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见十八年 ...

  •   天正十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今年的最后一天,终究也没有落下一场雪,就好像是这片天地,只配得上这荒唐寂寥,哪怕是一片雪花,也不愿在苍穹之下沉沦。
      高义轩裹着棉衣,蹲在祁明宫的门外,贪恋般的看着城内的万家灯火,就算隔着十里荒野,在这寒风冷厉的城郊,他也能够感受到那份让人期盼的温暖。
      但这些,都与他无关。
      脚步声轻轻的响起,阿雷走到高义轩的身后,虽然还是像以前一样,一句话也不说,但身上一股饭菜的香气,勾起了高义轩肚子里的馋虫。
      “这么快就做好了啊。”
      高义轩站起身,紧了紧身上身上的棉衣,因为长时间的坐在外面,身体微微有些发冷。
      阿雷早有准备,从身后拿出来一件毛毯,展开披在了高义轩的身上。
      毛毯披上后,高义轩立刻觉得温暖了许多,悠悠的叹了口气,转身向里面走了回去。
      房间里,阿雷已经准备好了一桌子菜,有莲糕、羊汤、饺子…还有高义轩最爱吃的猪蹄。
      两个人坐在桌子两旁,面对着一桌子满满的饭菜,显得有些空荡。
      哪怕是面对自己最爱吃的饭菜,高义轩也无动于衷,生不出半点兴趣。
      气氛慢慢的变得有些沉寂,阿雷也一直没有动口。
      两个人就这样盯着一桌子的饭菜默不作声,若是让人看见了,定会被吓到。
      直至饭菜都快要凉了,高义轩抬头看向阿雷,有些苦涩的笑了笑:“阿雷啊,你今天是不是偷懒了,明明挺饿的,为什么我却一点也没有胃口。”
      阿雷也看向高义轩,两个人心里都清楚,不是这饭菜不好,而是少了一人。
      明明今天是团圆的日子啊!
      可为什么,人就回不来了呢。
      高义轩就这样看着两人中间空空的椅子发愣,阿雷想了想,站起身,想要将饭菜热一热。
      突然,高义轩猛地一拍桌桌子,挑着眉毛对阿雷使了使眼色,接着端起一碗饺子,兴冲冲的跑到门口,跪在了那里。
      阿雷稍微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高义轩的意思,也端起一碗饺子,想了想,又顺带夹了一块猪蹄,跟着高义轩一起跪在了门口。
      跪在门口的高义轩仿佛变了一个人,和屋子里毫无胃口的样子截然相反,大口大口的吃着碗里的饺子,恨不得一口能全部吃完。
      阿雷忍不住笑了起来,将夹过来的猪蹄,放在了高义轩的碗里。
      看到猪蹄,高义轩猛地一拍脑门,满脸后悔的样子:“我怎么把它给忘了!”
      然后拿起碗里肥硕的猪蹄,直接塞在了自己的嘴里,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形象,直弄的手上脸上都是泛黄的油渍。
      以前,每当他犯了错,冉恒就会罚他跪在门口,饭桌也不让他上。
      每当这时候,阿雷总会偷偷的藏些饭菜,趁冉恒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拿给高义轩。
      而高义轩也总是以最快的速度吃完,不然被发现了,又免不了被罚去抄书。
      尤其是有猪蹄的时候,高义轩吃的最快,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不仅吃不完最后一口,还会被加倍的处罚。
      所以每次他都会吃的很快、很急,每次都弄的浑身是油。
      但熟不知,冉恒也爱吃猪蹄,他每次都会故意留一个,对于阿雷的小动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孩子长大成人,是需要好好吃饭的。
      偌大的祁明宫里,两个少年跪在门口,像是饿狼一样,恨不得连碗都吃掉。
      房间里的饭桌上,似乎有一位老人,正坐在那里,满脸笑意的看着门口的两位少年。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南运关的形势也越来越紧迫。
      蛮人的大军近在眼前,似虎豹一般死死的盯着关内,就像在围捕猎物一样,伺机而动,寻找捕猎的最佳时机。
      关内弥漫着一股悲壮的气氛,将士们每天都神情紧绷着,日夜循环的监视着蛮人的动向,有不少将士已经被冻伤,但此时军中都储备告急,大部分人只是用一些看起来干净的布条缠住。
      高义麟端坐在军帐里,脸色无比难堪,没想到他在军中指挥的第一场大战,在第一次交锋里,就被敌人耍的团团转。
      尤其敌人还是一直被自己人耻笑的野蛮之人。
      不仅丢尽了大乾雄兵的颜面,自己这个大皇子也是尽失威信。
      “现在情况如何?”高义麟开口问道。
      手下的将士还没开口,就响起一阵冷笑,一位身披重甲的中年汉子闯了进来。
      见到他,高义麟本就难堪的脸色更加阴沉。
      大汉一进来就讥讽道:“大殿下,不,大将军,这里可是军营,不是你玩过家家的厢房。”
      大汉名叫陈忠,是纪远山的旧部,也是南运关的副将,自打高义麟被派到南运关,他就没给过这个京都来的小白脸一个好脸色,哪怕他是皇子又怎样。
      这里可是战场,是无数将士誓死坚守的阵地。
      之前纪远山在的时候,不要说打仗了,这群蛮子连动都不敢动!
      他陈忠可不管皇帝怎么想的,可这十万个兄弟命他不能不放在眼里。
      “毛都没长齐,就学人家打仗,还是赶紧滚回你的京都去吧!”
      陈忠大摇大摆的走到高义麟的面前,嘴上一点遮拦也没有。
      高义麟的部将立刻呵斥道:“休得无礼!”
      听到这话,陈忠猛地转过身,踏步走到那名将士面前,伸手提起他的衣领,吼道:“老子要是有礼,我那两千三百一十六名兄弟能活过来么!”
      接着将那人扔到一旁,又转身看向高义麟,眼睛通红的说道:“活生生的两千三百一十六条人命,就在昨天,在今年的最后一天,那些兄弟还没见家人最后一眼,就这样死在了战场上!”
      “你为什么要贸然出兵!那他妈是蛮人的诡计,老子都看出来了,你他妈看不出来!”
      “老子就不该耍脾气,就他妈该好好的看住你,都他妈怪我!”
      陈忠一脚将椅子踹开,气不过又给了自己两巴掌。
      见状将士没有说话,高义麟也一声不吭。
      他心里清楚,这件事怪自己自私,想着凭自己击溃蛮人,以此来证明自己,结果却遭到了蛮人预先设好的伏击。
      “老子他妈就不该去就你!”陈忠临走前,撂下一句话:“手下的兄弟可以着急,你不能,因为你是将军!”
      沉默了许久,高义麟长长的叹了口气,站起身将被踹飞的椅子扶了起来,一边开口问道:“朝廷那边有消息了么?”
      将士摇了摇头:“还没有。”
      高义麟的手紧握着椅子,想了想再次开口问道:“存粮呢,还能撑几天?”
      将士低下头:“不足五天了,主城那边也还没有派送粮草的动静。”
      “父皇这是想干什么?”高义麟实在想不明白,按理说支援南疆的粮草早就应该到了,哪怕是按照惯例,定期发送的粮草也应该有消息了,但现在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在京都前往南运关的路上,太子带领着三千铁骑和运输军正在加急前进。
      虽然从小也练过一些功夫,但像这样紧迫的行军,太子有些难以适应,但他也明白,此事关乎重大,耽误不得。
      大军一路南下,直至出现了一座城镇,统领才提议休整一下。
      “这样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太子有些谨慎的问道。
      见太子这番模样,那统领也有些安心,毕竟贵为太子,若是一心只想着安逸,自己也毫无办法,但在这一路上,太子毫无怨言,虽然令他钦佩,但若是再不休息休息,恐怕太子的身体就要出问题了。
      统领回道:“太子放心,再过几日,我们就能抵达南疆,在此休整一下,也方便我们继续前行。”
      听到这话,太子才舒了口气,若是耽误了南疆的战事,可都是自己的责任。
      不过统领说的也对,毕竟长路漫漫,中间也需要休整一番。
      随后迫不及待的将临行前准备的包裹拿了出来,然后在统领疑惑的目光下,将包裹里的盒子打开。
      盒子里面被分成了四个小格,让统领奇怪的是,这四个格子里的东西都是黑乎乎的,一眼看去像是煤炭一样,且个中之间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差别,为什么还要分开装呢?
      但这话他不敢问,毕竟也听说过京都里的大人物都有些独特的癖好,想来太子应该也有。
      但下一刻,统领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住了。
      只见太子满脸喜悦的打开盒子后,用筷子夹起一块碳一样东西直接放在了嘴里,而且明明脸色已经成了猪肝色了,吃完却还是心满意足的表情。
      这样的场景,让统领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太子见统领一直在旁边看着,瞧了瞧盒子里纪婉月做的饭菜,有些心疼的问道:“统领,也想吃一块么?”
      听到这话,统领猛地一激灵,赶忙摇头:“不了不了,下官还有些事要处理,就先告辞了。”
      随后像逃离一样,跑出了房间。
      太子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就不怪我喽,怪只能怪你没有口福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