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你是打算把任务晾在那吗?]系统看着苏安酒,屏幕上的电子眼扩散呈现呆愣状。
      一大早就来奶茶店上班……你不要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啊!
      苏安酒慢悠悠的穿上灰色的围裙,拿出毛巾擦干净柜台,淡定道,“我又没有可以查的方向,那个案子警察也在着手调查中,不如暂时静待。”
      系统:[消极怠工是不可以的!]
      将擦过的毛巾重新洗干净,又拿干毛巾擦一遍,苏安酒才放下。
      “上周的案件我找了一下,是城东那边的公园里。两起案件距离不远,说明那个人就住在这边,或许街道边经过的某一个人就是他。”
      苏安酒将那块槐木块从背包拿出来,放在柜台上,正好在太阳下。温暖的光照在黑得不像木块,反而像墨的槐木上,上面的黑色光泽隐隐流动着。
      “阴气太重,晒一下。”
      系统:……
      虽然槐木是阴,属于养魂所用,但这一晒后估计里面那个女孩直接焉了。
      [那你是打算?]
      “鬼,我抓了,”苏安酒笑着看面前的人走过,等人走后才开口,“抓杀人犯什么的,当然是让警察叔叔来。”
      [……]系统似乎当机了一会,随后鄙视的看了她一眼,明明只是一个屏幕,一双电子眼,却把这些小神情弄得活灵活现。
      “其实我有一件事挺好奇的,”苏安酒看着半空中的系统,“为什么会选中我,只是因为我能看见那些东西吗?”
      苏安酒从小就明白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以前还在孤儿院那时,她经常看见一个小男孩站在花圃的角落里,其他小朋友没有一个去和他玩,吃饭集合睡觉的时候也没见过。后来她终于忍不住和院长妈妈说了这件事时,却收到了怪异、抵触的目光。
      你只是看错了,我们这里没有那个哥哥啊。
      是吗……
      苏安酒看着那个花圃角落里的男孩,不再说话。这时,那个哥哥抬起头来,对她笑了一下,全是眼白没有一点瞳孔的眼睛,眯起来像月牙。
      还有总是晚上在房间外面走来走去的老爷爷;躺在许多车一直来往的马路中间的叔叔……
      每一次看见她都忍不住告诉旁边的人,可是旁边人的目光越来越奇怪,透露出掩盖不住的厌恶和抵触。渐渐的苏安酒没有再和别人提起过了。
      直到慢慢长大她才意识到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所幸的是苏安酒从来没和它们接触过,就算它们会对她笑得很亲切,有时候还会跟在她身边一直和她说话……
      苏安酒出了会神,系统的声音把她拉了回来。
      [因果如此,有些事情总有原因,但不需要解释。]
      它说这句话时平板的声音低下去,听起来带着高深莫测的感觉。
      苏安酒微垂下眼眸,似乎在思考。
      [既然现在不完成触发任务,不如来看看其它任务?]
      任务界面在她面前弹开,[主线任务]这行字动了一下,展开分化为两列。
      [主线任务——重建地府
      1——寻回生死簿
      2——激活冥筑]
      苏安酒看了一眼,刚想问就看见一个人匆匆往这边来,当即不再说话。
      “小苏,辛苦了你开门了!”来人是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黑裤,笑起来的时候面容和善亲切。
      苏安酒笑着摇头,“店长好,刚好起早点散散步。”
      他从奶茶店后面走进来,边拿出围裙穿上边给她竖了个大拇指,“现在的学生像你这样的不多了啊,周末哪个不是睡到九点、十点才起。”
      “不过你不用复习或者做作业吗,周末都来兼职。”
      “复习过了,布置的试卷都已经做完了。”苏安酒淡笑。
      店长目光顿时又亲和了不少,叹道,“我那个上初中的侄女能像你一样就好了。”
      苏安酒笑着不说话,他已经利索的把一些东西和机器摆好了。
      现在是近才8点,街道上的人极少,偶尔走过几个也是急匆匆的赶着上班。
      [宿主,有话可以直接说。]
      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苏安酒下意识看了一眼后面忙着煮珍珠、切水果的店长。
      [直接在心里说就好了!]
      苏安酒微皱眉,默念,[这样?]
      [没错!]
      [生死簿……还要我去找?]
      她还以为直接接手就可以了。
      系统在空中晃了一下,有些感慨道,[是的,当初鬼帝为了以防万一,把整个地府都封印了。而生死簿被他打散,流落人间,目前我测出是化为了五个残篇。]
      [为什么你不自己去收回?]苏安酒疑惑,[你不是地府系统吗。]
      系统:[我是辅助系统啊!]
      要是它能自己插手搞定,现在阳间就不会是这个现状了。
      苏安酒斜了它一眼。
      系统顿了一下,[请别用这样的表情看我,我还是很有用的!]
      [哦……那告诉我生死簿残篇在哪里吧。你不是测出它分为五块了吗。]
      [……]系统就静静地飘在空中不动了,半响才响起一道平板的电子音,[请宿主不要消极怠工。]
      苏安酒无奈的摇头。
      系统:[……]
      [那冥筑是什么?]
      这回系统就回得非常快了。
      [是指十殿一路,和人间相连的鬼门鬼道等。]
      苏安酒沉吟了一会。
      前一个应该是指阎王十殿、黄泉路,就是鬼门……
      [鬼道与鬼门相通,而鬼门大概有300多个。]
      苏安酒:…………?
      看出来她的迷惑,系统深沉的出声,[没错,全部都被封了。]
      “……”
      旁边正切水果的店长突然一个哆嗦,内心嘀咕怎么突然觉得有些冷。
      [不过你别担心,这是全部的鬼门,]系统及时送上安慰,[现在长川市的鬼门只有两个。]
      全部,说明在每个省都有;被封,说明苏安酒要跑遍全国去解封。
      苏安酒:[要不,你再重新找个人?]
      要知道她是一个即将高考的苦逼高三党,哪来的时间跑遍全国。
      系统:[请宿主不要消极怠工!]
      [关于这点,你努力将《幽冥录》修习至玄道,就可以挑选合适的灵魂担任鬼差一责,完成此事。]
      也就是抓苦力,苏安酒明白了。
      一个男生急匆匆的跑过来,“给我一杯芝士奶盖谢谢。”
      苏安酒扬起一抹亲和的笑,“22,谢谢。”
      男生用电子刷了,而后拿着手机打着字,脸上带着笑意。
      苏安酒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当然不是因为他长得还不错,笑起来很干净的样子,而是在他眉额中间,隐隐有一团黑气。
      [有煞气!]系统突然叫道,然后咦了一声。
      因为现在还没有人,所以他点的很快就好了。
      “你的芝士奶盖。”
      男生抬起头,接过袋子再次急匆匆的走了。
      黑气在眉间聚而不凝,看起来是被身边人祸汲的,不过现在也只是会有点倒霉而已,再下去……
      苏安酒突然想起他有点眼熟,应该是之前来过几次的。奶盖类的是女生比较爱喝,加上刚才他看手机的样子,煞气源头不出意外应该是他女朋友。
      系统在她旁边转了转,[你不管吗?]
      [你不是没发任务吗。]
      [……]总觉得哪里不对。
      苏安酒没再理会它,安静的站着不说话。系统飘了一会也觉得没意思了,落到柜台上槐木块旁边,前面的屏幕暗下,好像关机了一样。
      这一站又是一天,不过7点左右店长就让她先走了。
      “最近这边不太平……你一个人还是早点回去吧。”
      苏安酒也没拒绝,谢过店长,收拾好东西准备走了。
      放在柜台了晒了一天太阳毫无动静的槐木块突然动了,黑色的雾气在木头表面疯狂的转着,微微颤抖起来。
      苏安酒伸手将它压下,拿在手中。目光不经意的看向街道另一头的方向。
      现在已经是进入夜市的时间,非常多人出来逛街,人来人往十分热闹。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矮身老人特别突出。
      老人穿着一身看起来很旧的蓝衣服,好几处地方还是颜色不一样的布料。她的脸上如同老树皮一样皱着,佝偻的背上背着一个篮筐,慢慢的一步又一步穿过人群,路过旁边的小摊有塑料瓶或者什么东西,她就会走过去费力的捡起,放进手里拿着的蛇皮袋里,旁边经过的人们都不自觉的往旁边走几步,抖了一下。
      等走到苏安酒对面那条街的马路边,她慢慢坐下来,把背上的篮筐解下来,从里面拿出一张蛇皮袋铺在地上,又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大扎青菜。
      让苏安酒注意到这个老人的是,她身上缠绕着一股浓浓的黑气,几乎让她看不清老人的面容。而老人一路走来,经过旁边的人或多或少的都沾上了一点黑气。
      苏安酒皱眉,旁边系统已经飘回半空中,[咦?]
      手里握着的槐木块动得越发厉害了,看样子似乎是想直接挣脱出去。
      苏安酒将灰色的围裙解下来放好,拿过自己的背包,将槐木块塞了进去,正好压在一张符箓上。原本颤抖的槐木块瞬间安静下来,苏安酒隐隐里面听见了一声尖利的凄叫。
      “那老人又来了……”
      来接苏安酒班的是一个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女人,名字叫李春艳,苏安酒一般叫她李姐。
      李春艳看见苏安酒的目光就知道她感兴趣,一边系围裙一边道,“那个老人好像前几天来的,每次都是这个时候来这边卖青菜,不过我没见她哪天是卖完过的。”
      “这个时候确实不好卖。”苏安酒眨了眨眼睛。
      “不是这个原因,”李春艳连连摇头,“我前天想着反正明天也要吃就去买,结果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
      “什么?”苏安酒配合的好奇道。
      “那个老人,特别诡异!”
      “诡异?”苏安酒看了一眼对面路边的老人,她默默地坐着,佝偻矮小的身影几乎融入了阴影中。
      “对,”李春艳看着她,突然压低了声音,“她长得就像……鬼一样!”
      苏安酒不说话了。
      “行了,亏小苏平常还叫你李姐,你这样吓她。”店长在旁边出声了,无奈道,“老人嘛,都差不多是那个样子,很正常。”
      李春艳转头白了他一眼,“那个老人和其他老人绝对不一样,不信就算了。不过还是绝对不要靠近她。”
      “行行,小苏你也赶紧回去吧,等一下就晚了。”
      苏安酒点头,背着背包从店后面走了出去。
      “诶小苏你去哪啊?”李春艳注意到她走的方向和平常的不一样,当即问了一声。
      苏安酒停下脚步,“哦,我想去买点青菜。”
      “不是吧?”她瞪大了眼睛,“你要是那个老人那买?”
      “这个点已经没有多少地方卖了,在她那买比较方便。”
      “你,唉!”李春艳叹了一口气,“年轻人就是不听劝。”
      店长在旁边无奈道,“能有什么诡异的,就一个老人。而且就在那边,我们这里能看见,她还能吃了小苏不成。”
      李春艳叹息的摇头,转头看着苏安酒那边的动静不说话。
      越走近老人,周围的温度就慢慢凉下来,好像突然开了空调一样。等苏安酒站在她面前,老人身上浓郁的黑雾凝聚成一个黑色人形,阴森的站在老人背后。
      老人慢了一拍,等苏安酒站了有几秒才抬起头来看她。像老树皮一样干枯布满皱褶的脸对着她,眼眸无神空洞,耷拉的眼皮下还有一圈黑色的暗底。
      “小姑娘,是要买菜吗……”她又过了几秒才慢慢的开口,声音嘶哑晦涩,听着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
      苏安酒无视老人身后的黑影,蹲下来看地上的青菜。
      是很常见的芥菜,色泽有些暗了,而且叶子有好几根还耷拉焉黄。
      “不贵,8毛一斤,你要是觉得不好,可以五毛一斤咳咳咳。”老人有些急切的开口,说到后面剧烈的咳嗽起来。
      苏安酒看了一眼,“我全要了,多少钱。”
      老人愣了一下,无神的眼中闪过慌张犹豫,干裂的唇蠕动了一下,还是道,“谢谢你姑娘,全部两块钱。”
      没有电子支付方式,好在苏安酒身上常带有现金,拿出来递给她。
      老人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接过纸币。
      “嘻嘻嘻……”
      一个轻笑声突然在耳边响起,是老人身后那个黑影。它看着苏安酒,愉悦又狰狞的笑着。
      苏安酒面色不变,始终看着老人。
      “我和你扎起来……”老人费力的拿过篮筐,从里面拿出几根麻绳和一个塑料袋子。
      苏安酒目光一凝,抿了抿唇。系统在旁边倒吸了一口气。
      [这……]
      老人将青菜分为三把,用麻绳扎起来。她扎的时候手在抖,看起来很费劲。
      在别人看麻绳很正常,只是因为光线夜色原因有些暗。而在苏安酒和系统的目光中,那三根麻绳上散发出浓郁的黑气和死气,甚至比老人身上缠绕的还要浓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