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京都大小事 ...

  •   夜色越发得深沉,不利于行事。
      南枝和沈清择决定就近找个客栈,安顿下来。
      
      进门便看到满屋的人,闲碎的交谈倒谈不上聒噪。反倒添了些生气。见有动静,有的稍稍偏头往他们这边“不经意”打量。
      
      “两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店小二忙不迭凑过来,肩头的汗巾垂着,眼睛快速扫过两人,眼中是一闪而过的惊艳,很快礼貌询问。
      
      “给我们两间天字房。”
      
      闻言,小二看起来颇有些为难。
      “公子有所不知,京都本就来往外域商人不少,如今赶上了宋公子生辰,我们店里上好的房间已经住满了客人,不说是我们这种小店,便是京都最好最大的客栈,便也很难腾出位置。”
      
      两人倒也没料到会这样,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房间倒还是有,就是地理位置不太好,平日没什么人居住,落了些灰尘,客官要是不介意......”
      
      “那便要了”二人也不是很讲究。
      
      “好勒,客官!”
      小二招呼了打下手的小厮,吩咐了几句。
      
      “客官在此稍作休息,容我去备酒菜。”
      
      两人笑着道谢。被安排着坐在带着隔帘的雅间。
      
      菜上得很快,滚汤也冒着热腾腾的汽。
      
      小二端着殷勤的笑脸,“客官慢用,为了给宋公子庆生,今明两日,店里所有的客人消费尽数减半。”
      
      宋之尧倒是有排面。
      
      南枝隔着珠帘观察了下四周,没察觉什么异样,往小二手里塞了锭银子,压低声音,十分上道的模样。
      
      “我二人刚来京都不久,打算做点买卖,人生地不熟,近些日子住在此店,劳烦你多多费心了。”总不能说是来调查杀人案的吧。
      
      “姑娘无需多言,你们是小店的座上宾,小人哪有怠慢的道理。”小二笑得更开怀,也没拒那银子,收钱好办事嘛。
      
      小二欣喜地走了。
      “尝尝这京都的特色菜,定合你胃口。”
      沈清择挽起衣袖,用公筷给她夹了块红烧狮子头
      
      “师兄似乎对这里很熟悉。”
      想起他轻车熟路地找到这间客栈,南枝不免好奇。
      
      “我在这待过一阵子。”沈清择为她解惑。
      
      “真羡慕你们有这样的精力,我是半分都不想到这么远的地方。”
      
      南枝这人是十足的懒,游历山水开拓眼界不如躺在床榻上睡个天昏地暗。两三个年头都可以猫在苍穹山,偶尔憋得慌了才会到山下的镇上喝喝小酒,买些胭脂。若非有事,她不可能到京都这么远的地方。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沈清择也不驳她的话
      “明日早些起来。我们有事情要做。”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南枝敲了敲沈清择的房门,片刻门便打开了。
      
      南枝走进屋子,停住了。
      顺着里屋望去,可以看到茶桌旁还坐着一个人,面容硬朗,五官有些凌厉。年纪三十出头的样子,皮肤黝黑,气势却逼人。
      
      “玄清叔叔”南枝轻快地唤了他一声。见到许久未见的熟悉面孔,她自然高兴。
      
      倒是他此刻出现在此处,不合时宜。
      
      “小枝。”玄清面容未改,语气柔和了一点。
      
      “您怎么在这?”南枝又问。
      
      “过来坐着说。”
      沈清择添置好桌上的茶水,朝她招手。
      
      南枝落坐,茶香弥漫,热气驱散了清晨的一丝凉意。
      
      玄清似乎知道她要问什么,徐徐道
      “你们走的那日,我恰好回山,掌门不放心你们孤身涉险让我来协助你们。我一路寻过来,才打听倒你们的行踪…”
      别说,这两孩子外表气质出尘,还带着佩剑很难不被注意,他只是询问了几个路人,边打听到了
      
      玄清顿了顿
      “候府灭门惨案牵涉重大,如今政局动荡,恐有大变,南先生心系天下,让我密切关注朝局,及时通知他,所以暂时不会回去。”
      
      “这样啊。”南枝点点头,怪不得他在这。
      
      玄清是什么样子的存在呢?
      要说苍穹派建派百余年,历史沧远,分支错综复杂,其下弟子数以万计,大小势力广布四海,是颗难以撼动的大树。普天之下,三流九派众多,苍穹派独树一帜,秉承先祖的遗志,百年来越发强大兴盛,人才辈出,在这九州是打出了响当当的名号,就说那杀人不眨眼手段残忍恶毒的莲生教,也不见得会去无谓招惹,苍穹派地位之高不言而喻。
      
      无人不向往,无人不青睐。
      
      玄氏一族,近百年是苍穹有利的臂膀,像影子一样,忠心地守卫着它。苍穹有今天的权势地位,玄氏功不可没。玄清便是南越宗手下得力的影卫。
      
      似是想起什么,玄清眉头紧皱
      “今日宋之尧的生日宴,你们要想办法进去......”
      
      得了玄清的交代,南枝感到疑惑,他却是不说,只让他们抓紧时间,逮住这个机会。
      
      南枝也不多耽搁,简单收拾了下便和沈清泽出了客栈。
      
      两人走在街上,相较昨晚,人群已散去不少,并不拥挤,也算是热闹的。
      
      她犯愁了,虽然她脑瓜子机灵,但是没有请帖,进入守卫重重的宋府还是有难度的,她根本无从下手。
      
      今日便是宋之尧的生辰了,原先以两家交情,这送帖也是要有的形式。可如今发生宋珏这事,双方算是结了个梁子。估计他们连宋家的门槛都摸不到。
      
      “枝枝...”身旁的人突然开口。
      “你也不必如此忧心,或许,我知道进宋家的办法。”
      
      “师兄有何办法?”南枝好奇地抬头望他。
      沈清择还未应声,便被打断了。
      
      “唉哟!不长眼的东西,你怎么谁都敢偷!”
      
      压下疑惑,南枝闻声望去。不远处有个果摊子,有人起了争执,闹大了动静。人都是喜欢看热闹的,摊子四周渐渐围了更多的人。
      
      起争执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八不过的姑娘,长相清秀,样子温婉柔弱。和一个看起来颇有些凶狠的男子,看着年纪也不大,男子旁边有几个高壮的汉子。
      
      “我没偷。”女子牵着个稚气的小孩子,孩子此时正抽抽搭搭地哽咽,小手紧拽着姑娘的衣袖。“姐姐,我没偷。”
      
      “童童别哭,姐姐信你。”她弟弟品性如何她再清楚不过。
      
      “就是你弟弟撞了我,撞了之后我钱袋子就没了。定是他偷偷顺走的!”
      
      “谁家不知道,东巷尾的阿秀姐弟两没爹没娘。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只能买点水果讨生活。谁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
      
      阿秀见他这样侮辱人,气得满脸通红。
      
      “你无凭无据,单凭你几句话,如何能证明是他偷的?我们虽穷,但志气尚存,绝不可能做这种事。”
      
      “是啊,阿秀姐弟俩在京都待的也有些时日了,品性大家心中有底”有人嘀咕了两句。
      
      男子一个眼刀过去,那人立刻噤了声。
      
      见争讨无果,那人随脚将水果摊子掀翻,大小不一的果子“咕咚咕咚”地滚落在地。被他踩得稀碎。地面四处是烂掉的果子碎块和猩红的汁水。
      
      有的人愤满不平想上去理论,被同行的好友强拉住了,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那人顿时像瘪下去的气球,放掉了气,失去了张扬的神采。
      
      “你瞎冲动什么,知不知道他是谁,这是尚书大人的侄子,恶名昭著的裴欢啊。惹了他,没你好果子吃!”
      
      南枝二人离他们不远,将话听了个清楚。
      
      弱肉强食不无道理。姐弟两人无依无靠,只能任人拿捏。南枝沉住气,沈清择捏了捏她的衣袖,但她也没有轻举妄动,毕竟还有要事在身,只得审时度势,不能惹事。
      
      “这样,你们赔钱,我就放了你们。”裴欢语气一转,似是大发慈悲道“算上你弟偷的五两,加上我的看病钱,三十两,不算多吧。”
      
      即使京都寸土寸金,物价高昂,三四十两也足以让普通的四五人家庭奢侈的过上几月。
      
      “三十两...你欺人太甚”阿秀觉得离谱,卖了她她都拿不出来。
      
      “欺人太甚?且说是你弟弟撞了我,说不定给我整出个内伤,那我找谁哭去。”裴欢语气越发恶狠。“三十两已经是本公子对你们的恩惠了。这三十两还不够本公子几顿饭钱。”
      
      “不过,倒是还有个办法。”
      “本公子瞧着你姿色不错,不如考虑考虑给我当小夫人?这钱自也是不用还了。”裴欢语气带了几分挑逗,他身后的人也笑得猖狂。
      
      “你...你!”阿秀脸涨得通红,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裴欢有些不耐,招呼着身后的人动手。
      
      阿秀唇色很白,身子不住颤抖,躲避着他们的靠近。
      
      南枝掂了掂路旁随手捡的和手一般大的石块,叹息地摇了摇头。不够重,砸人顶多就是出个血。
      
      不过聊胜于无,正准备发力。
      
      “不准动她!”
      南枝不禁感慨来人语气之霸道,气势之骁勇。这嗓子吼得她耳朵疼。
      
      

  • 作者有话要说:  宋之尧:我是男主吧?(疑惑)
    鱼鱼:?
    宋之尧:我戏份好少
    宋之尧:姓沈的...凭什么...
    和我老婆这么多互动
    宋之尧:(拔剑
    鱼鱼:卧槽!嘤嘤嘤
    鱼鱼:冷静冷静!你下章就可以见枝枝了呜呜呜!
    宋之尧:…我不信,拿命来
    之后一个月,作者再也没更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