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向晨这学期才来,在学校没有成绩排名,只有个学籍,学校干脆给他在最后一个考场里的最后面排了一个座位。钟黎就坐在他前面。

      考试的时候向晨奋笔疾书,但他刚开始做没多久,就会看到钟黎的头趴下去。

      向晨:“……”好了,我知道钟黎学习怎么样了,不用等着考试成绩出来了。

      钟黎趴在桌上,不知睡了多久,忽然醒过来,坐起来看了一眼时间,还有四十多分钟。他凝神细听,身后穿来丝丝缕缕的笔尖摩擦声。

      “你会做?”钟黎看着讲台上监考老师的反应,小声问。

      “这试卷比我以前在省六中的试卷简单了好多。”向晨说。

      钟黎微侧过头,余光瞟了一眼向晨的答题卡,最后一道压轴题写的满满当当的。钟黎没看清内容,也不会去干抄试卷的事。

      考试的最后一科安排在周天下午,考完就可以走人,不用继续上课,还可以放三天假。

      连着考了四天的试,老师也没有留作业,钟黎想了想打算回家算了。收了东西背上书包就走了,他们的学校在公园后面,去公交车站要从公园外面绕一圈,他慢悠悠的走着,丝毫不急。

      后面忽然传来喇叭声,钟黎往路边让了让,喇叭声还在响,钟黎只好再让,都快蹭到公园围墙了,喇叭声还不停。钟黎心里的火唰的就上来了,转头打算看看是什么车这么大一辆,那么宽的路不够它走。

      “哟,总算舍得回个头了呀!”向晨骑在一辆电动车上,朝钟黎喊道。

      “……你叫一声会死?非要按喇叭。”钟黎皱着眉,但唇角却隐隐有上扬的趋势。

      “哈哈,你这周回家?”向晨向晨笑的异常开心。

      “嗯,好久没回去了,回去收拾一下屋子,估计都落灰了。”

      “那你吃饭怎么办?吃泡面?”

      “也不是只能吃泡面,可以去饭馆里吃。”

      “那多费钱啊。走!爷去给你做饭吃!”

      “滚。”钟黎笑骂。

      两人聊着天走到了公交车站,向晨陪钟黎等了一会儿公交车也没来,于是向晨提议:“算了,别等了。你家住哪儿,我骑车载你回去吧。”

      钟黎看了眼公交车来的方向,想了想,对向晨笑道:“好啊。开南区公交车场,麻烦了?”

      “好嘞!客人请上车!”

      钟黎看到向晨拿出手机就没动静了,问到:“……你还不走,要等人?”

      “我……找不到路,导个航。”向晨答。
      “……好吧。”

      “要不你给我指路?”向晨转过头看着坐在自己后座的钟黎。

      “我也找不到路。”
      “你家不是住在那嘛?”
      “我都是坐公交车的,到站下车。”
      “……你也不怕丢了。”

      钟黎挑了挑眉:“我照着路线走,丢不了。”

      向晨刚好把导航打开了,哈哈一笑,电动车就飞驰出去。钟黎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一声“我靠!”紧紧抓住了向晨的衣服,一边大骂:“向晨你有病啊?!开这么快不怕被撞啊?!”

      “客人莫慌,小的专业骑车四年之久,绝不出事!”向晨的声音很快就被风吹散了,只留下细微的声音传进钟黎耳中。

      向晨说“专业骑车四年之久”的确不是吹的,他从上初中开始就自己骑车上学了。

      向晨开的快,比起公交快了一个多小时,也的确没有出事。

      钟黎是从向晨的车上慢慢蹭下来的,他显然适应不了这个开车速度,风把他的头发吹到乱蓬蓬的。

      向晨没忍住薅了一把,薅完赶紧假装是在帮钟黎理头发。

      可惜钟黎看出来了,倒也没生气,就笑着白了向晨一眼,道了声谢就要走。向晨看着他转身,忽然把人叫住问:“你是不是还要在这坐车?”

      钟黎回头:“不用啊,我家从这过去就到了。”说着抬起手指向公交车站旁边的一个路口。

      向晨顺着钟黎的手望去,一时走了神:“啊,这样啊。”

      钟黎“嗯”了一声,道了别再次转身。忽然听到向晨吊儿郎当的声音:“唉,我大老远送你回家,你不请我去你家坐坐?”

      钟黎:“……”

      “吊儿郎当”是真的,“大老远”也是真的,向晨现在往家里赶,最快也要十点才能到家,他还没吃饭呢。

      钟黎还是把向晨带回家里了。

      他家住的挺偏,但边上有个小区,地段还算不错。房屋样式很老,应该有好几十年了,一边是住房,一边是仓库。住房和仓库中间一路拉了好多条铁丝,用来晾衣服的。住这的人也是几十年前的质朴,什么都望外面晾,床单被套没什么,女士内衣就很吓人了。

      但向晨面不改色,跟着钟黎走到最里面,上楼,开门,进屋,开灯。

      “还真没人啊。”向晨随口说了一句,钟黎就回了个“嗯”。

      钟黎家是两室一厅的。很干净,这倒是出乎向晨意料,一般来说男生常年一个人住,家里会乱的一塌糊涂。不过转念一想,钟黎平时就挺好干净的。

      “几点了,我肚子饿了,该吃晚饭了吧。”向晨坐到钟黎旁边的沙发上,笑的贱兮兮的。

      “家里只有泡面……唉?你不是说给我做饭来着嘛,去。”钟黎抬手指向厨房的方向,看着向晨。

      “我就开个玩笑,我不会做饭啊。”向晨挠了挠头,尬笑着。

      “那就吃泡面。”钟黎发话。
      “我不想吃泡面啊!”向晨哀嚎。

      最后钟黎也只好带着向晨出去吃了。路上有很多饭馆子,钟黎连眼都没抬一下,反倒是去了一处很不起眼的小馆子里。

      没有门头,就只有一扇铁门开着。店面也不大,里面就五张桌子,还有两张是拼在一起的。但人还不少。

      向晨跟着钟黎进了门,发现里面的天花板都矮的不行,向晨感觉自己跳一跳就能撞到头啊。

      “老板娘!”钟黎对着厨房里叫了一声,笑的比向晨见过的每一次笑容都要灿烂。

      “唉?小黎?你怎么来了,放假了?”里面传出了一道尖锐的中年妇女的声音,很有穿透力。

      “嗯,期中考试考完了学校放三天假。”钟黎答。

      “啊,那到挺好。来找我玩儿啊?等等啊,我把这菜做完哈。”妇女的声音带着很浓烈的高兴的情绪。

      “好!还要麻烦你再炒两道菜了,我带了朋友来吃饭。”
      “啊?带了朋友?那感情好呀,你还是吃土豆肉丝盖饭是吧?你朋友要啥呀?”

      钟黎手肘拐了拐边上的向晨:“吃什么?”

      向晨想了想,好像也没有特别想吃的,就说了句:“跟你一样吧。”

      “老板娘!他说和我一样!”
      “好嘞!等着!”

      向晨跟着钟黎坐到边上那一桌上,问道:“你和这老板娘关系还挺好啊。”

      钟黎从包里掏出钱,数好数目理好了放在另一个包里,答到:“嗯,这老板娘的丈夫去的早,儿子又不孝顺。现在也是孤身一人的,就和我亲近。”

      “这样啊……”向晨坐在钟黎对面,盯着钟黎的脸看。

      钟黎被盯得烦了,皱着眉抬起头:“你看什么?”

      向晨嘻嘻笑道:“我发现你模样还挺好看的,就是不笑的时候看上去很难相处。”

      钟黎哼笑一声,玩笑地问:“那笑起来呢?”

      “还挺温柔。”向晨似乎刻意压了声音,这句话在嘈杂的环境下钻进了钟黎的耳中,也只钻进了钟黎的耳中,莫名一阵缱绻。

      钟黎的耳朵瞬间就红了,他和向晨对视了几秒钟的时间,忽然慌乱的站起来一边结结巴巴的说着:“筷子呢……筷子放哪了?”

      眼看钟黎就要离开座位了,向晨赶紧伸手抓住钟黎的手腕把人拉了回来:“不是就在这吗?你要跑哪儿去拿?”

      说着,向晨把手伸向放在桌子内侧的筷筒。钟黎呆愣愣接过向晨递来的筷子捏在手里。

      钟黎低着头不看向晨,但向晨却仍盯着钟黎。看不见脸,就看他头顶的发旋。

      “小黎,以前没见你带人来吃过饭呀,关系应该不错吧?”老板娘把盖饭放在两人面前,拖过凳子坐到钟黎边上。

      “嗯,还行。”钟黎把饭和菜拌开,回道。

      “还行?哈哈哈哈,好好好,你们慢慢吃,我去干活儿了。”说着,那老板娘站了起来,钟黎把她拉住将钱塞进老板娘的手里,那老板娘也不推阻,坦然收下之后就去干活儿了。

      “你以前没有带人来这吃过饭?”向晨拿着筷子,问钟黎。

      “嗯,怎么?不行?”

      好像有些炸毛啊。向晨这样想着,一边说:“行行行,当然行。”

      钟黎这次吃的非常慢,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回了住处。向晨拍拍肚子做好了骑夜车回家的准备,结果钟黎一句:“你现在走几点能到家”让向晨玩心忽起。

      “估计得半夜了吧,不然……客人您收留收留小的?”向晨笑嘻嘻看着钟黎说道。

      谁知钟黎考虑了一下真就答应了。还收拾了一间卧室出来给向晨睡。

      这间卧室似乎不睡人,钟黎收拾的时候向晨发现上面盖着块盖布,钟黎收下来抖了抖,霎时间满天的灰尘。

      在这睡了一晚,第二天向晨起来的时候钟黎还在睡。他把钟黎放在茶几上上的钥匙拿上出门买了个早饭,回来的时候钟黎还没醒。向晨把钟黎那份放着自己吃了自己的那份,又看了会儿电视,十点多的时候钟黎的房门终于打开了。

      向晨看钟黎揉着眼睛走出来,还穿着一件浅蓝色的睡衣。

      “你这件睡衣和我的床颜色好搭呀。”向晨嘴贱了。

      嘴贱的后果就是收到钟黎的一个大白眼以及一个毅然决然回去换衣服的背影。

      换完衣服出来刚要拿起桌上豆浆油条就听到向晨一声呵斥:“唉!凉了还吃什么吃,放下!”

      “我靠!你买来了不给我吃?”钟黎带着一脸震惊瞪着向晨。

      向晨一把抓过桌上的早饭:“我有说不给你吃吗?我是说凉了热一热再吃!”

      “吃点凉的又不会死,还热一热,麻烦。”钟黎语气弱下去了。

      眼看钟黎又要去拿自己手里凉了的早饭,向晨赶忙跑进厨房,还留下一句:“你多吃几次看你死的早不早就是了。”

      向晨动作挺快,没一会儿就端着碗回来了。把碗往钟黎面前一放,气势汹汹的说:“饭都要人热好了端来,你敢不敢再懒点儿?”

      “敢啊!为什么不敢?”钟黎也说的理直气壮。

      钟黎吃了饭,坐在沙发上想找个电影电视剧什么都看看,但总也对不上口味。正感焦躁的时候隐约听到向晨在哼歌,向晨声线本就低沉又温柔,这歌的旋律也舒缓,瞬间就把钟黎的焦躁安抚下来了。

      “什么歌?还挺好听。”钟黎顺口问了一句。

      “好听吧,我自己写的。”向晨声音带着自豪。
      “你还会写歌?”
      “当然会啊,我从小就学钢琴,乐谱会看也会写。”

      钟黎震惊,他以为向晨就是喜欢音乐转学来的,哪知道人早就在学着了。

      “有歌词吗?”钟黎忽然想听向晨把这首歌唱出来。

      “没有,词写不出来。”向晨挑挑眉回答道。

      钟黎不免有些惋惜了:“那真是可惜了,如果有词一定是一首好歌。”

      可向晨眼眸一转,主意一下就上来了:“要不我把词格给你,你帮我写?”

      “哈?”钟黎懵了。

      向晨这话还真不是说说的,当场就把谱子抄了一份,画出词格拿给钟黎。钟黎迷迷瞪瞪的就把谱子收下了。

      之后向晨点了份外卖,吃了午饭之后才走的。

      而钟黎……正拿着那份画着词格的曲谱挠头,还真就打算帮向晨把词写了。

      可能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关系已经越来越近了。

      假期还有两天,没有作业,在家练声又怕吵到邻居,闲下来就写写词,背背书什么的。

      咚咚咚——

      敲门声忽然响起来,钟黎开了门,严儀正抱着一大堆书站在门口。眼看那些书就要撒在地上了,钟黎伸手扶了一把,把大部分都抱过来给严儀让了个过道。

      “你这是在干嘛?这么多书,我这不是买纸的地方。”钟黎走进家门把抱在怀里的书放到地上,无奈道。

      “不是!我那个熊孩子表弟要来我家,我先把书放你这,不然他又给我弄坏了,之前他把我小说泡水里的事儿我现在还心有余悸。”严儀清亮的声音响起,跟着钟黎一起进了房门。

      “那可真可怕。”钟黎的声音平淡无波,显然是在敷衍。

      严儀把书放下之后,直起腰好像忽然响起什么,问钟黎:“唉对了,今天早上我收书的时候听到你家里有人走动的声音,我还以为你醒了,可一看时间才七点半多点,你赶紧看看有没有丢东西,别是糟了贼。”

      严儀其实就住在钟黎楼下,说起来两人缘分还真是不浅,本来都搬了家各是各的了,没想到最后居然又成了邻里。

      “不是,那是向晨。”钟黎说。
      “向晨?总来看你上课那个?”
      “嗯。”
      “我去?你把人带家里来了?”
      “我里个乖乖,您可别吓我,小学三年级之后就没见你对谁有个好脸,现在居然还把人带回家?”
      “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等等,他在你家睡了一晚上?”
      “嗯。”
      “……”

      严儀忽然的安静让钟黎疑惑起来,他看了眼严儀,问:“怎么了?”

      “没怎么,我受到的打击有点大,我回去了,我得缓缓。”
      “……神经病。”

      是啊,我以前从来不带人回家的。钟黎想。

      严儀家表弟是真的熊,楼底下敲得乒乓响,钟黎被吵的心烦。眼前写了一半的词变的不香了。干脆跑出去瞎溜达,实在是无聊了,发了条消息问了严儀一声:“你家那熊孩子什么时候走?”

      儀:【不知道啊!得看他妈!】

      钟黎:“……”

      忽然羡慕上班的人。

      天快黑了钟黎才回家,楼下虽然没有一直闹腾了,但突如其来的如同地震一样的声响更吓人了。不过还好,九点多那熊孩子就走了,并没有对钟黎造成大的困扰。

      之后一天钟黎待在家里安安静静的把词格写完又把那篇《荷塘月色》背完,下午就回了学校。

      一打开宿舍门就看到向晨坐在床上刷手机。再看到向晨身后的深蓝色床铺,那句“你这件睡衣和我的床颜色好搭呀。”开始在脑子里晃荡。

      ……妈的,我要重新买一套睡衣。钟黎红着耳朵,在心里叫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