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叮铃铃铃铃铃——

      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把叫的欢快的闹钟按掉。

      十分钟后……

      叮铃铃铃铃铃铃——

      还是那只手,同样的动作。

      再十分钟后……

      叮铃铃铃铃铃……

      钟黎一下做起来,抬手薅了薅自己乱蓬蓬的头发,纤长的睫毛慢慢抬起来,露出乌黑的眸子,目光呆滞。

      他在床上坐了许久,将那烦人的闹钟关了,才想起来今天为什么早起——开学了。

      拖着行李箱,背上书包,他站在校门口,看着那红色的大字——宏云市艺术学校。

      市艺校,公办普通高中兼中专学校,艺术成绩可以说是全省第一,文化成绩则是普高中的吊车尾。其实严格来说,它并不能算普高,只是办了个普高班,而且一个年级就只有一个班。

      所谓普高生其实就是那些文化科不上不下的,转战艺术又没有功底的学生,就会来这个学校从零学起,他们不像职中只学专业,而是学专业的同时抽出更多时间来学文化科。

      当然也有人文化成绩好但是想走艺术线的来这个学校就读。这样的学生参加高考,但主战艺考,高中毕业后要考的也是艺术大学。

      显然,钟黎就是普高班的学生,学的专业是播音主持与影视表演。

      他把行李放在宿舍,就背上书包去了普高二的教室报道,学校没有校服,学生穿的都是便装。

      嗯……其实就是跟班主任报个名交完作业然后走人。

      本来应该回去收拾宿舍了,但是他跑了,他跑出去玩了。

      等晚上回来的时候,他发现宿舍里他的对床上,多了些东西,一整套深蓝色的床上用品,整整齐齐的铺在床上。

      钟黎:“???”

      市艺校的住宿条件一直很好,四人间的宿舍住完了学生还能多出来几间,而钟黎报住宿的时候刚好单出来,所以高一他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住一间。

      应该是这学期才开始住校的学生吧,钟黎如是想。随后他突然反应过来,他以后要和另一个男的朝夕相处?!

      钟黎懵了,后知后觉的他开始心慌,他要是个正常人还好,可他是个同,和一个男的共处,真成了孤男寡男共处一室了。再万一是个长的好看的,那不是更完蛋?

      再者说,他一个深度社恐,这事儿对他来说实在困难了。

      怎么办啊我靠!

      进行了十多分钟的内心纠结,期间每一次有人从宿舍门口走过他都会瞬间炸毛,最后他终于放弃挣扎了。

      但是他做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去教室趴一晚上。

      说去就去。这个点儿教室早就没人了。钟黎座位在高一的时候就一直是靠窗第一排的位置,高一的时候那里一直是他一个人坐,因为班上的人都不愿和他做一起,以前调过座位,但是那些坐来他旁边的之后都以无法和钟黎相处的理由跑去找班主任赵欣要求换座位了。次数多了赵欣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把他一个人放在这坐着。连他的发小严儀都说他这是不是鬼的体质,来一个跑一个。

      钟黎趴在桌子上,窗帘大开着,他看着窗外。天已经黑了,月光透过窗子投在钟黎身上,把钟黎的皮肤照的苍白。

      学校的钱就像没地方用,除了艺术楼的琴房,就连文化楼的每间教室里都配置了一架钢琴。这间教室里的,就放在钟黎座位面前,漆黑的琴身反射出迷幻的光泽,显得非常静谧。

      外面学生打闹的声音渐渐消失了,教室里越来越安静。校外公园里,塔上的灯光也暗了,钟黎趴在桌上意识慢慢朦胧起来。

      嗡嗡嗡嗡嗡嗡嗡——啪!

      ………有蚊子。

      好困。

      最后钟黎也只能忍着蚊子的荼毒,勉勉强强睡着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迷迷糊糊间,他感觉有一道光,刺眼得很,扰得他心烦。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那道光消失了,他听到身旁有一阵椅子挪动的声音——好像有人来了。

      钟黎想坐起来,可是身上软绵绵的使不上劲儿,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钟黎!”

      赵欣的声音突然在钟黎耳中炸开,他“腾”的一下坐起来,教室里坐满了人,赵欣在讲台上对他怒目而视。

      漂亮,他竟然一觉睡到大天亮,都上课了。

      嗯?

      钟黎注意到自己旁边的座位多了个人,是个男的。钟黎好奇的看着那人,心想:赵欣是不是又企图给自己安排一个同桌改善下自己的性格?对方好像察觉到了钟黎的视线,转过头来看向他,那是一副生面孔,不是原来班上的人。

      两人对视的时候,那人对他笑了笑,这一笑很有礼貌,加上男生的长相出众,深棕色的眸子让这一笑极具吸引力,显然是大多数小女生会喜欢的类型。

      思及此,钟黎垂下眼眸,转正了头,没有再看那人。赵欣貌似是不想再追究他睡觉的事,收起了愤怒的表情,换上了和蔼可亲的笑容。

      “我想你们应该也发现了,我们班里多了一个人。新同学,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她说后面那句的时候,转过头看向了钟黎这边,钟黎旁边坐着的男生悠悠闲闲的站起来走到讲台上,声线低沉,语气又带这些轻挑。

      “我叫向晨,转校来的,音乐系的,以后要一起学习了,大家多多关照啊。”

      很简短的自我介绍,说完向晨就回到了钟黎旁边的座位,他坐下的时候,赵欣还非常贴心的说了一句——

      “你先坐在这里,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和我说,我给你调座位。”

      钟黎:“……”有什么问题,我是什么洪水猛兽吗,会虐待他怎么着?

      向晨显然是不知道钟黎仿佛鬼一样的性格,听了赵欣这话他也感觉莫名其妙,不明就里的点了点头。

      之后赵欣在台上讲每学期开学必讲的废话,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除了讲的方式不同,实际上就是那些个意思。

      钟黎不乐意听,趴在桌上养神。但他没想到向晨会来和他搭话。从一开始的微笑,向晨给钟黎的感觉都是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唉,新同学!你是不是叫向晨来着?我叫何陆,认识一下呗。”坐在向晨后面的一个男生拍了拍向晨的肩问。
      “行啊。”向晨转过身。
      “对了,你边上那个,他脾气差得很,不要乱说话啊,容易被收拾!”何陆的话带着忠告的意思。
      “他混社会?”向晨问。
      “这我不知道,但真的很难相处,性格超冲。”何陆答。

      向晨转头看向钟黎,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想法。

      “唉,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哪个专业的啊?”

      向晨几乎是靠着钟黎的耳朵说的话,这样的说话方式让钟黎很不适应,他立马坐直了,往边上挪了挪凳子,语气生冷地回答道:“钟黎,播音主持与影视表演的。”

      钟黎已经猜到了自己的行为和语气会带来怎样的反应,向晨一定会知趣的好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再说话,靡靡过完一节课之后跑路,过段时间忍不了了然后和班主任反映换座位……

      “钟离?你是复姓?还这么少见!那你全名叫什么?影视班又是学什么的,我以前没听过这个这个专业啊。”

      ……走人。

      钟黎深吸了一口气:“我姓钟,名黎,黎明的黎,跟那个什么复姓没关系。”

      他以为向晨应该不会再说话了,但是——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们的专业是不是就练练普通话之类的啊,学表演一般要干嘛?”

      钟黎不想理他了,直接趴在桌上用后脑勺对着向晨。他想这次向晨应该不会再多话了。

      也的确是这样的,边上的人没再说话,耳边安静了之后,钟黎想看看窗外的风景,他记得窗外有一棵银杏树,这层楼刚好可以看到银杏树最上面的枝丫。

      可是一片深黄色的布料挡住了他的视线——窗帘被拉上了。

      可他明明记得昨晚窗帘是开着的,早晨的阳光不灼人,为什么要拉上?他突然想起早上他睡觉的时候那刺眼的扰人的光。

      那是阳光?

      好像是有人帮他把窗帘拉上了。

      是谁?应该没有人会这么做的,班里人人连话都不敢和他说。

      突然反应过来什么,钟黎猛地转头看向向晨,谁知向晨也正看着自己。对视的刹那,钟黎一阵尴尬,忙低头又趴了回去。

      是他吗?全班应该只有他有可能帮自己把窗帘拉上吧。

      钟黎有些烦,干脆又坐起来看向晨,这次向晨没有看他,而是看着讲台上的赵欣,他伸手过去在向晨的桌沿敲了敲。向晨听到动静回过头来,钟黎问:“窗帘你拉的?”

      问完之后他就开始后悔了,不是后悔他问了这个问题,而是后悔他习惯性的用了那生冷的语气,向晨的脸上出现了茫然以及无措,他听到向晨带着试探性的回答:“是啊,这窗帘……不能拉吗?”

      钟黎赶紧说没有,又泯着唇把脸憋的通红说了声谢谢,就又趴回去了。

      蒙在臂弯里的脸染上些笑意。他侧过头看着那窗帘发起呆来。

      赵欣交代完话,全校都得去报告厅举行开学典礼。到了那钟黎也只是随便找个座位坐下睡大觉,只听到了个什么迎新晚会就睡沉了。

      开学典礼完事之后这一天就都没什么事情了,就等着明天正式上课了。

      钟黎回到宿舍爬上床,刚掏出手机玩了会儿就收到了专业老师发的消息。

      姜静:【学校要举行迎新晚会你知道了吗】

      钟黎回想了一下,想起在报告厅时自己迷迷糊糊听到的,抬手回了句【知道】

      姜静的消息回的很快:【我的打算是出个小品,你和严儀再加个邹妍诗一起演,还有一个男生我还没定下来,你帮我看一下。】

      ……我还没说我要不要演呢。

      黎:【老师,我觉得让王浩凯和谢佳伟可能更合适些】
      姜静:【不要王浩凯,我们排练时间不多他戏出不来,不过你和谢佳伟倒是可以】

      钟黎:“……”

      黎:【嗯,好的老师】

      你是老师你说了算吧。

      之后姜静把剧本发给了钟黎又交代了一下明天下午要到专业教室排练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了,钟黎把文件存好了躺床上玩了会儿手机又开始犯困。就在他第无数次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一只树懒的时候宿舍门突然被打开了。

      完了,忘了自己宿舍多了个人!

      向晨:“你睡这儿?”
      钟黎:“嗯。”
      向晨:“有地方睡你昨晚为啥要跑去教室?”
      钟黎:“……我乐意。”

      向晨挑了挑眉,没再说什么,这时候才把藏在身后的塑料袋子拎出来,满满一兜的零食。

      向晨问:“你吃吗?”

      钟黎摇了摇头,开始思考怎么睡觉,他开始犯困了,但是向晨在这他没法睡啊,真的好尴尬。

      而向晨则非常合时宜的说了一句去学校里转转之后走了。钟黎原本就躺在床上,只是向晨进来后他坐起来了,现在他又躺下了,翻了个身面朝墙面,打算睡会儿。本来还担心向晨没多会儿就回来了,结果一直到钟黎睡着了向晨都还在外面。

      真是奇怪了,这学校又没有多大有这么好看吗?

      此刻向晨正坐在宿舍楼下的台阶上。他看得出来自己在宿舍里让钟黎很不自在。他来的晚,搬进来的时候那间宿舍里就没有床铺是铺好的,只有一个行李箱和放在自己对床上的书包。钟黎以前应该都是一个人住着的吧。

      他大概也猜到钟黎昨晚为什么要去教室了。

      实在是无聊,向晨在开学前就已经来学校看过了,也看的差不多了,没什么好转的。突然想起之前来的时候看到艺术楼里有三层楼都是独立琴房,他干脆站起来往艺术楼去了。

      艺术楼一共有七层,第一层就是演播厅,第二层到第四层都是琴房,往上就都是舞蹈教室。影视班的专业教室在顶楼,音乐专业的平时只在琴房这三层转悠。

      向晨到了艺术楼之后,试了好几间琴房的琴,音都不太准,到了三楼找到一间好的,这才坐下练琴。

      他从小就学钢琴,到现在甚至还能自己写歌。他文化成绩挺好,就是喜欢音乐才转来这个学校的,原本他是考进了省六中的。

      到了饭点向晨去食堂打了饭,准备端去宿舍吃,可一抬头就看到钟黎顶着一脸的烦躁进了食堂,他猜这是被饿醒了才来的。

      钟黎排队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转头就看见向晨微笑着看着自己。

      向晨:“你也来吃饭啊,好巧啊。”

      钟黎习惯性的用了怼人的语气:“不吃饭我吃什么?学你吃……”

      钟黎反应过来急急忙忙把最后给个“屎”字咽回去,抬头看向晨发现他正以一个非常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向晨比他高出了一个头,他这么看向晨,真的很像一只大型犬。

      向晨:“什么?”
      钟黎:“没什么。”
      向晨:“反正都一个宿舍的,等你一起啊。”
      钟黎:“……随便你。”请你圆润的离开谢谢。

      他看见向晨去到食堂门口的座位坐下,还真就在那等着他了。现在想起之前还在怕和他处不来尴尬躲着人家的事,感觉自己就是个傻子,这人真是非常之好相处啊。

      打了饭两人一起回去,坐在桌旁,向晨一边吃一边叨叨叨,时不时还问钟黎一些问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要放在以前钟黎肯定嫌人吵了,今天居然还很耐心的听着他讲,甚至连向晨问的问题都一一回答了。

      大概是吃着东西心情好吧,钟黎这么认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