。“这……不会御风怎么上去啊?总不能爬吧。”习水世家妖族分支妖魅嘟囔了几句。
      上仙给的冥界全书里面写过,高处有风,有风则可御,身轻如燕,登通天阁亦易如反掌。而,通天阁在七界之南,距离龙界旧址御风3日不歇才可到达,外部机关重重非常人能及。
      “龙界,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地方?”小若冰一样不解。身后红袍男子粗莽得将她一推,“束手束脚的什么时候才可以过这关,一个个磨蹭和娘们一样,我和你们可不一样。
      ”红袍象征五境修为,是众人中最高境者。能在结发(成年)前修入五境,也只有南宫氏了。“他是谁啊,这么横,不过五境而已,世尊他们七境之高也没有这样……”“南宫秋。”他丢下个名字,笑了笑,带着些许蔑视,更多的是自豪。
      那红袍人儿御风而飞,欲飞欲高,在快到顶处时,一个箭步落到塔顶高处。在他落身脚下一块松动的石板凹下,塔顶瞬间失去支撑地板,南宫秋掉了下去,失去了联系。
      众人大惊,人群中又一整骚乱,但再没人敢再上前一步。
      (登天阁)冥七风尘仆仆来到这神秘之地,登上阁顶对她而言不过举手之劳。衣摆被风吹的时起时落,不带若邪的她却竟有几分九天谪仙之感。
      “冥少主大驾光临在下这寒地,真是让我这暗无天日之地蓬荜生辉。”
      轻纱半掩的红衣女子从黑雾中现身,也是个妖孽般的美人儿,更像从地狱燃烧出的红莲业火,腰间配着绯剑,与登天阁内部格格不入。
      “还是那句话,有空到冥界看看,暗无天日之地,你这里还称不上。”冥七带着几分自嘲,身在黑暗中的人又何谈光明。
      “这次来想查什么。”南宫洛川向她伸出手,冥七了然,将一魄生提离生体,放置在她手上。
      “我想查,一个出生于冥界最深处的小孩子,属冰系,在仲冬落世时那里下了雪。
      ”洛川猛地抬头,“你们冥界深处?那个,那个地方?下雪了?”冥界深处是幽谷,不入轮回的鬼魔妖怪等等长此以往在那里居住,甚至想从冥界独立,苦于常年内战死伤无数,这些年渐渐匿去了风头。冥七点了点头。
      “你先坐着调息下身体,这一魄离体可不好受。”转身走时还想到,她这种怪物也会难受,忍不住回头再看一眼。
      层层雾霭间她好似捂着心口处,身体微屈,看不清她的神情。除了万年前在苏家后宫透着油纸窗半露香肩上药的她后,往后的万年里,再也没见过那般示弱的她。也许,也只是自己看不见罢了。
      夜临,渐浓渐浓如墨砚的夜色将其笼罩,洛川还未归来,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结果让其花费如此之久。
      冥七从塌上坐起,看着雾霭思索了很久。“等久了吧。”洛川面色并不好看,“还记得神界那个让苏冥夜也忌惮的人么?”
      安静了几秒,“她是冰神转世,所以不属于五行之中。冥界幽谷向上万里是神界的万神崖,她从那里散尽七魄便在幽谷重生。”
      “你只是找我确定下,算了我知晓。”洛川叹了口气,“那你身边那个小女孩呢?为什么会和冰神转世同时出现?"
      “是我将她带出轮回的。”
      “你可知道,神魂分离会有什么下场?如若他们俩见面了,会是谁吞噬谁,你舍得看见他们中任意一个谁,消亡殆尽?”
      “用不着你操心,管好这里。”
      (七界)“修他妈的仙,老子有上千亩的地还不想死这么快”“我上有老下有小只不过想来讨口饭吃,好点混个一官半职,这,这我还不能死啊”不安的情绪在人群周围蔓延。
      “我们得找个强一点的去探路,不然我们都会卡死在这里。”终于有人站出来带队了。“两境的小喽喽也配叫唤。”
      “其实门口刚刚带若邪的小妹妹看起来很强。”碍于人群中错乱的关系,探路也只能找个小透明,带着上邪“招摇过市”的若冰自然是最佳人选。
      若也失去联系那至少除掉一个强劲的对手,怎么看都不亏。
      “你们就这般欺负一个小孩子?”梦氏那个小姐唯实正直,旁人碍于梦氏地位一时竟鸦雀无声。
      “小妹妹,躲这儿呢?”油嘴滑舌的男人伸出罪恶的手,不容反驳地将其推了下去,快到若冰都没细看他的面貌。
      “南宫泗,你有病吧!”若冰抬头,只看见了一个越来越小的面孔,那个小姐……当真是好人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迅速的失重带着一阵头晕,自由落体了十几秒,在魂魄都快离体之时,竟落到了块实物上,冰嗖嗖的,若冰反手探摸着,是冰,自己无意识招出的冰。
      意识到自己安全了,视角暗了下去,一片寂静。
      (七界断情崖中心大殿)执棋之手摆幅不定,下棋之人似也心不在焉。“东方阡陌,这批新生里面,有一个是冰系。”
      龙吟从不唤她尊号,永远是那么的不卑不亢。“冰系?神界到底是没有湮灭么?”龙吟见她关注点跑偏,忍不住开口。
      “这次的选拔恐是不能进行了。”那让人捉摸不透的人儿瞥了一眼棋盘,“再等等,顶多两个时辰就有人坐不住了。”
      黑子堵住白子关口,反被白子将了一记,失了一子。“随你,七界的事我从不插手,只是这孩子还小,被你当做诱饵未免太可怜了。
      ”没有得到回答,龙吟抬头,面前的人儿用了分身术,本体留在此敷衍自己,而分体大概早已进入寒林了吧。这口是心非的女人。
      (七界)多少年没见过冰系人了呢,东方阡陌边走边沉默着。屈着身体在冰上瑟瑟发抖的小人儿还真让人心疼,可惜,出生不干净。
      这七界每刻都有人逝去,既如此便是她的命了,只是这一生的冰系实属难得。正准备着起身,感应到有人暗度寒林。“终于来了。”眼神深邃而空透,仿佛一眼看至千年轮回。
      寒林寂静,雪落无声,黑袍白衣面质着。“冥界少主,可叫我好等。”东方阡陌执剑,剑上灵力充溢,叫人无法直视。“东方阡陌,你也可真是嗅觉灵敏。”
      她无声的叹了口气,偏偏不想见的人还是要相见。“你又去通天阁了,你明知道那里是七界里至阴至邪之地。”
      冥七抱着剑,依在树上,“至阴至邪,这七界之内,有比我冥界更邪的地方么?”挑了挑眉,轻笑了声,抬手将流光四溢的剑气压下,“先走了,七界主留步。”东方阡陌一直看着,直到那黑影淡去,下次相见也不知是何时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重写了一次大纲,还是决定采用第一版本的,从若冰被东方阡陌救下开始,全部推翻重新来吧……(改文路漫漫)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