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事发前夜 ...

  •   大乾皇宫内,天正帝俯身而坐,眼神微微眯起,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棋局。
      在他的对面,原吏部尚书,现监察司司长万河松跪坐在那里。
      “万爱卿棋艺比之前,可是下降了许多啊。”
      啪的一声,天正帝落子,然后笑呵呵的看向万河松。
      “是不是朕给你安排的事情太多?”
      万河松赶忙摇头,讪笑道:“陛下言重了,这都是臣的份内之事,不多不多。”
      啪,万河松将手里的棋子落在棋盘上。
      啧,天正帝挑了挑眉毛,摇头道:“你这步走的,实在是有些昏了。”
      吃了两枚棋子,天正帝挺了挺身子,随口道:“听说你这两天跟珍儿走的挺近。”
      本来还面带笑意的万河松,听到这话,脸色猛地僵住。
      “陛下明察,前几日只不过是三殿下有些事情,想要和微臣请教,臣别无二心!”
      “呵呵。”天正帝摆了摆手,“万爱卿这是作甚,朕不过是随口问一问,你这副模样,反倒像是朕的不是。”
      “陛下明察,微臣永远都是陛下的人!”万河松慌张的趴在地上,背后的冷汗已经浸透了衣服。
      天正帝的脸此时也冷了下来,两枚棋子不停的在手里把玩,眼神阴沉的看向万河松:“万爱卿,朕想赢一局棋,就这么难么?”
      “还不快滚过来下棋!”
      “是,陛下!”万河松赶忙回到了位置。
      经过刚才的事情,万河松已经不似最初的镇定,内心慌乱无比,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次触怒了圣上。
      以至于,他下的这盘棋也乱了。
      仿佛看出了万河松的顾虑,天正帝一遍打量着棋盘,一边说道:“万爱卿,不要想太多。”
      “今日你我君臣二人,除了下棋,只谈常事,不谈政务。”
      万河松精神一震,今日果然不止下棋这么简单,虽然陛下嘴上说着只谈常事,不谈政务,但这常事定是有什么交代了。
      “最近朕听说,轩…轩儿跟秦爱卿走的挺近。”天正帝头也不抬,拍了一子,接着又捏了一枚。
      听到这话,万河松一愣,七殿下和秦大人?
      这两个人是有什么事?
      莫不成是七殿下也有夺嫡的想法?
      万河松暗自摇了摇头,迎上了天正帝的棋。
      突然,天正帝一拍大腿,哈哈笑道:“万爱卿倒是有想法,可惜啊整个棋局都已经成了朕的囊中之物了。”
      “陛下棋艺无双,微臣难比。”万河松故作叹息,像是在为自己这一手而苦恼。
      天正帝二手夹棋,眼睛眯了起来:“有些事情,朕永远也不希望它再出现,就像这棋子,朕想要它死,它就得死!”
      啪的一声!
      棋盘上,天正帝的黑棋大龙一摆,白棋立刻陷入了死局。
      此时,万河松浑身发凉。
      他立刻就明白了陛下的意思,七殿下与礼部尚书秦大人!
      他也算朝中的老人,随不涉及党争,但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七殿下虽然他不怎么清楚,但秦大人可是那人的嫡系。
      而且关于“逆皇乱”一事,秦大人必然知晓内幕!
      看来陛下,是要准备动手了!
      天正帝坐起身来,扶着额头,对着万河松说道:“这盘棋也下完了,万爱卿若没有其他的事,就先回去吧。”
      万河松松了口气:“谢过陛下,臣告退了。”
      “哦,对了。”天正帝回过头,“等下朕会让吴公公,去传朕的口谕,你就现在府上好好的候着,那都不要去。”
      还没出门的万河松听到这话,顿时浑身发凉。
      今晚是要出大事了!

      仙乐坊里,高义轩看着桌子上的菜,低头闭着眼睛实在看不下去。
      桌子上摆满了纪婉月做的菜,依然是黑乎乎的,像刚挖出来的煤炭。
      都是他好好买回来的菜,就这么被糟蹋了。
      真是作孽啊!
      秦素素坐在一旁,掩着嘴直笑,她是知道高义轩做菜的手艺,但实在想不到他在仙乐坊,吃的竟然是这样的饭菜。
      还有纪婉月,明明是将门之后,却如此热衷做菜,传出去也是一大奇闻。
      纪婉月倒是毫无察觉,满脸的得意的看着自己做出的一桌子菜。
      大大咧咧的冲着秦素素说道:“素素,你快点尝尝,我的手艺可不是吹的!”
      秦素素点了点头,伸手夹了一块放在了碗里。
      抬头一看,却发现纪婉月还在傻兮兮的看着她。
      本来充满笑意的脸蛋,变得有些僵。
      她微微扭头看向一边的高义轩,眼神带些委屈,想要求助高义轩。
      可高义轩却像是看戏一样,弯着眼睛看着她。
      见秦素素迟迟不说话,纪婉月有些急了:“快点尝尝,很好吃的!”
      本来就是大家闺秀的秦素素,平日里受礼法的熏陶,在纪婉月这样的盛情之下,也很难再拒绝。
      看着眼前这块黑乎乎的,似煤炭一样,分不清是何种肉类,秦素素闭起双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犹豫了许久,仿佛做出了重大的决心,张开嘴,慢慢的靠近筷子。
      就在黑乎乎的煤炭和红红的小嘴马上碰在一起的时候。
      高义轩突然伸手挡在了中间,因为距离太近,秦素素的嘴唇猝不及防的碰到了高义轩的手。
      “高义轩你干嘛呀!”
      本来满怀期待的纪婉月看到这一幕,大好的心情顿时坏掉,气鼓鼓的看着高义轩。
      高义轩顺手把筷子按在碗里,打了个哈哈:“好了好了,也就像你这样没脑子,心里没点尽量,素素好不容易来一趟仙乐坊,你是要把她毒死在这里么?”
      秦素素没有说话,坐在旁边微微低着头,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脸上和耳根处都有些发红。
      心里暗想,应该是不小心的吧。
      “我做的菜怎么了,明明就很好吃,对吧阿雷!”纪婉月满脸不忿,有些委屈的看向阿雷。
      在阿雷的面前,已经堆放这一堆的骨头,嘴巴上也沾了一些不知名的黑色物体。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阿雷不慌不忙的把嘴里的骨头吐出来,点头道:“好吃,好吃。”
      听到这话,纪婉月仰起头冲着高义轩,像是再说你看吧,姑奶奶做的明明就很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以前我做菜也没见你吃这么多。”高义轩气的翻了个白眼。
      然后抓着秦素素,眨了眨眼睛说:“走,我们去厨房,让你尝一尝什么叫做绝世美味!”
      还没来得及反应,秦素素就被拉了出去,仓促的回头回头之下,就看到整个京都都闻名的疯丫头,正温柔可人的帮人擦着嘴角,那眼神都能柔出水来。
      难道说,这就是一物降一物么?
      这仙乐坊可真是个有趣的地方。
      来到厨房,秦素素倒是有些惊讶,厨房里整整齐齐,物品摆放有条不紊,让她有些出乎意料。
      “想不到月儿姐姐做菜…差点意思,整理东西倒是干净利落。”
      这话就招来了高义轩的嫌弃:“这那是她收拾的,这分明就是阿雷做的。”
      扭头看到秦素素有些迟疑的目光,高义轩摸了摸鼻子,讪然道:“以前也都是阿雷帮我收拾的。”
      噗嗤一声,秦素素忍不住笑了起来。
      高义轩打量着厨房里剩下的菜,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挠着头。
      “这和疯丫头,菜做的不怎么样,量倒是用的挺足。”
      看着眼前剩下不多的菜,高义轩眼睛一亮,转身看向身后的秦素素,满脸笑意。
      “今天让你尝一尝我的新菜式,群英荟萃!”
      在秦素素的目光下,高义轩撸起袖子,洗了洗手,伸手夹住篮子里的肉,猛地甩在了案板上。
      啪的一声,一双巴掌大的肉片有有起伏般的颤了颤。
      “好肉啊,不愧是我挑的。”
      高义轩忍不住赞赏了一句,一只手抄起来菜刀,狠狠的切下去。
      嘭嘭嘭一阵声响,如同阵鼓一样,急促而又充满韵律。
      很快肉片就被切成了晶红剔透的肉块,且随着菜刀的振动越来越快,切出来的肉块在案板上跳动了起来。
      “殿下,有什么素素能帮得上的么?”
      秦素素站在一旁干巴巴的看着,显得有些多余。
      高义轩也刚好切完,喘了口气,听到秦素素的话,随意摆了摆手:“你就好好等着,什么都不用做,这些都交给我。”
      秦素素没有再说什么,一边看着,一边时不时地帮高义轩擦一擦汗。
      高义轩将肉炒熟,然后洗菜、熬汤,把所有的肉和菜都放在了一块。
      不一会,浓烟冒起,一股醇香涌起,香味里渗着料的浓厚,肉的肥美,菜的清香,光只是闻味道,就好像吃到了一样,布满了整个厨房,又包裹着味蕾。
      本来还不是太饿的秦素素,但闻到这股味道,便忍不住饿了起来。
      “开饭了!”
      高义轩将菜盛了出来,然后在厨房里找了个地方,让他们坐了下来。
      “殿下,咱们不去和阿月姐姐他们一块么?”秦素素忍不住问道。
      “我还想好好吃一顿呢!”
      高义轩满脸衰样,他吃不下纪婉月做的,但纪婉月可是吃得下他的,万一自己吃不饱怎么办。
      “不提她了,来,赶紧尝尝!”
      高义轩夹了一块肉,放在秦素素碗里。
      这一次,秦素素倒不会为难了,答谢了一声,夹起肉块,慢慢的放在自己的嘴里。
      浓汤裹着肉块,在口腔里迸发,醇厚的汤汁,劲道的肉块,裹挟着秦素素的味蕾,哪怕是入了腹,也依然有悠长的浓香味。

      天渐渐暗了下来。
      京都的街道上依然挤满了百姓,鞭炮声也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响起,天边的烟花更是一刻也没有停过。
      但在这般热闹的场景之下,城内的禁军全部集结在将军府的门前,所有相关的的街道更是被完全清空。
      纪远山身披铠甲,现在禁军前方,刀削般冷厉的面庞在夜色下显得有些阴沉,他的眼神也显得颇为复杂。
      在他的一旁,万河松也是一脸苦涩。
      “纪将军,动手吧,陛下还在看着咱们的。”
      纪远山嘴唇动了动,想要在说些什么,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
      目光扫过了禁军,纪远山闭起眼睛。
      “全军听令,包围秦府,出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