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百年前)引 ...

  •   洪荒时期,七界众生为恶,为争夺乐土神界不择手段。整个空间满目疮痍,生灵涂炭。以苏冥夜(白夜)为首的苏氏众人不顾反对,屠杀无辜,引得广大不满。
      仙魔联手逐步反击,合成的百万大军强攻主线,与苏氏内应里应外合,虽没有攻下大殿,好在大大削弱了苏氏气焰。
      万神视人间疾苦于无睹,沧海桑田,七界变化不过弹指一瞬,轻如鸿毛,不值一提。
      在苏氏第二次围剿时,众神陨落,神族濒临灭族之危。
      冰神以毕生修为及其神魂祭天,换得妖魔消散,七界归于混沌,万物得以重置;神魄荡涤神位,冰神之力封印神界,从此世上再无真神——《上古神界传》
      她为什么会降临到这个世上,世界对她是什么样的存在,她不知,也没有人告诉她。
      无父无母,不谙世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看着春花秋落,四季轮转,慢慢在荒山上长大。

      午夜梦魇中一名女子衣着金色,身后千骑踏过自己的破旧的茅屋。将紧握的手打开,视线模糊起来,是雕头。记忆中雕只有至上的皇亲贵族,富甲一方的商人才可以捕获。
      隐约听见那波人马又回来了,“喂,你这原始未开化的地方有雕么,越肥壮的越好。”蛮横无理的人儿看着她,她摇了摇头,眼前这人不似好惹的主。
      “手里攥的什么东西?”本只是好奇问问,为首的壮汉粗鲁的将她一只手提起,另一个人掰开她手将雕头夺取。“
      庶民也配拿雕头,回头是不是就立杆起义了?我看呐,是要好好教育一下。”四五个壮汉对她拳打脚踢,“惹少主不高兴,给条命便宜你了”说完向她啐了一口。
      “你……你们……欺人太……太甚。”终是无力倒了下去。
      “呼……”梦魇压的她喘不过气,太逼真了,险些溺死在梦境。光透过纸窗照了进来,梦醒了。她起身,却看见茶席上真确确坐着个人,女子淡淡的笑了下,“姓,名”语气强硬,不容反驳。
      她被吓的坐回了床,“你是谁,我……我不知道,我好像,没有名字。”好似是意识到自己吓到了她,语气温和了许多,伴随着的是一声轻笑,却没有一点点嘲讽。
      “我叫冥七,幽冥的冥,七界的七。若你没有名字,我给你取可好?”语气中带着期盼,渴望。从从万年雾霭中走来,闪着光芒。
      “哦好……”
      “此处为若珉山,你出生于此,以若为姓。冰,象征寒冷、坚定,是自然形成的坚硬利器,你性格刚强,从不服输,便以冰为名。”
      “性格刚强,从不服输,听上去你很了解我”小若冰不傻,这个人对她没有害心,甚至有些想去亲近她,跟着她,一辈子跟着她。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想些什么陆离乖奇的事。
      “你还小,长大了便知道了。”冥七摸了摸她的头。
      若冰,你向来不服输,黑衣浸满血只当天热浸出了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承担了太多,活的太累太累了。
      莫要怪我将你从安逸的轮回里拖回到这个繁琐的世间,相信我,我会给你一方桃源的。
      从那天以后,那个自称冥七的女子便在若珉山住下了。
      “白姐姐,这么多红圈圈,若冰字真当如此好看么?”几乎每个字上都有个不浅不深,淡淡的红批。
      “自然,我从不作假。”
      (轮回前)“上仙,我字不堪入目到使你这般嫌弃?洛神赋数千字我竟一个红圈也没有?”调侃,或许带着丝丝真心吧。
      “忙于公务,抽空书写也不过敷衍了事。字虽工整,但笔末依稀可见提笔连字,心未静。”
      你要多少红批,我便都给你,在我眼中,你的字便是佳作。
      大抵是夜深了,山间蝉鸣格外怜人,印着幽幽萤火,山下点点灯火也一一熄灭。
      呵,一如往日,遇见若冰前自己独行千里,越古荒,踏枯骨,沐雨尘风,万年的孤寂竟不适时的涌上心头。
      “七姐姐,若冰还想听故事。”她摸了摸她盘着的发髻,还是年少好啊。
      “当今天下分为七个界,正中心是七界,七界以南为冥界,以北为魔界,东边妖界和两级常年争战不休,陌界独居一偶,在西边安居乐业。”
      吱嘎吱嘎吱嘎,躺椅上若冰啃着李子,小脚丫荡着,裙摆来回在地上摩擦也毫不在意。“七界,冥界,魔界,妖界,两级,陌界,才六个界啊,那第七个界呢?”
      “若冰,第七个界,与其说是界,还不如说是另一个空间,这空间说来虚无缥缈,实则也近在咫尺,可就算是咫尺间,得不到就是得不到。”
      她笑着,笑的深不可测,到底有多少种冥七是自己没见过的,“神界,有着压倒众生力量的地方。但是现在,神界入口关闭了,原先的地方荒无人烟,人们还是默认为七个界。”“荒无人烟么……”若冰喃喃的念叨着。“好了,今天的故事到此结束,所以,你,该,去,睡觉了。”她抱起若冰走进里屋。
      夜里,几道白光轻轻落在小屋门口,似是恐惊扰了好梦。冥七起身推开大门,“冥少主,你应该不想我们两界起冲突吧。”口出不逊,使人不悦。好在,对于眼前三人的出现,冥七早已料到。
      “东方阡陌,百年前你干了什么我已不想和你计较,她入了轮回再此降临,往事便让它过去吧。可惜,你们的夜访告诉我,你们七界人还是不肯放下。”
      为首女子贵为七界九五尊,身后两人分别为世尊梦岩和儒尊龙吟。
      “我……我只是想看看她,看一眼便走。”语气轻柔,甚至有些许祈求的感觉。冥七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她和梦岩一块儿御风而来,照常,即使是龙吟随行也不会带其来见若冰。更况且是梦岩,悄悄来看不是更好?
      她用不出法力那后面两人,是压她过来的吧。
      “呵,也是多事之秋。去吧,她睡下了,别打扰她。”借着淡淡的月光,纱窗后小小的人影与记忆中重叠。她还是这么缺乏安全感,睡觉都把自己抱成一团。
      那个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的人儿,每一次呼吸都牵动她的心,不知不觉,她在庭院里站了2个时辰。“九五尊,我们该走了。”梦岩低头看着她宽大袖子中的缚仙索,与龙吟交换了个眼神。“好。”三人御风而归,仿佛,没有来过。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