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陌上人如玉 ...

  •   南枝从闫正殿出来,整个人浑浑噩噩,如行尸走肉般直直往前,满脑子都是师父残忍的话语

      “候府一夜之间被灭门,无一生还”
      “他是你生父”
      ......她恨他,恨他失了为人父母的本分,恨他一走了之不管不顾,但也没想过要他死,她还没去质问他......

      “小师妹,小师妹!”

      沈清择一回山门,就听说南越宗召了她谈话,以为她又惹祸,便急忙赶来,便看到她这般失了神的模样。
      看着她的泪眼,他有些怔然

      “你怎么...哭了”

      南枝摸了摸脸颊,指尖湿润,淡淡的余热,自己不知何时已泪眼纵横。

      “大师兄,我没事”

      她垂下眼,遮住眼底的暗红,微卷睫毛有些湿濡,显得狼狈。
      沈清择从没见她如此失态,有些忧心,“师父骂你了?”

      南枝摇头。
      沈清择动了动唇,还想再说什么。

      “我累了,先回房休息,谢师兄关心。”

      鹅黄的裙尾摆动,沈清择伸出的手抓了个空,少女片刻便消失在拐角处,余留一地的苍凉。

      是了,从来没有人能走近她已然封闭的心,这么久了,明媚张扬的背后,什么事她都咬碎了牙都往肚里咽。沈清择无力地扯出一抹笑。

      京都皇城
      楼宇林立,红砖绿瓦,街道嘈嘈切切,吆喝声不绝于耳,人山人海,处处是他国来往交易的商人,奇装异服

      “唉唉”凉茶摊旁四方小破桌上,
      痞子流氓往嘴里扔了把脆花生,咔咔嚼碎,脸上刀疤狰狞

      “你可听说,再过三日,便是那宋家二公子十八诞辰”
      痞子大大咧咧,说到激动处,花生碎喷出来些许

      对桌被喷得正着的商人:......
      狗杂碎

      他们波斯国向来文明懂礼,莫生气莫生气,隐忍心中怒气,商人装模作样问他
      “宋家二公子?可是名满京都的宋之尧?”

      商人近年常混迹于京都市井交易货物,倒也听说过这贵公子的名号。

      “那可不”痞子越发兴奋
      “宋二公子家世优渥,才华横溢,特别是他那张脸”

      痞子啧啧两声,“不说对他垂涎三尺的皇城贵女,就连我...”语气过于猥琐了

      商人:......呕。

      痞子正经起来
      “说起宋公子,自小都待在柳城裴家,去年不知怎的回了京,受圣上委派,大败督赤,自此名声大噪,好一尊杀神”

      督赤国,鼎星国邻界的泱泱大国,近年来国力日渐强盛,野心也昭然若揭,时常领兵骚扰北方一带,挑衅权威。边界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宋二公子,真是鼎星国莫大的福星。”痞子感叹

      商人:......
      那不然个个都像你,一邋里邋遢贼眉鼠眼心术不正偷鸡摸狗吃东西还漏嘴的市井流氓,鼎星早亡了。

      商人暗想,看着痞子黝黑的肌肉,没敢说出口。

      月上柳梢头,挂在无边的夜幕之上,一抹皎洁映在波澜微起的池中,淡淡柔柔,晚风轻抚水中莲,半池粉色摇得人心尖颤颤。

      那人身着白衣立在池边,墨发半披,部分自两侧顺一束,墨青的束发丝带缠绕,打成在风中异常生动的结式。中分露额,眼睫微颤,似蝉翼。眼眸是深沉的黑,眸中光泽似水波流转,这人在清冷夜色下,毫不逊色,似碎琼乱玉,外来之物,竟是让一池春水都止住了呼吸。

      忽的,一阵劲风自远处院墙来,来人轻功了得,行事利落,须臾间便落在地面

      是个面容俊朗,身形挺拔的男人,他向白衣少年作揖,语气恭敬

      “公子,不出您所料,那人果然有所动作。”

      “继续盯。”
      白衣公子嫣红唇珠轻启,声音如冷泉清溅,有些低低的凉,语气平淡。

      “是”那人又闪身离去

      一只蚍蜉,也妄想撼动苍天大树,痴人说梦。
      少年神情未变,眼中是淡淡的轻蔑。
      “终于,按耐不住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尧儿,麻麻可算把你放出来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