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两人吃完饭,向晨去了琴房,钟黎留在宿舍里熟悉迎新晚会小品的剧本,没一会儿天就黑了。

      钟黎坐在窗边,月光照进来映在钟黎的半边侧脸上,给他的面容轮廓度上了一层光晕。他的脸部曲线很明显,明明是很柔和的一张脸,看上去却有些冷淡疏离。向晨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钟黎带着的蓝牙耳机闪着蓝光,他好像没有听到动静。向晨盯着他并不清晰的轮廓端详许久。

      “听他们说钟黎平时很难相处,只看脸确实是这样,可心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比如现在。”向晨这样想着,眼里钟黎的样子逐渐模糊,思绪开始飞远。

      “喂!你干嘛呢?”钟黎的声音突然响起,向晨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才发现钟黎转过头看着自己,整张脸逆光隐在黑暗里,看不清神情,只能听到声音,感觉满满的都是“你有病?”

      “怎么不开灯?”这么说着,向晨用手去摸墙上的开关,摁了两下灯也没开。

      “宿舍十点就熄灯了,你看看现在几点了。”钟黎的声音还是那样让人有些火大。疏离的,这次甚至带上了讽刺。

      向晨嘶了一声,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房间被照亮的瞬间,向晨看到钟黎眼里闪过了一丝光亮,像是泪光。

      “你……你在听什么?”向晨差点脱口问他怎么了,但转念一想在钟黎的眼里他们可能根本就不熟,那就算有什么事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向晨抓了抓头发,往钟黎那走,这次他看到了,看的很清楚,钟黎很快地把头转过去擦眼睛。

      向晨皱了皱眉,他哭了?可刚刚说话还好好的。

      “在听歌吗?分享一下呗,我听听看我听没听过。”向晨说。

      钟黎把耳机拿下来,装起来两三下塞到枕头底下,一边说了句“没听过。”

      向晨:“……噢。”

      “睡了。”钟黎一下滚上床,裹上被子,只露出了一颗毛绒绒黑乎乎的脑袋。

      “你已经洗完漱了?”向晨没话找话。
      钟黎识破了他的没话找话:“废话。”
      “……我去洗漱。”
      “那你去啊,你小孩儿啊,要我帮你。”
      “……”

      向晨:???刚刚还可怜兮兮的现在怎么这么欠揍?为什么反差这么大?!

      洗完漱,向晨裹着自己深蓝色的被子,面朝钟黎那边,可钟黎背对着他。他就盯着钟黎露出来的半个脑袋发呆,过了不知多久,他才睡着。

      早晨
      叮铃铃铃铃铃——

      向晨被突然响起的闹钟惊醒,转头一看钟黎还保持着昨晚睡着前的姿势,难道他晚上睡觉连动都不动的?

      然后向晨看到钟黎慢慢伸出手把闹钟关了。

      向晨以为他要起床了,就爬起来穿上衣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才六点多。

      学校的上课时间是早上八点,这个点起是不是有点早了?

      向晨很疑惑,他起这么早干嘛?难不成他还晨跑?

      但是向晨失算了,他去洗漱回来后,钟黎还在床上躺着,连姿势都没换,还是只露这那颗脑袋,似乎刚才的闹钟根本没有响过。

      叮铃铃铃铃铃——

      向晨再次被吓到,他看向睡的昏沉的钟黎,再次以为他要起了,结果还是伸出来一只手关掉了闹钟。

      向晨:“……?”

      再过十分钟,同样的闹铃同样的动作,再次上演,一直到七点过十分,钟黎才迷迷糊糊坐起来,甚至还闭着眼睛。他似乎还没醒,坐了好久,闹钟也响了好久,等钟黎睁开眼睛的时候,抬手关了那闹钟,向晨的耳朵才消停了会儿。

      “那个……需要我出去吗?”向晨问。
      “我靠!”钟黎似乎是忘了宿舍里有第二个人,被吓了一跳。

      “不……不用,没事。”钟黎傻了,睡蒙了的结果。

      “啊,嗯噗……”向晨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以为钟黎会生气,已经做好了道歉的准备了,但是他亲眼看着钟黎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叠被子。整个过程耳朵烧的通红,连脖颈也是红的,从白皙的肤色里透出来。一直到钟黎拿冷水冲了把脸才慢慢回到原来的肤色。

      向晨一时之间哭笑不得,他更加搞不懂钟黎了。平时看着脾气挺臭,背地里居然赖床,被撞破了还害羞!

      向晨去了食堂买早点,钟黎没去,向晨想了想帮他带了一杯豆浆。

      “给我?”钟黎错愕的问,
      向晨答:“是啊,不吃早餐对胃不好,还热乎呢,赶紧喝啊。”

      钟黎垂下头,把热乎乎的豆浆捧在手里捂着,声音闷闷的:“我把钱转你吧。”

      向晨听他声音里有些不对劲的情绪,又不知道为个啥,一时有些慌神,急忙说:“不用了不用了,才一块五又没多少。”

      钟黎的睫毛很长,有些微翘,这么垂着眼显得可怜兮兮的,向晨看的心头一颤。钟黎泯了泯唇,含糊的说了声“谢谢。”

      “唉,没事。”向晨看出钟黎似乎藏着心事。

      他们普高生的文化科只有周二和周四上一整天,其他时候只有早上有文化课,下午上的都是专业课。

      今天周一,钟黎下午的专业课排的是形体和声乐。但音乐班的钢琴和声乐都是一对三的上,所以每个人一周可能只会拍到一两节课节课,清闲得很。

      向晨的课排在周三下午两点到三点和周五的下午四点半到五点半。

      钟黎下午就去上专业课了,向晨找不到事干去了之前那间琴房练琴。

      向晨练了两个多小时手指酸痛,也不练了,回去的时候一瞥眼在另一间琴房了看到了钟黎。

      他在上声乐课,站的很直,老师坐在钢琴后面弹琴,钟黎跟着琴声唱歌,是很有年代感的经典歌曲。

      ……不是这个年纪的少年能欣赏的。

      但被钟黎唱出来居然也没那么难听了,向晨站在外面听了一会儿,等钟黎出来之后两人一起去吃了晚饭,之后钟黎还要去表演教室排练迎新晚会的小品,向晨也没什么事就跑去吃瓜了。

      小品讲的是新生入学受到帮助的故事,钟黎演的是被骗的新生。小品还有配乐,有一个人坐在电脑边上配乐,总是发愣,好几次老师让他停音乐他都在发呆,这时候教室里就会响起姜静愤怒的声音:“王浩凯!你再给我发呆试试,表演当天你要是给我搞砸了我扒了你的皮我告诉你!”

      向晨第一眼看到这个老师的时候,觉得这老师应该很温柔。姜静长的漂亮,毕竟是影视表演出身的,来的时候又是笑着的。但现在向晨只觉得自己快傻了,为什么反差可以这么大。

      不过,虽然那什么王浩凯总被骂,他该发呆还是发呆,实在是没救了。

      一开始都是拿着剧本对词走场,对了几遍钟黎基本记住了自己的词,大多数时候都不用看剧本就能把词对上。

      影视专业本就冷门,所以学生很少,整个学校的影视表演的学生加起来都不过三十个人,所以影视表演各年级的学生都是一起上的课。不过这个小品不是上课的内容,所以只有几个演员和后勤在这,人更少了。

      姜静经常挑几个演员的毛病,对另外两个人倒是和颜悦色,一到钟黎和严儀就开始发飙了,能看出来他对钟黎和严儀非常严格。钟黎和严儀的关系似乎不错,一闲下来两人就开始聊天。

      之后的几天,钟黎吃了晚饭都会来着排练,向晨也时不时会来看看,一直到一周后,迎新晚会的开始。

      向晨虽然也是新来的,但他是转学到高二的,迎新晚会里的“新”并不包括他,所以他就在教室,大多数人都去表演节目了没法上课,老师就让他们上自习。

      就在他拿着练习册认真刷题的时候,钟黎突然跑进教室,和坐在讲台上的老师说了什么,往下面环视一周之后视线停在了向晨身上,立马跑下来抓着向晨的衣袖匆匆忙忙说了声“走”就拽着向晨往外面跑。

      “我去!你是不是要演小品吗?!”向晨被他这一顿操作弄懵了。
      “王浩凯迟到了!你会弄电脑吗?帮个忙!”
      “哈?!”

      向晨稀里糊涂被拽到了演播厅后台,又被稀里糊涂的按在了电脑前,稀里糊涂的听人家说了一大堆然后帮着放配乐,小品演了一半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那天帮忙放配乐的王浩凯人找不着了,老师情急之下叫了钟黎去找人帮忙,但钟黎好像在班里只和自己熟些,就被他拉来了。

      迎新晚会散场之后王浩凯才赶过来,还背这书包,似乎是跑来的,气喘吁吁的。

      姜静看到一他就开骂了,好几次提到钟黎和向晨的名字,其实也就是说“要不是钟黎及时找到人”或者“还好向晨靠谱”这么几句。向晨在一边听的胆战心惊,钟黎该收东西收东西,该换衣服换衣服,淡定如斯。

      向晨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专业老师一直都这么可怕吗?”
      钟黎正在帮着搬道具:“一直这样,不过教是真的教的好,好歹是表演专业省第一考出来的。”

      道具有些重,钟黎一个人搬不动,向晨帮了把手,一边说:“这学校的专业很强啊。”

      钟黎没再说话。

      的确很强,国家公办的艺术学校,要是高中,怎么也是个二级完中了。

      总体来说这个迎新晚会还算顺利,向晨也成功进入了姜静的视线,好几次被她拉着说“来影视班你会更有前途”吧啦吧啦,其实就是看向晨看对眼了想把他撬来,可惜向晨并无此意。但姜静并不想放弃,经常让向晨上课来旁听。

      比如现在,向晨坐在钟黎边上,看着他们回作业。

      影视班的作业其实就是背书,大篇大篇的背,高一的还好,高二的一背就是几千字的散文,还要求有感情的背。

      能看出姜静似乎有些区别对待,有的人上去大多是背的顺溜声音气息到位就行,而严儀还有钟黎就不一样了,一上去就是一通指导哪里感情不到位,哪里要抑哪里要扬都讲得清清楚楚。

      向晨开始觉得这老师有些偏心,后来钟黎和他解释了,“播音主持与影视表演”这个专业是讲天赋的,有的人天生感受力强,有的人就不行,如果太严的话可能会起反作用。姜静就很能把握分寸,每个人该有多高的要求都是最好的程度。不会太难让人做不到感觉厌烦,也不会太简单让人松懈。

      “钟黎,难得看你和谁走的近啊,介绍介绍?”严儀的声音传到向晨耳朵里,女孩子声音挺好听,不过是和钟黎说的,估计她自己都没发现音量没控制好,被向晨听到了。

      “我和他走的很近?”钟黎的声音带着疑惑。

      “……不近吗?你最近上课好几次都是和他一起上来的,还坐你旁边了!”严儀的声音带着震惊。

      “就是啊,我俩都这样了,走的还不近啊?”向晨的声音带着戏谑。

      钟黎:“……”
      严儀:“……你听得见?”
      向晨:“你那么大声我当然听得见。”
      严儀:“我声音大吗?”
      向晨:“大,你说呢,钟黎。”
      钟黎:“……不知道。”

      “下一组是哪几个?”姜静问。

      他们这节课在做即兴小品练习,姜静给一个题目,老生带着新生演。钟黎带了一个小姑娘,没记住叫什么,是个小个子,长的还挺清秀的。

      “好像是你们组。”严儀拐了拐钟黎提醒他。
      “好,知道了。”钟黎声音很平静。

      钟黎和那个小姑娘一起站到教室中间,开始搭景。

      这时候姜静突然叫停,钟黎疑惑地抬起头。

      “先等一下,把那个男生……叫什么?向晨,把他带上。”

      向晨:“???”

      “坐一起商量一下去。”姜静的想法突如其来。

      严儀眼睁睁看着钟黎搭景搭一半被叫停,随后脸一黑把搭景道具放在那抓着向晨的衣服去商量小品。

      下有钟黎没法处,上有静姐不好惹。

      影视班到底糟了什么罪啊!!

      “那么,怎么演?”钟黎面色不悦,吓得新来的小姑娘不敢说话,向晨喏喏开口:“只有你有经验啊,我们……”

      “啧,这样吧。”钟黎的不耐烦显而易见。

      姜静让三人上台的时候,钟黎甚至还没有交待完剧情。向晨则亲眼看到钟黎很快把周身不耐烦的情绪隐藏起来,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小品《车站等人》,开始吧。”随着姜静的声音,钟黎推着行李箱入场,在长椅前站定,掏出手机点了点,把麦放在嘴边,说到:“我到了,你在哪?”

      向晨跑着入场,身后跟着那个新生小姑娘,他大声喊着:“在这!我在这!”

      钟黎回过身,看着向晨。向晨回望他的眼睛,愣住了。那双眼睛里里的神情太复杂,有思念,有委屈,有无奈,有愧疚,眼底闪着泪光,让人心疼。

      “没想到你真会来。”钟黎的声音带着颤抖,但每一个字音都很清晰。

      向晨回过神,回道:“我当年走的太突然了,抱歉。”

      钟黎低下头声音开始哽咽:“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我那么做其实是有原因的。”

      向晨看着钟黎,渐渐进入角色了:“不怪你。”

      钟黎突然抬头,声音里带着隐隐的愤怒:“那你要走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

      向晨莫名开始心慌,不知该怎么接下去,那种莫名的无措感让他感到不安。这时候那个新生小姑娘突然插话:“黎哥!你当初把向哥的联系方式全都拉黑了,他是根本联系不上你,这才没有告诉你他要走的!”

      钟黎声音放轻了:“那他不会来找我吗?可以当面说啊……”

      “好,停!”姜静没有再看下去,叫了停。

      “那个小姑娘,你没有词就站在那里了吗?”姜静微笑着问。但她并没有给人回答的时间,继续说:“要动起来啊,舞台上不能呆着的!还有钟黎剧情发展有点慢了啊,演了半天都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钟黎:“好的。”

      之后姜静又对向晨进行了一番点评,之后又开始劝向晨往表演专业发展,明里暗里的让他转专业,向晨听的连连摇头叹气。

      姜静开始讲故事了,说她以前有学生非要来这个专业她看不上,说她劝一个学生来影视班,那学生一开始还不干,一年后来给她道歉吧啦吧啦。

      向晨坐在下边,悄悄转过头凑上钟黎耳朵说:“所以当年你干了什么?”

      钟黎挑了挑眉:“你不服?”

      向晨笑了:“哪敢呀,不过……如果你告诉她你没想好,会发生什么?”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