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画本 ...

  •   “此一去,定要万分小心。”
      南枝往湖面扔了颗石子,利落地打出漂亮的水花,又“咕咚”地沉底。

      想起在山上临别时,师父略显苍态的神情和担心复杂的语气......

      唉,他那时的心路历程大概是“女儿大了不由爹”,转念一想又是
      “哦,女儿要抛弃假爹去找杀了她亲爹的凶手”

      师父他老人家膝下无子,这十余年待她视如己出,不舍得打不舍得骂。京都可是个凶险的地方,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真是愁人。

      南枝叹了叹气,背后脚步轻缓,檀香明明缠绕鼻息。

      片刻,眼前出现修长葱白的手,紧攥着树枝,串着只烤鱼,看起来焦黄皮脆,冒着热气,鱼背被刀划裂的口子“滋滋”渗着鲜香扑鼻的汁水,勾得人心痒,只是......
      混白的鱼目圆睁,
      ......这鱼死不瞑目啊。

      南枝和它大眼瞪小眼。

      沈清择将鱼递给她,南枝稳稳接过,一时竟不知从哪里下嘴可以让鱼魂得到更好的升华。

      “谢谢大师兄”
      少女抬头看眼前的人,笑得像朵灵动的花,有些晃眼。

      沈清择怔了怔,压下心头的异样,没说话,但随即又笑得温润俊朗。

      山下的风景是极美的,柳绿如丝,湖水清澈见底。霞光微微亮,给天原本的蓝点缀了稀碎的金。

      云朵虽是不动了,有的人心却是狂跳。

      天色渐暗,两人到了京都。

      今时的京都和往日的大有不同,南枝幼时与师父来过。

      集市人山人海,很是热闹。天空骤然发亮,映红了人的面颊。
      南枝有些新奇地抬头,她没见过这么盛大的烟火盛宴。

      艳丽的光一束束自下往上飞窜,“砰砰砰”争绽放开,脂红淡紫清蓝各色照亮了夜的深沉,像一场流星雨,随即坠落,余下灰白的烟和天边细碎的星点。

      虽然短暂,至少,它们拥有这片刻的璀璨。
      耳边喧嚷的人群不断传来声声的惊呼与赞叹。
      又是一轮新的烟火。

      “公子和姑娘怕是外来的吧”
      身形佝偻的老者站在她和沈清择的身旁,慈祥地开口。
      “看装扮倒像是来自名门正派的江湖中人。”

      南枝沈清择对视一眼,礼貌点头。

      “这时候来,想必是为了那宋公子的生辰?”

      南枝一脸疑惑,老者心下了然
      “是我唐突了,只是近日外来的各城达官显贵可不少,都是为了那宋公子而来。”

      南枝想起被她葬送子孙根宋珏,有些反胃,没有想继续听的心思。

      “异臻阁的少阁主为宋之尧公子置办了全城的烟花庆生。说要连点三夜才罢休。”
      老者笑道,声音有些沙哑,年轻人就是爱胡闹,银子多得没地使。

      宋之尧?居然不是宋珏
      ......南枝想起来了,宋家不止一位公子,宋之尧是宋家二公子。

      本是全无交集的,南枝想起还在自己梳妆台压得平平整整的图纸,有些窘迫。

      小师妹下山历练时不知从哪得了本乱七八糟的脏破画本,
      叫《九州美男图鉴》。

      估计是哪个不知名的云游散人掉落的。这怪癖的收藏,书的主人应该还是个画工极好的散人,就是有些急色,画中内容让人咂舌。男子个个年轻貌美,姿色惊为天人,衣裳也穿得敷衍,这点布料,还不如不穿呢。

      美男姿色万千
      南枝不以为意,凡夫俗子能有大师兄好看?还嘲笑小师妹小小年纪眼光浅。

      小师妹听了不乐意,愣是要从厚厚的画本找出一个比大师兄还要好看的。

      最后一页便是宋之尧。

      那被画在淡黄的画纸中间,黑眸深沉,眉眼如画,五官轮廓尽显,又清又冷。笔墨是黑色的,却画出了绝色的人。

      南枝心砰砰地看完,魂飞天际。只觉得这散人脑子不好,画凡人的画本,怎么还画上了神仙。离谱。不由得感慨造物主的偏心。

      小师妹见她眼神,乐了,故意逗她:“我把他撕下来送你?”

      南枝:......
      大可不必,她不是那种人。

      师妹讨了个没趣,刚要把画本收起来。

      “想了想也不能辜负师妹的好意,那就多谢师妹了,撕整齐点。”
      一张图纸罢了,拿着它也没什么大不了。南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大抵是美色晃忽了她的眼。

      师妹:?

      看着师姐略带胁迫的眼神,小师妹含泪地将撕下来的图纸送给了南枝。

      南枝拿回房间,回想着只觉得那双黑眸勾得她心胡蹦乱跳 ,又觉着有点棘手,她怎么突然脑抽拿回来了,美色误人,南枝心大,索性往桌上一压。

      “小师妹”
      沈清择低低唤他,疑惑地指了指她耳朵
      “耳朵怎么红了?”
      南枝:......此刻,即便是大师兄再朗月清风,也不免因他问的这话,显得不识好歹起来。

      “风吹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真的是单纯好美色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