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钟黎:“可能会死。”
      向晨:“这么可怕吗?”

      没人在乎这个故事到底是怎样的,但这个小品却莫名的在钟黎和向晨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向晨这辈子都忘不掉钟黎的那个眼神和那里面让人心惊胆寒的情绪。

      下课之后两人一起去食堂吃饭,向晨想起严儀和钟黎的关系,忍不住问:“严儀是你对象?”

      钟黎抬起头看向晨,挑了挑眉,脸上的疑惑显而易见。

      向晨说:“我看你和她关系挺好的,上着课还聊天。”

      “不是,她算是我发小吧。幼儿园小学都在一个学校,以前还住在我家对门,后来拆迁搬家了,三年没有联系,谁知道来了这个学校居然见到了。”钟黎的语气明显很无奈。

      向晨倒是莫名的高兴起来:“哦,她是中专的?”

      “嗯。”钟黎答。

      后来几天,钟黎依旧会在早上的时候赖床。向晨都趁着钟黎醒过来之前出去,免得钟黎又害羞。

      上文化课的时候钟黎就睡觉,向晨好几次被老师点名都是让他把钟黎叫醒,从一开始的敲敲桌角到后面直接拍钟黎的背或者推一推他。向晨没有文化课的时候会跑到钟黎那里去,但没有再进去,生怕姜静又把自己弄上去演小品,就躲在教室外面看。

      教室面向走廊的那一边都是透明的玻璃窗,向晨往走廊里一站就能把教室里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有几次钟黎还借口上厕所跑出来和向晨聊天,有时候还让向晨帮忙去学校的小卖铺买吃的。

      向晨也和班里的同学打成一片,不到两个星期就差不多把班里的人记得差不多了。

      钟黎确实不好相处,有时候向晨把他惹急了他甩头就走,怼起人来也毫不留情。但向晨脾气好得很,怎么说他都不会生气,就算钟黎甩头走人向晨还会跑过去哄。

      也正是这样的朝夕相处让向晨发现了好多钟黎不为人知的小爱好。

      钟黎似乎特别喜欢吃糖,向晨看到了无数次他吃糖了,还吃的都是同一种。那糖是很小的一颗,糖纸还挺好看,外面是磨砂的质感,有两种颜色拼在一起中间是渐变的,看上去还挺高级的样子。关键是都不知道钟黎从哪来的,向晨之前去学校的小卖铺看过都没找到。

      中午,两人吃了饭朝宿舍走。向晨看了钟黎一眼。

      得,又在吃糖了。

      “你这些糖到底哪来的?这么多,我之前去看了学校小卖铺也没找到啊。”向晨实在是忍不住问钟黎。

      钟黎走在向晨旁边,闻言转头看向晨。向晨比他高出了大半个头,钟黎要微微抬头才能看清向晨:“我自己带的,在我初中门口的小卖铺买的,怎么了?”

      说着钟黎从上衣包里掏出来两颗糖递给向晨,向晨看了看,接过来剥出一颗送进嘴里,突然嘴欠:“就两颗啊,也太小气了吧。”

      向晨故意把字音拖长了,听着像个无赖。倒是把钟黎逗笑了:“两颗啊,不少了,我身上就剩下这两颗了,别的都被我吃完了。”

      向晨最后一句没听清,他听到那句“我身上就剩下这两颗”的时候,心头突然一紧,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之后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也不尴尬,就这么回了宿舍。一进宿舍钟黎就从床上下抱出来一个箱子,透明的,不大不小刚刚好的大小。放在桌上把盖子打开,里面全是钟黎吃的那种糖。

      “我去,这么多?!”向晨有些惊讶,他只知道钟黎喜欢吃糖,还真猜不到钟黎会藏这么多,还放在床上。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像小动物快到冬天在存储食物了。

      “其实这还算好了。”钟黎说完,把一直关着的床帘拉开,他床上靠墙的位置放着一排他装糖的那种小箱子。

      向晨大概能看到里面装的几乎都是吃的。

      “你……拿这么多干嘛,我们就在学校待一个星期,周末就回家了。”向晨问。
      “我不怎么回去,一般周末都留校的。”钟黎答。

      转念一想,确实,之前周五的时候他一下课就走了,他一直以为钟黎早走了。

      “你周五几点下课啊?”向晨忽然反应过来,每个专业下课时间都不一样啊。

      “走读生五点就能走了,但我是住校的,要上到六点。”钟黎从小箱子里抓出来一大把糖放在桌上,把那箱子放回原处,在床边坐下。

      向晨无语:“还带这样的?”

      钟黎:“不然呢。”

      向晨:“那你为什么不回家,你家很远?”

      钟黎:“不远,坐公交其实两个小时就到了,只是我家里没人,我又不会买菜做饭,回去也就是吃泡面,还不如在学校待着,还有饭吃。”

      向晨:“你家里没人?”

      “我爸妈……忙着工作。”钟黎犹豫了一下,向晨忽然想起刚来的时候钟黎坐在窗边的样子。

      “其实我家里也不怎么有人在,不过我总觉得在家里待着总比在学校待着舒服。”向晨说。

      钟黎“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啊……唉我看看你都带了些什么好吃的。”向晨也不知道的该说什么,就随便找了个话题。

      钟黎还真把那一排的小箱子抱出来。里面的确大多数吃的,还有两个放了有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什么都有。向晨在里面翻出来了多少奇葩东西,牛皮纸的信封、衣服扣子,连玉手镯的碎片都有。

      “这些是什么啊?”向晨问。
      “没什么,不想扔,就一直留着了。”
      “舍不得扔?”
      “就是……不想扔。”

      向晨笑了,明明就是舍不得扔。看着那些东西,大多都已经发黄了,应该是很久远了,说不定是承载着钟黎童年记忆的东西,忽然又觉得这人好生念旧。留着小时候的物件舍不得扔,又觉得好生可爱。

      钟黎现在正拿着一个一个毛线织成的蝴蝶结胸针,浅蓝色的,还挺可爱。外面的天色已是黄昏,昏黄的光线照进来,钟黎发色偏黄,发丝细软,看着毛绒绒的。

      “想rua”向晨脑子里只剩下这么个念头,伸出手,在钟黎的脑袋上薅了两把。

      钟黎震惊的抬起头,那怔愣的表情投在向晨眼里之后,向晨立马收手。

      “呃,啊……那什么,你头发好软……不是!”

      向晨手足无措,无地自容。

      这次好像确实过分了,是个男的都不喜欢被摸头吧,万一他要打人怎么办?算了,挨着吧。

      钟黎呆住了,傻愣愣的转头把箱子收起来抓了颗刚才放在桌上的糖塞进嘴里。这个角度向晨刚好可以看到钟黎通红的耳垂。

      居然没有生气吗?

      向晨本来已经做好被收拾的准备了,看钟黎这个反应,心里莫名的窃喜。钟黎的小动作落到向晨眼里,向晨心里再一次冒出了那个危险的念头:想rua

      但还好向晨这次没有犯傻,要是再摸一次钟黎说不定就炸了,那时候就真的有可能会打人了。

      钟黎没说话,向晨也不好意思说。两个人都沉默着,钟黎不知道在想什么,向晨总甩不掉摸钟黎头发的触感。

      一直到向晨的闹铃响了,才压下这尴尬的气氛。

      向晨:“走吧,上课了。”

      今天是周四,下午上文化课,钟黎又跑到教室里发呆。

      下午第二节课永远是最困的,不仅钟黎睡着了,班上的人也睡倒了一大片。

      这节是地理课,老师一开始还不想管,到了后面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都醒醒!都醒醒!你们中午不睡午觉吗?!”

      不知道是谁接了一句:“中午不忙着玩儿游戏睡什么觉啊!”

      地理老师脾气很温和,听了这话倒也不生气,反倒笑了:“中午还是要睡一下的,不然你们下午的课没法上的。唉唉,那两个怎么还睡着?同学,叫一叫。”

      向晨反应过来老师正看着这边,转头看到只看到了钟黎的后脑勺对着自己,睡得香甜。

      嗯?等等,两个?

      回头一看,坐在他后面的何陆也睡死了。

      向晨:“……”

      “帮忙把他们叫醒一下。”老师再一次说话。

      向晨也没法了,把桌上的书卷起来就朝何陆头上招呼。打的也不重,但声音倒是大得很。

      何陆迷迷糊糊抬起头,就看到向晨把书放回原处,把手搭在钟黎背上轻轻推了推,还凑到钟黎边上说了什么,叫醒方式及其温柔。

      何陆:“……”

      “卧槽!向晨你区别对待啊!”
      “向晨!你良心过得去吗?!”

      班里不少人都开始起哄,在喧闹声中钟黎皱着眉抬起头,脸色极差,回头看了一眼班上闹腾的人,瞬间安静了。

      向晨:“???”

      这么牛逼,看一眼就都不敢说话了?

      “我去,你这么厉害的!?”向晨震惊。

      “没有,我以前趴着睡觉,一个傻逼一直嚷嚷,我拿书把他砸了,也没伤到人,但是那之后他们好像就有些怕我。”钟黎揉着眼睛说到。

      向晨: “……”

      肯定不止拿书砸人,不然也不会让人这一个班的人怕他。

      班里安静了,老师继续上课,还是有人在打瞌睡,实在是叫不醒没办法了。

      向晨也昏昏欲睡的,迷迷糊糊想起钟黎和他说以前的事的样子,之前好像钟黎从来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啊……

      向晨忽然清醒了,去看钟黎。他又趴下了,还是一个后脑勺对着向晨,又睡着了。

      向晨干脆也趴下了,看着钟黎的后脑勺发呆,大脑一片空白,胸口却像堵着什么一样,难受得紧。

      周五
      向晨下午上完钢琴课,跑到七楼影视表演的教室看了一眼,老师虽然在,但学生稀稀拉拉的在教室里,没有上课应该是课程上完了在自由练习。钟黎面朝着镜子。向晨从镜子里看去,钟黎手里拿着一张纸,应该是在背书。

      钟黎刚好抬起头,看到向晨在外面朝里招手,一跳一跳的,像个傻子。

      钟黎看了一眼姜静,理了理衣服,面无表情,若无其事,淡定如斯的走了过去,打开了一扇窗子。

      “你怎么来了,还不回去?”影视班的教室其实和舞蹈教室是一样的,有镜子也有把杆,把杆窗子下面就有一条。钟黎趴在杆上,问向晨。

      “反正今天周五,晚点走没事儿,干脆过来看一眼。你在背书?”向晨说。
      “嗯。”
      “我看看,背的什么?”
      “荷塘月色,朱自清的散文。”
      “你们还要背散文?”
      “我们要背的多了去了。”
      “来,背给我听听。”

      向晨语气轻挑,听着像是在调戏钟黎一样。

      “那你听着呗。”钟黎真就背起书来,身子站的笔直,气息平稳,节奏适中,情感饱满,连神情都隐隐透着哀伤。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我就背到了这,后面还没开始背呢。”

      果然是受到姜静重视的学生,将朱自清多愁善感的文风表现的淋漓尽致。向晨听完,心里也开始忧愁起来。

      “那倒是不剩多少了,这个作业什么时候查?”
      “下周五。”
      “别背了,歇会儿吧,猜猜我带了什么?”

      向晨虽然让钟黎猜,却没有真的等他猜,从兜里捞出两颗糖,就是钟黎之前吃的那种,递到钟黎手里,笑得灿烂。

      钟黎看了看手里的糖,又去看笑得灿烂的向晨,也笑了。他很少笑,向晨几乎没有见过他笑,更别说这眼睛都弯了的笑。

      向晨眼里的笑意渐渐淡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温柔。

      钟黎一抬起头就看到向晨眼里的温柔,收起脸上的笑意,泯着唇。剥开糖纸拿出里面包着的糖果塞进嘴。

      钟黎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向晨对自己和对别人不太一样,这种不一样让钟黎很舒服,但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有些让人窒息。

      嘴里的糖化开,甜味在口中弥漫。窗外的夕阳余晖撒进来,钟黎惬意的眯起眼睛,上半身依在把杆上,躲在向晨投下的阴影里,忽然觉得有些犯困。迷迷糊糊的,只知道糖化完了再剥一颗,两颗都吃完了就这么趴着。

      好在姜静对钟黎向来信任,知道他会背书,看见了也没有管。不然肯定要骂人了。

      钟黎就这么趴到了下课,去食堂的时候向晨跟着去了,一起吃了饭才走的。

      两人就保持着这样的相处模式,钟黎依旧赖床,但向晨不再避开,反倒会时不时的笑笑他。钟黎从一开始的恼羞到后来随他笑话,向晨练琴的时候钟黎跟着,钟黎上课的时候向晨没课就去看。钟黎发现向晨练琴只会在同一间琴房,他问向晨:“为什么你只在21号琴房练琴?”

      但钟黎没想到向晨会反问他:“那琴房有号?”
      “有啊,呐。”

      向晨顺着钟黎的手指看过去。门的颜色本来就深,房号还是用黑色的墨印的,向晨从开学到现在都有没看到。

      “你不会一直都没看到吧?”钟黎问。
      “我还真没看到。”

      钟黎笑起来:“你也是厉害。”

      最近钟黎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向晨想到就开心,说:“他们这门号用这种颜色的墨印就不合理!怎么能怪我?”

      “行行行,不怪你,怪学校。”钟黎的语气虽然敷衍,但表情却隐隐透着一丝的宠溺。

      “本来就不怪我!在这间琴房是因为只有这间琴房的琴音最准。”向晨说。

      话题突然转换让钟黎一下没反应过来,嗯了一声没有说话了。

      结果下周一回来就被通知这周五要期中考。钟黎突然想起来自己都不知道向晨的成绩,第一次开始期待考试了。

      殊不知向晨也这么想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