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苏安酒接过袋子,看着老人浑浊空洞的眼睛,“谢谢。”
      “不,不客气。”老人脸上如老树皮般的肉颤了颤,扯出一个有些恐怖的笑。
      拎着站到一边公交车站台没有人的地方打了车,苏安酒回头再看了一眼那个老人。她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来,似乎要离开了。
      袋子里蔓延出暗沉的黑雾,顺着手臂一点点爬上去,很快苏安酒就觉得手臂又冷又麻。
      抿了抿唇,从背包旁边的袋子里扯出一张镇压符箓包在手心,换过来拎着,黑雾瞬间缩了回去。
      那个老人已经背上篮筐,慢慢的往另一条路走了。
      苏安酒退后几步,走到公交车站台广告后面,汇入经过的人中。
      [看着怨气浓烈的程度,对面怕是个厉鬼啊!你确定要去吗!]系统在一旁连忙出声。
      苏安酒慢慢的跟着那个老人,一边走一边四下看着旁边的店铺。[你不是说让我不要消极怠工吗。]
      [当然!但是我可没想让你去找厉鬼送死!你这个水平过去就是给对方当个下酒菜,而且厉鬼可不会放过你的灵魂,会直接吃掉的!]
      被吃了就不能回地府当白无常才是关键吧。苏安酒别了它一眼。
      [放心吧,我只是看一眼这个奶奶住在哪。]
      刚才老人出现的时候,槐木块里的那个女生反应很激烈,指不定和她的事有关。
      老人走得很慢,低垂着头脊背佝偻,她手上拖着装有塑料瓶的蛇皮袋,划在地上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她慢慢走到另一条小路,周围已经没有人了,只有几辆小车停在路边,十分寂寥。
      苏安酒和老人离得有点远,所以就算她突然回头,以老人的视力应该也看不清。
      道路旁边停着车,因为晕黄到凄惨的灯光让目光所到之处都蒙上一层模糊的光,所以映出的影子的模糊不清。
      苏安酒走过时,车上她的倒影隐隐跟着一闪而过。在走过一脸白色的大众车时,苏安酒眼角瞄到车玻璃上自己的倒影没有动弹,而是隔着一层模糊的玻璃,静静的看着她。
      猛的停下脚步,才发现周围安静得不像话。
      原本飘在旁边跟着的系统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前面那个老人也消失了。空荡荡的大街上只站着苏安酒一个人。
      [系统?]
      内心唤了它几遍依旧没有回应,反而一阵凉风吹过,仿佛直直的从她身体中穿过,冷得苏安酒打了个颤。
      转身走到刚才路过的那辆白色大众车后面,紧盯着玻璃上模糊的身影。
      玻璃上苏安酒的影子也在看着她,过了一会对着她咧出一个笑,漆黑的瞳孔颤抖着向上翻去,直至眼睛中只剩下惨白。
      “嘻,嘻嘻嘻……”
      人影头发倏然凌乱的散开,惨白的瞳孔中慢慢流下鲜红的血,嘴角的笑容越咧越大。
      “嘻嘻!”
      苏安酒倒退一步,拽过身后的背包打开,摸到里面的符箓时顿了一下,抬头看着玻璃上的人影。
      它还在发出悦耳的笑声,瞳孔中红色的血泪却落得更快了,玻璃慢慢漫上血色。
      毫不犹豫举起手,在中指用力咬了一口。眼前一个恍惚,眼前的玻璃上模糊映着苏安酒自己的身影,额头渗着汗,脸色有些难看的样子。
      [没事吧?]系统在她面前晃了一下,[这点阴气都能让你陷入幻境,要好好修炼啊!]
      苏安酒放下举起的手,一阵冷意从身体深处漫起,让她忍不住打了个颤。
      “那个奶奶呢。”
      [已经走了。]
      苏安酒皱眉,拿出一张追踪符箓,默了一会还是收起来了。
      [不追了?]
      苏安酒摇头,看了一眼手里提着的黑袋子。
      “今天晚上它估计就要来了,之后再追也不迟。”
      走回到繁华的那条街打了车,安静的站着等待。
      原本站在苏安酒旁边的人都忍不住退开几米外,有人一边搓着胳膊一边嘀咕着大热天怎么会发冷这样的话。
      因为周围空出了一片位置,所以来的司机很快就找到了苏安酒,一路顺畅的回到阳光小区。
      把东西放好,洗了个澡后,苏安酒就开始做准备。
      房间内东南西北四方角落贴上镇压符箓,盆栽里埋上香线、狗骨头。
      系统在旁边飞来飞去看着她忙活,道,[这些东西……对付厉鬼完全没用。]
      苏安酒从柜子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露出里面一团暗红色的线。
      [咦。]系统惊讶了一下,[这个不错。]
      红线的颜色呈现一种暗沉的色,和那个老人给的麻绳差不多,但显得更加通透,而不是粘稠状的感觉。
      将红线在卧室门口缠了一圈,又绕到卫生间、窗户,将整个卧室都圈住。
      苏安酒将剩下红线塞进袖子里,想了一会,将那块槐木块和那袋青菜塞进柜子里,柜门贴上一张镇压符。
      [这些东西是你自己做的吗?]系统落到符箓面前,电子眼转了一圈,似乎在打量。
      “不,是我的一位朋友,”苏安酒坐在床边,一边咬着面包一边道,“他是真正的玄门中人,这些东西和一些小道术都是他教我的。”
      [玄门中人?]系统惊奇了一下,[现在这个时代竟然还有?]
      “据他说,不仅有,还有不少。而且最有名的四家已经存在了千年。”
      苏安酒从柜头抽了一张纸巾将指头的油擦干净,想着现在还早,就跟系统聊了起来。
      “苍青、朱堰、玄冥、白乾各居四方,引领着其它大大小小的玄门,同时还经常派门下弟子入世,处理一下各地的灵异事件。”
      苏安酒就是很久之前在一次灵异事件中和他们结识的,可惜的是他们入世只为历练,不会停留在一处地方很久,算起来也有几年未见了。
      系统的电子眼眨了一下,[哦,原来是……]
      “你认识?”
      [当然。]系统圆溜溜的身体转了转,[它们在千年前也是阳间的佼佼者,和地府合作是常有的事。]
      苏安酒哦了一声。
      [你现在竟然有空不如修练一下《悠冥录》?]
      系统一晃,一半黑色的大书出现在床上。
      她确实忘了这回事。苏安酒顿了一下,将暗黑如墨的封面打开,里面的纸张是很具有历史感的黄纸,被打开后,一个又一个黑色小字浮现在纸张上。
      “未启灵蒙,至开灵台,阴怨为力,众鬼莫言……”
      最后一个字轻声落下,黑色的小字顿时散去,化为如雾一般的气飘起,涌入苏安酒的身体中。
      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中,耳旁也听不到一丝声音。苏安酒仿佛在一刹那来到了地府。
      暗沉无光、荒凉、寂寥、阴森……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压迫感让人忍不住恐惧颤栗。
      然而只是一瞬,苏安酒回过神来眼前依旧是自己的房间。
      揉了揉太阳穴,却发现自己精神意外的好。就像炎热的盛夏时候浇了一桶冰水,全部的疲惫和混沌感都消失了。
      [啊,你终于醒了。]系统落到她面前,明明是平调的电子音却仿佛带上了一丝感慨。
      苏安酒拿过旁边的手机看了一眼,11点。也就是说她这一走神,大概走了两个多小时……
      [果然现在灵气没了,阳世人的体质也变弱了……]
      苏安酒看了看周围,眨了眨眼睛。眼前看见的景象突然清晰了不少,就好像把玻璃上的雾擦掉了一样。而且她放了槐木块和黑袋子的柜子处,可以清楚的看见有黑色的雾气渗出,流动的方向和源头,轻易的就看出来了。
      黑色的大书《幽冥录》已经消失了,大概是系统收回去了,苏安酒也没再在意,靠着床头安静的刷手机。
      “它大概什么时候来。”
      [极有可能是在凌晨,那时阳间阴气是最重的时刻,有助它力量增长。]
      “是吗……”苏安酒点开长川本地新闻的报道,看见最新的一篇时指尖停了一下,点进去。
      《某学生因补习晚上回家,路上惨遭意外!》
      文章说了大致的情况,也贴出了那个学生的图片和名字,最下面还有当地警察的联系电话,呼吁群众有线索及时提供。
      苏安酒划过屏幕上那张女生笑容如阳的图片,眼眸微垂,“张烟烟……”
      房间里没有开灯,所以十分的暗,因为不在繁华的地方,所以没有环境光照进来,楼下的路灯因为隔了六层楼所以也照不到。房间里只有一片黑暗。
      寂静中苏安酒细微的呼吸声,和指尖点在屏幕上的声音都被扩大了,传入她耳朵里,就像起了回音一样。
      苏安酒停下划都屏幕的动作,看着手机界面上分的无信号顿了一下,点开了手电筒。
      刺眼的光顿时照亮了前面一块区域,也让苏安酒不自觉的眯起眼睛,在那一瞬间,她眼角看到窗户外有一个影子闪过。
      控制住将目光和手电筒转到那边的动作,苏安酒拿起放在旁边的红线。
      [系统?]
      唤了几声后系统的声音还是没有出现,苏安酒就没有再继续,几步走到房门口灯的开关前按下,刺目的光顿时驱散了黑暗,照亮了整个房间。
      苏安酒环视了一眼房间,一切都是正常的,除了突然消失的系统。
      刚想回到床边,突然一阵水流声让苏安酒停住脚步。
      哗啦——哗啦——!
      急促的水流声是从旁边关上门的浴室中传来的,好像里面有人在洗澡,但浴室的灯并没有亮。而且……苏安酒一直是一个人住的。
      系统?它估计没有这个心思想和苏安酒玩。
      捏紧手里的线团,苏安酒向着浴室走近。里面的水还在哗啦的流着,毫不停歇。
      打开灯,关着门的浴室里面亮了,和正常一样。但里面的水还在流着。
      苏安酒握住门把手慢慢的打开了玻璃门,浴室里的景象清楚的倒映在她眼中。
      白瓷砖、洗手台上的东西、和镜子……所有的东西都一切正常。唯一不正常的是洗手台的水龙头正到最大,水流急促的冲出,甚至溅到洗手台外面,落在白瓷砖地上。
      苏安酒走过去将水龙头关上,看着湿透的洗手台皱了皱眉,拿过架子上的毛巾,抬头突然看到墙面贴着的镜子,瞳孔一缩。
      在她身后的地上,一个僵硬的女孩正躺在地上。她身上是一件简单白裙子,长发似乎细细的打理过了,扎成两个低马尾落在两边。但她的皮肤是暗青色的,隐隐还可以看见一块块的痕迹,有些地方还已经腐烂,白色的脓和血色的肉混合在一起,看起来就让人忍不住反胃。粘稠暗沉的血在她身下慢慢扩散。
      她的双手交叠在腹部,明明是一个安详的状态,但僵硬的身体让人只觉得毛骨悚然。
      而她那双睁得极大的,空洞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苏安酒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