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仙乐坊事 ...

  •   经过一轮辞旧迎新,整个京都城都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上一年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在噼里啪啦的炮竹声中逐渐消弭,街道上百姓的谈资也都变成了新一年的活计。
      本来高义轩还想在祁明宫休息两天,但世事难料。
      刚过完新年第一天,纪婉月又发神经一样的搬到了仙乐坊。
      也不知道纪将军怎么受的下,有这样的女儿还不被愁死。
      刚到仙乐坊,高义轩还没有喝口水,纪婉月就兴冲冲的窜出来。
      “今天是本郡主在仙乐坊新一年的开始,是值得纪念的一天,不摆宴怎么行。”
      高义轩一阵头大:“姑奶奶,你又不是第一天在这里了,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嘛。”
      “怎么不至于!”
      纪婉月狠狠的瞪了一眼高义轩,然后仰起小脑袋,哼道:“今天,我要大显身手,你们就等着瞧吧!”
      听到这话,高义轩猛地一拍脑袋,自己怎么样了这一茬,怪不得纪将军就这么把女儿给放了出来。
      看来是他自己也受不了啊!
      见高义轩还在那里坐着,纪婉月不知道从哪来的劲,将高义轩从座位上拉起来,生生的推到门外。
      “你还好意思坐,厨房里都没东西了,你还不赶紧去买!”
      高义轩双手撑着门框,反驳道:“不是还有阿雷嘛,你让他去买点不就行了,这事他在行。”
      一提到阿雷,纪婉月脸色有些发红,干咳了两声,理直气壮的说道:“你就会找阿雷,离开了他你就活不了了是不是!”
      然后悄悄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阿雷,见他站在那里依然像个木疙瘩一样,纪婉月赶忙扭过头:“别废话,赶快去,我这边还有事情请教阿雷呢。”
      最终,高义轩还是拗不过,有些狼狈的被赶出了仙乐坊。
      不过这样也好,少了纪婉月也算清静。
      虽然新年才刚过了一天,但街上的小商小贩依然占满了位置。
      毕竟对于他们这种平民百姓来说,养家糊口才是第一位,若是连生计都没有,那新年和平常又有什么区别呢,不都是一样要熬过去的日子。
      高义轩慢悠悠的来到集市上,因为大部分人家里都有年货,所以集市上的人较平常也少了许多。
      “大娘,这菜怎么卖?”
      高义轩来到一个摊位,拿起一个菜问道。
      老板娘也是个精明人,见来人身披锦缎,系环佩玉,衣着不凡,一看就是富家子弟,而且找这种富人,都不怎么通晓菜价。
      于是心一狠,老板娘满脸笑意:“公子,你可看对眼了,咱们俩这才都是刚摘下来的,新鲜的很,也才十文一斤!”
      旁边的几家商贩都忍不住咋舌,心想这婆娘也太狠了,猪肉也才不过这个价吧。
      高义轩吸了一口气,倒不是他知晓菜价,毕竟他也没有买过菜,一般都是坊里的伙计或者阿雷来买。
      他心疼的是纪婉月浪费了这么多菜,这可都是钱啊!
      虽然他是皇子,但整个大乾谁不知道他不受皇帝的待见,俸禄也少的可怜。
      更别说仙乐坊了,刚创建的时候,不烧钱就好了,若不是冉恒一直在后面帮着他,自己可能连馒头都吃不上。
      现在冉恒走了,虽然仙乐坊每年的盈利不少,但这一分一分的都是活口,往后的日子里都要自己一分一两的盘算了。
      见眼前的年轻人不说话,老板娘还以为自己说的有些高了,赶忙改口道:“今天赶日子,公子也是碰上了时候,今年第一门生意,公子要是买的话,五文钱一斤,不能再底了!”
      高义轩眼前一亮,刚想开口,一只如羊脂玉般透亮干净的手掌,从他手里接过了菜。
      一阵香风袭来,高义轩只觉得有些熟悉。
      这时来人开口,如同百灵啼鸣,清脆透亮,又带着几分笑意:“见过开门做生意降价优惠的,可没见过涨价优惠的。”
      高义轩回头看去,秦素素站在他的身旁,脸上散着淡淡的胭脂,让白皙的脸蛋多了几分红润,弯成月牙般的眼睛里存着灵动,饱含笑意的看了眼高义轩,也显得有几分俏皮。
      老板娘一听,这是有人来踢场子了,脸色一绷,转过头刚想开口大骂,就愣在了那里。
      “秦大小姐!”
      老板娘大叫一声,神情慌乱无比。
      和高义轩这种不怎么抛头露面的落魄皇子不同,百姓没机会也没见过大乾的七皇子,但礼部尚书秦大人的女儿可是人人都认识的。
      尤其是秦大小姐可是市集的常客,他们可是非常熟悉了。
      秦素素没有理会,将手里的菜放在摊位上,躬身行礼道:“小妹见过七殿下,七殿下万福!”
      这让高义轩浑身不舒服,摆了摆手嬉笑道:“你这是专门来看我笑话的啊!”
      秦素素也忍不住掩着嘴笑了起来,声音轻灵道:“小妹不敢,只是想不到殿下会亲自来这里。”
      两人有说有笑的,落在摊位上的老板娘的耳朵里,可就如同惊天霹雳一样。
      老板娘刚忙跪了下来,惊慌道:“贱民有眼无珠,认不得殿下,惊扰了殿下,还请殿下看在贱民无知的份上,饶过贱民,贱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都要考贱民养活啊!”
      周围的人见老板娘一把鼻子一把泪的跪在地上,心里也挺不是滋味,毕竟都是为了活着在这谋求生计。
      虽然老板娘心是有点黑了,偶尔被别人揭开了短处,也最多梗着脖子骂一架,但现在碰上这种冲撞皇子的事情,估计是很难有什么好下场喽。
      高义轩叹了口气,赶忙上前扶起来老板娘,缓解道:“大娘,您言过了,大家都是开门做生意,都想迎个头彩,都是人之常情,您就赶快起来,好好做生意吧。”
      老板娘神情还有些惊慌:“七殿下,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可千万要饶了贱民。”
      见老板娘这幅模样,高义轩不禁摇了摇头,然后拿起摊子上的菜,说道:“我就是来买个菜,就这些五文一斤,你给我包起来吧。”
      老板娘急忙摆手:“这怎么行,殿下如此宽宏大量,贱民还怎么敢收您的钱。”
      怎么搞的自己像个恶人一样。
      高义轩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一旁的秦素素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眼睛里有些奇异的光芒,心里想着,这七殿下还真是个奇人。
      这样的场景,高义轩也不不方便呆下去了,赶紧板着脸说道:“大娘,你要是不收这钱,我可就好好跟你说一说这事了。”
      听罢,老板娘也是个明事理的人,赶忙答应,将菜装好。
      经此一事,高义轩买个菜也是方便了许多,市集上的商贩也都各个精明,使劲打着吆喝的想让七皇子买自己家的菜,毕竟这可是天大的门面。
      出了市集,高义轩提着一大包菜,和身上的锦衣云秀一比,还颇有一些生活气息。
      “殿下,这年还没过,为什么要买这么多菜?”秦素素忍不住问道。
      本来挺高兴的高义轩,突然唉声叹气道:“还不是纪婉月那个神经,非要弄什么宴会,我可知道为什么纪将军不让他呆在将军府了喽,真是折磨人啊。”
      随后眼睛一亮,扭头看向秦素素,笑道:“我看秦小姐挺清闲,不如今日就去我的仙乐坊做做客怎么样?”
      “殿下,叫我素素就好。”秦素素稍作犹豫。
      高义轩随即解释道:“秦小…素素,你放心,关于令尊我会自己想办法,今日我真的只是以朋友的身份邀请你,并无他意。”
      秦素素点了点头:“殿下言重了,素素也只是在想准备着什么礼物,空手而去有些轻浮了。”
      高义轩摆了摆手:“不用,只要你赏光去了,比什么礼物都好。”
      秦素素脸色微红,伸手将高义轩手里的东西接过一些,跟着他去了仙乐坊。
      仙乐坊的厨房里,滚滚的浓烟冒了出来,一股焦糊味弥漫。
      纪婉月忍不住跑了出来,被呛得直咳嗽。
      阿雷递上了毛巾,看着纪婉月满脸的锅灰,扯了扯嘴角,说道:“我来吧,等火升起来,估计公子也应该回来了。”
      纪婉月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嘟着嘴,倔强的说:“生火不是我的强项,你生火,我做菜!”
      见到纪婉月这幅模样,阿雷突然忍不住伸出手,擦了擦她脸上的灰,轻声道:“我教你生火。”
      说完,两人皆是一愣,阿雷连忙收回手来,原本木讷的脸,变得有些惊慌失措。
      纪婉月也羞涩的低下了头,红的发烫的脸蛋深深的埋在了胸口,脸上的灰也蹭到了衣服上。
      犹豫了好一会,阿雷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转身指向里面:“我先去生火。”
      纪婉月也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跟在后面。
      两人没再说话,整个厨房里浓烟滚滚,阿雷挺直了身子,坐在锅灶旁,慢慢的生着火。
      纪婉月就蹲在一旁,双臂抱在一起,枕着灰里透红的脸蛋,一会看看锅底,一会看看阿雷,心里涌上了一股莫名的感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