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巷子前的女孩 ...

  •   转盘如水墨般散去,而面前的桌子上突然出现了东西,是一套折叠好的白色衣袍,上面放着一块纯黑色的令牌。
      “还有专门的制服?”苏安酒惊奇的拿起来,入手是柔顺如水一样的感觉,而且十分的凉。展开,衣袖宽大飘扬,衣摆翩决,不像传说中鬼差无常,反而像仙人。
      苏安酒发现衣领下摆处隐隐绣有花纹,仔细看去却恍惚了一瞬,什么也没看清。
      那块令牌和□□的材质看起来一样,如墨一样暗沉,摸起来凉得像冰。不过上面清晰的刻着精致的字案,看起来像咒文。
      苏安酒拿着把玩了一会,和那套衣服一起放下,“以后我就随身携带着?”
      [当然不!这些东西可以放在我空间里。]系统圆圆的身体晃了一下,面前的衣服和令牌就消失了,下一秒又出现。
      “所以,以后我就是白无常了?”苏安酒觉得有点太简单。
      [是的,不过现在你还是活人,还是无法发挥无常的真正力量。比如收拘鬼魂时,无常天生自带威压,事半功倍,这是人身做不到的。所以,要不你直接回地府吧!]
      苏安酒:“……不了,我还挺想再活几年的。”
      系统似乎有些遗憾,但也没多在意,[既然如此,平时你可以通过离魂来脱离□□,进而发挥无常真正的力量。]
      苏安酒点头表示明白。
      “叮——”
      系统圆溜溜的身体转了一圈,再次发出提示音。
      [宿主完成任职任务,任职白无常!获得功法《幽冥录》一部。]
      [开启商城板面。]
      [开启任务板面。]
      “商城?”苏安酒对于前一个倒挺好奇的。
      [商城可以购买许多道具,对于还非常弱的你来说很需要。]
      暗沉如墨的光屏自动在苏安酒面前展开,上面就像游戏里的一样划分好了类型。
      有法器、符箓、丹药、其它四类。
      [任务一样分为四类。]
      光屏上的字如水墨般淡去,不过几秒后正常凝聚,不过上面的内容变了。
      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主线——重建地府]这几个鲜红色的大字,红得像血一样,随时仿佛要流下来。
      苏安酒看着默了一下,半响才道,“你不觉得这种光屏有点吓人吗?”
      系统疑惑:[有吗?我觉得非常好啊!]
      苏安酒:“……不愧是地府系统。”
      任务一样分为四类,分别是主线、支线、触发、特殊。
      突然想起来刚才回来时的事,苏安酒点开触发任务。
      [触发任务——巷子中的怨魂。
      夜深的时候最好不要一个人行走在外面,否则会碰到……
      完成奖励:功德、随机黄品法器×1。]
      “法器还有品级?”苏安酒看着上面血色的字问道。
      [当然有!]系统看起来非常得意的转了转身体,前面屏幕上的电子眼咪起。[接下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吧!]
      于是它跟苏安酒科普了一大堆关于这些和地府的知识,还掺杂着一些奇闻异事。苏安酒一边吃饭一边时不时点头回应它的话。
      法器和符箓都有品级,最次为白,从低至高分别为,白、黄、红、紫、金。现在常见的多为白、黄两级,而法器什么的,黄级的都和古董差不多一样少。
      [宿主,不去完成任务吗!]系统看着苏安酒慢悠悠的在床上躺下,有些着急的晃了晃。
      苏安酒安详的躺下,盖好薄被。“已经快11点了,这个时间段是她最强的时候。而且没有准备好东西。”
      大晚上啥都不拿直接冲上去抓鬼?还是个怨魂?苏安酒还想再活几年。
      而且她今天兼职站了一天,实在没精力了。
      系统:[……]
      到底是新上任的,没啥能力,正常正常。系统安慰了一下自己,落在了苏安酒旁边的被子上。
      安静下来后苏安酒很快就睡着了。
      梦里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黑暗,苏安酒一直走,却仿佛只是在原地踏步。
      旁边的黑暗仿佛潜伏着什么,它睁开眼睛,怨恨的注视着她。
      有东西走到了苏安酒身后,一直跟着她。如冰一样刺骨的寒意从后面慢慢传来,一点一点爬上脊背。
      苏安酒睁开眼睛,眼前依旧是房间的天花板,窗外的天刚蒙蒙亮。
      坐起来,却发现浑身都是冷汗,就像被水浸过了一样。
      “宿主你醒了,”系统飘回在空中,绕着苏安酒转,“我们快去完成任务吧!”
      现在是5点。
      苏安酒洗澡换了一身衣服,打开衣柜,在下面的抽屉中拿出了一些东西。
      系统看着惊奇道,[原来宿主你也会抓鬼?]
      槐木块,一沓黄纸符箓,一个巴掌大小的罗盘,一把小桃木剑。
      虽然在系统看来非常的低级,但确实是有效的。
      苏安酒把这些东西放在一个背包里,淡淡的回答它,“不会。”
      她确实不会抓鬼,只是和系统说的一样,她从小就能看到它们,那么多年来,自然或多或少知道什么能对付它们,至于正经八百的抓鬼,是真的不懂。
      “这个可以放你那吗。”
      [不可以,只有地府出品的东西才能收入我空间。]
      苏安酒也没有在意,将背包背好,出门。
      希望清洁阿姨们没那么敬业。
      那个地方距离虽然不是很远,但骑上自行车也要半个多小时才到。
      当苏安酒驶进某个临界点后,突然变冷的温度让她不由得缩了一下。
      现在是6月,盛夏时节,这么冷的温度绝不寻常。
      将自行车放在一个角落,苏安酒一边拿出东西一边向昨天看到的那个东西走过去。
      现在才近6点,天还是蒙蒙亮的样子,周围一片寂静,什么声音都没有,静得诡异。
      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女孩站在路边。
      她站在路灯下,浑身却仿佛陷在阴影中。头发凌乱的垂下,遮住她的脸色。身上的白衬衫和小黑裙凌乱不堪,就像被暴力撕扯过一样。黑色的而血从她指尖、大腿间慢慢流下来,在地上形成了浅浅一滩。而且细看之下,她只有脚尖点虚虚点在地上,后脚跟凌空,根本没有碰到地面!
      顺着走近周围越来越冷,而且苏安酒隐隐闻到了一股臭味,混合着血腥,和腐烂的味道。
      苏安酒站在她面前,她依旧低垂着头,仿佛没有察觉到有人来到。
      “你好,我是来帮你的。”
      她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炸起,就像惊动了什么一样。
      眼前的女孩慢慢的抬起头,被头发挡住的脸庞暴露出来。
      她整个脸庞都是青色的,脸庞凹下,眼睛全是眼白,没有瞳孔,脖颈明显凹下去一块,扭曲不已。
      “帮我?”她呢喃着重复了一遍,声音嘶哑。恐怖的脸上扯出一个笑,周围的空气越发的阴寒。“没有人帮我,没有人来帮我!”
      她身上隐隐的红光倏然大亮,眼中流出血泪,滑过恐怖扭曲的脸庞,“没有人!我再怎么叫,都没有人!”
      [不好!]系统在旁边连忙叫道,[她要变成厉鬼了!]
      苏安酒手中拿着的符箓毫不犹豫拍在她身上,黄光爆出,将红色的光压下。
      中指点在女孩额间一抹,下一刻她就好像粘在了指尖。苏安酒直接将她塞入带来的槐木块中。
      阴冷的空气仿佛消散了一点,虽然还是有点冷,但没有了那股阴寒。
      系统急急出声,[远处有人来了!是城市清洁工。]
      苏安酒看了一眼面前的巷子,在微亮的天色中它依旧黑得仿佛处于深夜,仿佛光都被吞噬了。
      思考了一会,苏安酒还是先行离开。
      过了几分钟后,一个穿着橙色清洁工服的阿姨骑着垃圾车来到巷子前,嘴里还小声嘟囔着怎么突然变冷了
      她好像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从车上拿下扫把和垃圾桶径直走了进去。下一刻传来了凄厉的尖叫。
      ……
      “又是一起的案件!”
      穿着警服的男人站在桌子前,脸色极其不好。
      “作案手法一样,时间也差不多接近,是同一个人的概率极大。”站他旁边一样穿着警服,长发盘起的女警冷静的出声,将抱着的文件放在桌面。
      “梁队,你看一下。”
      坐在桌后的男人接过,翻看着文件沉默。
      他脸庞坚毅硬朗,上额宽厚,额眉浓密,是那种一看就让人非常有安全感的人。
      梁浩明看着文件,浓密的眉皱起。
      “死亡时间推测在十三小时前,晚上19点—21点。”女警推了一下鼻间的黑框眼镜,脸色也不是很好。“附近的监控这几天坏了,一直没人去修。”
      男警接过话,“家属已经过来认领了,死者名为张烟烟,17岁,那天是去上了补习班,猜测是回来的时候……”
      外面隐隐传来了声嘶力竭的哭声,房间内三人都沉默下来。
      “继续查,”梁浩明将文件放下,脸色坚毅。“周围那一片的监控全部看一遍,那一天经过的人都找出来。增派人力,挨家挨户排查。绝不能再让第三起发生!”
      “是。”
      “是。”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